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89章 时鉴的手段
    她实力不济,这边有两个圣神侍呢,肯定没让她得逞。

    司空瑾只是轻轻控制住了她,道:“肖嬛,这是正式场合的切磋,再说时云不也没事呢,腿都已经接上了,你还是先别动怒吧,毕竟,有那么多人看着呢。”

    时鉴这时候已经治好了时云,时云也不惨叫了,只是脸色十分阴郁,低着头,谁也不想看。

    那时鉴将他抱进了时雨的轿子里,果然两兄弟现在都躺在一起了……

    一个得半年,一个得躺上一年。

    当初时云叫嚣着要给若小玥他们麻烦的时候,怕是想不到自己会有这一天吧。

    “肖嬛,回来!”

    时鉴眯着眼睛,谁都知道,他身体之内藏着的是一座火山,随时都有可能爆发出来。

    时云战败,脸面丢尽。毕竟两个天赋纵横的儿子,战败在同一个人手里,成为了姜自在的垫脚石。

    今天的围观者,是整个兽神宫的人,还有不少圣神侍没有露面呢。

    在时鉴的呵斥下,肖嬛才回去, 扑到轿子里痛哭去了。

    时鉴则是来到了姜自在他们眼前,本以为他会发怒,没想到他忽然笑了,道:“姜自在有那么高的神运,还有如此进步,真是让人出乎预料。前程无量啊。逍遥,恭喜你了。”

    风逍遥道:“他厉害,也是他自己的造化,和我没啥关系啊。要恭喜,就恭喜他自己吧。”

    他也懒得说口是心非的话,这时鉴如此生气,还要笑脸面对他们,又是何必呢。

    时鉴的目光落在了司空潇的身上,他道:“这样一来,姜自在都挑战到九十九层了,下一步想挑战最顶层了吧,万一要是成功了,潇儿就要丢掉神女的位置了。司空,你和逍遥关系这么好,就算他们互换兽神塔的层次,也无所谓吧?”

    司空瑾道:“你就不用你管了。赶紧回去治你儿子吧,别耽误了时间。留下病根就不好了。”

    他们两人势如水火,这是整个神宗都知道的事情。

    时鉴笑着摇头,道:“他不成器,我也没办法了。我倒是羡慕你,有潇儿这样的好女儿。不过,这丫头长得可一点都不像你。倒是有点像逍遥啊,毕竟逍遥和琴琴也相爱多年了。”

    司空瑾的眼睛顿时眯了起来。

    “不过是儿子输了,用得着这么卑鄙,以无耻之心胡言乱语吗?”他眼睛瞬间锐利了起来。

    风逍遥连忙道:“时鉴,别瞎扯了。败了就是败了,你说这种无聊的话挑拨,只会让人看不起。”

    时鉴哈哈笑了,道:“我就随便说说,两位不需要在意。潇儿,你也不要在意。先走了。”

    姜自在也是听的郁闷,堂堂圣神侍,为了出气真是什么话都能当众说出来?他的意思是,说不定司空潇是风逍遥的女儿呢。

    光看长相,确实风逍遥和司空潇有点相似,但司空潇还是像母亲比较多。长相这东西说不准,时鉴这样说,完全没有根据。

    所幸听到的人并不多。

    “爹,什么相爱多年?”司空潇迷糊了,她看了看风逍遥。

    风逍遥连忙道:“这老孙子气糊涂了,就想嘴里占点便宜,你别信他胡说。”

    司空瑾也点头道:“就当是狗放屁行了,他们一家,如今不都是这样呢,潇儿,跟我回去吧。”

    她知道父亲也生气了,不然以他的性格,是从来不会说粗话了。

    她只能点了点头,随着司空瑾一起首先离开了人群。

    这时候,时鉴一家人也离开了,好戏已经散场了。

    姜自在疑惑道:“时鉴为什么这么说,难道真有可能?”

    风逍遥摇头道:“怎么可能?别瞎说啊,我当时离开了四个月,他们两人才成亲的,要是潇儿是成亲五个月就出生,谁都会怀疑的。绝对不可能。”

    “那司空潇是什么时候出生的?”姜自在问。

    风逍遥还真是不知道。

    “别说这事,对潇儿、对琴琴和司空瑾都不好,我们当年有那样的变化,任谁都会怀着小人之心,做这些无聊的臆测。不需要搭理就好了。现在他们一家三口过得这么好,千万别扰乱他们。”风逍遥严肃道。

    “行,你的事情,我就不问了。”

    “时鉴之所以这样说,无非就是报复。司空有潇儿这样的神女,就有很大的依仗,而他的两个儿子都要废个一年半载,他巴不得潇儿也出事呢。”风逍遥道。

    “有道理。”

    看来这宫主的竞争一定会非常惨烈,双方这时候都开始,用上各种手段了。

    姜自在打败了时鉴的两个儿子,无形之中帮助了司空瑾。

    现在时鉴在后裔方面,已经逐渐没有优势了。

    不过,仔细一想,这和自己有毛关系,他赶紧回到九仙那里,就等着时云搬出九十九层,自己就再上十层楼了!

    距离最顶部,只有一步之遥。

    司空潇,好日子也不远了啊。

    ……

    夜晚。

    直到司空瑾出去之后,司空潇才来到了程琴琴的房间,她轻轻敲门进来,见娘亲还在收拾白天采摘的茶叶呢。

    “娘,还没忙完呢。”司空潇乖巧站在一边。

    “差不多了,潇儿有什么话,要和娘亲说吗?”程琴琴停止了忙碌,把她在床边坐下,轻声问。

    司空潇抿抿嘴,道:“我最近听到了一些不好的传闻,有些事情,我想问问你。”

    程琴琴点了点头。

    司空潇便道:“我听说你年轻时候,和风逍遥曾经在一起过是吗?”

    程琴琴哑然,她不知道这旧事为何会再次出现。她知道女儿既然听说了,肯定就是知道了,所以她柔声道:“是有在一起过一段时间,不过相互不合适就分开了,后来嫁给了你爹爹。”

    “有人说,我是风逍遥的女儿。”司空潇握住她的手,非常紧张的说。

    程琴琴微微一颤,她连忙道:“潇儿,你这可别信,你是我和你爹爹成亲后一年才出生的,那时候风逍遥都失踪一年半了。怎么可能和他有关系。再说了,没有成婚,娘亲不会和他有关系的,你别这样看我,可以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