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42】张家老二的疯狂
    “这个家,少了我们谁都可以,唯独是少了你不行,你是真的不容易,从小又当哥哥,又当爸爸,把兄弟几个一个一个的拉扯起来,小时候穷的饭都吃不上了,就一碗米饭,你也先让我们几个吃,吃完了你自己泡水泡米粒儿,自己用水充饥,这一切我们都知道,只不过大家都不去说,后来兄弟们一个一个的不务正业,也只有你一个人起来了。”

    “你的日子好了,兄弟几个都拖累你,尤其是我,成天给你惹事,给你闹事,让你去擦屁股,你都无怨无悔,虽然你挺强盛的,但是对待我们哥几个是真的没的说,况且我们到了今天,哥几个的一切,也都是你一手带起来的,我们的衣食无忧,我们的一切,说白了,也都是你给的,如果当初没有你的话,我们现在还喝西北风呢,估计我也还在监狱里面呢,但是日子越来越好过了,大家都是越来越贪心了,直到到了现在这个不可挽回的地步,我才是真的醒悟了,但是已经什么都晚了,不管如何,大哥,我都欠你一声对不起。”

    “当弟弟都在这里首先给你道个歉,对不起,哥,你经常教育我们的一句话,那就是人不要冲动,说了这么多年,我也没有改掉这个毛病,你说的没错,人总是要为自己冲动产生的后果买单的,但是我不后悔,我的腿完了,被他们的打断了,是粉碎性的骨折,你了解我什么性格,我这辈子都得这样了,所以我饶不了他们。”

    “今天的事情,你们都不要参与,离得越远越好,也都不要阻止我,我今天晚上把这姓文的,姓郑的,都处理了,我已经让兄弟们都动了。”

    “今天晚上过后,姓文的,还有姓郑的,都对你形成不了威胁了,至于我手上的所有可动用的现金,我给老婆孩子留了一部分,剩下的,我让人全都转到你公司账户上面了,我这边你也就不用管了,费心了这么多年,休息休息吧,走之前,我肯定把所有的事情都揽明白了,让兄弟们干干净净的,后顾无忧,这是我唯一还能给大家做的了。”

    “老三,老四,老五,我这一辈子目中无人,平时老大都不放在眼里,更别提你们几个了,这么长时间,我知道我得罪你们的时候不少,当哥哥的不懂事,谢谢弟弟们的照顾与谅解。”

    “我错了,对不起,兄弟们,我张老二就是一个混蛋,但是我这辈子最幸福也是最幸运的事情,就是掏生再了这样一个好家庭,有你们这样一群好兄弟,我不后悔,我很幸运。”

    “你们几个,都跟着老大好好的赚钱,少打点自己的小主意,亲情比什么都重要,真的到了关键时刻,能靠得住的,还是亲情,以后做事情都别太冲动,吸取我的教训吧,另外。”

    “我操他妈的!”张家老二吼了起来“这个城市,谁敢跟我们张家对着干,我就操他祖宗十八代!谁都一样!老大,老三,老四,老五,我祝你们宏图大展!辉煌无限!若是再有机会,我再挨个给兄弟们好好赔罪!”

    “我的命若是还在,从监狱出来,我们兄弟在把酒言欢,若是不在了,逢年过节,给你们二哥烧个纸,留个念想!”

    张家老二挂断了电话,房间里面鸦雀无声,所有人的眼圈也都红了。

    这会,房间外面的大门被推开,王正进入到了房间,他的身后还跟着不少警察。

    “张大佬,你弟弟再哪儿,你是怎么官家的?知道不知道他今天晚上闹出来多大的事情!”

    “我怎么知道?”张大佬面色铁青“我能管的了他吗?”

    “他现在涉嫌故意伤人,聚众斗殴,绑架,谋杀,现在找到他,还有一线生机制止他一错再错,如果找不到他的话,那他就真的没有回头的机会了,你必须要配合我们警方!”

    “那我家老二的腿被人打断了,还是粉碎性的骨折,你知道凶手是谁吗?”

    王正眉头一皱,也是听着张大佬语气不对“你什么意思?张大佬!……..”

    通往Z市拘留所的一条羊肠小路上,押送祁鑫的警车飞速行驶。

    副驾驶的警察放下了手中的电话“咱们的速度得快点了,早点把犯人送过去,赶紧回所里面,今天晚上出了大事了,那边需要人手支援。”

    “这是多大事,人手还不够了。”

    “张家老二和郑家文家火拼了,事情闹得还挺大,好几个地方,同步进行,而且张大佬现在还拒不配合。”

    “你说这一个一个的有头有脸的人物,老这样闹,像话吗,照我说,把他们都抓起来,一次性的都收拾了完了,省的他们无法无天的。”

    “哪有那么容易啊,这点人一个比一个鬼,要么不是早都收拾了。”

    “今天晚上应该是一个好机会,据说姓文的还有姓郑的儿媳妇都让张家老二给劫持走了,下落不明,姓郑的再医院里面也被砍成了重伤,是死是活还不清楚。”

    “张老二出名的凶残暴戾,这次闹到这种程度了,还不收,那是奔着玩命去了。”

    “带队去医院对付姓郑的还是张老二手下的一个身负要案的网逃,那这肯定就是奔着要他命去的吗,现在市委书记亲自坐镇,要求必须把这个案子尽快处理完……”

    车上的警察,你一句,我一句,还在议论今天晚上的事情呢。

    一直坐在中间的祁鑫,突然之间就坐直了身体,用力向前猛的一拉手刹。

    车子赶时间,正再飞速行驶呢,这突如其来的一下,让整辆车子一瞬间就失控了,奔着边上的一辆大树上面就撞了出去。

    边上的两个警察抓祁鑫的时候都已经晚了,整辆车子“咣!”的一声,直接就翻倒在了地上,周围鸦雀无声,更没有任何过往的车辆。

    很快,一个身影从车内爬了出来,祁鑫满额头的血迹,手上还拿着手铐的钥匙,他擦了擦自己脸上的血迹,跑了没有两步转头看了眼后面的警车。

    犹豫了一下,他还是跑回到了警车的位置,把里面的四个警察,一个一个的全都给拖了出来,四个人都受伤了,显得很是狼狈。

    祁鑫自己起身就消失再了漆黑的夜色,两个警察从地上爬起来了,追着祁鑫跑了一段距离,但是实在是追不上…….

    前后大概一个多小时的样子,祁鑫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家中,他换了一身衣服,顺着窗户边上的望远镜就往下看,望远镜里面清清楚楚的看见了文家和郑家现在的情况,已经都被警方封锁包围了。

    这个位置看着文家还不是很清楚,但是看着郑家,那是清清楚楚的。

    他盯着看了好一会儿,转身就下楼了,他骑上了摩托车,第一站行驶到了张大佬家门口,他看见了不少警车也停在这里,犹豫了一下,起身离开。

    第二站就到了张家老二的别墅门口,显然,祁鑫对于张家这些人的住址,都是十分的熟悉…..

    Z市,一处不起眼的密闭地下室内,站着十几口子人。

    地下室大概得有上百平米,摆放着一些货物,再房间正中央的位置,一男一女,全都被吊在那里。

    男子就是文父,女子,就是江林瑶,两个人之间,还有几米的距离。

    在文父的面前,张家老二坐在轮椅上面,他一条腿的小腿,都已经完完全全的变形了。

    文父的上衣已经被脱了,再他的身后,一个男子手上挥舞着皮鞭“啪!啪!啪!”的一下接着一下,每一下都是鲜血淋漓,皮开肉绽。

    文父的嘴被胶带死死的缠绕着,都没有办法说话,这些人一点没有停手的意思,一个人累了,换成另一个人来,几十鞭子下去了,文父因为疼痛,已经晕厥。

    江林瑶看着都有些害怕,从边上“呜呜呜”的想要挣脱,丝毫没有作用。

    张家老二目光凶残,这一脸的横肉,瞅着晕厥过去的文父,他笑了,顺手打了个响指。

    一个下属过来了,手上端着一盆盐水,看着满身鲜血,已经晕厥过去的文父,一盆水全都泼上去了,文父本来都已经晕厥过去了,这钻心的疼痛,让她瞬间叫吼了起来,疯狂的挣扎,也没有办法出声,疼的他满头的汗水,使劲晃动着自己的手腕。

    因为用力过大,手腕都被晃动的有些变形了,看起来十分的吓人,场景实在是太血腥了,张家老二却“哈哈哈,哈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一脸的享受。

    很快,边上的人扶着他站了起来,他从一个人手中接过了一把棒球棍子。

    他看着已经近乎有些奄奄一息的文父,拍了拍自己的腿,一脸凶残“知道我的腿是怎么断的吗?嗯?”他一边说,一边轻轻的拍了拍文父的脸。

    两个人对视的这一刻,张家老二举起来手中的棍子,照着文父的小腿上“咣!”的就是一下,力道十足。“咯吱!”的就是一声。

    实在是太用力了,如果不是边上的两个下属扶的及时的话,张家老二都差点摔倒。

    文父这一刻,眼睛瞪的老大,刺骨钻心的疼痛,席卷全身。

    张家老二不停歇,上去又是一下子,把自己吃奶的劲儿都用上了。

    他看文父痛苦至极,咬牙切齿的的表情“哈哈哈哈!”的又是一脸享受。

    一边大笑,一边冲着文父的另一条腿又招呼了上去,一下接着一下,第三下的时候,文父的另一条小腿也是已经严重的变形了。

    张家老二丝毫没有停手的意思“断啊,断啊,断啊!怎么不断!”他自己嘴里面还默念着。

    打着打着,他突然之间就暴躁了“断啊!断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