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03】张大佬
    就文啸雨还有点抵抗能力,但是他对面四五个人,他能抵抗,也打不过了,更别提这点小混混都很生猛了,四五个人拳打脚踢,酒瓶子不停的往上招呼,文啸雨已经够抗打的了,但是这一瞬间的功夫,脑袋上面又挨了两瓶子,他满脸的鲜血,也倒在了地上。

    周围一片惊呼,一个小混混看着地上躺着的文啸雨,一脸愤怒,顺手就掏出来匕首,二话不说,照着地上的文啸雨就招呼过去了,就在这万分紧急的关头,不知道是从哪儿飞过来了一个酒杯“咔嚓!”的就是一声,酒杯刚好就砸中了这个小混混的脑袋。

    这个小混混倒在地上,酒杯也碎裂了,一地的玻璃碎片,文啸雨躺在地上,满脸的血迹,看见这个小混混倒地了,他几乎是下意识的一咬牙,一个翻身,从地上攥住了一个玻璃杯的碎片,另一只手就耗住了这个小混混的脖颈,往边上一耗,自己起身,玻璃片就卡在了这个小混混的脖颈处“都他妈的给我住手!!”

    文啸雨一声怒吼,满脸的血迹,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

    周围郑成龙一群人还在挨打,丁玲桄榔的酒瓶子的声音,文啸雨这一声大吼之后,所有人都停下来了。

    大家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满脸鲜血的文啸雨的身上。

    再最外面,叼着烟,手上拿着匕首的这个光头男子,明显的是这群人的头头,他看着这边的文啸雨,嘴角挂着一丝嘲讽,往前走了一步。

    文啸雨嘴角闪过了一丝凶残,用力一划,这个小混混的脖颈处鲜血就流出来了,连着文啸雨自己的手都划破了。

    他明显的楞了一下,没想到这小兔崽子真敢下手,也没敢再往前走。

    文啸雨手上的鲜血还在往下流,他勒着的这个小混混,身体再颤抖,这是真的害怕了。

    郑成龙一行人倒在地上,一时之间,起都起不来了,文啸雨看着周围的人

    “报警啊!看什么看!报警!!”文啸雨从边上撕心裂肺的大吼了起来。

    很快,外面警车的声音响起,这几个站着的小混混,互相看了一眼,他们没有任何的慌乱。

    带头的光头把自己手上的匕首收起来,外套一套,不急不忙的转身就走。

    他前脚走,后面的这些人也全都分散开,钻进了酒吧混乱的人群当中。

    看着他们离开,文啸雨这才长出了一口气,把自己手上的玻璃碎片扔到了地上,被文啸雨控制的这个小混混,吓的屁滚尿流的,从地上趴起,转身就跑。

    周围围观人群很多,这个时候不少酒吧的保安和工作人员也都过来了,把文啸雨他们都给扶起来,乱糟糟的,文啸雨坐在沙发上,低着头。

    晴晴她们也跑回来了“啸雨!啸雨!怎么样了你!”

    文啸雨摇了摇头,从边上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大口大口抽烟,鲜血顺着他的脸上就往下流,大家的目光都在文啸雨的身上,显然,刚刚文啸雨震撼住了那群小混混。

    人群中罗浩的身影,早都已经不知所踪…….

    太阳缓缓的升起,文啸雨家的豪华别墅内,文啸雨脑袋上和手上都缠绕着绷带,包裹的像是半个木乃伊,边上的郑成龙鼻青脸肿,几乎被打成了猪头。

    两个人站在房间角落,他们的对面坐着两个愤怒的中年男子,正是文父和郑老爷子。

    这几个人都是彻夜未眠!

    “别生气了,先吃点东西吧。”

    文母手上拿着文啸雨最爱吃的油条豆腐脑,放在了自己老公面前。

    “亲家,来来,吃点早餐,啸雨,成龙,你们两个也别站着了,先来吃点东西!”

    “吃个屁!”

    文父突然之间就怒了,猛的伸手一呼啦,直接就把桌子上面所有的早餐都给呼啦到了地上,气喘吁吁的。

    “文啸雨,你挺有本事啊你,一天两趟派出所,早晚各一趟,你上下班打卡呢?成天游手好闲,让你上学学习知识不学,让你去公司积累工作经验不去,就他妈的知道打拳,打拳,你能打出来个卵子,能养活了你自己?这么大岁数了,还啃老,丢人吗?”

    文父暴怒,已经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开始飚脏话了。

    “从上学开始就天天给我惹事,成天和人打架,不是打了别人就是被人打了,那会小,不懂事,现在你都多大了?你丢人不丢人?知道不知道我身边的朋友都怎么看你!兔崽子,我他妈打死你!我的老脸都给你丢完了!”

    文父越说火儿越大,说着说着,从边上就抄起来了一把高尔夫球杆,这是真的要照着文啸雨招呼啊。

    文母这一下就着急了,过来就拉住了他的手腕,一脸的心疼。

    “孩子都已经这样了,别打了!能解决什么问题?”

    “你一边去,全都是你惯得,如果不是你这么放纵他,他能成现在这个样子吗,败家子!没用的废物!废物!”文父愤怒的大吼了起来,气的浑身颤抖“我再他这么大的时候,早都自己打工养活自己了!你再看看他!”

    文父看起来就是那种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挺凶的,脾气不好,郑老爷子刚好相反,带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给人一种很稳重的感觉,他起身也抓住了文父的手腕。

    “老文,你行了,小时候那会天天打,也没用,现在都二十多岁的大小伙子了,你也没有必要那么斤斤计较了,打能解决问题吗?我知道你生气,但是生气有用吗,你得学会调节自己的情绪,这么多年了,你还是这样,做事情不能太冲动太极端,知道吗?”

    郑老爷子开始劝文父“再说,啸雨也不是故意的,你当着我的面儿,这么打我干儿子,我也不能看着啊,你也知道,这个事情也不关他的事情,成龙都承认了,是他把事情挑起来的,文啸雨够让你省心了,你还说他败家子。”

    “这要是和我儿子比一比,你说吧,那郑成龙还有的看吗?我现在都后悔给他取名叫郑成龙了,他就应该叫郑成虫!”

    郑老爷子说着说着,也不知道想到什么了,当即也急眼了,转头照着郑成龙,毫无预兆的就是一个嘴巴“啪!”的就是一声,一瞬间斯文不在,直接爆发,郑成龙这一脸的懵逼与委屈。

    “你一天天的除了会花钱还会干什么!你上学那几年那叫上学吗,那是去嘚瑟,去猎艳去了吧,成天不务正业,今天找这个女的,明天找那个女的,你他妈的当老子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就算是大风刮来的,也得弯腰低头捡吧?”

    “你还知道你自己几斤几两重吗?怎么着,人家叫你声郑公子,你就真的把自己当公子了?你活了这么大,自己动手赚过一分钱吗?天天啃老不嫌丢人吗?”

    郑老爷子说完抬手照着郑成龙又是一个嘴巴“废物!败家子!成天给我惹事!我的老脸都给你丢完了!你知道不知道!你现在已经是结婚的人,有家室的人了!你这样对得起你媳妇吗”

    他越打越不解气,从边上抄起来了文父刚刚放下的高尔夫球杆,这是要招呼自己儿子了,本来文父就够火儿大的了,现在一看郑老爷子这么斯文的人,都给气急眼了,尤其是郑成龙,看着自己那求助的眼神,这一下,他也不火儿了,过去就抓住了郑老爷子。

    “郑哥,郑哥,别动手啊!有话好好说,你看看成龙都啥样了,还打,别打了!打没用啊!”房间里面乱糟糟的,郑成龙一脸的憋屈,边上的文啸雨也不吭声。

    “都别生气了,先出去,都出去冷静冷静,冷静冷静再说!”

    文母一边说,一边把两个老爷子都给推了出去,再门口的时候,她像是变戏法一样,又从边上拿出来了两份早餐,摆放在了门口的桌子上面,随手她把大门给关上了。

    房间里面终于就剩下了这哥俩,文啸雨看着门口的早餐,一晚上了,也是饿了,连忙就冲了过去,和郑成龙两个人开始大口大口的吃饭。

    “啸雨,根据我的估算,这次咱们白挨了。”

    文啸雨眉头一皱“啥意思?”

    “昨天你再医院包扎伤口,我们再所里的时候,我爸和所长的交谈,我听见了一部分,打咱们的那些人,跟老张家有关系,现在那些人都跑路了,想要追,那可不好追了,都是惯犯。”

    对于老张家,文啸雨和郑成龙两个人也是心知肚明。

    张家是Z市餐饮娱乐行业的巨擘,旗下的高档娱乐场所独占一半以上的市场,同时还涉足房地产,是整个Z市实力最雄厚的集团,也是Z市的老牌霸主,家族式企业。

    张家实际掌权人,叫张大佬,性格张扬,江湖气息很重,和道上很多人来往密切,关于他的传说,很多很多。

    文啸雨的文家,郑成龙的郑家,都是属于Z市的新起之秀,文啸雨和郑成龙的父亲当初是同班同学,上学的时候关系就很好,后来各自下海创业,走的路线不一样,但都在各自的领域,取得了不小的成就。

    郑家的主要产业也是娱乐和房地产,所以与张家是直接的竞争对手关系,不和睦了也不是一天两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