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656章 贱仆之墓
    “你怎么看?”李紫霄问。

    “魔墓虽然多,应该还是要找适合自己的,不然可能白费功夫。”姜自在道。

    毕竟两人一起行动,所以需要调和一下。

    “行,你至少不能离开我两座魔墓的距离。”

    两人行走时候非常低调,也算隐藏在黑暗之中。

    接下来他们一直都在寻找合适的魔墓。

    “古魔张无极之墓。”

    “古魔陈滔天之墓。”

    姜自在看了好几个,暂时如‘独孤无’那样适合自己的还真是不多。

    墓碑有大小的区别,有些大的魔墓会聚集很多人,大家都想得到最好的。

    暂时没有证据证明,越大的魔墓就越好。

    在连续路过有十座魔墓之后,李紫霄终于找到了他想参悟的这一座墓碑!

    整个太古魔墓有数万人,这一座魔墓之前竟然都有八千人左右,可见这一座墓碑的吸引力有多大。其他墓碑人少的只有几十个人。

    这座墓碑上面的碑文为:古魔通天之墓。

    这是一个叫做‘通天’的古魔。

    名字本就霸气,关键是其魔墓的规模比别人大上三倍以上,目前位置姜自在看到过最大的墓碑,也不到这古魔通天之墓的二分之一。

    这也是这里竟然聚集了八千人的原因,大家的嗅觉都非常灵敏,天才的直觉告诉他们,在一群宝藏之中,最好的那个宝藏的价值,甚至堪比其他所有宝藏加起来的价值。

    所以,足足有八千人,想在这里碰一下运气。

    “很多人都在这里,竞争有点大。你确定?”姜自在稍微观摩了一下,大体能够发现,这古魔通天之墓的意志非常逆天,有一种可怕的战斗意志在其中,非常粗暴、凶猛,他的碑文之中蕴含的玄奥对很多人都合适,对姜自在来说也是如此。

    但是,他觉得竞争者实在太多了,第一个心思就放在这里的话,兴许会浪费一些时间。

    “这一座墓碑的意志太强,有着非常浓烈的战斗意志,这古魔一定掌握‘战斗天源’,如果我能参悟,对我来未来冲击初神境有很大好处,其他魔墓恐怕没这效果。”李紫霄道。

    “好。”既然他决定了,姜自在自然支持。

    “你要来吗?”李紫霄问。

    “我先到周围看看。如果没有合适,再来看这个。”姜自在道。

    “可以,有事情随时通知我。记得不能离开太远,小心行事。”李紫霄道。

    当他在这里入定开始研究的时候,姜自在则悄然离开,藏到了暗处。

    他预感到,进入第三重后的天源劫可能会在几天内降临。

    得罪了易往生之后,以李紫霄为圆心在周围活动是安全的。

    周围几座墓碑的人数,远不如古魔通天之墓。

    他看了一圈,发现并没有合适的,就决定回到李紫霄那里,和他一起参悟这古魔通天之墓。

    但是就在这时候,他发现前方角落里还有一片黑雾笼罩的地方,但依稀可以看到那边有一块黑影。

    这一片区域已经有一座魔墓了,魔墓之前聚集了三百多人,但似乎没人注意到在这墓碑背后的角落里,好像还有一个阴影。

    这阴影似乎是一座魔墓,但规模应该非常小,比姜自在看到最小的魔墓还要小很多,只有一丈高,大约只相当于其三分之一。

    姜自在受到其吸引,忍不住往那边而去,这里虽然有雾气,但是却没有被封闭,当他来到这里之后,发现这里其实也有二十多人, 毕竟这里不算太隐蔽,还是有人能找到这里来的。

    姜自在抬头一看,果然这是一座很小的魔墓,其他魔墓都是黑色,而这一座则是灰色,其上同样有碑文,但和其他龙飞凤舞的碑文不同,这是歪歪扭扭的几个字,上面写着‘贱仆之墓’四个字,非常简单。

    这的四个字乍看之下,没有任何玄妙,看起来这个墓碑的主人就是外面那座‘古魔肖凌云之墓’的仆人,毕竟这上面什么都没写,只有贱仆两个字。

    这贱仆之墓看起来只是一座普通的墓碑,称不上是‘魔墓’,且没有任何玄奥可言。

    但是, 这二十多人之所以留在这里,是因为这‘贱仆之墓’前,站着一个特殊的存在。

    姜自在曾经看过此人的背影,却没看见其具体长相,如今他正站在这个人的侧面,此人正抬头看着那贱仆之墓,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色。

    只看一眼,就能感受到此人的绝世风华,这确实乃是一个令人自惭形秽的少年,其身姿修长均称 ,面容精致,脸如刀削剑刻,可谓是玉树临风,器宇轩昂,光论长相已经是世间罕见的美男子。更难能可贵的是其气质 ,如若烈日之光辉,温润而动人,这样的人不管是在任何地方,都是绝对的视线之焦点。

    姜自在已经明显感受到,此人的非同寻常。

    他所站之地,都没人敢靠近。

    就算有些人是他身边的人, 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像是怕自己身上的脏污影响到了他。

    从背影的衣物来看,姜自在基本上可以确定,这位就是那之前已经出尽风头的‘圣帝图腾世界’的‘小圣皇’姜凡尘。

    目前为止,唯一参悟了两座魔墓的存在。

    他驻足逗留的墓碑,怎可能是寻常之物?所以有些人进来之后就没有再离开了。 而那姜凡尘似乎也没有赶走他们的意思,大概是认为,如果这贱仆之墓真有什么 特殊之处,这些‘宵小’也未必能和他竞争吧。

    他背着手,看着那贱仆之墓,双眼之中闪耀着光芒, 像是一棵青松站立在原地。

    姜自在虽然觉得此人厉害,但是他也没有任何谄媚之意,他站在了一个角落里,注意力开始放在那贱仆之墓上。

    说实话,他个人觉得这件贱仆之墓确实有特殊的地方,如今连这姜凡尘都逗留在这里,更说明他的猜测是正确的。毕竟现在整个太古魔墓刚刚开启,正是最高贵的时间。

    至于其他人,要么是跟着姜凡尘,要么就是在这凑热闹,从他们迷茫的眼神来看,他们对这贱仆之墓根本一点感觉都没有。

    “奇怪了。”

    姜自在眯着眼睛, 他现在已经忘记了一切,心中只有这贱仆之墓和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