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67章 当年
    司空殿,司空府。

    司空潇要回兽神塔去修炼了,程琴琴送她离开后,才回到凉亭里。

    微微抬头,便看到司空瑾坐在那里,面色严肃看着她。

    “怎么了?”程琴琴轻声问。

    司空瑾没有回应,过了一阵子,他才看着程琴琴,道:“今天看到他了,满意了吧。”

    她皱着娥眉,道:“胡说什么呢,我们都不年轻了,都是过去的事情。潇儿都这么大了。”

    “也许你放下了,可是他好像还没有呢。”司空瑾冷淡一笑。

    “你管他做什么,他这么多年,基本都没主动找过我, 我们好几年才有可能碰上,他已经足够尊重你了。今天不过是为了祭徒,跟你讨要一本战诀,你又何必介怀呢?”

    “讨要战诀?在外面等我就行了,他就是想进来看你吧。”司空瑾目光阴沉。

    这话让程琴琴眼睛有些通红了,她走到了他面前,盯着他的眼睛,道:“司空瑾,你可以善良一点吗?你以为我这么多年,真的不知道,当初陷害他,让他从绝世天才沦为十年废物的人就是你吗?”

    “你说什么?”司空瑾豁然站立起来,他用力的抓住了她的双臂,瞪着她道:“你可别胡说了!这是他自己的命,和我有什么关系,谁知道他会停滞十年!”

    程琴琴含着眼泪笑了,道:“何必呢,我们都当了那么多年夫妻了,为何还把我当做傻子呢,很多事情,我不说,不代表我不知道的。”

    司空瑾眼神灼热的盯着她。

    “我知道你用什么药物,毁了他的‘圣体’,让他荒废十年。我都不知道他又是如何在十年之后,重塑了圣体,才重新回到修炼轨迹来。他一辈子都让你毁了,你现在善良一点,不要再伤害他了好吗?”

    她的泪水哗啦啦的流下来。

    司空瑾低下头,咬着牙齿,没有说话。

    “能告诉我,为什么要这样做吗? 我们三人,从一个地方来到这里,我们本应该情同手足的,在‘连城’的时候,他都救过你的性命吧,没有他的话,你早就死了,就算他比你有天赋一些,风光一些,何必要这样嫉恨他呢,从头到尾,他都没有防备你。”

    “琴琴!”司空瑾用力的抱着她,哽咽道:“你说为什么?因为我爱你啊!可你的心思为何都在他身上,从小到大,我为你付出了多少,你就要跟着他走,我无法承受失去你,所以才一时冲动了!”

    “所以说,都怪我是吗?”程琴琴茫然道。

    “你原谅我,年轻的时候,确实做事不顾忌后果,后来我真的后悔了,我真对不起他。你不要把这事情传出去了,好吗?”司空瑾颤抖道。

    “都过去二十多年了,大错早已经铸成,你放心好了,他现在潇洒自在, 过得挺好。为了潇儿,我也不想去破坏现在的日子。我只想让你善良一点,不要找他麻烦 ,可以吗?”

    “谢谢你,琴琴。”

    他把她紧紧的拥抱在怀里。

    程琴琴目光呆滞,有些茫然。

    当年他不辞而别,再也没有消息,她也怀恨在心,以为他抛下了自己。

    却不知道,他经历了这样的事情……

    多少年后知道他的遭遇,可是都已经晚了。

    所幸,他现在过得很好,不想也不敢在去打扰他了。

    她觉得,自己也是个罪人。

    当年,他是万众瞩目之人,风华绝代。连司空瑾都是陪衬。

    如今,他才刚成圣神侍,司空瑾已经当了十年,地位之高,为兽神宫圣神侍之首,谁都知道,未来他会继任兽神宫主。

    虽然不至于天地之差别,可是早已甩出很远了。

    谁都知道,那十年寸步不进,他离开了神宗躲藏起来,是怎么失魂落魄过来的。

    从绝世天才,沦落为十年废物。

    他那样招摇的性格,如何过那些孤独的夜晚呢。

    想起这些,她泪水忍不住哗啦啦的流下来。

    那时候都私定了终生,成亲的日子都定好了,他忽然不辞而别,从此失去了影踪,她只以为他得到自己后又抛弃了自己。

    “跟我说就好了,不管如何,都会和你一起面对,为何要不辞而别呢,这家伙,就是只习惯了在我面前风光,出了点事情,就逃跑了……”

    害得她伤心绝望,不知道真相, 一气之下,嫁给了对她死缠烂打的司空瑾。

    年轻的时候,总是那么冲动。

    现在不年轻了,也知道真相了,可女儿都长大了,她还有着远大的前程,她有怎么舍得让父母的事情,给她的前程带来不好的影响。

    所幸,他劫后余生,如今过得逍遥快活,她也能心安一些吧……

    她知道一切,却只能藏起来,把一切的遗憾藏在心里。

    “你放心吧,我不会见他,也不会害你。”程琴琴轻轻拍着他的背,柔声说道。

    司空瑾最终松了口气。

    “宫主可能五年内,就会退了,去过悠闲的生活,千万不能出了岔子。”司空瑾在她耳边轻声道。

    “好的。我去采茶去了。”程琴琴轻轻的推开了他。

    “忙活这事做什么,对修行没用,你有功夫,多花点时间,早点突破到神印境第八重吧。”司空瑾道。

    “不用了,我就这样挺好了。人总是要死的,我又不和人争端, 要那么强做什么?”程琴琴说了一声,便走出了他的视野,到后院那边去了。

    司空瑾站在原地,沉默了很久。

    “这么多年,还是阴魂不散啊,毒龙叶,都没废掉你……”

    他忽然想起了姜自在。

    “他这祭徒,倒是挺不错,进步非常凶猛。还敢修炼九宫天剑术,肯定有一些把握。未来兽神塔,应该有他的一席之地。”

    “不过, 和潇儿比起来,还是差太远了。风逍遥,到头来,还是输给了我,输得一败涂地。”

    “如果他能彻底消失,不再出来碍眼,那就更好了。”

    可惜,还是不能刺激到她。

    她是很柔和的女子,可是如果伤心了,她会很可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