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699章 残图中的字
    在这刹那之间,锁心劫降临,姜自在稍微有点措不及防。

    毕竟现在可是最终的关键时候。

    但他知道,锁心劫必须要度过,否则就会坏了大事。

    就目前为止,天源劫更多是内心的考验。

    锁心劫到来的预兆是,一股黑色的气息在毁灭天源上诞生,而后迅速蔓延,瞬间笼罩姜自在的全身。

    “锁心劫?你真的只有天源劫第六重?”西门圣雪就在旁边,她曾经度过锁心劫,所以对这的气息非常敏感,也正是如此,她的眼神更加充满了难以置信的震撼。

    她的话刚说完,姜自在连回应的机会都没有,他便觉得天旋地转,等他清醒过来之后,发现自己悬浮在一个虚无的空间之中,四处只有无止境的黑暗,天地之间空无一物,只有他自己。

    “锁心劫,我现在的心灵,是被锁起来了。”他知道,他并非是身体来到了这里,而是心在这里,他的身体还在那金色轮盘之上。

    这个黑暗空间,就是锁心劫的世界,他的心灵显化成了身体来到了这里,假如他最终没法离开这里的话,那么他会永生永世被困在这个地方,而他的身体则如失去灵魂,再也不能动弹。

    天源境越是高的境界,天源劫的杀伤力就越强,据说至少有百分之一的人会在锁心劫这一关倒下。因为来神域之井大部分都是绝顶天才,所以这个几率会更低。

    但是,即使如此,每个人被困在这锁心劫的世界的时间长短可不一定,至少也得几天时间,甚至更久。而且据说,越是高级的天源,锁心劫就越是难度过,姜自在如此来到的这个黑暗虚无的世界,如同一个无止境的牢笼,想要打破这里出去,至少刚进来的时候,他一点头绪都没有。

    “还是要尽快出去才行。”

    他的身体虽然有魔尊大鼎保护,可谁也不确定会发生什么其他事情。姜凡尘他们迟早会飞出胜负,那些古神可有耐心,等待自己度过锁心劫?

    他在太古魔墓的境界突破实在太快,天源劫都是副作用,他自然逃避不过去。正因为如此,他更知道自己需要端正内心,以积极的心态去抗争。

    这世界如牢笼,死死的把的他锁在这其中。

    姜自在的心灵在这无尽的世界前进,他很快就明白,光是这样前进一点作用都没有,他需要的是找到打破这个世界的方法。

    再接下来,他的施展很多战诀,想要撕裂这个世界,可很快就发现,这也是没有意义的做法。

    “到底要如何,才能突破锁心劫?”

    他微微眯着眼睛,看着这虚无的世界,正是因为虚无和黑暗,才显得如此的高高在上,如此的冷漠。

    就好像那些所谓的古神一样,设立这样的游戏规则,让他们在生死边缘之中徘徊。

    心里要是不愤怒,怎么可能?

    对这游戏设计者的愤怒,转移到对锁心劫的愤怒,并没有任何问题,两者在姜自在的世界里,都是一种 姿态。

    “既然给了我魔尊大鼎,又让我参与这九死一生,岂不是自相矛盾?”

    拥有魔尊大鼎之后,他在金色轮盘上一直都是一个异类,根本没人能动他。看起来,他像是直接被‘保送’了一个名额似的。

    “既然如此看重我,为何那人却因为我没有下跪而攻击我,可笑的是,他竟然都没打破魔尊大鼎。他的行为,也明显得到了长辈的授意,难道,给我魔尊大鼎的人,和天上那几位,并非是一种存在?”

    这是他的猜测,但是他觉得非常有道理。

    “前面参悟魔墓,魔尸降临,也未必是这几个人的安排,反倒是金色轮盘像是他们的安排。而金色轮盘上,残图会因为战死而转移……”

    他想起了残图。

    如果魔尊大鼎不是那几个人,或者是神的按票,那么残图也应该不是他们的安排,因为残图是直接从魔墓中来的。

    他总感觉,那几个人和太古魔墓之间,应该是错开的。

    他暂时找不到突破这锁心劫的方法。

    “残图,到底有什么秘密?”

    他忍不住低头,却赫然发现,在他的心灵进来这锁心劫的时候,手臂上的残图甚至都还能看见。

    现在他手上有四十多的残图了,最终李紫霄和独孤夜的残图都到了他这里。

    剩下五个人当中,姜凡尘有四十多的残图,南天渊和皇甫琨加起来有二十份左右,西门圣雪有十几份,都是苏千羽转移到她身上的。

    姜自在的残图,主要集中在贱仆之墓和古魔通天之墓上,这两张巨大的残图看起来应该是核心的位置,其他的残图是围绕着拼接的,现在姜自在缺少的,大多数都是四周边角的部分,反而是中央部分他拥有最多。

    残图之上有着诸多黑色的纹路,那纹路诡异莫测,看不清楚其中玄妙。

    “一张残图,倒也像是一座魔墓吧,就是不知道,所有的残图汇聚,会是什么样子。”姜自在看着手上的残图,渐渐的忘记了锁心劫的事情,他的心思完全让残图吸引了。

    现在他所拥有的残图,图案比以前要完整很多了,不但有中心,也有部分边角的位置。

    当他仔细研究的时候,忽然 产生了一种想法。

    “好像是一个文字?”

    他现在的残图是残缺的,可是有了中心和部分四周,再看那些连接在一起的部分,那黑色的纹路组合起来,姜自在本以为是个符文,可是现在看,如果残图是完整的,那么很可能是一个文字。

    “这到底是什么字?”

    他皱眉寻思,现在他还缺少三分之二,但因为有中央的位置,所以还有猜测的可能性。

    “摩?”

    两张来自巨大的残图,分别都好像是一个‘木’字, 歪歪扭扭,而下方的残图缺斤少两,隐约感觉有一撇。

    左侧几张残图,是一笔直接往下,也像是‘摩’字的偏旁。

    “不对,不是摩!”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