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39章 最强的神子
    怪不得,当初她能轻松分辨出离人香。

    没想到,她竟然遭受过这样的迫害,那些人就跟相柳树一样,确实死得活该。

    “其实我体质特殊,不管是什么药物,对我都没有效果的,所以提前就识破了他们的诡计,没让他们得逞,只是,当时我和哥哥都愤怒的失去理智了,也都怪我,连累了他那么多年。”

    刚开始说,她好像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说着说着,还是有些难受。

    其实她说得轻松,但姜自在能想象到,当时面对十几个如此恶心的人,她只是一个弱女子,会有多么的恐慌和难受。

    没有女人,会愿意面对那种人生的。

    “世俗啊,就是无情,对女人不公平。凭什么呢?我就长得好看,就要说我浪荡呢。谁不知道,这些人心中的邪念。只是得不到的,一定要诋毁罢了。说起来,有这种心思的男人,都是懦夫。神宗的人,也都是凡人。”

    她有些伤感道。

    “你感慨的时候,还要夸自己好看,这样好吗?”姜自在哭笑不得。

    当然,她说的是对的,那些觊觎的,怀着猥琐之心议论的,只会让人鄙夷。

    “你好坏啊,我正在酝酿怎么煽情感动你,让你可怜我呢,竟然拆穿我。”她拿着小粉拳捶着姜自在的胸口。

    虽然开着玩笑,但是当时的经过、结果,姜自在已经知道了。

    那些人,其实就是十几个相柳树吧。在他们眼里,一个没有背景的美貌女子,他们可以随便玩弄。

    不过,他们的身份可比相柳树高多了。

    她道:“这次回来,肯定有很多人找我麻烦的。玄苍是其中一个,他的小儿子‘玄君’,就是被我哥第一个杀了的。当时,是个天赋纵横的少年吧。图腾已经是荒级了。除了他,还有两个人的父母,肯定不会让我好过的 。”

    “这还不是身份最高的?”姜自在问。

    “还有一个叫做林霄耘,是圣神侍‘林幕’的儿子,是木神宫的人。林幕和玄苍差不多吧。那林霄耘也是个天赋不错的人。当时和你一样十五六岁,已经是圣体境了。”

    玄苍,林幕,这两个圣神侍,姜自在记住了。

    “不过,其实他们两个都是小意思了。你要护着我啊,最可怕的可不是他们。”

    “还有哪路孙子如此无耻?”姜自在问。

    幸好他们把这些人都给宰了,否则今天就看不到千娇百媚的她了。

    “一个‘神子’,他是当时带头的人,名字叫做‘天元’。”

    九仙想起这个人,眼神之中,似乎还有愤怒和仇恨。

    “神子是什么东西?”

    “和天龙圣朝的‘圣子圣女’一样,都是祭徒之中,天赋最出众的人。是神宗未来的希望。每一个宫主,都只能钦定五个神子或者神女,由宫主亲自传授,相当于五大宫主的弟子,任何时候,神宗都有总共二十五个神子或者神女。这个神子‘天元’,就是那时候带头的人,他是我杀死的。他死之前,地位可高得很,圣神侍见了他都很恭敬,十六岁,已经是圣体境巅峰了,是当时最强的神子,当然,还有一个身份,他就是天神宫宫主‘天一’的亲儿子。”

    让她这一顿渲染,姜自在又怎么不知道,这个叫做‘天元’的神子,才是当时死得最尊贵的人。

    玄苍和林幕两个圣神侍的儿子和他比较起来,都不算一回事。

    十六岁,圣体境巅峰,真是太疯狂了。姜自在足足和他差了一个大境界。

    这样的绝世天才,竟然因为这样的事情被杀了。

    天神宫宫主,那是仅次于两位宗主的神宗顶级人物,估计也是整个起源大陆最强的几个人之一了,他的神子被九仙杀了,她竟然能活到现在,还真是奇迹。

    凌青天说她当年闯祸了,没想到是这么大的祸。

    姜自在看着她,其实心里只有心疼。

    就算她似乎当做很轻松的样子,可是可以想象,面对那样的绝境,一群图谋不轨的人,如果不是足够的愤怒,又怎会把这一群人都杀干净。

    如果只是一个人,他就只是想占有。

    但是,一群人,他们就彻底不把她当做人了,他们只想玩闹,只会放肆,如果九仙会死,他们一点都不意外。

    姜自在很心疼她。

    “没事儿,都过去了,既然有了我,以后,不管谁对你不好,我一定让他碎尸万段。”姜自在眼睛赤红道。

    “知道啦,都是过去的事情了,当时他们都没能给儿子报仇,现在更加不行了。”九仙轻轻捧着他的脸,道:“知道我们杀了那么多人,为什么能免除一死吗?”

    姜自在摇头,天赋纵横的神子,神宗未来的希望,一群人都死了,而且死无全尸,为何他们能活着?

    九仙俏皮一笑,道:“那是因为啊,我懂得保留证据啊,当时直接把事情捅出去,整个神宗都轰动了,毕竟这里是祭神的庄重之地,他们的行为,本身就已经给神宗带来的奇耻大辱,这是会把神宗的名声都毁掉的丑闻,错的是他们,不是我们,所以就算他们死了,那都是死得活该,他们无权处置我们,最后只能判定,因为我们杀念太重,没请求他们帮助,故而流放出去罢了。”

    “原来如此。”

    九仙还是聪明的,杀人之后,她不会坐以待毙。

    影像符的使用,还是她教自己的。怪不得那么娴熟,原来她曾经用过。

    关于流放的事情,他心里清楚了。

    但他心里还有一个疙瘩。

    这时候,他很严肃的问她:“所以,神咒者,又是怎么回事呢?”

    “我……”

    其实说起当年的事情,她都还是轻描淡写的,毕竟都已经过去了。

    那些罪恶的人,和相柳树一样,都粉身碎骨了。

    从天空岛扔下去,没想到九神平时什么话都不说,真的愤怒起来,心里如此火爆。

    但是说到神咒者这三个字的时候,她忽然颤抖了,她脸色惨白,伸手紧紧的抓着姜自在的胳膊,好像是溺水了一样。

    她看着姜自在的眼神,有些绝望,难以想象,她在承受什么恐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