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95章 野狗
    这一日,护国府几位精英弟子,在纳兰山看到了一具尸体 。

    那尸体已经被掩埋得很深了,但是因为没有棺木,故而被饥荒的野狗闻着味道翻了出来,当他们发现的时候,已经被啃咬的血肉模糊,臭气熏天。

    此人看起来已经死了有一段时间了,但毕竟是图腾武师,真气逐渐散尽,肉身才会开始腐烂。

    不过,被翻出来啃咬之后,已经无法分辨到底是谁了,只大概知道很年轻。

    “这衣物,好像是失踪的相柳树!”几个精英弟子极其震惊,他们可知道,府主正在到处找自己的儿子呢。

    他们震惊不已,急忙回到护国府禀报,他们太慌乱了,没有意识去阻止消息扩散,所以在相柳正知道之前,差不多都在护国府传开了。

    消息迅速传到了皇宫去,当时正早朝结束,那年老的丞相听到消息之后,差点站立不稳。

    太子龙赟和相柳国迅速赶来纳兰山,这时候,丞相府已经有很多人围在这里了

    。他们相柳家族的人,大部分聚在这里,看着那血肉模糊的尸体,愤怒得眼睛通红。

    护国府主相柳正伫立在这尸体面前。

    “相柳树!”太子龙赟一看其死状,眼睛一下就红了,这可是他最好的伙伴,其他皇子是竞争对手,唯有这个,才是兄弟。

    相柳国老泪纵横。

    “年纪轻轻,死得如此凄惨!到底是谁!到底是谁!老夫,要灭你满门!”他压着声音咆哮。

    “爹,致命伤是胸口被很大的兵器贯穿,五脏六腑直接被破坏。看起来是一招毙命。凶手很强。”相柳正声音沙哑道。

    “把树儿带回去,让他安息。”相柳国压抑着自己的愤怒。

    “给我查!往死里查!不把凶手找出来,我就白活这么多年了!”

    “是,爹 。”

    隔代最亲,相柳树这个德行,都是他宠出来的。

    相柳树死得太惨了,他们不想让别人看到他的惨状,尸体先带回了丞相府。

    据说夫人和祖母看到,两人当场吓晕了过去,尤其是那祖母,气得七窍流血,差点晕死过去。

    “树儿,我的树儿,到底是哪个挨千刀的,这么残忍啊!树儿啊!”老夫人醒来之后,日夜哭嚎,命已经丢了一半。

    她又怎知道,若不是她从小把这孙儿当祖宗一样供着,她的树儿,怎会自寻死路。

    “你们这些废物,给我查出凶手!查啊!”

    丞相府内,如今只有族内高层在,太子龙赟沉默了许久,他道:“关于凶手,上次我和府主说过一件事情,估计有所帮助。”

    “什么事情?”丞相相柳国还不知道离人香的事情呢。

    相柳正只好,把离人香的事情说一遍。

    “树儿想用离人香,强行和姜妘甯发生关系,护国宴结束之后,他就去找姜妘甯呢。但是,姜妘甯中了离人香,却去了东阳婧那里,东阳婧也可以作证。”

    “姜妘甯!是大姜王城的贱女人吗!我树儿看上她,是她的福气,她还敢反抗?”老夫人怒道。

    “闭嘴吧你!”相柳国怒斥了一声。

    “离人香,我知道这东西,这姜妘甯中了离人香,东阳婧能给她解决吗?”

    相柳正想了一下,他皱眉道:“有一个疑点,我上次去姜妘甯那里,看到她的大门被打破了。也许有可能,那里发生过战斗。”

    “当时姜妘甯身边有谁?”丞相相柳国目光森冷问。

    太子道:“姜妘甯的弟弟,姜自在,不过,他在宴会结束之后就先离开了,相柳树才开始动手的。”

    他可不愿意说,他也用计让神霄和姜自在发生关系了,地点就在纳兰山。尸体也在纳兰山,不会这么巧合的。

    所以他道:“当时相柳树喝了很多酒,我是说,如果那时候姜自在去而复返的话,看到姐姐中了离人香,以他的个性,动了杀念很正常。虽然他的实力不如相柳树,可是府主应该知道,相柳树到底喝了多少的圣国酒。”

    “是了,姜自在的龙幽剑,有重剑形态,在六府盛会上展示过,如果是那龙幽剑穿胸而过的话,明显就是这样的伤势!”相柳正已经确定了。

    “铁定是他了!”相柳国也锁定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把这姜自在,姜妘甯,所有亲人都杀干净!”老夫人惨然道。

    “把人带到府上来,要他跪在树儿面前,把他凌迟处死!”

    相柳国沉声道:“别捣乱好吗?姜自在,一个月之后就是陛下的驸马爷,陛下留他肯定有大用,是说杀就能杀的吗?再说了,这些都是猜测,证据在哪里?尸体都被野狗咬成这样子,他没有留下任何罪证。”

    “不能明杀,那就暗杀!”老夫人还在纠缠。

    “别着急,仇肯定要报,否则树儿怎么能安息。但是,方法还需要妥当。”丞相咬牙道。

    太子道:“丞相说的确实有道理,毕竟没有证据,而且也不知道,父皇留这姜自在有何用。”

    他倒是干过暗杀的事情,当时并没有成功。

    现在他是想,要是姜自在死了,婚事变成丧事,要是影响到他娶太子妃,那就不划算了,毕竟炎龙皇是想那天双喜临门来着。

    “姜自在先留着,那姜妘甯可以先千刀万剐!把这个贱女人也丢给野狗啃咬,把她活活咬死!这总行了吧!”老夫人眼睛血红,就像是年迈的魔鬼。

    这下没人说话了,姜自在是有祭神殿庇护,但是这姜妘甯,那是可有可无的存在,她没有哥哥弟弟那么耀眼,而且还是护国府的人,暗中把这样的女子弄死,翻不起多少波浪。

    “行了,今天就搞定她,先用她的血祭奠树儿,过一段时间,再用姜自在的血,送树儿好好上路。”相柳正的话,总算让老夫人稍微满意了。

    “立刻,马上,我要亲手剥了她的皮!我的树儿啊!树儿啊!”老夫人趴在棺木上哭嚎。

    “爹,一个姜妘甯失踪,不是什么大事吧?”相柳正问。

    相柳国微微皱眉,道:“就怕紫麟王报复。”

    “陛下巴不到他出现吧。再说了,他又不是神通广大,又怎么会知道是我们干的?”

    相柳国看了看哭得半死不活的老伴,咬了咬牙,道:“行,带回来。”

    相柳正点了点头,就直接出门了。

    “太子殿下,今日这些事情,还请保密。”丞相道。

    “丞相放心,他是我的好哥们,他的仇,就是我的仇。”

    “多谢殿下了,可惜树儿已走,以后不能为殿下效力了,遗憾啊。”

    太子看了看旁边的相柳樱,道:“樱儿,也可以传承相柳家族的香火的。”

    他虽然这样说,可相柳国还是没得到宽慰,因为在他们眼中,女子,永远上不了台面。

    嫡子归西,家族大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