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81章 命中的魔
    “不知道。”她连忙拉住了姜自在的手,道:“你别走,我害怕。”

    “怕什么?”

    “怕我娘亲,怕她骂我。”她哆嗦着,伸手揽住了姜自在的腰,恨不得黏在上面,然后竟然哇哇大哭。

    “我害怕,我怕她说要死给我看,我害怕……”她那一双爪子死死的抓住了姜自在的后背,在上面抓出了几道血痕。

    那香味实在太浓了,姜自在低下头,看着她娇艳欲滴的脸蛋儿,那就像是熟透的苹果。他的脑子一下子就炸了,不知道为什么,完全进入了一个漩涡之中。

    干柴烈火的碰撞,汹涌燃烧,跟爆炸似的,这种感觉,怎会如此疯狂。

    他的手掌走遍了所有的角落,撕开了一切能挡住的东西。他和九仙都从来没到这一步。

    “不要……”神霄只剩下气若游丝,媚眼朦胧了。

    差不多,只剩下最后一步了。

    浑身是火,根本挡不住。

    可是在这一瞬间,姜自在忽然看到了自己的胸口,那是一块灰色的符文,只绿了那么一点点。

    “曌玉!”

    他忽然想起来,她曾经如此害过自己!

    才想起来,她不是九仙,她是神霄公主!

    这,是完全不行的!这是根本不可能发生的!

    为什么会发生!一定有人搞鬼啊!

    可是,就算知道这些又怎样,都到这时候了,还怎么能控制自己?

    电石火光之间,他想到了镇魂符。

    他取出了两张镇魂符,给了神霄公主一张,也给了自己一张。

    “啊!”两人同时发出惨叫,姜自在还是第一次攻击自己,没想到镇魂符这么痛,那种灵魂刺痛的感觉,让他浑身的火热瞬间都凉了。

    这一下,简直无比清醒啊!

    相信神霄公主也清醒了起来。

    然后,只差最后一步没有完成的两个人,面面相觑。

    “啊!”神霄公主发出一声惨叫,惊天动地。

    “快穿起来。”姜自在也十分狼狈,他真是欲哭无泪,现在脑子里都是懵的,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那还是自己吗?

    慌乱之间,两人总算是能体面的站着了,可是神霄公主已经崩溃了,她蹲在地上,脸色惨然的看着姜自在,她身上还是通红的,她绝望的看着姜自在,挣扎道:“姜自在,没想到你如此卑鄙无耻,你竟然用来害我!”

    “放你的狗屁,是你勾引我吧!差点要了老子的童子身!” 他明显记得,是她身上的香味作祟,“还好我有镇魂符,才及时阻止了悲剧。差点让你这女色魔得逞。”

    他真是后怕啊,今天要是洞穿了最后一步,怎么向九仙交代啊。

    “你疯了吧,我还来迷幻你!”她咬牙切齿,其实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忽然,她想起了什么,为:“刚才我脑子这么刺痛,是你攻击我?”

    “不攻击你,让你玷污我吗?”姜自在气啊,怎会有无耻的女人,觊觎自己的美色!

    “我绝对没有!”她稍微恢复了一些,大概想起来,如果是他搞鬼的话,根本没必要在这时候攻击自己,排除他的可能性,那就可怕了。

    “有人要害我们!我一定是在护国宴上,喝了不该喝的东西!”她瞪大了眼睛,想出了真相,一脸后怕。

    “你说的对。”姜自在也恢复了一些理智,他皱眉道:“有人想让你我发生关系。”

    “一定是他!”神霄公主知道是谁了,她知道娘亲如此警告自己,更知道这个人,肯定希望自己和姜自在混在一起。

    “卑鄙无耻!”她被气哭了,竟然可以狠到如此程度。

    “呵呵,这手段,差不多可以和你的曌玉媲美了。”姜自在冷笑道。

    没想到她还不生气,药效其实还没过去,她挣扎站起来,道:“姜自在,再给我一张符。”

    她肯定又要逐渐陷入其中了。

    “走你!这可不便宜,三十颗四品灵石,拿来!”又浪费了一张镇魂符,他肉疼。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神霄痛得捂着脑袋,可这样却能让她逐渐撑过来。

    “你堂堂公主,怎能如此无赖呢?”姜自在郁闷了。

    “幸好什么都没发生,不然摊上你,老子这辈子就废了。”姜自在道。

    “你敢说什么都没发生!你刚才做什么了,心里不清楚吗?”神霄想起来了,她后退了几步,眼神有些茫然。

    她知道,除了最后一步,什么都做了,不只是他,她也手也没闲着。她总算得出结论了,她的曌玉还真是没成功。她的手上还残留着味道。

    姜自在心里也很清楚。

    其实,太子的计划,还是成功一大半了,现在姜自在想起刚才的画面,都难以启齿。两人都太疯狂了。

    也许今日之后,真得很难保持着以前只有仇恨的关系。

    而且越是往刚才的方向想,药效还在发作,她一会又喘上了,姜自在只能肉疼的再贡献一张镇魂符。

    “你快滚吧,记得还钱!”姜自在道。

    “我不能走,我怕遇到其他男人。”神霄忽然恐惧道。

    “那我滚总行吧,你可以在这里找个地方把自己埋了,睡一个晚上,毛事没有。”

    “不行,你也不能走!”她伸手要拦住姜自在。

    “干嘛呢?想霸王硬上弓啊?”姜自在怒了。

    “我……我害怕……”

    “别装可怜博取我的同情。刚才你就是这套路。说不定药就是你自己下的。”姜自在道。

    说完后,光看她哗啦啦流眼泪了。

    “给你三张,发现自己有毛病,就往脑袋上砸,准没事。”姜自在只能甩出三张镇魂符,他估计能让她撑到结束。

    “画这东西贵得很,你要记得给钱!”

    “好吧,你走吧。”收了镇魂符,她总算安心一些了,她是真怕在这里遇到其他男人。

    “对了,你既然要走,别回祭神殿了,赶紧回护国府,看看东阳婧吧,他有这样神奇的药物,今晚未必不会用。”她忽然道。

    姜自在一震。

    他确实知道,这不知道是什么药,实在可怕。

    他倒是不操心东阳婧,因为青鸾王还在旁边,太子应该不会乱来。

    可是他知道,姜妘甯那边,却有一个相柳树,早就对她虎视眈眈!

    这东西,未必不会是相柳树的,因为今天,姜自在已经看到,他们两人谈笑甚欢,也看到相柳树,偷偷看了姜妘甯好几次!

    他的眼睛一下就红了。

    闪电风暴闪烁过去,他已经消失在神霄公主的眼前。

    当他消失之后,神霄公主默默的坐倒在地上,茫然的看着周围。

    “娘亲,太子……”

    “姜自在,灵璇……”

    她在四个人之间摇摆着。

    太子很狠,她明知道这是个漩涡,可是,想要脱离出来,却如此撕心裂肺,她已经有点疯了,她觉得,她可能斗不过他了……

    她的身体好像不属于自己,而在各方人马拉扯之中。

    刚才的感受,历历在目,怎么可能忘记,明知道他是自己命运之中的魔,可是,飞蛾都会扑火,又何况是自己。

    可是,当自己看着那龙椅,不也充满了仰望吗?

    “如果你不成功,我会死在你面前的!”

    她的话,在脑子里轰轰想起,让神霄毛骨悚然。

    她知道不能哭,可是控制不住眼泪,她想把自己切成两半,一半去追逐志向,或者说,去为母亲而活,去君临天下,日月当空。

    另一半,去逍遥自在,过那无忧无虑的日子。

    有一个,喜欢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