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在最新一期的全球数学专业排名榜上,普林斯顿再次获得第一,巴黎高师以微弱劣势屈居第二。

    燕大与明尼苏达双城分校并列第十五名,排在他们前面一名的是UCLA,后面一名是英国的帝国理工。

    燕大数院的国际地位稳中有进,每两年上升一名,十年后有望进入全球TOP10。

    作为中国唯一的一所进入全球数学专业TOP30的高校,燕大数院代表着中国数学实力,全院上下齐心协力,还是能干成一些事情的。

    因为是由沈奇牵头的大项目,燕大全力支持鲁国珍负责的霍奇猜想数学分析课题。

    鲁国珍的项目推进顺利,沈奇对母校燕大有信心。

    跟晨兴数学中心的吴主任视频交流之后,沈奇得知吴主任的团队遇到了一些麻烦。

    晨兴数学中心的实力值较燕大弱,吴主任负责的拓扑学版块非常复杂,没那么容易搞定,这在沈奇的预料之中。

    沈奇对视频画面中的吴主任说到:“总而言之吴主任,如果那么容易解决就不叫霍奇猜想了,你们必须迎难而上,有些坎儿需要你们自己跨越,中心才能真正成长起来。当然了,在中心的高速发展期,我会提供适当的帮助。网络上说不清楚,有机会我们当面交流。”

    “那沈教授你下次什么时候回国,或者我们去美国……”

    “我大概会在……不好意思吴主任,有人敲我办公室的门,今天的视频先到这里,回头再聊。”

    敲门的一般是普林斯顿内部人士,如果有外来访客拜访沈奇,他的行政助理芭芭拉会先打座机请示沈奇。

    沈奇结束了视频聊天,对着办公室大门方向说到:“请进。”

    大门推开,进来一人,是数学系的同事玛丽。

    玛丽现在的身份是普林斯顿数学系研究员,她在沈奇的沙发上坐下,东瞧瞧西瞅瞅,问到:“奇,你这有咖啡豆吗,我的喝完了。”

    沈奇爽快说到:“有,你等下去找芭芭拉取,我也不知道她藏在哪里了。”

    “谢谢。”玛丽报之一笑,并没有告辞的意思。

    “不用谢。”

    “最近好无聊。”玛丽显的有些空虚。

    离异少妇并没有交往新的男友,想必玛丽研究员是有些空虚寂寞无聊的。

    玛丽肯定是想男人了,沈奇提出建议:“玛丽,你需要一位新男友,我觉得乔纳斯不错。”

    玛丽立即否决:“他?算了吧,整天醉醺醺的,我讨厌酗酒的男人。而且你知道的,乔纳斯他……对女人不太感兴趣。”

    沈奇:“不对吧,乔纳斯去年交了个女友,不过前不久分手了。”

    “他那个女友,对男人不太感兴趣。”玛丽掌握的八卦信息显然多过沈奇。

    沈奇纳闷了:“一个对女人不感兴趣的男人,和一个对男人不感兴趣的女人,为什么会成为情侣?至少他们有一段时间是情侣。”

    “天知道。”玛丽摊了摊手,然后期待的询问:“奇,有没有新课题交给我去做?”

    “我哪有时间再开什么新课题?霍奇猜想把我弄的晕头转向。”沈奇摇摇头,说到:“玛丽,你是研究员,你有资格单独开课题,申请学术基金。”

    “可现在的我一点灵感也没有,真的很怀念我们一起攻克黎曼猜想的那段时光。”玛丽陷入了人生的低谷期,婚姻不幸,学术上停滞不前。

    都是一所大学一个院系的同事,能帮就帮帮吧,沈奇拉开抽屉,貌似在找什么东西:“玛丽,那我给你提供点灵感。”

    “哦?”玛丽起身走到沈奇的办公桌前,手指在桌面上来回滑动摩挲,带有挑逗性质的细节小动作,揭示了离异少妇内心中的那份孤独。

    沈奇取出一个双筒望远镜,搁桌面上:“拿去吧,借你玩几个月,它会带给你无穷灵感。”

    “望远镜?”玛丽感到疑惑,她不得其解的问到:“望远镜能有什么用?”

    “带上这部双筒望远镜,去普林斯顿以南三英里的灌木丛。”

    “去那里做什么?”

    “观测天文,星星会带给你灵感,相信我,玛丽,我就是这么做的,效果奇佳。双筒望远镜是最简单的天文观测设备,中学生也能熟练使用,我想这难不倒一位普林斯顿的研究员。”

    “真的吗?”玛丽将信将疑,她拿起望远镜说到:“观测天文只能在晚上,我一个女人深夜去野外活动,好没安全感。”

    “那就找个男人陪你一起,玛丽,我理解你此刻的心情,你需要一位更体贴的男人,一起看星星是非常浪漫的约会理由。”

    “去哪里找男人?”

    沈奇:“你比我更懂男人,不是吗?”

    “正因为我选错了男人,才导致离婚,我根本不懂男人。”玛丽好幽怨的说到。

    “抱歉,玛丽,我的意思是……祝你遇见更美好的爱情。”沈奇意识到说错话了,表示抱歉。

    “舒尔茨又在和你竞争,这次是在他最擅长的代数几何领域。”玛丽的消息灵通,她得知前夫和她的同事都在挑战霍奇猜想。

    “我从来不畏惧竞争,舒尔茨是一位不错的竞争对手。”沈奇说到。

    “好吧,谢谢你的望远镜,还有咖啡豆。”玛丽走到大门处,打开大门准备离去,她收获了一些暖心的小礼物。

    这时周雨安一脸愁容的来到沈奇办公室门口,和玛丽打了个照面:“玛丽,你也在这里?”

    “周,你好。”玛丽点点头,走了。

    周雨安坐在沙发上,细心的发现沙发垫上有女人的发丝,不是黑直长,而是金卷长:“沈奇,我看出来了,玛丽她想泡你。外国女人就是这样,管你有没有女友,只要没结婚就可以公平竞争。”

    “周雨安你想多了,离异女性的心态是很复杂的,她们渴望新的爱情却又对男人保持警戒,说了你也不懂。”

    “好好好,你最懂,你是妇女之友。”

    “别扯淡了,说吧,找我什么事情,看你郁郁寡欢的,受什么打击了?”沈奇问到。

    “我的博士论文,被费加利教授咔嚓掉了……”周雨安痛苦的抱头,仿佛受尽了煎熬。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