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命夕龙肉身入虚,他在酝酿第四招。

    当然,命夕龙其实是个伪半步玄始境,他虽然可以勉强施展出玄始神通,但明眼人瞬间便可以判断出来,他一招比一招弱,一招比一招吃力。

    毕竟,命夕龙的真元,远远不够。

    轰隆隆!

    这一次耗费的时间有些久,命夕龙脸色惨白。

    他掌心里的裂缝锤,仅仅只有一道空间裂缝。

    没错。

    赵楚已经力竭,他命夕龙也不好受。

    原本是计划一招轰死赵楚,所以命夕龙也没有节约真元,以至于他现在只能支撑一道空间裂缝的轰杀。

    但足够了!

    一道空间裂缝虽然有些力不从心,甚至无法直接轰杀洞虚境,但赵楚仅仅是个力竭的天择境,根本就不堪一击。

    轰隆隆!

    裂缝锤之前有一匹马那么大,如今只有磨盘大小,体积缩小了数倍。

    但空间裂缝在降落的途中,还是发出了尖锐的呼啸之声,极度恐怖。

    眨眼时间,裂缝锤又一次朝着赵楚脑袋落下,距离只有不到一丈!

    ……

    “糟了,这次赵楚真的没办法阻挡了!”

    废墟之上,无数人紧张到心跳停止。

    不光几个圣尊,就是普通人也能看得出,赵楚目前状态很差。

    也不怪赵楚太弱。

    他面对的可是半步玄始境,要知道,圣尊级强者,理论上屠杀洞虚境如屠狗。

    一个天择境,正面硬抗了两招,你还能指望他如何?

    要怪,也只能怪赵楚性格太刚毅,如果他懂得蛰伏隐忍,或许再过百年,才有资格和半步玄始境对抗吧。

    “这可怎么办!”

    纪东元浑身冷汗,楚宗其余人也是浑身发冷,所有人大脑都是一片空白。

    还有些人,则满脸诧异。

    在命夕龙的恐怖轰杀下,赵楚竟然还是那副气定神闲的模样,他脸色虽然有些疲倦的苍白,但那双瞳孔内,却根本没有任何恐惧。

    难不成?

    他还有底牌?

    不,不可能!

    赵楚已经山穷水尽,人们根本想不到他还能拿出什么来。

    ……

    “小贼,你不是很能耐吗?”

    “你的手段层出不穷,继续拿出来啊!”

    狂风之中,命夕龙咬牙切齿。

    他最后悔的事情,就是当初赵楚来夕龙王府退婚,自己为什么没有一掌将其劈死,那样一来,又岂会出现现在的麻烦。

    裂缝锤轰落,沿途荡起凛冽的劲风,赵楚被吹的乱发飞扬。

    他抬起头,平静的笑了笑:

    “如你所愿!”

    下一息,赵楚掌心里,出现在紫金葫芦!

    “嗯?”

    赵楚的笑,令命夕龙满头雾水,甚至有些不祥的预感。

    但电光火石间,裂缝锤的轰杀已经降落,命夕龙也没有时间去想太多。

    啾!

    眼看着漆黑的裂缝,就要轰落在赵楚头上,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尖锐的嘶鸣,划破长空。

    轰隆隆!

    随后,是史无前例的劲风对撞。

    血!

    洒满长空。

    一只巨大的鸟,出现在赵楚头顶上空。

    皎月撕风雀,洞虚境妖皇!

    剧烈的对轰,令虚空都开始颤抖,裂缝锤的打击,不断在撕风雀皇身上撕开血口子。

    但它毕竟是洞虚级的妖皇,一道空间裂缝,还能拼死扛得住。

    终于,天地平静!

    撕风雀皇躺在赵楚身后,浑身上下布满了触目惊心的血痕,它已经负伤。

    但所幸,没有生命危险。

    当然,命夕龙的裂缝锤,再一次化为乌有,而在他面前,赵楚背负着双手,宛如一个看戏的公子哥,瞳孔里毫无畏惧神色。

    “命夕龙,你应该还有三招……继续!”

    一片静寂声中,赵楚平静开口。

    ……

    废墟之上,所有人骇然。

    忘了!

    人们早已经忘记,在赵楚的手中,还有一只洞虚级的妖兽。

    拼着重伤,洞虚境完全可以挡得住一道裂缝打击,当然,两道的话,就需要一些防御神通。

    “该死的东西!”

    命古生狠狠皱着眉。

    他也忘了撕风雀这个玩意,原本施展完极月悲魔阵,这死鸟应该沉睡才对,怎么恢复的这么快。

    “呼,吉人自有天相!”

    其他人狠狠呼出一口气,赵楚又逃过了一劫。

    在应离元宫阵营,所有人眼神狂热的看着撕风雀皇,这是他们朝思暮想的东西。

    “好!”

    纪东元一声怒吼,发泄着自己内心的郁闷。

    “这小子,小小年纪,为什么连妖皇都能镇压,简直是个奇迹!”

    相长风等人面沉似水。

    洞虚境妖皇,一般性格刚毅,骄傲不羁,根本不可能被人族所奴役。

    半步玄始境虽然能将洞虚级妖皇打残,但却很难彻底将其收服。

    ……

    “你真的很令人意外!”

    命夕龙气的喉咙一甜,差点一口鲜血当众喷出来,但在关键时刻,他还是狠狠压制了回去。

    太丢人,简直丢人现眼。

    堂堂半步玄始境,一连轰出去四招,竟然对一个天择境的小鬼束手无策,更令人愤怒的是,这家伙从前至后,就站在你面前,用一种特有的微笑看着你,嘲笑着你。

    奇耻大辱!

    对命夕龙来说,这是史无前例的耻辱。

    “小贼,你等着!”

    命夕龙深吸一口气,他体内的真元其实已经枯竭。

    但没办法,为了斩杀赵楚,他已经在焚烧寿元,虽然杯水车薪,但再施展一次裂缝锤问题不大。

    轰隆隆!

    这一次没有废话,命夕龙在狂怒之下,裂缝锤顷刻间落到了赵楚头顶。

    吼!

    然而,史无前例的震撼,又一次刷新了众人的认知。

    一头狂暴的巨型狮子,轰然咆哮而出!

    举世震撼,绿夜翡狮光是那滔天的气魄,便将十丈内的雨幕都生生蒸发,宛如一尊燃烧着的巨大火炉,明明天空下着雨,却有一种世界被点燃的错觉。

    绿夜翡狮是独行侠,皮糙肉厚,和撕风雀皇完全不是一个等级。

    所以他面对一道空间裂缝,根本就没有太多的畏惧。

    战!

    绿夜翡狮不退反进,直接是一爪子狠狠扑上去,将虚空都撕出了恐怖的了窟窿。

    吼!

    血,飙溅而出。

    绿夜翡狮付出了一条前腿的代价,同时也顺利将命夕龙第五次的裂缝打击彻底摧毁。

    噗!

    这一次,命夕龙被气到痉挛,一口怒血终究是没能压抑住,狠狠喷了出去。

    为什么!

    为什么你还有一头洞虚级妖皇。

    你到底是个什么妖怪?

    不光命夕龙,这一刻所有人都在震惊着,所有人都难以理解。

    又是一头洞虚级的妖皇。

    这家伙难不成也是个妖怪?

    不少人脑海里出现了一个荒谬的念头。

    “不杀此獠,我内心不安!”

    命古生低着头,掌心里满是汗水。

    赵楚层出不穷的手段,已经刷新了人们的认知。

    “厉害啊,老夫敢断言,苍穹乱星海未来一百年,一定是属于乱星候的一百年!”

    问仙子点点头。

    连如此恐怖的雄狮都能收服,赵楚也就和无敌划上等号了。

    ……

    “命夕龙,你还有两招!”

    一片膛目结舌的寂静中,赵楚抬起头,平静的说道。

    在他身后,撕风雀皇也恢复了一些伤势,绿夜翡狮断了肢体,一时间还生长不出来。

    但在两大洞虚级的妖兽镇压下,所有人都难以呼吸。

    “我和你拼了!”

    命夕龙失去了理智,他再次焚烧寿元,汇聚出了一道裂缝锤!

    这一次,他赫然凝聚着两道虚空裂缝。

    然而,两大妖皇一前一后守护着赵楚,再一次挡住了玄始神通的打击。

    当然,现场极度血腥,这两只洞虚级的妖皇,也已经重伤,根本无法动弹,浑身上下,到处都是深可见骨的伤痕,看着都疼。

    毕竟,是被空间裂缝所伤,还能活着,已经是两个妖兽肉身坚韧,如果换做是同等级的人族修士,恐怕已经死了。

    轰!

    赵楚也不鲁莽,他大袖一甩,紫金葫芦又将两只妖兽收回去疗伤,小金刚骂骂咧咧,埋怨赵楚将妖怪当肉盾牌使用。

    恐惧!

    六招结束,命夕龙气喘吁吁,整个人苍老了几十岁,他的瞳孔里,充斥着深深的恐惧。

    只剩下了最后一招。

    而且以他的状态,最后一招也只能轰出一道虚空裂缝。

    怎么办!

    虽然这两只妖兽被收走了,但如果他还有呢?

    假如赵楚还有洞虚级的妖兽,自己的轰杀,将没有任何意义。

    命夕龙简直欲哭无泪。

    为什么命运偏偏对自己如此残忍。

    ……

    这一刻,全场落针可闻。

    谁都没有料到,赵楚以天择境的实力,竟然能令命夕龙的六次玄始神通无功而返。

    他再一次创造了史无前例的奇迹。

    还有最后一招。

    如果赵楚能挡下命夕龙最后一招玄始境的轰杀,他便赢了。

    举世无双!

    只能这样形容赵楚。

    虽然命夕龙是个伪半步玄始境,但没人敢质疑赵楚的恐怖,他是历史上第一个正面对战半步玄始境的天择境。

    咻!

    下一息,命夕龙身躯闪烁,直接入虚。

    人们凝神静气,等待着接下来的最后一击。

    然而!

    一分钟过去,三分钟过去,五分钟过去。

    第七次的轰杀,迟迟没有落得,所有人面面相觑,完全不知道命夕龙要干什么。

    “赵楚,本王就在金銮殿内,你不是很能耐吗?”

    “有种,你来金銮殿,本王和你决一死战!”

    命夕龙一句话落下,全场哗然。

    这个鸡贼的王爷,关键时刻竟然逃回了金銮殿。

    “金銮殿之上,本身就有一道防御,虽然这防御只有洞虚级的强度,但赵楚目前已经力竭,他根本不可能打碎金銮殿。”

    斩北海沉着脸。

    “两败俱伤!”

    “赵楚应该没有妖皇了,命夕龙也不敢出最后一招,他们二人,都山穷水尽,但谁都奈何不得谁!”

    一群圣尊分析了几息,顿时明白了二人的困境。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