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05章 恩重如山
    每天晚上亲热一次!

    姜自在倒是想啊,可是一次都没有啊。

    他就知道,她要宣示主权了。

    她这话可刺激了,灵璇公主脸皮薄,连忙道:“不影响,不影响,我就随便有个地方呆着就可以了。”

    九仙继续微笑着,她忽然牵着了公主的手,轻轻抚摸着,笑容里充满了媚意,她道:“灵璇公主好美呢,再过不到一个月时间了,就要嫁给自在了,到时候,名分上已经是他的妻子了,还是按照你们的约定,各自过自己的日子吗?”

    她肯定道:“是的,祭师大人放心,我们绝对不会有瓜葛的。”

    她现在知道姜自在真正的心意了,也怕自己影响到他们的感情。

    她没想到,九仙却遗憾的摇摇头,她还抓着灵璇公主的手指呢,她道:“其实不用这样子的,自在可厉害了,我一个人可满足不了他,如果公主愿意,我们可以让他左拥右抱好了,他这么年轻气盛 ,我们两个,都未必能招架住呢。”

    她打量着灵璇公主的娇躯,柔声道:“我知道,公主肯定未经人事,不懂其中的美妙,作为姐姐,我可以教你哦,保证不到三天,把你锻炼出一身伺候男人的功夫来,让我们家自在啊,欲罢不能。”

    这两句话可把灵璇公主吓懵了,她哆嗦了几下,连忙挣开手,紧张道:“祭师大人千万不要误会,我和他没有任何关系的,我,我……”

    她真是紧张了,怎么会有九仙这样说话直接的人啊。

    别人都恨不得独霸自己的男人,她倒是好,还要分享,还要指导她,锻炼她的功夫……

    “现在没有关系,以后就有了,要不就今晚?你先看着,我们亲热给你看,你很快就学会了呢。”九仙嫣然笑着。

    “我,我先走了……”灵璇公主脸色煞白,她有种进了贼窝的感觉,连看着姜自在的眼神都无比紧张。

    “别啊,祭师和你开玩笑的,你就住这,没事的。”姜自在有点头大,让九仙这么一吓,灵璇公主看自己的眼神都不对了。

    他连忙拉着九仙出来。

    “干嘛啊,你还不高兴啊。”九仙瞪着他问。

    “不敢,不敢,哈哈,不过,你也要履行你说的话才行,每天晚上亲热一下?”

    “你到处沾花惹草,还想亲热?想得倒是挺美啊。不管如何,太子现在相当于没死,还是好好想想,你到时候怎么办吧。”

    姜自在已经和灵璇约定好了,成婚没有问题。倒是东阳婧那边,她肯定是要誓死抵抗的。

    至于如何,就得看炎龙皇什么时候放了姜君鉴了。

    ……

    接下来很长一段时间,灵璇公主都住在姜自在这里。

    当然,姜自在其实在和九仙,在甜蜜之中修炼呢。

    最多只能吻一下,想要亲热,还不知道她猴年马月,才被自己真正征服……

    对外人来说,即将出嫁的灵璇公主那是爱姜自在爱疯了,一点都不顾及名声和影响, 就先和姜自在同居了。

    据说炎龙皇听到,都有些哭笑不得。

    祭神日逐渐靠近,马上就已经到了九月。

    九月初五当日,皇宫就会举行盛大的婚礼,太子迎娶东阳婧,据说当日就有太子妃的册封仪式,其次才是姜自在娶公主。

    刚到九月份,皇宫里的钱公公就来到了祭神殿,他见到了灵璇公主,道:“我说公主,你可真是潇洒啊,成亲的是你们,老奴前后忙活,跟你说点安排,还得跑到祭神殿来。”

    “有什么事情吗?”灵璇公主问。

    “还能什么事情?你得回去准备啦,梳妆打扮,挑选你喜欢的嫁衣,服饰,灵隐斋也需要装扮,都得看您的意思,没你的意见,老奴可不敢轻易做决定呢。”钱公公苦口婆心道。

    “都可以啊,随便好了。”灵璇面对其他人的时候,还是比较平淡的。

    “怎可以随便呢,老奴这次来,就是专门请公主回去,五天时间已经不够啦,公主要准备的事情可多了,到时候,可是在天下人面前,诸多礼仪,公主可都未曾学习呢,这几日啊,都得在灵隐斋加把劲了。”

    “我不回去。”她求助似的看着姜自在。

    “既然这么忙,你们多派几个人,日夜都跟着灵璇公主,她最近有点胆小,别让她一个人留在灵隐斋。”姜自在说。皇族的礼仪这么复杂,灵璇今天就算不回去,钱公公他们都会把她拖回去的……

    “还是驸马爷想得周到,关心公主啊,您请放心,我们可怕公主又溜了,绝对有一群人在她身边忙活。”

    他倒是郁闷了,女人恋爱后就会变得胆小吗?想当年,灵璇公主一个人在灵隐斋住了十几年啊,现在倒好,有了夫君,家都不敢回了。

    灵璇只能委屈点头,跟着他们走了。

    临走的时候,钱公公回头看着姜自在,笑了一下,道:“有个好消息,忘记和驸马爷说了。”

    “请说。”姜自在目光一缩。

    “法名寺那边有消息了,他们在整理卷宗,陛下也批阅过了,最后手续走完,姜君鉴就能出来了,如果顺利, 姜君鉴应该会在婚礼当天清晨就出来,不耽误赶上驸马爷的婚礼。”

    “是吗?那真是太好了。 请公公务必要帮助我感谢陛下。”姜自在道。

    “驸马爷不用客气,再说了,也是因为神武上将军本身没有参与叛国之事,在太厄狱受了不好苦头,遭罪了啊,可是,陛下也没有办法,十万冤魂,必须要认真查阅啊。”

    接近一年了!

    他终于要出来了。

    他在里面受了多少苦,姜自在心里很清楚。

    他是姜自在最敬重的人之一,他如果能重见天日,姜自在自然万分高兴,实际上,他此刻都有些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了。

    他如今所渴望的,就是他能够安然出来。

    以后的事,以后再算吧。

    只是可惜太子没有死,姜君鉴所爱的人,就要成为太子妃了,他就算出来,也不会高兴的。

    而这一切,都是炎龙皇的安排。

    钱公公走了之后,姜自在握紧了双拳。

    他知道,九月初五的祭神日,马上就要到来。

    一年了,那一天,也许有许多命运,需要扭转。

    “哥,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幸福。”

    血浓于水。

    十几年的亲兄弟之情,铭记于心。

    兄长的指引,对他有多么重要。他当了十五年的废物,仍然不失本心,和兄长的鼓励,有着莫大的关系。

    和他一样遭遇的王公贵族子弟,要么彻底废了,对自己丧失信心,要么沉迷酒色,纨绔无情。

    只有姜自在,以本心成长,不急不躁。

    这些年,兄长每一句指引,都恩重如山。

    他们流着相同的血。

    姜自在,要报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