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仙庭封道传 > 三三二章 内奸!发贱!
    司天监中。

    国师瘫坐下来,脸色苍白,衣襟上仍有鲜血痕迹。

    他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双手紧握,气息禁不住外泄,让眼前的道人,都为之瑟瑟发抖。

    “怎么会这样……”

    国师低声自语。

    此次杨主簿护送的就是仙酒。

    那是真正的仙酒!

    他把仙酒藏在杨主簿这边。

    甚至连杨主簿本人都不知道他自己护送的就是仙酒。

    如今仙酒竟也被夺了?

    国师脸色变了又变。

    “国师。”

    这道人勉强压住颤意,见国师吐血,语气中颇是忧虑。

    此时,国师神色渐收,抬起手来,低沉道:“查!”

    道人忙是道:“我已命人去追寻,必要探知那位杀死杨主簿的人物!”

    国师微微摇头,道:“此人来历根脚,自然要查,但我让你去查的,是司天监内部。”

    道人闻言,错愕道:“司天监之内?”

    国师沉声道:“被夺的是仙酒,绝不可能测算得到,一定是司天监之中,泄出了消息!”

    这道人蓦然一震,惊声道:“杨主簿被杀,被夺的是仙酒?”

    他面露骇色,他只知杨主簿被杀,护送之物被夺,又哪里知晓杨主簿居然暗中护送仙酒?

    这么说来,前次国师重创,仙酒被夺,那酒便是假的?

    国师厉声道:“请五官正,尽数前来。”

    他语气沉凝,杀机十足,更有难言的震怒之色。

    仙酒的机缘,堪称惊天动地,不仅是仙酒的作用,更有其中关联的气机,冥冥之中的因果,着实难以言喻。

    此酒本属仙酒,已是不凡之物,其中又牵扯到当世的祖师,以及天庭帝君。

    道祖是大道的真身。

    帝君三界的尊主。

    就算是真仙之辈,也绝不可能用卜卦测算的本领,测得仙酒的动向……其中的反噬,足以让一位得道仙家,都有陨落的危机。

    仙酒被夺,消息外泄,必然从司天监中泄出。

    而司天监内,得知暗送仙酒之人,不过几人而已。

    “看来司天监中,各方安插人手,着实太杂,就连这寥寥几位本认为可以信得过的,竟也被人所惑。”

    “其他方面,却也罢了,偏偏涉及仙酒,便莫要怪我出手狠辣,不顾多年情义了。”

    国师站起身来,手中一握,顿时便有一柄法剑,森然无匹,寒光满室。

    今次不但要清理门户,更要追寻夺酒之人!

    司天监中,将有一场血的清洗。

    ——

    “八纹神弓?”

    苏庭翻弄着手中的弓,颇是欢喜。

    这柄弓十分不凡,通体漆黑,质地沉厚,坚实无比,而弓弦似是一种兽筋,材质亦是不凡,上面有八道纹路,似是布在上面的阵法。

    每亮起一道纹路,便代表这柄神弓的威能,上了一个层次。

    先前那青衫男子,拼死一箭,不过亮起了五道纹路。

    而苏庭如今施展,也是五道纹路,但真要穿戴神宝,便可以亮起六道纹路,而第七道纹路,却也若隐若现。

    并且,这柄神弓,甚至不必用箭,法力灌注,自成箭矢,十分方便。

    只是,小精灵见苏庭如此欢喜,颇是纳闷,道:“不就是一柄弓嘛,又不是没得过,值得这么高兴吗?”

    苏庭嘿然道:“此弓非彼弓,层次之高,如云泥之别。”

    在盛会之上,也有个修行人,用一柄法器级数的强弓,试图射杀小精灵,但那仅是法器,而这一柄,则是法宝,且在法宝当中,大约也是中等的品阶。

    “一件法宝个,跟一件法器,可不能比。”

    苏庭笑道:“阳神真人,手执法器,就好比上人之辈,用凡尘间的兵器,着实掉价,更发挥不出应有的本领……又如武道大宗师,手执三岁孩童玩耍的一根木剑,或许在他手中,木剑仍然是锐利无匹,但却不能尽展本事,比起称手的神兵利器,自然差得远了。”

    “而阴神上人,手执法宝之物,则如三岁孩童手执神兵利器,发挥不出神兵利器应有的风采,但是,仍然十分锋利,足以匠人杀死。”

    他这般说来,小精灵似懂非懂,但苏庭也只是提点了下,并未明说。

    其实在他眼中,法力如同水流,而法器和法宝的区别,是承载的器皿,一个是碗,一个是桶。

    真人的法力,如有一桶水,放在碗里,只能呈现一碗水,多出来的,满溢出去,压得狠了,瓷碗也要破碎。

    而将这水倾泻在桶里,才能滴水不漏,任意取用。

    现在他这上人,得了法宝,或许不能尽展法宝功用,却远胜于法器之用。

    “神宝虽能增长神力,毕竟以护身为重。”

    “斩仙飞刀,乃是我压箱底的本事,如非必要,不可轻用。”

    “三界六道撂倒法印,临近斗法,加上天雷剑指,确实凶悍。”

    “但远攻之法,除却我施展道术之外,倒没有多少手段……虽然这些日子,收罗了许多宝贝,但也多是法器级数,唯有此物,列入法宝层次,又是远攻。”

    “先前那厮,简直是送宝童子。”

    苏庭十分满意,心中感谢了一番,便转过来,跟小精灵商量一番,是否要再度驾驭风珠,腾飞空中,引来其他的送宝童子?

    但仔细想想,此法如守株待兔,又如钓鱼之法,用得不甚顺手,也就罢了。

    他嘿嘿一声,道:“我来试试这法宝的功用。”

    他说完之后,运起法力,拉开神弓。

    神弓拉开,亮起五道纹路,近乎弓拉满月。

    咻地一声!

    法力顿成箭矢,迸射出去,直射云霄之上。

    云层当即破开一个大洞,仿佛将天穹都刺破了一般。

    苏庭见状,十分满意,道:“果然是个宝贝。”

    他欢喜得很,正要再度发出一箭。

    却见那白云之间,被法力箭矢射破的窟窿当中,坠下一个黑点。

    那个黑点,从高空坠下,细细看去,赫然是个人形。

    “人?”

    苏庭吓了一跳,忙是收了神弓。

    小精灵看了过来,顿时指着他,大呼小叫地道:“你好端端地发什么贱?这回一箭射死人了吧?”

    苏庭张了张口,好生无言。

    小精灵冷笑道:“待会儿看司天监来人抓你回去问罪!”

    苏庭左右看了看,悄声道:“司天监还没来,要不咱们跑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