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因为生化武器吵成一团的众人面面相觑,不由得开始佩服这个研究者的脑洞清奇,这么多科学家,也没有人想到用AIDS对付异人,果然科学研究是需要灵光一闪的。

    皮姆叹了口气:“这几年很多有前途有想法的年轻人都消失了,很难说他们遇到了什么,越来越多的人在就业时避开学术领域,前几年还只有能源学科,这几年生物、基因甚至化学都没有什么人了。

    长此以往,北美鹰的科技优势恐怕不复存在了呀。”

    章晋阳则是不同意他的看法:“民间研究者越来越多了,科技发展不再被资本把持,这是好事。

    你说的相信正是资本在做最后的挣扎,电子和机械领域的现状后学就是北美鹰科技发展的出路,只不过,你觉得有哪些学权组织可以接受?

    他们必然要千方百计的打压天才,将科学发展的道路引向‘正轨’,没有监管的科技发展必然造成社会混乱,这样的议题你们这些科研界的老家伙们每天都在讨论吧?”

    皮姆皱起了眉头:“不然呢?你看看你手里的那个东西,随时可以灭绝人类的东西就这么发明出来而毫无人知,如果有足够的监管肯定不会这样!”

    章晋阳嗤笑了一声:“不好意思,这个东西就是在严格监管下被研制出来的,不过监管他的人不是你们,而是九头蛇……所以,你们没要的是监管,还是监管‘权’?

    就像《索科维亚协议》,对超能力进行监管,然后呢?监管起来方便屠杀是吗?

    我一直对北美鹰流行的这种贪婪文化不理解,根本就是在拖地球发展的后腿——唯一的好处就是战争技术远超同等级的文明。”

    皮姆的脸上有些难看,话说得再好,也没办法掩盖现实,现在北美鹰几乎走一步都能遇到九头蛇或者九头蛇的盟友,下属什么的,连政府都一直站在对手的那一边,简直全世界都在和他们作对。

    他们没有一个政治专家为他们分析,所以他们走入了一个误区,其实联邦政府和九头蛇的关系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密切,政客们最擅长的即使收买和被收买,在形势一边倒的情况下就会越发卖力的制造声势,所以他们才觉得举目皆敌。

    当然,这和章晋阳一直在默默无闻的误导也有很大关系,“蝉蜕”小组对于分裂北美鹰有着异乎寻常的兴趣和坚持,他们又都是搞阴谋搞了一辈子的人,以前还可能因为一些来之不易的情报和信息暴露,现在背靠荒芜之地,以前要命去拼的现在唾手可得,所以全身心的爱好着这个看起来异想天开的计划。

    神盾局的背后却有着罗斯将军的团队和梅斯的团队,他们都精通政客需要的一切学识,因此对于这场看起来实力悬殊的战斗信心很大,还对外表现出一副慷慨激昂要救民于倒悬的英雄形象。

    章晋阳对于这一切不说洞若观火,也是心知肚明,但是他总有一种感觉,特别急迫,就好像有什么东西要从遥远的地方来了,充满了恶意,所以他很想在短时间内平息事态,以便于专心应对自己心中的不安。

    若非如此,他也不会加入HDO对杜恩制药的调查,甚至还冒着被识破的危险想要动用灭绝性的生化武器。

    他甚至联系了沉浸在帮派宗教游戏中的海拉,打算在关键时刻作为援手——除了最早的三个试验品,钛人、制皮匠和大伊万,复仇什维克他不打算留下任何人了,因为现在已经有了失控的迹象。

    假如在其他时刻,说不定他还有闲心仔细的观察研究这些计划外的产品,就像在内华达沙漠中放养的那几群恶魔犬一样,但是现在不行了,有斯特兰奇示警在前,他也猜到来的可能是大精神病萨诺斯和他的精神病下属们。

    这个时候不能让什维克之流拖超级英雄的后腿,要是他们当中在出几个球奸就有乐子了——不是不可能的,九头蛇一直崇拜外星人,神奇先生里德博士好歹还有底线,但是九头蛇卖起球来准是一点心理负担都没有。

    英雄们的反对让他有点郁闷,主要就是……他们反对的是大规模释放,但是:“我可从没说这东西要放到导弹里打出去。”

    冷场……

    史蒂夫有些疑惑,他看向皮姆,老头挠了挠满脑袋的白头发:“呃……理论上来说制作成手雷也是可以的,不过没有人会把这么危险的东西用手投掷,很难保证自己人是否会被笼罩在有效范围之内。

    很久以前也有人提出过手掷沙林,因为在早期的时候是有芥子气手榴弹的,但是烈性毒气……那只是找死罢了,不过我们倒还真是可以用,因为你们都能把手雷扔很远吧?”

    巴恩斯的声音毫无起伏,不带丝毫感情:“烟雾榴弹,我们经常遇到这东西的,我一直也在想你们为什么会没想到。”

    黑寡妇懊恼的举起手来抵住额头:“被玛索的产品说明吓到了……这样的武器恐怖分子都是直接装导弹的,或者是汽车炸弹,都忘了可以改装……”

    章晋阳一摊手:“一开始的时候我是想要改装成喷雾剂的,然而实战效果不太好,也就是烟雾弹还靠谱一些,但是……这东西肯定会有一定的负面影响,说不定就会被联邦斥为恐怖袭击,HDO的名声可就坏了。”

    巴恩斯拔弄着自己的手半剑,对于这个为他量身定做的武器他很喜欢,自从他拿到这把武器之后,总是在身边不离手:“没有其他的方法吗?只有呼吸道感染?”

    章晋阳摇了摇头:“不是的,只不过呼吸道传染最方便,这东西是体液和粘膜感染,就是喷眼珠上也是有作用的,或者扔胃里——还有和AIDS一个感染方法,你们谁去?”

    集体摇头,黑寡妇还做了个恶心的动作:“也许死侍会有兴趣的。”

    史蒂夫摆了摆手:“玛索,你收的那个基因靶向,到底有多大把握?是针对变身前还是变身后?”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