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307章 林寒狱
    木神宫。

    木神宫的圣神侍之中,林幕算是名声远播的一位,尤其是的太古神子决选进行之前,他更是声名大噪。

    那是因为,他的小儿子‘林寒狱’ ,成为了太古神子的竞争者之一。

    曾经天赋出众的‘林霄耘’惨死 ,却有表现更好的林寒狱继承衣钵,林幕老怀宽慰。

    毕竟是老来得子,林霄耘死后,他将所有的心思放在这小儿子身上,终于将其培养成才。

    在这一点,他倒是和天神宫宫主差不多,天神宫宫主也是在‘天元’死后,全力培养‘天逸’,但是天逸肯定是不如天元的,只是‘弈天’却出现了。

    他的出现,才总算是弥补了天神宫宫主失去‘天元’的遗憾吧。

    出发之前,兽神宫的玄苍来这里见自己的老朋友林幕,他的好友时鉴也跟着过来。

    有贵客上门,林幕连忙招待,他可知道,这位时鉴年轻有为,背后又有强大的氏族和一整个凤天皇朝,神宗不会想失去凤天皇朝,所以时鉴很可能是下一任的兽神宫主。

    玄苍经常过来。

    他们三人在院子中,林幕和时鉴下棋,玄苍则观棋。

    “时鉴老弟真是厉害,我还是输了。真不愧是未来要当宫主的人啊。”林幕手扶长须,微微笑道。

    时鉴摇头道:“老哥不要夸我了,本来一个司空瑾就够难对付了。现在还加了一个风逍遥。更加难缠。这风逍遥还带回一个祭徒,把我儿子的参战名额都抢走了。说起来,真是不甘心。”

    “听说那个姜自在,打败了你儿子时云?”林幕问。

    旁边玄苍道:“兽神宫主非常看重这个家伙,半年多前,他的实力也就圣体境第四重左右,和我那孙子玄夜差不多,没想到进步如此迅猛。”

    林幕冷笑道:“就是那个和神咒者在一起的少年吧。神运日得到进化源的那位。”

    玄苍点了点头。

    时鉴道:“对了,他们兄妹都回来这么长时间了,你们怎么还让他们逍遥法外呢。”

    玄苍和林幕对视了一眼,玄苍道:“一方面是兽神宫主警告过我。一方面,是天神宫主没有举动,我们不知道他的意思,不敢妄动。我们这当父亲的无能啊,至今都没能让子女瞑目。”

    “那九仙派往祭神殿的时候,就可以找机会杀掉了,为何留在今日?”时鉴有点想不明白。

    林幕道:“还是天神宫主让我们别动,本来以为他是自己要动手,可是都到今天了,有点想不通他是怎么想的。也许有什么其他安排的。”

    “那神咒者也活不过一年了,听说被神诅咒而死,到时候她会死得非常凄惨,会迅速变老,浑身枯老而死,且不会马上死亡,而是会经受很长时间的折磨,我估计天神宫主是等着看她被神诅咒而死呢。”玄苍道。

    林幕也点头了,道:“应该是这样。”

    “九神这个疯子呢?”时鉴问。

    “必须要让他亲眼看着妹妹被诅咒而死,再了结他啊。”

    如果不是九神,只有九仙自己是杀不了这么多人的。

    “估计是这样了。还有那姜自在,不管兽神宫主如何看好他,和神咒者如此缠绵,我就不信他能活多久。”时鉴道。

    “兽神宫这次把握如何?”林幕问。

    时鉴冷笑道:“能有什么把握,派出的两人实力垫底。如果还能有几年时间,让我雨儿赶上,或许还有一点机会。雨儿真是生晚了,无奈啊。”

    林幕道:“基本上都是给‘天神宫’的两位陪跑了,尤其是那弈天。他和天逸两人的实力,绝对是第一第二,他们组成一个团队,其他人根本没什么机会。我儿子和木神宫宫主的孙女‘花泪’,机会也不是很大。”

    玄苍问:“木神宫主有意将花泪许配给林寒狱吗?”

    林幕苦笑摇头,道:“宫主倒是有这意思,但是我这儿子不争气,没有搞定花泪这小姑娘,她自己拒绝了。她可是宫主的宝贝,她要拒绝,宫主是不可能勉强的。”

    时鉴笑道:“那不正好,无生战场的决选时间也许会很长。到时候孤男寡女,并肩作战,总会生出感情的。年轻人的感情都很冲动,让寒狱好好表现啊。”

    林幕道:“已经千万叮嘱了,就看他自己有没这能耐了。毕竟,他们都是神子神女,几乎从小一起长大了。”

    参战的九个人,除了姜自在,基本上都是神子神女。

    “对了, 不知道今天姜自在打败司空潇没有?”林幕问。

    “击败了。”时鉴道。

    “那他可取代了司空潇神女的位置?”

    时鉴道:“宫主暂时没说,估计是等太古神子决选结束后再决定,我怕的是,他不是取消司空潇的神女,而是取消雨儿的神子!”

    “这么过分!”

    “这家伙老了,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有什么好奇怪的。”时鉴摇头道。

    “看来,风逍遥、凌青天、九神这批人,是彻底和我们对上了。我就不信,我们在这神宗根深蒂固,还对付不了这几个外来户?”

    林幕眼睛里乍现出了冰冷的锋芒。

    “走着瞧好了。”时鉴淡淡一笑。

    他有资本,所以他不甘心。

    “见过爹,见过两位圣神侍。”

    一个身穿蓝色锦衣的少年正好路过,这少年眉清目秀,不过眼睛里藏着一丝狡黠之意。

    举止也没那么规矩,有些油嘴滑舌。

    “寒狱,过来,时鉴叔叔教你,怎么讨女孩欢心。”

    林寒狱笑道:“这个我懂啊,我降服的女孩可多了。”

    “那些都是庸脂俗粉。你有本事让‘花泪’喜欢你吗?”

    林寒狱这才面露苦涩,灰溜溜的上来,讨好道:“请时鉴叔叔赐教,小侄我洗耳恭听。”

    时鉴说了一大堆,林寒狱不断点头。

    “无生战场是你最好的机会,好好表现,就算没能得到太古神子的位置,若是能得到美人欢心,你们一家在木神宫,还会水涨船高。花泪这么漂亮,你可不想她让别人得到,对吧?”时鉴道。

    “爹,两位叔叔,我明白了,嘿嘿。”林寒狱笑着点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