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40章 我生、君未生
    “给你看个东西。”

    九仙嫣然站在他的眼前,她说着,忽然用双手,扯开了胸口的衣襟,然后往下拉。

    姜自在惊呆了。

    映入眼帘的,乃是那雪白的峰峦和深深的沟壑,实在太火爆了。果然神霄和她比较,完全不是一个量级的。

    “干……干什么?”姜自在口干舌燥问。

    她伸出玉指,指了指胸口中间的位置,轻声说:“看到了吗,这个印记。”

    姜自在这才发现,在那中间深邃的沟壑之中,有一个血红色的印记,那是一个特殊的符号,像是一个眼睛,稍微看一眼,姜自在便深陷其中,整个人变得狂躁起来。

    还没来得急继续饱览这美妙的风景,她便重新整理好了衣襟,瞪了姜自在一眼,道:“便宜你了。”

    “那是什么?”

    她穿好衣物之后,姜自在仍然没法忘记那血色的眼睛印记。那个印记,足以让他将注意力从那美妙之处转移出来。

    “这鬼东西叫做‘神咒’,从我出生开始就存在了。他们说,这是古神的诅咒,我上辈子一定犯下了滔天罪孽,来到今生,才会被古神诅咒,被古神抛弃,他们说,我是厄运之人,所有身边的人,都会给我克死。可是,我上辈子只是个安分守己的好人啊……”

    她说着说着,眼睛有些茫然,她拉住了姜自在的手掌,紧紧的握着。

    “开什么玩笑呢,就是一个胎记罢了。你别搭理就可以了。”姜自在轻声安慰道。

    她这么好的人,这么完美的女子,怎会是古神诅咒之人。

    九仙无奈一笑,道:“我本来也是这样想的。可是他们说,历史上拥有神咒的人,三十岁生日那天是必死的。我是祭神日出生的,两年后,我们可能就要分开了。”

    听到这个消息,姜自在如遭雷劈。

    “不可能!”他握紧了九仙的手掌,十分用力的问:“你确定,那些人和你一样吗?确定他们都是这个年纪死的?”

    九仙轻轻擦拭着他的脸庞,道:“这些是错不了的。我查了十几年资料了。都是这样。无一例外。要不然,我怎么会跟你说,喜欢我,不会有什么好下场的呢。”

    “不可能……”姜自在还在晴天霹雳当中,难以置信。

    “傻瓜,我如果不是神咒者,他们又怎么会如此看不起我,把我当做怪物呢。所以,才想着玩弄我,也不会有人管啊。”

    说着说着,她眼眶有些红润了,她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窝在了姜自在的怀里。

    “我好悔恨,我好想晚生十几年,这样就算我是神咒者,我也能陪着你你,走上十几年时光,为你生儿育女。给这个世界留下点什么……可是现在我时间不多了,我不想用子女耽误你一辈子……”

    她怕,怕和姜自在走到一起,甚至成亲什么的。

    就一两年的时间,如果真的爱得深了,自己死了之后,他该如何是好。更不用说,留下子女,更是对子女的不公平。

    她不想让孩子,从小就没有母亲。

    “我的家乡,有一段古诗,倒是挺应景的。”她声音有些呜咽,一定是非常伤心吧。

    “念来听听。”

    姜自在深深呼吸了一口气。今天听到这么多关于她的事情啊,才知道她这些年过得有多么不容易。

    真的心疼她。

    但是,自己说出口了喜欢她,从此以后,他也要为了一个目标奋斗了。

    夜幕开始降临,她在烛火之中,轻轻哼着一段诗句——

    我生君未生,君生我已老。

    君恋天涯时,我已过海角。

    各有芳草栖,不曾花颜绕。

    相逢似相识,前生情未了。

    不恨君生迟,只恨我先老。

    雾里看阴云,夜过不能晓。

    茶饭总相思,心悴影渐消。

    惟有相见时,花开向晴好。

    恨不能同生,不恨花开早。

    君心在我心,可否同君老。

    待有天晴时,共枕相拥笑。

    “你听呢,是不是反过来了,如果你早我十几年, 那也挺好,我能陪你走到你四十多岁。”她轻声笑着,好像是说着微不足道的事情一样。

    “只剩下两年了,我们好好活着,也可以爱着,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都愿意陪着你,到那时候啊,你就把我的骨灰,撒进东海里,让我飘荡着向远方,那样话,说不定下辈子,我就能回家了呢,答应我,那一天,你可不许伤心难过呢,我的小白菜。”

    她轻轻捏了捏姜自在的鼻子,娇俏说道。

    “你这坏蛋,我等你出现等了太久了,到如今人家已经人老珠黄,你才出现在我生命之中。真是太讨厌了。”

    也许是怕姜自在难受吧,她一直都在说着话。

    而今的她,却无法掩饰眼眶中的湿润,可她让人以那红唇香舌,充满诱惑的说:“想不想要了我呢,剩下两年,我可以答应天天都和你亲热,如今和你说了我所有的事情,我已经没有负担了,剩下的时间,只要你是最快乐最满足的就好了。你放心,我有避免怀孕的方法。”

    她也许就想着,再陪着他走两年,他想要什么,都可以满足。她也想就这样幸福的走完这荒唐而简短的一辈子,在生命的尽头能遇到他,已经是人生的幸运了啊 。

    今夜开始,她想也没必要都这把年纪了,还当黄花大闺女了,给了他,一起走过两年,至少可以让他记得自己的美好吧。

    让他记得曾经有一个女子,如此倾城绝世,在他生命里,缠绵过两三年。

    “姜自在,你这小坏蛋,我本以为在这个薄情又奇怪的世界,我本不会有牵挂的人了,可是你啊,怎么就胆子那么大呢,谁都把我当做晦气的魔鬼,只有你用真心待我。 我本可以逍遥而去,就当做是一场春秋大梦,你又是为何,要让我迷恋这梦,不想醒来呢,我太讨厌你了……”

    夜里,她声音哽咽,像是娇弱的少女,愁思缠绕。

    姜自在狠狠的拥抱着她,他不想失去她,不是两年,至少一万年,都不想失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