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冰蓝纯净如若琉璃的光幕将世界万物笼罩在内,所有在光幕内的生灵皆无法出去,即使上位境圣人撞在那冰蓝光幕上都被反弹回来。

    一丝丝至阴致寒的气息弥漫在天地间,将所有人都冻的瑟瑟发抖,即使圣人都不例外。

    “大圣之器!”

    “传说中的大圣之器。”

    ……

    天地间的圣人们一个个面色巨变,望着那笼罩整个世界的冰蓝光幕,眼睛里满是不可思议与惊悚。

    那威能,那气息,那至高至上,仿佛君王降临的威严……让所有人都认识到,一尊传说中的大圣之器出现在他们面前。

    只有传说中的大圣之器,才有着如此可怕的气息与威严,将整个天地都笼罩住,化为冰雪世界。

    “怎么可能,大圣之器怎会出现在席千夜手里。”

    “不可思议,整个大陆上,大圣之器也没有多少吧。”

    “可恶,席千夜为何有大圣之器,那些绝世古国的镇国之宝也不过如此吧。”

    ……

    一道道惊慌的声音在冰雪世界里响起,所有被困在寒魄极光罩内的圣人们一个个都惊慌无比。

    大圣之器,全力一击那可是堪比大圣的力量。

    在普通圣人境里面大圣的力量就宛若神灵般不可思议,不可抵抗。

    天空化为冰蓝如水晶般的晶莹冰幕,整个世界都在下着雪花,一股股恐怖到极点的寒气在整个天地肆虐,天地万物全部披上一层冰晶。

    在寒魄极光罩内,圣人们的行动能力都受到严重的干扰,体内圣气运行不畅,圣体冰冷麻木,思维迟钝缓慢,状态直接下降好几个层次。

    席千夜握着古剑,在冰雪世界里行走,丝毫都不受无尽寒气的影响,一如既往的迅捷,一如既往的飘逸。只见一个闪身他就来到一名圣人面前,手起剑落,一颗硕大的人头就飞了出去,在掉到地面上之前便化为冰雕,砸在地上的时候已经四分五裂。

    行动能力与思维能力受到严重影响的圣人们,在席千夜面前脆弱到极点。

    圣人尚且如此,那些所谓的大陆天骄们一个个则更是不堪,在寒魄极光罩里面一个个瑟瑟发抖,冷的嘴唇发紫,皮肤泛青。

    一些修为低的年轻人,更是直接化为冰雕,体内生命气息一点点消失,最后彻底化为死物。

    席千夜虽然不屑于向他们出剑,但仅仅寒魄极光罩自然而然散发出来,弥漫在天地间的惊人寒气,便已经将那些尊者境的天之骄子们杀死大半多,只有那些大尊境与圣人境的天骄俊杰们才能看看抵挡住寒魄极光罩的寒气侵袭。

    大圣之器,恐怖如斯!

    笼罩一方天地,天地内所有大尊境以下的生灵都会灭绝。

    云湘君与云枫逸身躯僵硬地立在一座冰山上,身躯不停地颤-抖着,虽然弥漫在天地间的寒气尚且不足以直接冻死他们,但那恐怖的寒冷却让两人受到无比痛苦的折磨。

    此时此刻,他们终于明白。

    别说与席千夜战斗,即使席千夜释放出来的一道气息,他们都不一定能挡住。

    同为年轻人,彼此之间的差距居然已经大到如此地步。

    ……

    席千夜的剑光依旧在天地间纵横,只不过在冰雪世界里,席千夜的剑更加的寒冷,一道剑光,仿佛能把整个世界都冰冻住。

    不断又圣人死在他的剑下,即使中位境圣人都挡不住他一剑。

    仅仅一会儿工夫,天地间只剩下十几名上位境圣人尚且活着,其他圣人全部都死光。

    前来围堵席千夜的一百六十几位圣人,九成以上都死光。

    “席千夜,你怎敢如此……!”

    墓羌山的那位首领仰天长啸,眼眸里满是不甘与仇恨,他带出来的墓羌山二十几名圣人,除他之外全部都死亡。

    别看前来天澜遗迹内的圣人很多,但那是整个大陆的基础上来说,事实上即使像白骨教这般的巅-峰势力培养出一个圣人也不容易。

    白骨教内之所以有那么多圣人,那是几千年来的积累,一个万古大教的底蕴所在,自然不会太差。

    “席千夜,你如此凶残狠毒,就不怕在大陆上没有立身之地。”天罗教的首领亦是无比愤恨,此次他们栽的太惨了。

    ……

    席千夜面无表情,继续挥剑斩杀,瞳孔里没有任何情绪。

    这些个所谓的绝世宗门真是可笑,他们杀别人就可以,别人杀他们就不行。

    他们的逻辑,就是强者逻辑,只不过他们一直把自己摆放在强者的位置上,从未想过自己也会成为可怜的弱者。

    席千夜的剑很可怕,自他突破到至尊之境,且修成五行灵体之后,他的力量就无比的可怕,根本不能以常理度之。

    他为至尊!

    可他……又岂是普通的至尊能比拟?

    可怕的血光冲天而起,圣人的血液染红天地。

    上位境圣人固然难杀,但在席千夜那无穷无尽的力量面前,却依旧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杀死。

    在寒魄极光罩内他们体内的生机会受到抑制,圣体治愈很缓慢,而且原本需要二十剑才能斩杀的人,在寒魄极光罩内只需十剑即可杀死。

    墓羌山、天罗教、苍风古国……他们的上位境圣人接二连三的被席千夜杀死,杀到最后即使三大绝世势力的首领都只剩下深深的绝望。

    “席千夜,苍风古国不会放过你的……你等着……你再也无法在大陆上立足……谁也护不住你……”

    苍风古国的首领竭斯底里的发出一声悲凉不甘心的长啸,声音震动天地,将冰雪世界里的冰雪都震的纷纷碎裂,上位境圣人的力量,有着毁灭山岳的威能。

    然而,他只来得及吼叫一声,啸声尚且没有结束,一道冰冷的剑光就一掠而过,将他一分为二,体内生机瞬间彻底断绝,再也无法重塑圣体。

    苍风古国的首领一死,其他苍风古国的圣人也很快被席千夜杀死。

    最后,天罗教的首领也被席千夜一剑劈死,所谓的上位境圣人榜上的巨枭,在席千夜面前却脆弱到毫无抵抗之力。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