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378章 南国有佳人
    他们一行人离开这里,一路返回兽神宫。太古神子都走了,起源圣坛这里自然彻底散了,毕竟悬念已经揭晓。

    路上,凌青天仍然是匪夷所思的表情。

    “早知道,我就申请跟着去了,看你到底有多精彩的表演。”凌青天遗憾道。

    是他把姜自在带到这里来的,所以,他更知道姜自在的进步有多么恐怖,从这个进步来看,超越弈天也是正常的事情了。

    “这段时间,多谢凌叔叔帮我看着他们几个了。”姜自在感激道。

    作为兄长,保护若小玥他们是他的责任。

    当时凌青天没去,也是要为姜自在解决后顾之忧,毕竟时云那些人,还蠢蠢欲动呢。

    回到兽神宫,九仙捏了捏他的下巴,眼眸妩媚道:“我等你呢。”

    说完,她就先返回兽神塔去了。

    现在是白天,毕竟不太方便,否则姜自在就直接跟着去了。

    如今他在兽神宫,人人看到他都要行礼,眼神无比的羡慕。

    姜自在为兽神宫争光,至少在兽神宫,基本没多少会暗中诽谤他的人了。

    那些目光,除了敬佩还是敬佩,曾经和他作对过的如今只能无地自容。

    到了青天殿,姜自在检查了一下卢鼎星他们的进步,他们现在修炼的战诀都非常顶级,加上图腾不错,所以速度不慢。

    尤其是卢鼎星,已经接近圣体境了。

    不过,要追上姜自在几乎不可能。

    姜自在有点操心,不管怎么说,他还是希望他们至少能达到时雨他们的水平。

    毕竟,他都当他们是兄弟。

    “当了太古神子,我看能不能拿到好的进化源。再助你们一臂之力。”姜自在道。

    “老大,我能献身吗?已经洗干净了。”北山烬嗷嗷叫道。

    “献给熊猫吧,哈哈。现场直播,否则就不给你。”姜自在笑道。

    “我才不要,滚。”在北山烬扑上来的时候,卢鼎星一把把他踢开,展现了他绝世直男的果断。

    和他们一起轻松玩闹,傍晚的时候,姜自在才送走了他们。

    现在他不管走到什么地方,都有一群人恭恭敬敬,哪怕是神侍们,都得尊称姜自在,目露崇敬之色。

    眼看着天已经黑了。

    抬头一看,今天星光璀璨。

    无尽的星河,闪耀在天空之上,星辰甚至都是五颜六色。

    姜自在想,如果是在兽神塔的最顶层,透过天晶石,景色应该会更加美妙吧。

    那个日思夜想的人儿,也许早就在等待着自己回去了。

    姜自在一步步的走上了兽神塔。

    这一路上,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

    那就是,他到底如何,才能让她拥有和寻常人一样的命运。

    他算了一下时间,九个多月时间。

    他在无生战场耗了不少时间了。

    修行至今,九个月,何曾不是眨眼就过去。

    他登上兽神塔顶层的脚步有些沉重。

    他想问自己,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心爱的女子的性命都保不住,那他还修炼什么。

    就算是成神,有什么意义呢。

    就算是永生不死,如果只能眼睁睁失去她,又能有什么意义?

    姜自在无牵无挂啊。

    他的父母怕是逍遥自在去了。

    他的大姜郡域,有他哥哥姐姐打理。

    他的家族,有他哥哥传宗接代。

    他一个无牵无挂的人儿,是不怕死的。

    他循着旋梯往上,忽然想起刚遇到她的时候,那时候自己如此的弱小。

    大姜王城的生死危机,她帮助自己化解。到了祭神殿,她再为自己保驾护航。

    而她则是个迷,她好像忘记了烦恼,把兴趣完全放在调戏姜自在身上。

    那时候他太年轻,只能仰望着她,没想到她会倾心自己。

    所以自那开始,姜自在就想保护她,直到永远。

    那时候的日子很欢乐。

    可惜,回到神宗后,多方压力之下,她很难再无忧无虑。

    回想着从前的事情,再往上看这长长的旋梯,他知道命运即将审判。

    “生死有命,富贵在天。”

    命和天,真的如此可怕吗?

    神咒,是哪个神,给她下的咒。

    如果真有这个神,姜自在想让他去死。

    终于,他站在了兽神塔旋梯的最高处,眼前一道房门打开,就是星空之下。

    隔着门板,姜自在能听见她心跳的声音了。

    他轻轻的推开门,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笼罩在星河之下的璀璨世界,漫天的星辰完全都在头顶上,仿佛是一颗颗的明珠。

    怪不得,人们都向往着兽神塔的最顶层,这里实在太美妙了。

    可是如此美妙的天地,却吸引不了姜自在的目光。

    他的双眼,完全落在了眼前这女子身上。

    星光之下,她只穿着薄薄的白色轻纱,除了关键部位,那些雪白的肌肤,在轻纱之下都能若隐若现。

    她手里抱着一个琵琶,当姜自在推开门的时候,琵琶声响,她那婀娜玲珑之躯,开始在他面前曼妙起舞。

    那火辣的身段,扭转、摇摆、形成阵阵的臀波乳浪,浑圆光洁的大腿,在他眼前晃动,顾盼之间,媚意横生,那眼神动作,红唇樱舌,说是旷古烁今的尤物,也绝对不为过。

    花泪、风潇潇和君慕曦她们,青涩羞怯,哪里有她这般风情万种啊。

    阵阵琵琶之声,幽怨而悠长,透入了心弦之内,撩拨的人心痒难耐,好似她的柔情蜜语,丝丝入耳。

    一个眼神的婉转,一次粉舌的滋润,都蕴含着万千情谊。

    她的舞姿,妩媚而高雅,在两者之间恰到好处,不会艳俗,更不会高不可攀,那柔荑的摆动,长腿的扭转,细腰的摇摆,臀波乳浪,总是能在最细微之处,展现出让人浑身酥麻的魅力来。

    不得不说,她确实乃是天生的妖精,只是这一切,也只对姜自在一个人绽放。

    姜自在沉迷其中,他固然浑身火热,可是他是怀着迷网的心情上来的,他如今所看到的,不只是她的柔情婉转,不是她的妩媚妖娆,而是她对自己的爱恋和不舍。

    哪怕她没有表现出现,可是在她眼神的深处,他却能深刻的感受到。

    他欣赏着,欣赏着她将这一曲歌舞,在这星光之下,柔情挥舞。

    从没听过她弹这琵琶,也未曾听过她声音婉转的歌唱,眼眸流转之间,她轻启红唇,歌舞无双——

    南国有佳人,轻盈绿腰舞。

    华筵九秋暮,飞袂拂**。

    翩如兰苕翠,婉如游龙举。

    越艳罢前溪,吴姬停白纻。

    慢态不能穷,繁姿曲向终。

    低回莲破浪,凌乱雪萦风。

    坠珥时流盻,修裾欲溯空。

    唯愁捉不住,飞去逐惊鸿……

    她背对着姜自在,如水蛇游转,曼妙无双,直到姜自在从身后轻轻的抱住了她的娇躯,与她耳鬓厮磨。

    琵琶之声,戛然而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