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19】江林瑶
    “废话什么,妈的,抑郁了这么多天了,也该好了,看看给你妈愁的,你他妈的还是不是个人,有没有点良心,知道不知道你妈现在有多担心你啊!”

    “那我也没办法啊,如果我不这样做的话,他们肯定还得切断我的所有财路,还得各种各样的责骂我,抱怨我,我是没办法啊,我只能这样啊,我只有这样了,我才能躲过这一劫啊,狗日的,都是那个晴晴害的,啸雨,你们怎么到现在还找不到她啊,她还能失踪啊,你不是说过吗,她和你媳妇认识,你问问你媳妇,让你媳妇把她约出来啊。”

    “约出来能干啥,你还能杀了她是怎么滴啊?”文啸雨跟着开口“行了,那事情也不怪人家”

    “不是,我说文啸雨,你到底是和谁一伙儿的,我被那个*坑成这个样子了,你现在还帮着他说话?你还是不是兄弟了你!我和你说,我和她没完,知道吗, 一辈子都没完,这次的事情害的老子名誉扫地,我他妈的和她不死不休了!”

    “你那名誉再Z市还有下降的空间么,先去和妈说话,妈现在整个人都颓废了不少,这个事情都过去了,她也不会追责你了,别过分。”

    郑成龙摸了摸自己的脑袋“行,没问题,但是晴晴我不会放过她的。”

    “少废话,我和你说,我要求婚了,你把你的那些朋友,多拉出来一些,然后咱们包个酒吧。”

    “我操,文啸雨,你是不是疯了,我之前怎么和你说的,一定不要这么早结婚,而且!”

    “你别管我的事情,管好你自己,让你给我找人你就给我找人就完事了,你平时那么混,这么多狐朋狗友的,我就和你关系熟悉,和别人也都不太熟不好弄,我自己策划一个求婚的过程,你帮我蹿人,听见没有!”文啸雨说完一抬手。

    郑成龙也抬手,和文啸雨两个人击掌,嘴角挂着那抹熟悉的贱笑。

    正说着呢,房间外面有人敲门,文啸雨打开房间门。

    一个短发女子,闭月羞花,楚楚动人,一双大眼睛,炯炯有神,看见文啸雨的时候,她宛然一笑,犹如天仙“啸雨,什么时候来的,也不说一声。”

    女子是江林瑶,正是郑成龙的老婆。

    “嫂子,我是过来看看我哥来,开导开导他,我哥这段时间挺压抑的。”

    其实说实话,江林瑶绝对是标准的大美人,模特儿出身,郑成龙搞的所有女人当中,没有一个比江林瑶漂亮的,当然了,晴晴不算,因为郑成龙没有搞了晴晴,却让晴晴搞了他一顿。

    郑成龙和文啸雨状态还挺好呢,看见江林瑶进来了,一脸的嫌弃,脸色当即也拉下来了“回来的时候不知道提前说一声吗?”

    “我回我自己家,还要和你打个招呼吗?也是,如果不和你打个招呼的话,那到时候再碰见什么事情,那就尴尬了。”江林瑶话里带话,特别的不友好,充满了讽刺鄙视,显然,郑成龙的事情,她也是心知肚明的,而且这么长时间,郑成龙遭受这么多非议,她是郑成龙的妻子,还是一个女人,更是被很多人议论纷纷,她心里面不舒服,也是正常的。

    郑成龙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整个人都不知道为什么,当即就愤怒了,从边上伸手一指江林瑶“你他妈的说什么呢?说什么呢?你再给我说一句!”

    郑成龙直接叫骂了起来,显得十分的愤怒,也就是房间的隔音效果比较好,否则的话,估计楼下也早都听见了。

    “干什么,又这么骂我?想要再你弟弟面前, 展现一下你多么威风吗?嗯?你很行?”

    “江林瑶,你他妈的再说一句!”郑成龙从边上抄起来了一个枕头,照着江林瑶就甩过去了,文啸雨都好奇为什么郑成龙到了江林瑶这边, 就这么大的愤怒了。

    江林瑶躲都没有躲,枕头砸到了江林瑶的身体上,郑成龙一下就蹿到了江林瑶的身边,过去就抓住了她的脖颈,她这一抓住江林瑶的脖颈,就把自己的手伸出来了。

    他刚伸出来手,文啸雨一耗他的手腕,用力一拧,使劲往后一推,直接就把郑成龙推了一个跟头“你疯了你,吃了*包了,这么大的火气?”

    “这怪我吗?”坐在地上的郑成龙开口就骂“你没有听见她进来的时候和我说话是什么态度吗?我他妈的对她这么好,对她这么一心一意,她总是话里带刺的讽刺我!误解我!”

    “她就算是误会你了,你和他好好解释不就行了!”文啸雨到底心里面还是向着自己兄弟的,但是一码事是一码事,肯定不能看着郑成龙动手打江林瑶啊。

    “我和她解释什么,我一心一意的为了这个家,一心一意的为了她,她却到了现在还不相信我,总觉得我从外面乱搞,我问你,啸雨,咱们这么长时间了,就算是应酬也好,如何也好,我最多是做做表面功夫,是不是?我什么时候真的做过对不起她的事情!”

    文啸雨一听,连忙点头,转头瞅着江林瑶“嫂子,这一点我真的可以帮他证明的,他真没瞎搞过,现在确实也是遇见点烦心事,很郁闷,他心情不好,嫂子,你理解一下,但是他动手肯定是不对的。”

    “你帮他做了多少年证了,没做够吗?真当我是傻子吗?”江林瑶冷笑了一声“至于你哥,他愿意动手就让他动手吧,反正他也动了不是一次两次了,没事的。”

    “江林瑶你乱说什么,你怎么现在越来越恶心了?我问你,我什么时候动手打过你。”

    江林瑶冷笑了一声,随即自己转身就进了里面的卧室。

    他们的房间是一个套房,外面是小客厅,里面是卧室,站在外面的郑成龙一脸的愤怒,他伸手指着房间里面“你说,你说,你说,我这日子怎么过,天天跟他妈死了妈一样!”

    “有你这么说媳妇的吗?”文啸雨打断了郑成龙“你不会真的动手打过他吧?”

    “你听她放屁,咱们俩兄弟多少年,你信我,还是信她,再说了,我家里面事,你别管!”

    “我也没想着管,我就是觉得,咱们都是大老爷们,拳头不能打在自己媳妇身上,她肯定是有她的问题,你就没有你的问题吗?都好好想想吧,婚姻生活,都得是相互的。”

    “行了,行了,我用不着你教育我,你让我给你办的事,我办好了就行了!”文啸雨也是知道,说不动郑成龙, 郑成龙这个人吧,他也是了解,自己主意很正的,一般人还改变不了他的想法,他也懒得和他理论,这个江林瑶吧,说实话,一天天冰的也不行,而且嘴上从来不让人,也挺有主意,他俩真的没辙,谁也别说谁。

    文啸雨拉着郑成龙一起下楼,下楼之前,郑成龙还从边上拿出来了眼药水,使劲的往自己的眼睛里面点了点,看自己自己老妈的时候,郑成龙“妈!”的一声,扑过去,哭的稀里哗啦,撕心裂肺。

    文啸雨看着郑成龙一边哭,一边冲着郑成龙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郑成龙抱着自己的老妈,也冲着文啸雨比划了一个手势。

    文啸雨哼唧着小曲儿,脑子里面都是想着求婚的事情,也是巧。

    从郑家的大门刚一出来,就看见了一个黑影,这个黑影刚刚上了郑家的围墙,想要往下翻呢,和文啸雨来了一个面对面。

    这个黑影一看情况不好,转身就跳下围墙就跑。

    “谁!”文啸雨从边上大吼了一声,自己二话不说就追上去了。

    文啸雨真的是典型的记吃不记打,自己身上的伤还没有好呢,这一次又要追。

    文啸雨推开大门就发现外面空无一人,别墅小区,周围到处都是绿化带,想要追这么一个人,确实是够难的,他围着郑家的别墅前后转了两圈儿,都没有的发现什么,他觉得不对劲儿了,跑到了警卫室,这都是有钱人,警卫也都高度重视。

    几分钟以后文啸雨就和几个警卫到了监控中心,按照文啸雨的要求,从小区的监控上面,很快就找到了文啸雨说的那个黑影了,这个黑影翻墙如履平地。

    他对自己的伪装很严密,再监控下面,都是一瞬间出现,一瞬间就消失,小区里面监控很多的,居然没有一张,拍到他的正脸,只有他的体型,但是文啸雨依旧觉得有些熟悉。

    “他好像是黑狗的人。”文啸雨缓缓的闭上了眼睛“那天在酒吧我应该见过这个身影……”

    因为这个身影的原因,整个别墅小区的安保都上升了一个高度,但是接下来一个多星期的时间,都再也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情况,警方在这边埋伏了几天,一无所获。

    郑老爷子也顾及不上管这些了,只能顺其自然,让大家都小心点,毕竟张家兄弟,都不是什么好鸟,因为郑成龙丑闻的事情,他再医院住了那么长时间,公司丢下了很多很多的事情,马上就要竞标了,他每天也是忙得连回家的时间都没有。

    郑成龙的丑闻,随着时间的推移,不在被人提起,张大佬也是放弃了再继续中伤郑成龙了,一来,王正开口了,他不能不听,尤其是黑狗刚被送进监狱,判了三年。

    二来,张大佬或许也发现了,郑成龙根本不在乎自己的名声,你随便黑他,丑化他,他可以完完全全的置身事外,一点不好意思都不会有,就跟说的不是自己一样,这不是一般人能做出来的。

    至于他之前抑郁的一切表现,都是装出来的,他不害怕自己的丑闻,害怕他老子收拾他而已。

    而且郑公子现在依旧每天带着大猫葫芦这一群纨绔子弟,泡妞,泡妞,顺便满世界的找晴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