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圣龙图腾 > 第1077章 女魔
噺⑧壹中文網ωωω.χ⒏1zщ.còм 哽噺繓赽捌㈠小説蛧

    “都赶紧行动吧,先回去做好防护,随时防止乱魔境的进攻,然后再传讯出去,把所有人聚起来到底要怎么诛杀她!”光明龙尊道。

    “先行告辞。”

    “再多问问这姜自在,说不定能有一些细节,从这些细节,说不定能找出对付她的方法。”

    他们心急火燎,赶紧布置去了。

    从盛世婚礼到此刻所有人都如热锅上的蚂蚁,仅仅只是过去了一刻钟。

    而她冷漠的高贵的眼神,姜自在却终生难忘。

    为何一个人,会变化成这个样子吗?

    “你想知道原因?”天龙神王忽然问自己,他好像懂姜自在想什么。

    姜自在点了点头。

    “仙尊曾经出现的历史,虽然只有一万年,比其他天神要少很多,但是对她一万年的生命来说,和你那几年不过是弹指一瞬,一瞬间的感情能有什么?是你生命太短,才会在意罢了。可能她刚重生,没那么多记忆,如今一切恢复,你不过是人生的一个微尘,她怎可能在意你呢?姜自在,是你生命太短了,不知道生命漫长之后,感情有时候挺可笑。”天龙神王道。

    “是这样吗?”姜自在听起来,他说的很有道理,一个至高无上的存在,当她回到自己身份的时候,对她来说弹指一瞬间的身份算什么?

    “比起你,她更看重自己的血脉,铃铛是她的女儿,所以她这次来,一是宣告回归,跟我们下战书,二是带走女儿,至于你,好像她没有在意。”他又说了一句。

    姜自在都没给铃铛取大名,就是为了等到见到她的时候,一起来取,可是她直接就取好了,只是通知了一声。

    这一切,让天龙神王说起来的时候,好像自己挺可笑的。

    她如此辉煌,自己高兴吗?

    姜自在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更希望,她只是个普通的神君,或者是个神王,这样就能回到从前那样,如他想象那样过日子了。

    可是现在,卑微如鼠。

    曾经的一切,直接埋葬在回忆里了。

    或许对别人来说,自己和仙尊上过床,甚至生过女儿,是很牛的事情吧?

    这就更讽刺了,因为他渴望的不是这样。

    仙尊?

    一个让姜自在陌生的称呼,却和他心中的九儿,完全联系到了一起。

    “她是万年前崛起的乱魔境领袖,她的实力很可怕,可怕到让整个至尊龙族都忌惮的程度,至尊龙族一直控制着乱魔境,可是因为她的存在,失去了控制,甚至她有意称霸祭龙神域,所以最终激怒了至尊龙族,族中所有天神汇聚乱魔境,将其强行诛杀了,记得当时她部下的‘冥魔’ 也差不多死了,没想到神形俱灭成这样,竟然还能重生,此人,确实可怕。她的仙尊之名,是四十九神域都如雷贯耳的。”天龙神王道。

    姜自在知道,乱魔境是祭龙神域的一部分,所有非龙图腾的古神生存在乱魔境,乱魔境的条件不是很好,自古以来都是混乱之地,群雄割据,自相残杀,至少在祭龙神域,乱魔境的古神低人一等。

    现在,他对整件事情,稍微有了一些轮廓了。反正,她选择转世重生就是不甘心战死,这次回来,肯定是要让仇人血债血偿的,而她既然敢出现,同样说明, 她已经不怕至尊龙族了。

    九儿,如此可怕,是福是祸?

    她的复仇,好像是天经地义的吧,如果未来生灵涂炭,那是谁的错呢?

    有时候,对错是分不清楚的。

    但似乎,她好像彻底和自己没关系了,在她面前,姜自在成了一粒微尘。

    有点好笑,有点可笑。

    可是,他又有些愤怒,因为铃铛也是自己的,他如此疼爱她,凭什么她说带走就带走,此后让铃铛再也见不到自己!

    而且,说是把自己当做微尘,为何解释的机会都不给,却把死亡的咒印放在龙颜的身上,是因为她遭受过转世劫的折磨,就要折磨龙颜吗?

    这样的她,当然陌生到让人心寒了。可是,她又好像没错啊,血债血偿,有什么错。

    “没你什么事情,先回去冷静一段时间吧,龙颜的事情,我会问光明龙尊,看是否有什么办法解决。”天龙神王道。

    现在他们都很忙,忙着建立防守的措施,忙着散布消息,今天圣龙灯会最盛大的婚礼,现在是一场无人关注的笑话。

    说完之后,连天龙神王都走了。

    可能是都听说了,是自己让那‘女魔’重生归来,所以整个光明龙尊的人们,看着自己的眼神,总有一些奇怪,他们似乎不会再靠近姜自在了,甚至有些怨恨,毕竟从他们的角度想,如果不是你,至尊龙族怎可能会有今日这样可怕的威胁!

    如果未来造成灾难,可能还得算在他的头上来。

    不管怎样,姜自在觉得自己得撑起来。

    他和龙眼对视了一眼,现在天地纷乱,他咬了咬牙,道:“对不起,没想到会这样,转世劫的事情,我一定会想办法。”

    “自在哥哥。”她抿抿嘴,道:“我说过了,你别担心我,其实今天的事情,应该是我让她生气了,应该是我跟你道歉才对,如果我当初直接拒绝赐婚,可能不会今天这样的……”

    “不是的。”姜自在摇头,如果当初拒绝,可能她会逃过一劫,但这和九仙要让至尊龙族血债血偿并没有关系,和她带走铃铛,也没有关系。

    “其实我知道,现在最难受的人是你,你千万别安慰我了,也别操心我的事情,我说真的,你什么时候见过颜儿怕死呢。”她努力挤出了微笑,轻松的对姜自在说。

    似乎从一开始,她眼里就没有生死。

    所以她现在还能带着笑容看自己,也是想让自己轻松一些,不要为转世劫的事情而焦虑吧。

    “再说了,谁知道十年会发生什么,我们认识,都还没有十年了。”她微笑说。

    其实她也应该知道,导致现在姜自在和九仙这样, 她的参与并不是主要原因,仙尊的身份,才是这个问题的核心,但即使如此,她一定是内疚的。

    十年,确实还算有一些时间吧,如果有办法解决,姜自在还能放心一些。

    他现在急需要冷静,才能知道下一步要怎么走。

    他发现,人生啊,有时候就是太刺激了。

    当初祭神殿的那对兄妹,他们是祭龙神域让人闻风丧胆的仙尊、冥魔?

    她如此崇高, 可有一天,自己能真正站在她面前,平等的说话?

佰度搜索 噺八壹中文網 м.x81zw.com 无广告词乐虎国际国际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