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仙侠修真 > 血狱江湖 > 第一百二十三章:设计诱北宫(2)
    林屹现在就当左朝阳还活着。

    林屹在信中威胁陆相爷,也是无奈之举。

    他不能让陆相爷将左朝阳杀害了。

    陆相爷从不涉及江湖之事,而且陆相爷也有自己的秘密。林屹想,如果他是陆相爷定会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免得因小失大节外生枝坏了自己的事。

    所以陆相爷见到这份信也得好好惦量一番,不会贸然杀了左朝阳。

    毕竟他林屹也不是吃素的。

    从他出道至今,已是杀人无数了。

    连最恐怖的令狐藏魂都被他杀了。

    所以任何想与他结怨的人,都得好好想想。

    萧怜琴走后林屹对二女道:“你们也不要太焦急了。朝阳八成是被擒了。希望这份信能让陆相爷有所顾忌。先保住朝阳性命再说。”

    呼延钰儿听了这话心里稍安,她道:“那我们怎么才能把朝阳救出来?”

    林屹想了想道:“想把朝阳救出来,除非和陆相做交易。但是我们现在手上又没有做交易的筹码。我们先等怜琴消息。如果朝阳未死,我一定想办法救他出来。”

    然后林屹想到了皇上,当初皇上对他还颇为欣赏。如果他未杀李天狼,此事求皇上就可解决。现在他杀了李天狼,坏了皇上合谈大计。西域大军也发起进攻了,估计皇上现在恨不得剐了他呢。

    所以想救出左朝阳,真是难。

    林屹三人在屋中忐忑等待着。

    过了半个多时辰,萧怜琴回来。

    萧怜琴一副兴奋模样。

    萧怜琴对三人道:“我亲自去送信了。我还打听了朝阳现在状况。陆相爷命人捎话给我,朝阳很好。他会善待朝阳的。陆相爷还说,他等着与南境王会面。”

    左朝阳还活着,林屹三人都如释重负吁了口气。

    林屹道:“陆相爷未贸然杀朝阳,就是不让事情无回旋余地。他现在手上有朝阳这个筹码,到时候与我会面又能占据主动,这样事事就都在他掌握中。处事真是缜密老道。难怪四十来岁就当上一朝之相,太不简单了。”

    萧怜琴也感慨道:“而且位高权重,这样的人,不到万不得已真是不能招惹。”

    林屹道:“所以,我们尽量将此事妥善解决了。只是我现在重伤难动,再从晋州调人也来不及了。现在只能靠你们了。”

    林屹这次带左朝阳来京,就是左朝阳武功高强。

    没想到武功最好的左朝阳一时冒失被抓了,现在一切只能指望萧怜琴、苏锦儿和呼延钰儿这三个女子了。

    幸好,萧怜琴千变万化!

    萧怜琴三人此刻也感觉肩上担子重了。

    的确,现在林屹就指望她们了。

    萧怜琴道:“我们三人定全力而为!”

    苏锦儿道:“你说我们做!”

    呼延钰儿也道:“只要救出朝阳,医好哥哥,就是让我死我也愿意!”

    林屹道:“这样,既然朝阳现在性命暂且无忧,你们也去歇着。都把精神养足了。让我好好想想。”

    萧怜琴和呼延钰儿就先去休息。

    二人走后,林屹再无睡意了。

    他一直冥思苦想到天亮。

    现在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北宫无羊。挟制北宫羊换左朝阳。不然陆相爷根本不会轻易放左朝阳的。

    晌午时份,萧怜琴的人终于传来了好消息。

    严将军回来了。

    林屹大喜。

    真是天助他。

    计划早就想好,事不宜迟,林屹让三人按计行事。

    半个时辰后,一个人戴着斗笠的神秘人去严府求见严将军。

    严将军本来才外出办事而归一身疲惫不想见客,但是家仆将神秘人的信递给他。严将军看了信面色突变。原来信中说,严将军一对儿女在神秘人手中。

    严将军赶紧命人去看他一对儿女。很快家仆报他,小少爷和小姐先前还在府中花园玩耍,现在却不见了。夫人正急的四处找呢。

    严将军顿时心惊肉跳,他赶紧请那神秘人进来。

    神秘人被请入客厅。

    神秘人一直将斗笠压的很低,遮挡着面部。

    神秘人进了客厅,严将军让家仆下去。

    客厅里只剩下二人,严将军再控制不住情绪,他朝神秘人叫道:“你到底是谁?!我的一对儿女现在又在何处!你可知道我是……”

    严将军声音戛然而止。

    因为那神秘人将斗笠摘下了,赫然是林屹面孔。

    当然,林屹是萧怜琴所扮。

    严将军认出林屹就是前些日子他在黄金殿撞到的那名武功可怕的高手。

    严将军顿时嘴张了张,也不敢再怒声而语了。

    他知道林屹现在想杀他,就如踩死一只蚂蚁般容易。就是杀了所有人,也是轻而易举的事。

    萧怜琴笑道:“将军,可还认得我?”

    严将军道:“当然认得。”

    萧怜琴道:“那天在黄金殿多有得罪了。打搅了将军挖宝。”

    林屹武功可怕,而且严将军一双儿女也在他手上,严将军也不敢造次。

    严将军道:“误会误会。那日大侠饶了我,我一直感激不尽。大侠,希望你不要伤害我一对儿女。”

    萧怜琴一脸笑意。

    “将军你放心吧。我不会伤害你儿女。我的人正带着他们玩耍呢。”说到这里萧怜琴话锋一转道:“实不相瞒,我这次拜访将军是有事相求。”

    严将军顿时明白这神秘人用意了。

    这是用孩子胁迫他啊。

    严将军道:“大侠请讲。”

    萧怜琴道:“我知道相爷现在命你助北宫无羊。你放心,我还是那句话,相爷的事我不感兴趣。就算你告诉我,我也不听。我不会自招灾祸的。但是我要见北宫先生。因为我兄弟得了重病。现在生命垂危。别的大夫束手无策,只有北宫先生能救他一命了。”

    严将军道:“大侠所言是真的吗?”

    萧怜琴看着严将军眼睛正色道:“将军,当初在黄金殿我本可以杀你,但是我信守承诺放了你。你还信不过我吗?我绝无不轨企图。只要你配合,不会有任何人受到伤害。一切都会圆满解决。如果你不配合,那就会死很多人了。望将军三思。”

    严将军暗忖,当初在黄金殿这神秘人饶了自己,的确是一个信守承诺的人。

    严将军权衡一番道:“好。我答应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