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88章 那个地方
    夜晚,灵隐斋。

    御膳房的人刚把美食收走,灵璇公主摸了摸鼓鼓的小肚子,回到院子里,坐在了秋千上。

    这么多年了,她都锻炼出来一边在秋千上摇晃,一边修炼的本事。

    两个多月了,她都没怎么去过圣龙宫。

    夜深人静,偌大的皇城可没人敢喧哗,她闭上了双眼,在红色灯笼之下,轻轻摇晃着。

    刚品尝到了全新的美食,腹中温饱的感觉如此充实,这是她一天里心情最好的时候,忍不住哼起了童年的歌谣。

    她可以就这样摇晃着,几天几夜都不说话。

    忽然,外面有人进来,脚步声很厚重,灵璇公主迅速得睁开了眼睛,眼神有些期待。

    不过,很快她就有些失神了,她意识到自己想多了,那是不可能的。

    都说她父母已经遇难了,而且很多年了。

    没想到进来的人是太子龙赟,他可从来没来过这里呢。

    “殿下。”灵璇公主从秋千上下来,微微行礼,她脑袋低着,可也知道,对方正在审视着她。

    “时间过得真快, 前些年你还是个小女孩呢,现在都要出嫁了。”龙赟面带笑容说。

    “殿下找我,有什么事情吗?”其实,她不是很喜欢有人在夜晚打扰她。

    龙赟道:“看你怪可怜的,有件事情想告诉你。”

    灵璇公主茫然的抬起头,她不觉得,他会和自己说什么好事,从小到来都没有过任何的交集。

    龙赟盯着她那红色眼眸,道:“你肯定不会知道,你父母有可能没死,他们只是去了一个回不来的地方罢了。”

    “你说什么!”灵璇忽然觉得,整个世界都裂开了。

    那么多年的事实,在他嘴里轻松就打破了。

    他说得如此的笃定,让她此刻陷入了窒息之中,她眼神里的颤抖,她此刻的挣扎,一切都在龙赟的预料当中。

    “我知道他们在什么地方,是我母后告诉我的。这世界上知道他们去向的人,不超过五个。”龙赟认真的说。

    “什么地方?可是,陛下说他们已经去世了!”

    灵璇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她觉得呼吸困难,她那红色眼眸紧紧的盯着他,整个人的思绪,完全让龙赟掌控了。

    “我父皇?他不会告诉你的,你现在还不是知道这件事情的时候,告诉你,这件事情很复杂,牵扯很多,他对此也有很多愧疚,所以我估计,他是准备一辈子都不会告诉你的,毕竟,他们想要回来,已经不太可能了。”

    他说的好像都是真的。

    可就算有可能是假的,只需要有一线希望,只要有一丁点真实可能,都能让她瞬间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沉寂了十几年的心,在此刻好像复活了,她的眼眶里流出了眼泪,她呆呆的看着龙赟, 无比茫然。

    “为什么复杂,为什么不告诉我……为什么?”

    “如果你想知道,我可以告诉你,但是,你绝对不能告诉任何人,也不能让别人知道你已经知道了。”

    “所以,你想要在我这里换取什么条件?”

    灵璇知道,他一定需要自己,才会来冒险,以这样炎龙皇都不想说的事情,作为交换。

    龙赟微微一笑,道:“我也直说了,我忌惮小曌,怕她影响我未来登基。恰好她又和你的未婚夫纠缠不清,我想让你和她竞争,把属于你的,牢牢掌控在自己手上,别让她染指就行了。她如果要争,争着争着就能身败名裂,对我就再没威胁了。如果她不争呢,那我就对她没办法了。你要做的事情很简单,你只需要奉行一个准则就好了,姜自在,他是你的。”

    她没想到,他会说得这么清楚直白。

    “那你什么时候会告诉我,他们在哪里?”灵璇心里只有这件事情。

    “看你的表现吧,正常来说,只要搞垮了小曌,我就能告诉你真相。当然,如果她实在对姜自在没兴趣了,这跟你没关系,我也会告诉你真相。灵璇,你心里清楚的,我只想未来顺利登基,小曌是个公主,以后她老老实实当她的公主好了,她不是这块料,你所做的一切,也是让她走自己该走的路,别掺和不属于她的事情。”

    龙赟盯着她,道:“你可要切记,不能让任何人知道我们的约定,尤其是父皇,他是不可能让你知道真相的。你要相信我,我对你很坦白,你父母的位置,对我来说是小事,我告诉你也无妨。可你若是让别人知道我们的约定,那么我敢断定,你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

    一辈子都不会知道真相!

    真相,到底是什么?

    “灵璇,你一点也不过分啊,姜自在是父皇赐给你的夫君,凭什么神霄要来管你呢,凭什么她这都要抢走?这些年,她都抢了你多少的东西了?你做这些,只是为了让她摆正自己的位置,不要再抢别人的东西了。”

    灵璇公主站在原地,低着头,陷入了混乱之中。

    “他们没死,他们没死……”这几个字就像是魔咒一样,改变着她这十几年死寂的一切,也许从前,她根本不知道活着有什么意义,可是此刻,她忽然找到了。

    她想见到他们,她无比的渴望,渴望到她甚至知道,最后她未必能知道真相,她都想去追逐这个真相。

    人生,因此有了意义,她绝望的人生,因此有了救命的稻草。

    “我给你时间,你要好好想想。你不是害了神霄,你反而是在帮助她。至于你哥哥我,我也只是想顺利的走下去,我相信你能理解我的,对吧?”

    他看清楚了灵璇的反应,他心里很清楚,这件事情对她来说,到底有多么的重要,重要程度,是会让这傻子一样的人,去做很多傻事的。

    “他们在那个地方很凄苦的,他们肯定很想见你,可是他们没办法, 那个地方不是谁能去的,也不是谁能救他们的。也许,未来你可以去找他们吧,因为那个地方,只能进,不能出。所以,连我父皇都没法去救他们。他之所以不告诉你,就是怕你贸然去那里。可是哥哥觉得,你不该被蒙蔽一辈子,你有权利知道真相。”

    “好,我知道了……”她眼泪哗啦啦的流下来,把衣襟都打湿了。

    “我知道了,他们还活着,我梦见他们了,他们还活着……”她颤抖着,哽咽着,双手抓着自己的衣襟,浑身止不住的颤抖。

    “辛苦你了,没有爹娘的照顾,这些年过得很辛苦吧。”太子伸出手,想要摸她的脑袋。

    灵璇退后了一步,没让他碰到。

    “真是让人不忍心呢,真不知道,父皇怎么能痛下心隐瞒你。”

    “你不要说了,你走吧,我会按照你说的做的,希望你到时候能够遵守你说的话,否则我就算做鬼也不会放过你的。”

    灵璇忽然抬起头,她此刻那血红色的目光,上面的泪水就像是血泪一样,龙赟第一次看到这样的目光,他都颤抖了一下。

    不过,他很快就笑了,一个痴儿罢了,有什么好担心的。他敢利用,就不怕她能逃脱自己的掌控。

    “不要和哥哥说这种话,来,这是我送给你的嫁妆,专门让人打造的月级图腾神兵,名为泣血刃,相信会适合你的。”

    他从身后拿出一把短剑,放在了灵璇公主的手上,剑刃在剑鞘里,可也能感受到,这把剑狰狞的血光。

    “它,能吸血。”太子微微一笑,退后了两步,叮嘱道:“颜儿,看你表现了呢,我们兄妹,都不会让对方失望的,对吧?”

    灵璇轻轻把那泣血刃从剑鞘里拔出来,那是血红色的剑刃,和她的眼睛一个颜色。

    像是为她而生的剑。

    她没有说话,看了看剑,又看了看太子。

    太子继续微笑着,然后转身离开,身影很快就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她站立了很久,忽然想起了什么,她冲进了房间里,找到了一张地图。

    上面画着很多个圈圈,她渴望着知道,到底哪里,是进得去,出不来的地方。

    “爹,娘,做梦的时候,为何不直接和颜儿说呢,如果我早知道,十年前,我就可以去找你们了。”

    “你们真过分,不告诉我……”

    她的泪水不断的落下,把整张地图滴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