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30】初遇祁鑫
    片刻之后,祁鑫从边上笑了,嘴角挂着一抹无所谓的笑容,十分的轻蔑,他突然之间就提速了,他这一提速,两拳一左一右全都招呼到了文啸雨的脸上,转身跳起来一个回旋踢,直接踹倒了文啸雨的胸口,给文啸雨整个人也给踹的飞了起来,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文啸雨一捂自己的胸口,一股子闷气,胃里面翻江倒海,把晚上吃的东西都给吐了出来。

    祁鑫再次走到了郑成龙的面前,郑成龙整个人吓傻了,浑身上下十分的埋汰,显得很狼狈,他伸手一指祁鑫“你,你,你,你想要做什么!”

    祁鑫一把就耗住了郑成龙的手腕,用力一拧,郑成龙“啊!”的撕心裂肺的惨叫,郑成龙这一刻的整条胳膊,这一下就脱臼了,这个痛苦的表情,他疼的眼泪都流了出来“救命,救命,救命啊!”他还在疯狂的叫吼,祁鑫眯着眼,从头到脚也没有说话,看着地上还在一边爬行,一边想要逃窜的郑成龙,片刻之后,祁鑫上前再用力一拧郑成龙的胳膊,再次听见“咯吱”的一声,郑成龙再一次的吼叫了起来,他抱着自己的胳膊,痛苦*,从地上打滚。

    祁鑫从头到脚,没有说一个字,看了眼郑成龙,又转身看了眼祁鑫,自己骑着摩托车就离开了。

    这个时间段,马路周围都是静悄悄的,总共也没有几个人。

    心脏病突发的郑老爷子被郑母和保姆叫上了文父,已经送进了医院。

    家中就只剩下了江林瑶一个人,江林瑶坐在房间里面,看着镜子里面的自己,鼻青脸肿的样子,他的眼圈红了,想着自己这些年的一切,委屈的泪水缓缓的流淌。

    身体也在微微颤抖,她听见了房间大门打开的声音,江林瑶连忙控制了控制自己的情绪,以为是郑母回来了。

    她转头,看向了门口,不是郑母,居然是一个男人,而且,男人是祁鑫。

    江林瑶看见祁鑫的这一刻,她觉得就像是做梦一样,下意识的轻轻的掐了自己一把,疼痛感传来,江林瑶这才知道,她没有做梦,这一切的一切,都是真的,祁鑫,祁鑫居然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

    祁鑫看见江林瑶这个样子,自己的眼圈红了,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江林瑶的面前,祁鑫下意识的伸手要抚摸江林瑶的脸。

    眼看着祁鑫的手要碰到江林瑶的脸的时候,江林瑶突然之间开口“你是谁?”

    她整个人冷冰冰的,没有一点点的情绪波动,刚刚的泪水与软弱,已经荡然无存。

    这一句话,听得祁鑫心里面无比的难过。

    “瑶瑶,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也知道,我没有脸见你,我不是来祈求你原谅的,只是我希望你能离开郑成龙那个人渣,你跟在他身边图什么。”

    “谁允许你这么说我丈夫的?嗯?”江林瑶依旧冷冰冰的“你现在知道你的行为叫什么吗?这叫擅闯民宅,在美国的话,一枪崩了你你都活该,知道吗?”

    “你是不是需要钱,我有钱,我给你,你离开他吧,别再和这个人渣过这样水深火热的生活了。”祁鑫的情绪十分的激动,从兜里面掏出来了一张银行卡,递给了江林瑶。

    “银行卡的密码,就是你的生日,瑶瑶,我知道我没有资格祈求你的原谅,但是我真的看不下去你这样的生活了,离开那个人渣,离开他吧!”

    “不好意思,先生,我们好像并不熟悉,现在请你马上离开我的房间,离开我的家,否则的话,我要报警了。”江林瑶压根就不接祁鑫的这个话茬,看着祁鑫的感觉,比陌生人还陌生,那眼神当中,更多的就是仇人“还有,请你不要议论我的丈夫,谢谢你。”

    “瑶瑶!”祁鑫也是着急了,这么不爱说话的人,能再江林瑶面前说这么多,已经很不容易了,他往前一走,一抓江林瑶的胳膊,江林瑶突然之间像是触电般的叫吼了起来“松开我!”

    祁鑫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松开了江林瑶,把自己的手举了起来“冷静,冷静,瑶瑶。”

    “给我滚!”江林瑶伸手指着房间外面“快点,给我滚,有多远,你就给我滚多远,我不想看见你,我也不认识你,听见了吗?我的生活用不着你插手,你也没有资格插手,我和我丈夫的事情,和你没有任何的关系,夫妻两个吵架拌嘴是正常的,你快滚。”

    “瑶瑶,我已经在你身边陪着你陪了半年了,这半年来,他的所有行为,我都看在眼里,我不傻,你很不幸福,很痛苦,你为什么非要这么折磨自己呢?有意义吗?”

    “滚!!”江林瑶从边上突然之间撕心裂肺的大吼了起来“滚,滚,滚!”她一边叫吼,一边把自己手边所有能扔的动的东西,全都冲着祁鑫扔了过去,最后看着祁鑫还不走了。

    江林瑶笑了,从边上拿起来了剪刀,他对准了自己的脖颈“我让你滚,听见了吗?”

    祁鑫太了解江林瑶了,他伤心至极,一脸的悔恨,泪水就在眼圈里面打转,他使劲的点了点头,自己还是转身离开了,就在祁鑫刚刚离开,江林瑶“啊!”的大吼了起来,就算是当初被郑成龙那么殴打的时候,江林瑶都没有表现的如此的情绪激动。

    她一边叫吼着,一边疯狂的拉扯着边上的窗帘,踹开了一旁的凳子,很快,她跪在地上,疯狂捶打着自己的床……

    十几分钟以后,祁鑫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透过窗户边上的望远镜,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江林瑶的房间内,江林瑶趴在床上,痛苦的哭泣,那伤心欲绝的表情。

    祁鑫看着眼前的一切,内心无比的心痛,他十分的自责,却没有任何的办法,片刻之后,他起身,抬手照着自己的脸上“啪啪啪!”的连续抽了好几个嘴巴,

    他“啊!!!”的也叫吼了起来,他冲到了客厅里面,双手抓住了边上的健身器,自己开始疯狂的锻炼身体,一边锻炼身体,一边叫吼着,像是再尽情的发泄。

    很快,他冲到了边上的沙袋上,开始疯狂的练拳,一瞬间的功夫,他满身的汗水……..

    再董叶的家中,董叶手上拿着红花油,正在给文啸雨一点一点的涂抹身上。

    文啸雨一言不发,就在原地坐着,郑成龙更是郁闷,再边上的趴着,连坐都不敢坐了。

    董叶一脸的心疼“这是怎么回事啊,怎么好好的会这样。”

    “郑成龙,那是什么人?”文啸雨揉着自己的侧脸,祁鑫给他的印象太深刻了,他从来没有见过能有一个人能如此轻易的把自己解决掉,这也是真的打击了他的自信。

    “我哪儿知道啊,我不认识他啊,我也从来没有见过他!”郑成龙从边上更委屈了,对于祁鑫,郑成龙更是怕到了极限,他知道祁鑫是奔着他来的,祁鑫把他的胳膊摘脱臼了,再给他按上去的那两下,疼的他简直都要死掉了,他整个人现在还有阴影。

    “我也没得罪过这样的人啊!”

    文啸雨走到了郑成龙的边上,一脸的愤愤不平“你现在面前有两个选择,第一个选择,那就是我们把场子找回来,找机会,找办法,收拾他一顿,以牙还牙。第二个选择,那就是不管不顾,继续等着,等着他可能继续找你,继续打你,然后,继续摘你的胳膊!”

    “绝对不行!!”郑成龙大吼了起来“摘胳膊这事我真受不了了,咱们兄弟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啸雨,想想办法,把场子找回来,抓住这个人!”

    “那你告诉我,他是谁,苍蝇不叮无缝蛋,你不可能没有招惹他,他就会过来这么教训你。”

    “我真的不知道啊,啸雨,你知道我什么性格的,我要是知道的话,我早就说了。”

    文啸雨看着郑成龙的这个样子,看来是真的没有见过这个人了,随即文啸雨眯着眼“那会不会是你得罪了谁,谁花钱找人教训你的,所以找来了这样一个好手,来对付你?”

    “仇人,如果是仇人的话,那你说,会不会是张大佬他们,如果不是张大佬的话,晴晴。”

    “除了他们两边之外,不会有别人了,啸雨,我敢肯定我不认识那个人,也没有见过那个人”

    文啸雨听到这的时候,揉了揉自己的脸,从边上思索了片刻“张大佬不应该啊,至于晴晴,那就更不应该了,你俩的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她怎么还能一直没完没了呢。”

    看着这两个人都不吭声了,边上的董叶随即开口了“不定是你又勾引了谁家的媳妇, 人家家的老公找过来了。”董叶这一句话,算是直接点醒了两人。

    文啸雨下意识的抬头看着郑成龙,郑成龙一脸的压抑,连忙摇头“我都结婚了,我这么正派的人呢,我勾引谁啊我,你看你说的,弟妹,你怎么老误会我呢。”

    董叶冷笑了一声,自己起身就离开了,转身就进了房间。

    看着董叶进房间了,文啸雨压低了声音“有没有怀疑的目标,是哪个娘们的爷们?”文啸雨这一问,郑成龙五官扭曲到了一起。

    “啸雨,这个说实话,不是我不认,是实在太多了,要是从这个方向推的话,这得往前推多少时间,得有多少人出来啊,你知道的,我真的没法说啊,这些女人叫什么我都记不住啊,没准站在一起,我都能搞混了。”

    看着郑成龙这个表情,文啸雨长出了口气,他也是理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