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453章 琼浆玉液
    这次的休息时间有七天。

    姜自在看了一下参战者的资料,他发现他真的小看生死符宗的青年强者了。

    万符会上,实力比他强的有相当多。

    天涯也过来分析了一下,说:“按照你目前的实力,真正到了第二阶段,是不可能进前四的。”

    进不了前四,那就肯定和‘无生符’无缘。

    感觉上,想要得到‘无生符’,难度简直比成为太古神子还要高。

    太古神子至少同龄,这次的竞争对手几乎都是二十三岁以上。

    年龄上的不公平,再天才都没有。

    所以只需要稍微有时间,他都全力提升自己,符箓、境界、战诀多方面努力。

    “错过这次机会,没能得到无生符,怕是要遗憾终生。”

    “爹爹,来玩啊。”铃铛天真活泼,除了想念娘亲,完全没有苦恼……

    “玩你个猪头。”姜自在让她自己在青鱼岛上到处爬,偶尔还化作小白龙,冲进符海里面去,跟那些符箓玩耍。

    他这全身心的去凝聚第五重神印‘牛神印’。

    六天后,明天就要开始下一轮的比拼了,他带着铃铛在符海到处走走,放松一下。

    “去找叶梓去。”

    之前让他来青鱼岛玩呢,结果一天都没来。

    叶梓在‘琼光岛’上,他可没有姜自在这种待遇,岛上一共有七八个不死符系的符生。

    “叶梓呢?”姜自在落下来。

    “不在这,我刚在路上遇到他,他好像有点不对劲,非常气愤的样子。”其中一个少年说。

    他们有大有小,大的接近二十五,小的只有十三四岁。

    “气愤?”姜自在问。

    “我问他怎么了?他说没事,但我觉得好像有事。”少年道。

    “他往哪边去了?”

    那少年想了一下,道:“可能是‘凡尘岛’的方向吧。就是宁凡那里,那个宁凡老是欺辱他。”

    他们说起来也比较无力,叶梓已经是不死符系的第一天才了,而宁凡在无生符系都排不上号,但就是一直欺辱他。

    “多谢。”

    姜自在初来乍到,一个朋友都没有,本来是想要这叶梓聊聊天,熟悉一下这生死符宗的,结果他竟然不在。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

    本来是决定回青鱼岛的,可想起上次遇到宁凡时候他们的对话,如果他气愤前往凡尘岛,肯定要吃亏。

    “给我带路。”姜自在使用了一张飞行符,把说话的少年拉了上来。

    “飞行符?”少年有点敬畏姜自在,毕竟他声名在外,但他还是很老实,把姜自在带到了凡尘岛附近。

    还没到,姜自在就听到那边有声音了。

    “爹爹,他们欺负叶叔叔。” 铃铛气愤的说,她的眼神还挺好。

    姜自在让那少年先回去,他直接落在了凡尘岛上,这凡尘岛很大,上面建造了不少的宫殿。

    在一座殿堂之前,正有四五个青年围在一起。

    他们中间,好像有一个白衣少年被按在地上。

    “喝。愿赌服输。”为首的青年就是宁凡,他今年二十四岁,不算年轻了,比姜君鉴还要大一岁。

    只见他一手掐住了叶梓的后颈,其他几个青年分别按住了叶梓的手脚,将他死死的压在地上,动弹不得。

    一个少年让叶梓的脑袋抬了起来,捏开了他的嘴巴,宁凡手里端着一个大碗,碗里满是浑浊的液体。

    “上次就让你喝了一滴,算便宜你了,这次是五个人的量,要干了,才能显示出你的男人气概,叶梓。”宁凡面带微笑,端起那个碗就要往下倒。

    忽然,姜自在落在旁边,怀里抱着一个义愤填膺的小姑娘。

    叶梓脸色铁青,目光血红,正在奋力挣扎,那一双赤红的眼眸死死的盯着宁凡,低吼道:“我这辈子,定和你誓不两立!”

    “行了,别吹了。”宁凡伸手拍了拍他的脸,道:“你自己赌输了,怪不了别人。”

    他抬起头看了看姜自在,笑道:“这个家伙,平白无故来找我麻烦,我问他敢不敢再来赌一赌,他答应了,可惜他还是输了,输了就要服,说好了要喝的就要喝,姜自在,你说对不对?这是契约精神。”

    “你阴险狡诈!沈画姐不会原谅你的!”叶梓挣扎怒道,从没见过,他这么乖的人,这时候如此愤怒。

    宁凡懒得搭理他,他笑问姜自在,道:“你该不会有意见吗?”

    姜自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那没关系。但是他性格就是爱多管闲事,以前在大姜王城混,哪里有不平,哪里就有他小王爷的身影。

    仗势欺人,算个屁。

    他微微笑道:“有意见,你们人多势众,刚才的赌斗没人看见,是否公正都不知道,我再来和你赌一场,如果我输了,这一碗‘琼浆玉液’,我干了。”

    他们五个怔了一下,然后相视一眼,忍不住哈哈大笑。

    “宁凡,能让太古神子喝下我们五个的‘琼浆玉液’,传了出去,好像有点意思。”

    “要不,你和他来一场?”

    太古神子的名头,终究还是太大了。他来自神宗,难免会有很多人,想拿他出来比较。

    谁愿意一个外人,忽然闯进来,说要争夺无生符?

    谁愿意,一个外人忽然闯进来,抢了无生符系的风头?

    在他们眼中,姜自在还是太古神子,而不是他们符宗土生土长的人。

    宁凡斟酌了一下,问姜自在:“如果我输了呢?”

    “那自然是展现你的豪情,一口闷了。”姜自在微笑道。

    宁凡看了一眼手里的碗,他交给了旁边的青年,叮嘱道:“拿稳一点,别洒了。”

    “爹爹,碗里是什么啊?”铃铛好奇的问。

    “一种特殊的美酒呢。”这世界的阴暗和无耻,姜自在不想拿来玷污孩子的心灵。

    这时候,宁凡把叶梓放了,叶梓这才挣脱开来。这信号非常明显,说明宁凡已经答应了。

    同样一碗东西,让叶梓喝下,还是让姜自在喝下,成就感是不一样的。相比较叶梓,明显让姜自在受辱更加好玩。

    “姜自在……”叶梓紧张上来,想要劝告。

    “别说了,看着就好。”姜自在拍拍他的肩膀,把他要说的话按回去。

    “他是‘符将’宁雪羽的儿子,他旁边都是神印境,他就算输了,也不会喝的。他出了名的出尔反尔!”叶梓道。

    “是吗?”

    姜自在把铃铛让他抱着,走上前去。

    “所以,赌斗的模式是?”

    “没有模式,直接战斗。”姜自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