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娱乐乐虎国际国际 > 文娱大戏精 > 第二百章 那些没了色彩的气球
    ……

    月光如水,洗涤人间。

    红漆灰瓦的亭子下,两个男人俱是一身银铠,原本好笑的打扮,此刻看来却颇为清冷冰寒,精灵王子揪着骑士的领口,愤然举起了拳头。

    泛着光华的假山里头,两双眼睛凑到近处,暗暗的凝视着两个对峙的男人。

    谢妍婷咬紧银牙,蹦出两个字:“打他!”

    曹一方带着死侍面具,看不到他的表情。

    但罗力让他们俩都失望了,他确实不会打架,今天依然不会。

    最后他啐了一口:“呸!比娘们还娘们!你的担当被狗吃了!”

    说完后,他快步的离开。

    亭子里只剩孙骞一人,他僵硬的站了一会儿,愤愤然往柱子上锤了一拳。

    “曹!你们懂个屁!”

    他凝望了一会儿安静的花园,深深得叹了口气,转身欲走。

    一回头,却看到一个红黑相间的古怪人头,眯着白眼打量着自己,凑在近在咫尺的位置。

    “啊!什么什么什么东西!”他连退几步,吓得坐到了地上。

    孙骞仔细一看,也回过神来,前面两人都是古怪打扮,除了这个浑身包裹在漫画人物衣服里的高挑男人,后面还跟这个烈焰红唇惨白脸的女人。

    是会所里来参加party的吧?

    反应过来后,他怒火丛生:“你们偷听我们讲话?”

    曹一方没有理他,用拉细的声线,回头问了问后头:“我如果打女人,算性别歧视吗?”

    谢妍婷愕然看他,没说话,过了片刻,她愣愣的摇摇头。

    他点头:“那我开始了。”

    曹一方大步走过去,孙骞意识到这怪人想干嘛的时候,慌忙站起来,拿出手机指着他:“你想干嘛!你别过来!你信不信我报……”

    回应他的,是一记抡圆了的左勾拳。

    拳头破风,砸在脸上,皮肉开始形变,积压成一团,双眼和脖子一起倾斜,直到地覆天旋。

    眼镜摔在地上,人也是。

    曹一方扑上去,一阵猛锤。

    嘴里还念叨:“左勾拳!右钩拳!如来神掌!猴子偷桃!”

    拳拳到肉,惨叫连连。

    ……

    蹂躏完了之后,孙骞倒在地上慌张的抱头,连声求饶:“别打了别打了!我错了!别打了!”

    曹一方俯视着他,一动不动;谢妍婷凝视着曹一方,一动不动。

    待他冷静一些后,曹一方蹲下来,伸出手对他说:“欢快的击个掌怎么样?”

    月色像是最好的恐怖片灯光师,把冷色调打在这张古怪面罩的侧脸,一半明晃晃,一半暗沉沉。

    如疯如魔。

    ……

    他们俩人赶紧回去,躲到卫生间里换回了本来的衣服,谢妍婷卸妆花了较长的功夫。

    等素面朝天的谢妍婷,找到会场中的曹一方时,发现他和罗力都在场间寻找覃小妮。

    今晚唯一的骑士光荣负伤后没有报警,但他已经离开了。

    他们也不知道找到覃小妮后,要说什么,只是知道得先找到她。

    不管小妮心里对今晚的节目是作何猜想,至少她现在应该还并不完全清楚,她想嫁的那个男人,准备好了所有的小玩意儿,即将要带着她一起往人生道路的独木桥上迈过去时……忽然噗通一声,掉水里了,而且可能再也不打算爬上来。

    罗力今晚很忙,他还要忙着去跟小妮的朋友们解释情况,找了个奇葩的理由,告诉她们今晚的求婚出了点问题,为什么呢,因为男主角吃小龙虾过敏去医院了。

    至于她们信与不信,罗力没有任何办法。

    关键还是得找到覃小妮,具体说些什么,视覃小妮现在了解的情况而定,讲不定两人已经通过电话,商议分手了也说不定呢……

    他们分头去找,谢妍婷选择跟着曹一方。

    混乱噪杂的音乐声里,她只能尽量大声说话:“这就是被现实打败的爱情吗?”

    曹一方脸色阴沉,声音嘹亮:“是啊,所以这男人想得没错,很正常,很合理,很符合逻辑,这就是现实,事实怎么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他们即将面对的压力。”

    谢妍婷不懂了:“那你打他干嘛?”

    曹一方深吸了口气,咽下了一肚子的话,扯了句:“他坏了老子的兴致。”

    ……

    当三个人找到覃小妮时,是在原定要求婚的场地。

    初夏的花园里多了些蝉鸣。

    他们站在不远处,无声的看着。

    巨大茂密的翠绿银杏树,像一把大伞,笼罩在那个红袍子女子的头上,大树很大,遮住了一片流泻的银光,树梢上像铺满了亮粉,煞是迷人;女子很小,依靠着树干,栖身在阴影里,望着那一片浮光跃金的喷泉池。

    喷泉池里有个小石像,是一只光溜溜的小丘比特,拉着弓箭斜指月亮的方向。

    满地都是花瓣,没有收走的冷焰火,一切看着都那么美好,只是没有亮起原定的灯光和喷泉,只剩清冷月亮碎在草地上,还有蝉鸣在吟唱。

    三个人走近。

    覃小妮转过头来,看到他们,露出了一个温婉的笑容:“你们来啦?”

    他们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原本想好的词,这会儿都没法说了,谁让她站在了这个地方。

    覃小妮伸手,把自己的红帽子褪了下来,然后走出几步,离开了大树的阴影,仰着脸晒月亮。

    三个人还是没说话。

    不久后,她转头,笑着问道:“我是不是等不到了?”

    ……

    当天更晚的时候,天气有了些变化,云翳渐渐凝结成乌云,遮住了天上的那盏大灯。

    曹一方出现在树下,独自一人。

    他伸手在树干上摸索。

    过了一会儿,他解开了银杏树上绑着的几根绳子,接着后退几步,昂首望天。

    几十个五彩缤纷的氢气球,摇摇摆摆的从树杈上探出了身子,然后悠哉悠哉的往高空飘去。

    黑色能覆盖所有的颜色,能让代表童话般瑰丽色彩的气球也不再明媚夺目。

    它们飘向云霾,淹没在夜晚,然后不知所踪。

    ……

    眨眼便过了一周。

    以下是近一周热点娱乐新闻节选。

    【以演员之名收视率惨遭滑铁卢,淘汰了老戏骨,流量明星又不愿意来丢人现眼,二线鲜肉小花带不动一档综艺】

    【张扬专访:沉寂二十年,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

    【张扬专访:优秀的人都有点狂】

    【以演员之名节目组:考虑在接下来的环节,每期请几名助演嘉宾,不知道此举能否拯救一落到底的收视率?】

    【一档综艺捧红了一个张扬,我们真的缺少好演员吗?还是缺少发现的眼睛?】

    【比张扬更张扬的一段获奖感言,白玉兰视帝扬言大满贯为囊中之物】

    【曹一方真有视帝的实力?还是流量造英雄?】

    【获奖白玉兰视帝后,曹一方拒绝了所有媒体专访,或囿于舆论压力……】

    【入戏太深?戏里假小三,戏外真小三!】

    【已婚著名制片人、编剧、导演,婚内出轨女明星,称一称娱乐圈的道德到底还剩几斤?】

    【柳盟工作室正式发声:已经寄出律师函】

    【江立身二度参与访谈节目,大谈创业艰辛,以及对指责做出回应:公民知情权是他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