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73章 相柳树
    九月初五,祭神日,皇朝普天同庆,皇族双喜临门。

    姜自在于御花园耽搁没多长时间,从皇城出来,外面已经传开了,到处都在讨论。

    茶楼酒楼的宾客,街道里行走的朋友,商人和客人,都在津津有味的谈论这两门亲事。

    说实话,这两门亲事,都有爆点,让人浮想联翩。

    首先是未来太子妃东阳婧,曾经在六府盛会上亲口说,她和姜君鉴相爱。

    至于姜自在和灵璇公主,中间还有一个神霄公主呢。

    那些爱恨情仇,其中有可能发生的变化,引发了人们诸多猜测。

    这两门婚事,是否会有变化,哪一门会变化,人们有着不同的意见。

    但是两门亲事,紫麟王的两个儿子,倒是都牵扯其中了。

    再加上目前紫麟王和炎龙皇的关系,炎龙皇竟然亲自主导了这两门婚事, 也让人觉得耐人寻味,纷纷猜测其中的意义。

    姜自在没走几步,还真是怎么说的都有。

    有人说,神霄公主会和灵璇公主反目成仇,姜自在笑了,这些人啊,是不知道他有多厌恶神霄呢。

    有人说,东阳婧可是被逼迫的,她有过在六府盛会逆反父亲的举动,接下来还可能做出点什么动静。

    有人说,青鸾氏族要是能出太子妃,在九大氏族的排名,可能会往上提。

    有人说,姜君鉴要是能出来,肯定要大闹一场,说不定还得重新进去……

    也有人说到点上了,说让姜自在成为驸马,是因为炎龙皇想让他成为半个皇族的人,以后方便控制。

    他现在可是大红人,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有各种眼神看着他,各种指指点点。

    论实力,他在炎龙墟不算什么,但这个年纪,整个炎龙皇朝已经没比他强的了。

    到了护国府之后,他对护国府的人说,他要见姜妘甯。如今谁都认识他,自然轻松放行,还有人把他带到了姜妘甯这边来。

    “姜妘甯不在,今天东阳师姐回来了,她去东阳师姐那边了。”一个出身定然很高的女子告诉姜自在。

    护国府内,基本上都是高官子弟,随便出来一个,其父母都是皇朝响当当的人物。

    里面的人比祭神殿的祭徒贵气很多,祭神殿里,如北山烬、沈青雨这种平民天才太多了。

    因为身份不同,他们骨子里的高傲也很明显,哪怕是一个十多岁的小孩,眼里都有傲气。

    姜自在本就猜测,青鸾王估计把她带回来了。

    “刚听说了今日早朝的事情,你是为你哥哥的事情来的吧?”那女子有点八卦。

    姜自在没搭理她,东阳婧的房间并不远,姜自在来到一处优雅的院子,敲了敲门,道:“东阳姐姐,我是姜自在。”

    “进来。”

    姜自在推门进去,果然姜妘甯也在这里,两个大美人正在院子里一株樱花树下说话呢。

    看姜妘甯脸上满是愤懑之色,便知道她们已经知晓了。

    “你今日去了早朝,他们说的都是真的吗?”姜妘甯连忙问。

    姜自在把朝上的事情说了一遍,道:“东阳姐姐,你父亲已经给你决定好了。”

    东阳婧有些憔悴,可能是这段时日过得有些挣扎,让人看起来有些心疼。不过,她眼神倒是挺坚定的,她道:“要当太子妃,让他自己当吧。”

    果然,她不会愿意的。

    可是,炎龙皇已经定好婚期了,这事情恐怕容不得她。

    也许命运会控制住她,让她根本没有反抗的余地。

    现在,她对自己的父亲无比的失望。

    这件事情,她早有预料了。

    “你觉得,陛下会放了你哥哥吗?”她问。

    姜自在道:“无从判断,到时候就知道了。”

    “难道他不需要捉拿你父亲的诱饵了吗?”

    这,暂时也想不通。

    谁知道他是什么想法。

    “如果他真得能出来,我们就私奔,逃到天涯海角,谁都找不到的地方,你说,他会不会愿意?” 她忽然流泪了,问姜自在,仿佛是在问姜君鉴。

    姜自在道:“ 东阳姐姐,他肯定愿意,父母和姐姐妹妹,交给我就行了。”

    他知道姜君鉴是顶天立地的人,他不会辜负她的。

    “唯一不知道的,就是我哥哥什么时候能出来了。如果在祭神日之前,那就有准备时间,但若是在祭神日之后,就会比较难办。”

    逃离这里,也许是一个办法吧。

    天下之大,总有容身的地方。

    “没事,我就算是死,也不会嫁给龙赟的。太子妃,我不稀罕。”东阳婧擦去了泪痕,展露出了微笑,好像是在说轻描淡写的一句话。

    “东阳姐姐,我不会让你死的。”姜自在认真道。

    东阳婧微笑着,没有说话。

    姜自在这这院子里呆了几个时辰,接近天黑,他才准备返回祭神殿。

    没有解决办法,就聊聊天,互相交流一下想法。

    说实话,这样定下的婚事,东阳婧本人很难反抗,除非以性命向威胁,让皇族和青鸾氏族都丢尽脸面,到时候她的下场也不会太好。

    命运已经给她下了审判,她还能微笑以对,已经不错了。

    姜自在不服,他要改变,他想让哥哥和他喜欢的人都能幸福,不管如何,他都要找到抗争的办法。

    自己的死亡之仇,也还没报呢。

    姜妘甯夜里基本上也呆在东阳婧这里,姜自在自行离开,刚出来走没两步,对面走来一个白衣翩翩的男子,书生打扮,生得玉树临风,风流倜傥,颇有翩翩公子的风范,嘴角一抹微笑,也足够迷得少女欢心了。

    “姜自在,你姐姐可在里面?”那白衣男子见了他,便微笑问。

    “你谁呢?”姜自在打量他一眼,此人年岁大约十八九岁,实力高深。

    “还不认识我呢?那便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相柳树,相柳樱啊,是我妹妹。”男子脸上带着春风一样的笑容,潇洒自如。

    “原来是护国府主之子,丞相之孙,幸会,你找我姐有什么事情?”

    他打量了一下对方,这人表面看起来很温雅,气质也和相柳樱类似,不过太过圆滑,让人印象并非太好。

    “你姐姐没和你说呢,我们正在谈情说爱呢,郎才女貌,过不了多久,我就是你姐夫了。你们家现在这情况,我还维护你姐,够意思吧?”

    “你有病吧,赶紧滚!”姜妘甯从里面走出来,脸色恼怒。

    “喂,在弟弟面前,给我点面子啊。”相柳树笑道。

    “你再胡说八道,我就禀告府主,赶紧滚。”姜妘甯有些被惹毛了,声音也大了一些。

    “相柳树,你这样油嘴滑舌,还指望有人会喜欢你吗?”东阳婧也站在她身边。

    “呦,太子妃发话了,那我还是先撤了,自在弟弟,以后有时间再聚啊。”他摇着扇子,自认为风流倜傥的走了。

    姜自在刚还吓着了,暗道姐姐怎么看上这种人,果然是这家伙瞎编的。

    姜妘甯满脸都是厌恶之色,道:“你别听他瞎说,我都没搭理过他。整日吊儿郎当的,其实谁都没放在眼里,天天行走风月场所,声名狼藉。还自认风流。”

    她运气可不好了,追求她的,大多数都是看重她的美貌的。

    “我们爹爹出事之前,他倒是挺乖的,有一段时间,我还真的以为他是可靠之人,没想到荒天关的事情之后,他便开始人前人后说我坏话,遇到我都绕路走,还说怕我的晦气沾染到他,如今他看到陛下把公主嫁给你了,怕是想着现在接触我,他父亲和爷爷也不会惩戒他了,又出来碍眼了。”

    姜妘甯知道,在人生低谷的时候,那些非但没有帮助,反而躲得远远,甚至落井下石的人,是最恶心的。

    姜妘甯这么漂亮,在护国府有一群人追求也很正常。她可是大姜郡域第一美人。

    “这么垃圾,看起来还挺斯文的,原来这么禽兽。” 姜自在吐了一口唾沫。

    “你放心,他也就只能嘴上胡说,护国府纪律严明,他没法乱来,再说东阳姐姐在我身边呢,自在,我最近有所进步,已经玄脉境第三重了。”

    她比姜自在大两岁,才玄脉境第三重,在护国府只能算中上,不过,她本来也不是太喜欢武道,这也正常。

    “一年之内,他再敢乱说,我就把他舌头割下来。”姜自在看了一眼那相柳树离开的方向,再和她们告别,返回祭神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