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49章 玄武殿
    “我这样有问题吗?”姜自在走没两步就看到了风逍遥,便直接问了。

    说实话,他很讨厌听到这些无聊的诽谤。

    这些人对九仙可真是不留情啊,神咒者,就这么可怕吗。

    那些猥琐的流言蜚语,确实无情。但这也是人性冷漠吧。

    “随你便啊,只要少死点人就行了。”风逍遥翻翻白眼,“嚼舌根的人,一辈子都是下乘,没啥出息,废了也没什么。”

    “我想问一下神咒者的事情。”姜自在直接开门见山道。

    风逍遥有点头疼道:“你别瞎忙乎了,我要是知道,早就救她了,简直言之就是,我也查了不少,还真是没办法。”

    “我听闻天地之间,有‘六大神符’,其中有一种叫做‘不死符’,能保她不死吗?”姜自在小心问。

    “那东西都是传说,哪里还有。如果真有的话,也许吧,毕竟神咒是古神下的,六大神符也是古神的,说不定能相互抵消。”

    他大概是为了让姜自在有点希望吧,所以说了这样的推测。

    “除此之外,真的没有办法?”

    “如果有办法,其他神咒者为何努力三十年还是要死呢。有些事情啊,不是人力能左右的。想开点吧,开心过就好了,让她快乐过好这两年。”风逍遥无奈摇头。

    “不行。”姜自在低头沉默。

    风逍遥也没多说,他拍拍姜自在的肩膀,忽然笑道:“你不错啊,刚来没多久,先是五级进化源,现在又把我最天才的祭徒都打败了。作为我的第一祭徒,是不是考虑为你的圣神侍挣一些脸面啊?”

    “有事求我啊?”姜自在笑了。

    看他说得婉转,这是肯定了。

    风逍遥嘿嘿道:“这可不是我的事情。是让你为我们逍遥殿出头啊,去年,我有一个特别疼爱的祭徒,好端端让人打废了,只能送回家乡去了,那人还说我们逍遥殿全是废物,那可把我气的啊,到今天都吃不下饭,喝不了酒。”

    “脸皮真厚,那你浑身酒味是怎么回事?”姜自在鄙夷道。

    “哈哈,做人都很艰难,不要随便拆穿啊。不过,说真的,我忍这群孙子很久了,这口气,你一定要帮我出一下,让他们看看,我们逍遥殿到底有没有人才。”

    姜自在知道,当时自己得到五级进化源的时候,他还帮助自己阻挡了玄苍他们呢。

    这个忙肯定要帮的。

    他说得轻松,但肯定被人气得不轻,关键是又没祭徒能撑起逍遥殿来。

    于是他道:“为逍遥殿出头,是我的职责,不过呢,我实力低微啊,要是有一些好处,说不定我能强一些。”

    他这暗示,已经够明显了。

    “你这小子够鸡贼啊,要你帮点忙,还要讨要宝贝。不过,作为你的圣神侍,也没给过你礼物,这样,如果你帮我搞定,回来之后,给你一门‘上品月级战诀’,我刚看你身法不错,不过是星级的身法,上限低了。”

    “成交了。”

    上品月级战诀的身法,已经相当珍贵了。只是给他出口气而已,赚了。

    “说吧,让我揍谁?”

    “不是一个人,跟我去‘玄武殿’,挑战他们所有祭徒。”

    “我靠?”姜自在懵了,这是把自己当做神了吧。

    “当初那个人也是上门,挑战我们所有祭徒的,不然我怎么会脸面全无呢 ? 你以为上品月级战诀这么好赚啊。”

    “什么境界?”

    “圣体境第三重,或许第四重吧。我刚成圣神侍,没有比较厉害的祭徒很正常。当然,年龄限定是十八岁以下。十八岁以上,早就不是这个境界层次了。”

    神宗的祭徒划分三个年龄层次。

    十八岁以下,十八到二十五岁,二十五到三十岁。

    在每个阶段,没有到达一定标准,就得离开神宗。

    这里十八岁的标准是:玄脉境第九重。

    到达不了,卷铺盖走人。

    北山烬他们应该还有机会。

    姜自在现在是圣体境第一重,说实话有点冒险,但是既然已经夸下海口,他便答应了。

    “玄武殿,怎么有点熟悉?”他疑惑问。

    “你肯定熟悉了,这就是玄苍那老乌龟的老巢。打我祭徒的人,是他的大孙子玄夜。就是你那天遇到那顽童的兄长。玄苍这老乌龟有两个儿子,小儿子玄君就是死在九仙手里那个。”

    “你早说是玄武殿,我就直接答应了。”姜自在眼睛里闪烁着煞气了。

    “别装了,我不信没有战诀你会去。”风逍遥翻翻白眼。

    去年这时候,被一个毛头小子叫嚣,却一个能应战的祭徒都没有,憋屈啊。

    他等今天实在太久了。

    “不过,凌神侍让我低调一些。如果去挑战,太高调了吧?”

    “你别信他,他是个怂货,低调个屁,有不爽就直接干他们,你今天不是这样做的吗,缩头乌龟,能保护好在乎的人吗?”

    有道理啊。

    姜自在扭头就走。

    “你去哪里?”

    “玄武殿啊。”

    “呦,胆子真不错,对我胃口。”

    “我只问一句,只要不打死人就没事是吧?”

    “是的。”

    玄苍。

    姜自在见过他了。

    他儿子这么害过九仙,这一家人,都是垃圾。

    来到神宗后,知道这些事情后,姜自在有些狂暴。

    现在,他时时刻刻,都想着揍人。

    可能是新图腾的影响吧,但是,肯定有他心中,对命运这个字的愤怒。

    他和风逍遥两人,在兽神宫的街道上穿梭,从逍遥殿前往玄武殿。

    那玄苍是个老圣神侍了,玄武殿的规模比逍遥殿大不少,里面金碧辉煌,有着不少玄武神兽的雕塑。

    据说这是堪比神龙的图腾,仔细一看,是龟蛇合形,神龟的身体之中,有着蛇首和蛇尾。

    玄武殿内,*肃穆,祭徒们都在认真修炼。

    风逍遥走了上去,有个中年前来询问,被他直接推开。

    “玄苍老乌龟,你爹来报仇了,让你们玄武殿十八岁以下的祭徒都滚出来,今天你爹的祭徒要将他们全部打趴下。”

    果不其然,他真是高调啊。

    不过,有恩报恩,有仇报仇,就是这么潇洒。

    “人生,就得是这么活着,才能真正逍遥自在吧。”姜自在笑了。

    人啊,为什么要知道天高地厚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