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14】张家的家规
    文父听见郑老爷子这么说,从边上楞了一下“你要做什么?警方会处理这个事情的。”

    郑老爷子当即就火了“张大佬他妈的疯了,这个狗日的,啸雨还是一个孩子,一个孩子,他们三番五次的对着一个孩子下手做什么,我还真的就不信这个邪了!欺负人还没够了吗!泥人也有三分气!安着,啸雨。”

    郑老爷子也是一脸的心痛关爱,毕竟文啸雨也是他从小看到大的孩子,随即他转身就离开了。

    文父这一下觉得有些不对劲儿了,他赶忙从边上也追了出去“老郑,老郑!”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一辆保时捷卡宴再公路上面行驶,车上面四个人,两男两女,说说笑笑的,这几个人刚刚看完了电影,正要回家呢,两个男子长的都挺帅气的,高大英俊,但是边上的两个姑娘,眉宇之中有一些相似,但是长的确实是不怎么样,就算是抹了那么厚的粉底,那么浓的妆,居然也有些惨目忍睹,和这两个男子,真的是形成了鲜明的反差。

    反而这两个男子,再车上面还是喜笑颜开的,看起来心情还是相当的不错。

    马路上面人烟稀少,就在他们等红灯的时候,这个时候,就在他们的车子后面“咣!”的就是一声,一辆金杯车追尾了,同一时间,侧面一辆没有牌照的SUV也出现了,直接就横在了他们的车子前面,把他们的车子都给堵死了。

    车上面的四个人还在说说笑笑呢,听见后面的追尾,当即都怒了,但是他们还没有下车呢,就看见了前面的这辆SUV,堵住了自己的去路,他们都没敢下车。

    SUV里面就有一个司机,头发不长,带着金链子,嘴上叼着一支烟,很扎眼,他堵着路,也没有下车。

    一瞬间的功夫,就在后面的金杯车上面,窜下来了十来个带着头套的大老爷们,手上拿着稿把,高尔夫球棍,围在了保时捷的边上,照着这边的保时捷就开始疯狂的打砸,丁玲桄榔的,一瞬间,所有的玻璃都给砸碎了,车里面的两个女子还有两个老爷们这一下都害怕了。

    尤其是两个女子,在车内疯狂的大吼了起来,这一顿疯狂的打砸,一瞬间就把保时捷都给砸的面目全非,车门也被他们一把就给拉开了,这两个男子被他们很粗暴的从车上面直接就被拽下来,一群人围上去拳打脚踢,这一顿招呼的也是结结实实的!

    两个女子在车上也不敢下车,都给吓哭了,六神无主的样子,这一群人给这两个男子一顿胖揍之后,很快就回到了边上的金杯车上,SUV的司机开车离开,金杯车的司机也跟着驾驶逃窜了,前前后后,都不超过三分钟的时间……..

    张大佬的豪宅,不是那种普通的别墅,是一座庄园,坐落在Z市交通最便捷的区域,庄园内部是一座规模宏大的四合院,完全按照古代大户人家建造的,四合院外面的大院子,可以打高尔夫球,还有篮球场,庄园安保措施十分的严格,Z市的人都跟这里叫大佬府。

    大佬府中有一个房间,是任何人都不能随随便便进入的, 这个房间的名字就叫三義厅。

    三義厅正中央的位置,供奉着一座半米高的关公金像,雕刻的十分精美,栩栩如生!周围两侧,一左一右各一个话事凳,就是家族掌权人坐的位置。

    三義厅刚一进门的的两侧,一侧有五个凳子,连着整个房间的所有建筑材料,都是清一色的红木打造,装修的金碧辉煌,贵气十足,房间里面现在也是坐满了人。

    其中几个人眉宇之间与张大佬还有几分相似,这几个人,都是张大佬的亲生兄弟,他们哥五个,都在这里了,剩下的,也都是张氏集团的骨干成员。

    张大佬站在关公像面前,弯腰鞠躬,给关二爷上香之后,坐在了话事凳上。

    张大佬入座之后,外面进来了一个男子,正是黑狗,他的脸色有些难看,房间里面的气氛也有些压抑,黑狗额头的汗水,缓缓的滑落,就在这个时候,张大佬从边上开口了。

    “黑狗,白天让你吓唬吓唬文啸雨那个小兔崽子,那个事情你做的不错,这小子的车的事情,我知道了,这是奖励你的。”张大佬从边上拿出来了几摞钱,边上的一个马仔端着一个盘子,张大佬顺势就把这几摞钱,放到了盘子上面,这个马仔端到了黑狗的面前。

    黑狗看见钱的时候,当下没有接,一点点喜悦的表情没有不说,反而脸上的汗水也是越来越多,张大佬从边上伸手示意了一下“拿着吧,接下来你肯定还要躲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张大佬带兄弟,向来是赏罚分明的,这个事情你做得好,这就是奖励。”

    黑狗犹豫了一下,还是把手上的钱给拿起来了,他拿起来钱的时候,身体依旧在颤抖,时不时的抬头看一眼张大佬,整个人都显得很害怕的样子。

    张大佬这个时候拿出来烟,边上的马仔很懂事的就给他点着了“好了,该赏给你的,赏给你了,那咱们接下来聊聊别的,当初你们再酒吧,殴打文家郑家公子的时候,你是怎么给我解释的。”

    黑狗“我,我!”了两声之后,张大佬突然之间一声大吼“说!你怎么给我解释的!”

    “这么大火儿干啥,有啥不能好好说啊?”坐在侧面的张家老二开口了。

    “你别说话!”张大佬打断了自家老二的话,怒气冲冲的盯着黑狗“说!”

    黑狗整个人都是一激灵,从边上连忙开口“那会我们确实是去追债了,那小子太可恶了,而且再酒吧的时候,是那个郑公子先骂人,我们当初动手的时候,也是真的不知道是文家和郑家的公子,那里光线不好,也没想到后面的事情会搞到那么大,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

    “好,到此为止!”张大佬微微一笑“那个事情你给我解释之后,我是怎么给你说的?”

    张大佬阴狠的笑了起来,他这一笑,黑狗更是有些害怕了,手上的钱当即就掉再了地上,他也不敢捡了“您,您,您说,让我不要随便去招惹这两个人,这两个人的家族都有些势力,而且和您都不对付,如果真的闹出来什么事情,不好解决,说要找机会,好好收拾他们,还说让我找地方躲一段时间,您去帮我去善后。”

    “嗯,说的没错,基本上就是这个意思,然后呢?”张大佬随即又问了一句。

    黑狗这一下,直接就跪在了地上“大哥,大哥,我错了,我真的知道错了,我那会,我那会就是一时冲动,冲动啊!我给文啸雨的刹车做了手脚之后,我就应该走的,可是我控制不住,我想看看他会出什么事情,撞到什么地步,但是没想到这小子看见我了,他看见我不要紧,居然还胆大包天的过来追我,那天的时候,我两个兄弟也被这小子给打伤了,他的拳头很硬,我一时没有控制住,就,就,就教训了他一顿,大哥,我错了。”

    “告诉没告诉过你,完事之后赶紧走,别再现场停留,容易被发现!而且那个时间段不会撞出什么事,就是为了吓唬吓唬他,吓唬吓唬文父,让他们自己去想,告诉你了吗?”

    黑狗使劲的点了点头。

    张大佬继续说道“那你为什么非要留在现场?你是觉得你很厉害,会隐身,会易容,还是觉得警察找不到你?”

    黑狗跪在地上,一个劲儿的道歉,有些语无伦次了。

    “告诉没告诉你,现在我们张家马上要面临的就是城区改造计划的竞标,这种节骨眼上我们公司不能有任何负面新闻爆出,对公司影响很不好,很多市委领导都看着呢,而且Z市是个人也都知道你黑狗是我的人,我让你注意你自己的行为。”

    黑狗看着都快哭了,使劲的点头“说了,都说了!”

    “这是我第一次告诉你吗?”

    黑狗连忙摇头。

    张大佬深呼吸了一口气“我说过,我这里,赏罚分明,我也年轻过,我年轻的时候也总是冲动,但是,人早晚是要为自己的冲动买单的。”

    张大佬说完之后,冲着黑狗示意了一下,黑狗浑身颤抖,犹豫了一下,还是跪着趴到了张大佬的面前,张大佬从边上拿起来瓶起子,顺手就打开了一瓶啤酒“别怕,来,压压惊。”

    黑狗浑身上下都已经被汗水湿透了,他看着对面的张大佬,自己颤抖着身体拿起来了啤酒瓶子,接着“咕咚,咕咚,咕咚,咕咚”的就给喝了起来,一口气就把啤酒给干了。

    张大佬从边上抓起来了黑狗的手,嘴角挂着笑容,黑狗一脸的绝望,满脸的恐惧。

    “喂,老大,差不多就行了,他都知道错了!”张家老二又开口求情了。

    “他不是第一次了,上一次是怎么惹到火刀那群亡命徒的,是不是也是他?”

    “那次不也是因为我的事情吗?”

    “你管好你的人,在管好你自己,你他妈的不是无敌的。”

    “张大佬!”张家老二有些愤怒了。

    但是张大佬根本没有理会他,拿着瓶起子,套进了黑狗的一根手指上,一用力“咯吱!”的就是一声,黑狗“啊!”的就是一声惨叫,张大佬把瓶起子拔出来,套到了黑狗的第二个手指上面,又是用力一掰,黑狗的惨叫声不绝于耳,张大佬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一下连着一下。

    五个手指,给黑狗这一下全都掰断了,黑狗趴在地上,像是一条死狗一样,痛苦的表情,捂着自己的手指,张大佬,这个时候从边上站了起来,看着房间里面的人。

    “都给我记好了,回去以后,也都跟你们手上的人说清楚了!现在是法治社会,和之前不一样了,我们做任何事情,都要在法律的允许范围内做,公司有法律顾问,不明白的就去咨询,现在是关键时期,这个城区改造计划,我张大佬,势在必得,谁敢在这个时候,给我出乱子,给我惹麻烦,谁就给我承担责任,谁有什么怨,有什么气,这个项目拍板之后,再慢慢算!我张大佬这么多年,向来是赏罚分明,谁都别怨我,大家都是兄弟,我是带着大家一起发财的,不是带着你们再法律边缘徘徊的,我们要和钱打交道,除非必要时刻,避免和警察打交道,听见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