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乐虎国际国际官网乐虎国际国际 > 一战惊九霄 > 第三百三十九章 重走(二)
﹄新八一中文网—www.X81Zw.cOM﹃ 值得收藏的网络小說阅读网

    路人的话让余生斗篷下的脸庞一僵,慑人的怒气吓的路人呼吸困难。

    “你..你怎么了?”路人感受到余生身上散发的冰冷气息,有些惊怕。

    余生强忍愤怒,收起冰冷的气息,然后问道:“你可知如今余家众人身处何处?”

    路人萌生了逃离念头,匆匆道:“这我不知道,不过每隔一段时间余家的人都会来楚阳城进行贸易,算算日子,今天应该是余家众人楚阳城交易的日子。”

    余生:“在哪?”

    路人挠挠头,指着楚阳城中心区域,道:“就在那边,之前陈家主好像带着人过去了,十分不善。”

    “嗯?陈鼎天过去了?”余生一惊,随即点点头便离开了原地,直奔楚阳城中心区域。

    看着匆匆消失的余生,路人一脸的不解,这人一口益州口音,明显不是楚阳城的人,为何对余家的事情这么上心?奇了怪了。

    路人倒也没多想,自己的妻儿还在家等着自己呢,也是神色匆匆的消失在原地。

    楚阳城街头,许多叫卖的小贩都看到一个黑影穿行在街道中,这黑影行色匆匆,似乎很焦急,看不清脸,不知从何而来,谁也没放心上,只觉得是某个路过的外地人。

    楚阳城中心,族长余宏带着余江为首的几人贩卖商物,四周围满了人,这些人大多是来看昔日族长如何落魄的,真情实意购买商品的却寥寥无几。

    自从余家没落之后,几乎所有人都远离了这位族长,现在还留在余宏身边的人无一不是对他忠心耿耿的追随者。

    再看贩卖者,余宏和余江一行人都消瘦了不少,大家都黑黝黑黝的,看得出来这段时间受了不少苦,此刻一行人如临大敌,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众人,沉默不语,也没有叫卖声音。

    作为昔日族长,尊严这个问题自然不用多说,这样抛头露面的在大街上叫卖,无异于一个女人走入青楼一般难受。

    “你们倒是叫卖啊!”

    “对啊,不叫卖我们如何知道你们卖的是什么?”

    “就是,余族长你都已经走到这步田地了,还是放下尊严好好叫卖一番吧,说不定我们还会大发慈悲随便买一些呢。”

    “哈哈哈...”

    围观的众人见一行人迟迟不肯叫卖,有几个好事之人便开始冷嘲热讽,余宏的脸色越发的难看。

    见族长为难,余江强凑笑脸站了出来,然后叫卖道:“各位稍安勿躁,族长这几日喉咙发难,不宜高声大呼,就由我来叫卖吧。”

    “各位走过路过的都来看一看,上好的佩剑,猎刀,还有各类剑穗,小伙子们可以送给心仪的姑娘,来咯,都来看看...”余江叫卖十分熟练,想必这样的场面应该经历不少了。

    抱着嘲弄的看客只觉得可笑,一年以前这个人还是那高高在上的余家长老,仗拥自己儿子天才差点和贺家联姻,没想到这么短的时间便沦落到这副模样,真是风水轮流转。

    “哎~余江啊余江,若是你那败家儿子没有杀陈信的话,你们又如何会落到这般地步?要怪就怪你那败家儿子吧,是他害得余府家破人亡的。”人群中不乏一些小势力的家主,也算是余家以前的竞争对手,此刻见势便开口嘲弄。

    这一年期间,什么苦什么委屈余江都能忍,唯独听到别人说自己儿子的不是不能忍,特别是听到别人说是余生还得余家改头换面这件事情,简直就是在戳余江的心。

    “你少给我胡说八道!明明就是那陈信无法无天,死有余辜!陈鼎天与我余家那对败类父子联合搞垮了余家,他们现在风光,我保证等我儿余生归来,定要他父子俩付出代价!”余江指着对方,怒斥道。

    余宏一众人同样面沉如水,说实话,时至今日余宏其实有些后悔当初送走余生的举动,现在他们的信息来源被陈家切断,根本不知道余生在外面是死是活,在好几个夜不能寐的深夜,余宏都在想若是当初将余生交给陈鼎天,是不是今天便不会这么落魄,余家也不会消散。

    “余江!饭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就在人群准备看戏之时,人群外传来另一道声音,众人一看,竟是与余犷父子!身后还带着数个随从。

    见余犷父子出现,人群主动让路,让两人来到场内。

    “余江,你有何证据证明我父子二人与陈家联合?你若是再敢乱开黄腔,别怪我父子二人不念昔日同檐之情将你们赶出楚阳城!”余犷父亲趾高气扬,不可一世,他们的靠山可是陈鼎天!

    余犷见状,也是攻击道:“陈信少爷是余生杀的没错吧?杀人就要偿命!余生就该死!你们竟敢把他送到外面?真是胆大包天!”

    相比余宏一众人的消瘦,余犷父子明显胖了不少,看样子这一年过得很是滋润。

    “你血口喷人!”余江指着对方骂道。

    一直沉默的族长余宏此刻再也忍不住,站了起来道:“两个余家败类!卖主求荣的狗东西!赶紧给我滚!”

    余宏这句话显然刺痛了余犷父子,他俩虽然过得滋润,可在老百姓心中的口碑可不怎么样,谁都知道这两人原本是余家的人,如今余家被一网打尽,只有这两人安然无事,傻子都能猜到他们干了什么见不得人的事。

    “竟敢骂老子?我看你是找死!”余犷父亲老脸横肉抖动,说不出的凶狠,大手一挥,命令身后众人:“把他们的摊子给我掀了!”

    “是!”

    数个随从立马上前准备掀摊子,余江带着寥寥三人无力抵挡,说起来几人已经好几天没进食了,陈家做得很绝,不让他们有任何的收入来源,就现在这批刀剑都还是费尽心力才得来的,此刻在极端的饥饿下,修为几乎没有什么作用,根本挡不住身强力壮的几人。

    “放肆!”余宏和余江心急如焚,若是这批货物被损坏或者抢了去,他们可能真的会饿死在街头了,两位四五十的倔强中年不顾身份冲上去阻止。

    “滚开!”

    余犷见状,不忘痛打落水狗,上前对着昔日必须行礼的长辈两拳轰出,把余宏和余江直接轰飞,把身后的摊子撞的一塌糊涂,兵器散乱了一地。

    一年时间,余犷的修为也从拓体来到战修一重,已经是楚阳城毛列前茅的年轻子弟。

{老铁请记住  m.x81Zw.coM  新八一中文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