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323章 花泪的命运
    与姜自在的目标明确不同,花泪和林寒狱进来这段时间,晕头转向的,没有明确的目的,没有任何目标,都在这无生战场瞎转。

    林寒狱在花泪眼里,就是个木头,天天用一些低端的撩妹方法,让花泪一眼就能看透,到现在,花泪都懒得和他说话。

    没想到休息的时候,一切都变化了,她先是昏昏欲睡,她以为是最近太累了,所以没怎么在意。

    迷糊之中,忽然看到有个人影站在她的面前,眼神炽热的看着她。

    “你是姜自在吗?你遇到我了?”花泪心里有些欣喜,总算是遇到一个有趣的人了。

    对方的笑容有一些魔气,让她莫名其妙就沉浸在其中了。

    “别这样看着我嘛,人家会害羞的。”她低着头,扭着说。

    越是这样说话,气氛就越是旖旎,她没想到他会忽然抱着自己,而且如此用力,那宽阔的怀抱让她一下就慌了。

    可是迷糊之间,她好像控制不住自己,伸手就揽住了他。

    “干嘛呀?”她窝在他怀里, 羞怯的问。

    “我要得到你。”那沙哑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好直接啊,可是我不喜欢你心里有别人呢。”在迷糊之中,她还能想起另外一个女子。

    “我心里没有别人,只有你!”他声音有些粗暴了。

    他已经伸出手,花泪已经预感到他接下来要做什么了,但是她浑身软绵绵的,根本无力反抗。

    这是第九、第十个水晶里的画面。

    起源号上,木神宫主脸色铁青,林幕也很严肃,但其实他心里有多高兴,谁都知道呢。

    他已经求宫主许配过多次了,其实木神宫主都答应了,但关键是花泪自己不答应。

    现在,梦狐真是帮了大忙!

    只要生米煮成熟饭,而且还是所有人知道的情况下,花泪想不嫁都难。

    但关键是,这是宗主设置的考验,木神宫主都不能进去阻碍,只能这样看着花泪被梦狐控制,做她不愿意的事情。

    木神宫主也是最近才知道,花泪讨厌林寒狱呢。

    可是梦狐要改变她的命运,他这当爷爷的竟然无能为力。

    这时候木神宫主只有愤怒。

    “花泪虽然灵魂境界也很高,但是这种抵抗能力,稍微不如姜自在啊。”人们调侃道。

    “幸好他和林寒狱是天生一对,不然真的麻烦了。”

    众人都是过来人,一看这两个小年轻面红耳赤,就知道他们接下来会干什么了。

    那可是干柴烈火,而且还有梦狐在推波助澜。

    “把这两个水晶关了吧!”木神宫主道。

    到时候,不断有画面还有声音传出来,若是真让这么多人看着,估计花泪会自杀吧。

    都这时候,其他宫主不会有意见。

    他们看木神宫主这脸色就知道,他现在非常郁闷,花泪的父母也在这里,而且都是圣神侍,现在他们也格外着急,问:“爹,不能让花泪直接退出吗?”

    “太古神子,哪里能让你进去把人带出来!”木神宫主咬牙道。

    林幕充满歉意,道:“宫主,这是寒狱的错,我定会让他好生对泪儿,当公主一样宠着。”

    事到如今,他只能这样说了,可谁都知道,他心里爽快着呢。

    其他宫主没有异议,木神宫主看了一眼两个水晶的动态,他已经准备先行关闭水晶了。

    “这姑娘太可怜了。”程琴琴摇头。

    作为女子的角度来说活,任何一个女人其实都不希望,最重要的一次是在这样的场合里。

    如果她并不喜欢这个少年,她只会更加痛苦,可能一辈子都会一蹶不振,所以她是同情的。

    但是,没人能改变什么,太古神子的决选是严肃的,甚至出现生死都不能改变,因为掌控者乃是两位初神!

    木神宫主,也没面子让初神修改规则。

    所有人已经默认,这个事情没法改变了。

    就在木神宫主即将关闭的瞬间,风逍遥忽然惊呼道:“别着急啊,快看三号水晶,这孙子好像在附近!”

    众人一惊,看向姜自在的位置。

    其实梦狐一直都在那附近活动,两天时间,姜自在还在附近猎杀源兽。

    他们确实是可能距离花泪他们最近的人。

    人们看向三号水晶的时候,姜自在正使用万息符,在左侧方向,万息符震动得厉害,他和司空潇对视了一眼,直接往那边而去。

    估计两人想的是,一定要是新品种的源兽!

    “他往那边去了!”风逍遥笑道。

    木神宫主从三号水晶里的视角,已经能看到花泪了。

    他总算松了一口气,道:“姜自在、司空潇来的真是时候。这两孩子,不错,不错。”

    可以说,这间接拯救了花泪。

    本来要关闭水晶的,现在看起来用不着了。

    “风逍遥,先感谢你了!”花泪的父母喜出望外,先开始道谢了。

    真是来的太及时了,稍微晚一些,大错可能就铸成了。

    “回头一定当面感谢姜自在。”他们道。

    风逍遥道:“两位不用客气,这孙子就是专门不想让某人心里爽快。”

    他瞄了一眼林幕,嘿嘿笑了笑,这老家伙刚才太得意了,虽然没有表现出来,但是谁不知道他内心的欣喜呢。

    如今林幕也只能陪笑说:“姜自在确实来的是时候,这样寒狱也不至于铸成大错。我改天也当面感谢他。”

    其实心里早就骂翻天了。

    这倒是奇怪了,本来双方队伍相遇,起源号会味十足才对,没想到木神宫却如释重负。

    要知道,姜自在遇到了他们,肯定是不会白来一趟的。

    他第一眼就看到花泪和林寒狱抱在一起,脸色面红耳赤,看起来正是要进入节奏的时候。

    “泪儿?”司空潇惊了一声,她可知道花泪很讨厌林寒狱的。

    “是前几天那鬼东西!”虽然没看到,可姜自在却猜测到了,他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冲上去把花泪从林寒狱怀里拉出来。

    这小姑娘面红耳赤,浑身醉红,眼睛迷离,看到真的姜自在之后,还茫然道:“咦,怎么有两个你啊,嘻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