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79章 弈天
    姜自在想了想,大概还是能理解吧。

    怪不得他和程琴琴关系这么奇怪,原来曾经相恋那么长时间。

    刚见了一面,这都不喝酒,改成喝茶了。

    “你不知道,他那绝望的十年是怎么过来的。十年后,他竟然还能重新修炼,到现在有成为圣神侍的实力,已经非常坚韧了。他和程琴琴,司空瑾是一起来到神宗的。那两人和他的关系,都特别好。”

    姜自在想了想,道:“他好端端的,为何停滞十年?”

    九仙道:“他说,是他修炼了不应该修炼的功法,导致走火入魔,废掉了圣体,功亏一篑,必须要废掉一切,再从武命境开始修炼,重新定图腾开玄脉。”

    “是这样吗? 这种事情,从直觉上看,应该是被人害了才对。”姜自在眯着眼睛道。

    “你是这样想的?”九仙问。

    姜自在道:“我只是记起神霄公主给我的曌玉,如果不是在雾岛得到这符箓,我其实下场更惨。所以才会有这方面的想法。”

    九仙点了点头,道:“说实话,也有一定可能吧,不过,风逍遥自己不这么想的,他最清楚自己的变化,我们是局外人,不知道那时候发生的事情,如果真如你所说,他自己肯定知道谁会对他下狠手的。”

    姜自在道:“假设一下,如果他真的是中了阴招,你觉得会是谁?司空瑾?”

    九仙道:“司空瑾确实喜欢程琴琴,他们两人才是青梅竹马,只是程琴琴从来对他没想法罢了。但是,这个圣神侍为人十分正派,从来没有任何不好的传闻,是兽神宫声望最好的人物 。如果是因爱生恨的话,有一定可能吧,还有一个可能,就是时鉴。”

    “时鉴和他有什么竞争?”姜自在问。

    “司空瑾、风逍遥都是下面祭神殿来的,在神宗是没有根基的,但是时鉴的家族在神宗十分庞大,背后还有整个凤天皇朝的支撑。属于根正苗红吧,不过风逍遥夺了他的神子的位置,当时是风逍遥离开后,他顺利成为神子。到今日,时鉴也是顶级的圣神侍,和司空瑾一样年轻,他们是未来兽神宫主这个位置,最直接的竞争者,其中司空瑾稍微占据上风吧,但时鉴也未必没机会。”

    “所以说,如果真有人陷害,那就是这两个人之一了。不过,风逍遥自己肯定不笨,他是当事人,所以还是以他自己的判断为准吧。而且,说实话,一切都过去了,现在他都不年轻了,一切都已经是定局了,你说,就算他知道了真相,他又能如何?就算报仇,他都没实力打败这两个人。”

    姜自在了然。

    其实他挺尊敬风逍遥的,所以才关心他的事情。不过,看他现在日子过得十分舒服,他这个后辈也帮不上忙。

    “当了十年废物,还能重新修炼,这家伙可真是乐观啊。”

    如果是自己,在十几岁到二十几岁最好的年华,却出了这样的事情,他估计难以承受。

    “时鉴和司空瑾不同,他在神宗有庞大的氏族,所以处事比较霸道,你这次让他的儿子至少荒废半年,这对神子来说是致命的打击,我觉得,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九仙微微皱眉道。

    “没事儿,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再说了,我父母都成古神了,谁能奈我何?”姜自在牛气道。

    九仙也笑了。

    “你这家伙,才是真正的神之子啊,不行,我还得继续讨好你,以后就能嫁入豪门了。”

    “放心,豪门是你的,给我揉肩。”

    “你娘不喜欢我啊,咋办呢?”

    “我揍她还不行呢。”

    “哈哈,说到要做到哈。”

    …………

    司空殿。

    凉亭。

    司空瑾端坐着,程琴琴泡好了茶水,给他倒了一些。

    “尝一尝。”她轻声说。

    司空瑾品了一口,皱眉道:“我不喜欢这种味道,苦涩。”

    “嗯。”程琴琴便没有再给他倒了。

    司空瑾望着漫天的星河,道:“今天宫主说了,后年的‘祭神日’,他就会退了,到时候,会宣布钦定继任的人选。”

    “有把握吗?”程琴琴轻声问。

    “有一定把握,不过,时鉴有太多人支持了,他们背后的氏族都植根在神宗,这些氏族都想让他们的人担任新宫主,所以有一定的压力,幸好,宫主不是他们各大氏族的人。”

    “当不当宫主,差别大吗?”

    司空瑾瞪眼道:“大到可怕,当了宫主,就能随两位‘初神’修炼,甚至见到真正的古神。不当宫主,若是让时鉴当了,这神宗未来都不会有我的容身之处,更不会有你和潇儿的容身之处,潇儿的未来,也会受到巨大的影响。”

    “潇儿……”程琴琴握着茶杯的手都微微颤抖了一下。

    “今天发生的事情,你听到了吗?” 程琴琴问。

    “听到了,逍遥的祭徒姜自在,逼得时雨用了燃魂术,接下来半年,他都别想进步了,损失半年,对时雨来说,是很重大的打击,别的神宫同年龄段的神子,能超过他两重境界了。”司空瑾道。

    他微微笑了笑,道:“时雨难以威胁潇儿的地位了,没想到,逍遥这祭徒,无形之间还帮助了我。也帮助了潇儿。”

    程琴琴微微点头,没有说话。

    “你知道吗?我挺怀念从前的日子,如果能和逍遥重归于好就好了。”

    “算了吧,别打扰他了。”程琴琴轻声道。

    “都是圣神侍,低头不见抬头见,怎可能不打扰。 如果可以,能做一些补偿就好了。”司空瑾道。

    程琴琴疑惑的看着他,她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

    这时候,司空潇回来了,如今已经是深夜,看到爹娘都在,司空潇连忙上前来,她眼睛微红,道:“爹爹,娘亲,你们不知道,今天那姜自在有多么可恶,他简直是混蛋,季苍冥和齐缘,还有时雨都遭了他的毒手,尤其是缘儿,回家后一直哭,我都哄了半天了。”

    “你讨厌他?我在旁边看了,他不挺有趣的呢。”司空瑾微笑道。

    “如此无耻之徒,也能算有趣吗?”司空潇愕然。

    “潇儿,后年的祭神日,宫主要退位了,我和时鉴的竞争到了最后关头,你和时雨的比较,也会成为非常关键的事情,以后,不要再维护他了。如果时鉴当了宫主,他们一家,马上都会翻脸不认人。我们没有背景,和他们不一样的。”

    司空潇并非不知道利害关系,她委屈点头,道:“爹爹,我知道了,以后会和他保持距离。”

    “齐缘是时雨的未婚妻,也要保持距离。”司空瑾道。

    “缘儿,这不行,她是我的好姐妹,我……”

    “她父母是站在时鉴那边的。”司空瑾道。

    司空潇咬了咬嘴唇,没有往下说。

    “还有一件事情。”司空潇忽然很严肃的看着她,让她走到自己跟前来。

    “爹,什么事?”司空潇有些紧张。

    司空瑾抿抿嘴,沉声道:“我听说,天神宫的‘弈天’,在追求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