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291章 芳华
    这铁定是从一种灵药介绍典籍里撕下来的。

    毒龙叶这个名字,风逍遥没听过,应该是比较古老的典籍。

    “毒龙叶,八品灵药,起源大陆几乎已经灭绝,就算存在,也十分罕见。”

    “毒龙叶,长在玉龙树上,玉龙树结出的玉龙果,是修行重宝。玉龙树上正常的都是玉龙叶,对修行也有裨益。一万棵玉龙树中,才会偶然结出一片毒龙叶来。”

    “毒龙叶,乃是剧毒之物,而且胜在无色无形,只需要泡在茶水之中,饮入体内,就能将图腾武师的身体各方面机能,一点点的毁灭,圣体境以下,会在不知不觉之间,圣体瓦解,玄脉崩碎,灵窍湮灭,整个过程持续十年,十年之后,就会彻底沦为废人。”

    “毒龙叶乃是恶毒之物,能折磨人十年,故而天地之间若有出现,尽早毁灭,莫要拿来害人。”

    最后一句话,乃是典籍的编撰者留下的。

    风逍遥看得有些颤抖。

    第二页,则是仔细的描述毒龙叶的特征和形状,这是一片黑色的叶子,隐约呈现出龙的形状来,那叶子的叶脉,看起来像是龙的筋骨。

    第三页,是一张图,这张图绘画的就是毒龙叶,虽然年代很长,不过其形状还是能看清楚, 是一片非常特殊的叶子,果然呈现出龙的形状来。

    只有三页纸,就没有其他了。

    “谁啊,无聊给我这东西。”风逍遥还没醒酒,他晃了晃脑袋,开始陷入了回忆之中

    很久以前,在那个下午,在自己告诉他,要准备修炼那个在遗迹之中得到的独尊功的时候,他没有阻止。

    风逍遥还笑着说,如果自己修炼成功了,让他也试试,战斗力能大大增加。

    然后,两人饮酒壮胆。

    酒过三巡后,风逍遥有些迷糊了,他喝到了一片叶子,笑言:“这是怎么回事,我酒壶的口子不大,竟然有叶子掉进去了,怪不得今天的酒,味道有些苦涩。”

    他笑了笑,接过那片叶子扔了出去,道:“说明你运气好,那就先预祝你修炼成功。”

    他只是瞟了一眼,当时还笑道:“这叶子的形状也是奇怪,竟然像一头龙。”

    “那说明你是人中之龙啊,这是古神的寓意。琴琴跟着你,实在太幸福了。”他笑着说。

    “我有了她,那才是幸福。至于兄弟你,我们一起吃香喝辣,在这神宗,定要闯出属于我们的天地来。让历史永远记住我们!”

    他抒发着豪情,没有注意到,旁边的他颤抖的眼神。

    那个人,叫做司空瑾啊……

    “毒龙叶,毒龙叶……”

    这张纸上的叶子,和那天一闪而逝的那片叶子,骤然之间重合在一起。

    姜自在曾经说过话,这时候也骤然出现,那时候自己还满不在乎的说,是自己修炼了不应该修炼的功法,把自己给害了,怪不了别人。

    “呃……”

    风逍遥的心,狠狠的抽动了一下。

    他趴在了桌子上,茫然的看着眼前的酒壶。

    这就是当年那个酒壶,他没有更换酒壶的习惯,前些日子泡了一些茶叶,他还没洗干净,里面还有一两片叶子呢。

    “司空瑾,用毒龙叶害了我!我最好的兄弟,用毒龙叶害了我!我不是死在独尊功上,我是死在毒龙叶上啊!”

    一切贯通了!

    他终于知道了。

    此刻,心中一片火山,骤然被点燃了。

    “司空瑾,司空瑾!!我如此待你,你竟然如此毁我!怪不得我回来这么多年,他都未曾主动来找我!”

    他心里在狠狠的抽搐。

    最信任的人,给了自己如此狠毒的一击啊,也许人都只有一辈子,可是这一辈子,都让他毁掉了!

    他拿着酒壶的手,都在颤抖,这时候整个世界都消失了,他脑子里全部都是回忆,回忆他们一起来到神宗,一起闯荡,一起崛起,只不过自己稍微出众一些,他的光彩稍微暗淡一些。

    回忆起了那些所有并肩作战,同生共死的誓言,谁又知道,这些都是笑话啊……

    自己竟然天真到了今天。

    “痛苦啊……”他眼睛已经布满血丝了。

    如果不知道,不会如此痛苦,他这些年不敢去看程琴琴,就是自责。自责自己去胆大妄为修炼独尊功,自责自己没有履行承诺。

    他只有怪自己。

    可是这一刻,真相就这样摆在面前,他才知道毁掉自己的并不是自己,而是他最信任的那个人。

    人能有几个一辈子啊。

    他竟然,让自己在折磨当中,度过了十年噩梦!

    那些日子,回想起来都是颤抖的,他是怎么在孤独之中,藏在荒山野岭度过那噩梦一样的十年。

    而他却和自己心爱的人成亲,生儿育女,有了今日的风光和辉煌,而自己却蒙在鼓里!

    可笑,如此可笑!

    风逍遥以前并不知道,仇恨是什么,他并没有仇恨过任何人,可是此刻,他心中的恨,早就超过了一切。

    除了痛恨,还有不解。

    人和人,真的可以有那么大的区别吗?

    自己真心对待他,而他, 却给了自己对致命的一击,说好了是生死兄弟,可是他霸占了生,让他风逍遥只能死。

    如今,人到中年了。

    芳华已过,惨痛却永恒。

    他眼睛血红,浑身颤抖的站了起来,多年前,他送给自己的酒壶,这一刻在手中被捏的粉碎。

    “司空瑾。”

    他的目光看向了司空殿。

    此刻,他只能看到那个地方,谁都拦不住,他去那个地方,去为自己讨回公道。

    “圣神侍?”眨眼之间,风逍遥就不见了,他连酒钱都还没付呢。

    桌子上的三页纸也不见了。

    “今天有点奇怪了?说起来,也有几个月没来了。”

    掌柜摇摇头,不过他不担心,毕竟他总会回来的。

    嗜酒的人,怎么能戒酒呢。

    他不知道,风逍遥可能往后半生,都不会再碰酒了。

    那是最为惨痛的教训。

    他的身影,出现在司空府,他直接冲了进去,有祭徒挡路,直接掀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