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55】兄弟俩的谈话
    文啸雨也笑了起来,从边上打开了啤酒瓶,和郑成龙两个人一边喝,一边聊。

    酒过中旬,文啸雨开口“这么多天了,你有没有去老鼠的拳馆,去看过老鼠?”

    文啸雨一问,郑成龙摸着自己的脑袋,刚想说话呢,文啸雨就打断了他“我问你的是,你去过,还是没有去过,别的话不要说,也别说自己没时间什么的,你有时间泡妞,没时间去看看他吗。”

    “没错,是我的问题,我这个人就是这样,不过他应该不会和我一般见识,是得找机会,好好的感谢感谢人家,还有你,啸雨。”

    “咱俩之间哪有什么谁感谢谁之说的。”文啸雨打断了郑成龙,继续说道“前两天,再医院的时候,江林瑶被人打了,肋骨还断了两根,这个事情你知道吗?”

    听见文啸雨问这个,郑成龙点了点头“知道,我现在还在找这个人呢,他妈的,这江林瑶也是够可以的,我这么当着人的面问她,到底是谁打的她,她就不说,你说这是咋回事呢。”

    “能咋回事,不能说呗,说出来了丢人,所以才不会说的, 要么谁能藏着掖着,你老子刚从重症监护室出来,江林瑶这么长时间不露面,也骗不过你老子,万一再给你老子知道了,把你老子再气进去,怎么办?总得有人能顾全大局,不能和你一样,什么都敢做,是不是”

    “啸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啊?”

    “董叶照顾江林瑶的时候,发现江林瑶身上有不少烟花烫,这是她自己烫的吗?”

    “是不是董叶又和你说什么了?啸雨,我和你说,董叶对我本来就有意见,你知道的,你别什么都听她说,一天两天了啊?”

    “那她说的是不是实话呢?”

    郑成龙从边上这一下也不吭声了,从边上大口大口的吃肉。

    周围安静了片刻,文啸雨继续开口“郑成龙,你觉得什么叫男人?什么叫烂人,你个人对于这些标准,有没有一个定义?”

    郑成龙点了点头,伸手指着文啸雨“有啊,多明显,你就是男人,我郑成龙就是烂人,活生生的例子,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每天瞒着打理公司,谈生意,做事业,你肯定真男人!再看看我郑成龙,天天除了吃喝嫖赌,就是泡妞惹事,别的什么都不会,我肯定是一个烂人!”

    文啸雨摇了摇头“别这么说自己,吃喝嫖赌的不一定就是烂人,你有资本你就玩呗,只要不坏,就不算烂人,只能说是不务正业,不懂事,不懂事和烂人还是有区别的,我以前也是这样,但我从不觉得我烂,我只是觉得他们不懂我而已,我也不在乎外人的眼光怎么看我,我们也一样是好兄弟,一样玩的很开心,不是吗?现在看看自己以前,其实就是不懂事,所以说,不懂事的话,没关系,还有救,明白过来就不晚,但是其实不懂事离着烂人的距离,已经很近了,不控制的话,就很容易不知不觉的从一个不懂事的人,发展成为一个烂人。”

    “如果发展成为烂人的话,我觉得,那是真的无药可救了,至于具体定义烂人的标准,我也不好说,但我知道,打骂女人,不忠不孝,以德报怨的,一定就是烂人,你努努力,争取把他凑齐了。”文啸雨从边上举杯。“来,干杯,庆祝一下!”

    郑成龙从边上低着头,他并没有举杯,许久之后,他抬头,冲着文啸雨笑了笑“你以为你是谁?道德模范的标杆么?所有人都要以你的价值意识观为主?”

    “我不是来和你吵架的,也不想和你吵架,就是想劝劝你,郑成龙,做人做事得有度。”

    “啸雨啊,这不是你的性格啊,按照你的性格,如果董叶和你说了这样的话,那你应该冲过来打我一顿才是的,怎么现在变得这么文明了?”

    “人总是要长大的,总不能一成不变。”

    “反正你从小到大都是这样的,一切都以你自己的标准为主,狂傲,目中无人,一切都以你自己为核心,总觉得自己要脸面,别人就都不要吗?你有没有想过,你有什么资格,跑到这里来和我说这些,来管理我的家里事?”

    “那你大可以什么事情都不要我管,既然让我管,那我就要都管。”

    “清官难断家务事你知道吗?更何况,董叶说的就是真的?你信董叶,还是信我?”

    “那得分事情,这种事情,我信董叶。”

    “那说明,其实再你心中,你已经把我归位烂人那一组了,我从前一直觉得,哪怕所有人都看不起我郑成龙,我都无所谓,至少我有文啸雨,我有一个好弟弟,我们俩就挺好,哪怕他处处都要拔尖,处处都要压我一头,甚至于让我当哥哥的都要听着他当弟弟的,我也无所谓,因为我知道,我弟弟是真的对我好,但是现在看来,那都是曾经了,真是你说的那句话,人总是要长大的,不能一成不变,怎么着,你是觉得你现在真的是大老板了,打拼事业,努力赚钱的大老板了?看不起我这个成天不务正业的败家子了?”

    “你知道我不是那种人,也不是那种意思,你犯不着这么的敏感,我就事论事,江林瑶。”

    郑成龙顺手把自己的电话拿了出来,放在桌子上面,打开了免提。

    “江林瑶,老实交代,你腰上的那些烟花,是谁烫的,怎么来的。”

    “跟你有关系吗?你最好滚远点,我看你就恶心。”

    郑成龙看了眼文啸雨,文啸雨不吭声了,文啸雨也认识江林瑶很多年了,江林瑶这个女人是一个很特立独行的人,如果真的是郑成龙干的,她就不会这个态度和这个口气来说话了。

    郑成龙点着烟,吞云吐雾。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她身上的那些用烟烫过的痕迹是从哪儿来的,我们俩的问题,谁也别说谁,我郑成龙一千个不好,一万个不好,她没责任?她和我说话的语气态度,你不知道吗?永远都冷冰冰的,好像我他妈的该她欠她一样,我他妈的是他丈夫,你知道吗?我也是有头有脸的人!我没有脾气吗?”

    文啸雨是彻底的哑口无言了,郑成龙貌似也没有生气。

    “这个世界上,每一个人都在做自己认为对的事情,谁都不是圣人,所以不要轻易的去评价,管控他人,如果是同样的情况,江林瑶过来说给我听,我郑成龙绝对不会去找你问哪怕一个字,因为你我是兄弟,这就足够了。”

    “你经常说兄弟之间不能因为女人伤了和气,所以,哪怕就算是当初你他妈的再我为晴晴跳河之后,当天晚上再院子里面就和晴晴**,再我回来之前,还和晴晴两个人进了我们的房间,我他妈的都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是因为我知道,兄弟之间不能因为女人伤了和气,但是说实话,啸雨,你这一次,也是真的让我郑成龙伤了心了。”

    文啸雨心里一惊,刚要解释,郑成龙从边上摇头“我泡妞儿的那条自驾游的线儿,没有一个老板我是不熟悉的,他们吃了老子这么多年钱,那地方那么多监控,这点事会不告诉我吗?别说是被她拉进房间的,她拉得动你?最要的,那个*想让你干他,你干她就完了…….”

    夜幕降临,郑成龙,大猫,葫芦几个人聚集在酒吧,整整一个卡包都是性感迷人的大长腿,一张张的网红脸,白皙的皮肤,嗲嗲声音,撩人的言语姿势,催人荷尔蒙直线上升。

    郑成龙一手搂着一个姑娘,手上摇晃着骰盅。

    “十一个六!”

    “开!”“哈哈哈,郑公子,您又输了,喝,喝,喝!”

    郑成龙二话不说,眼神都有些扑朔迷离了,端起酒杯就喝,边上的大猫和葫芦互相看着,几个人撇了撇嘴“郑公子今天晚上这是自己买醉啊,自己一个没有,人叫十一个他都开。”

    “不知道遇见什么烦心事了,行了,别管他,咱们喝咱们的,来来。”

    几个人说完,从边上又把酒杯举起痛饮。

    这点人正喝的热闹呢,一个贼眉鼠眼的男子过来了,到了卡包边上“几位大哥,我这有好货,看看呗。”男子一边说,一边还不忘记看看周围,生怕被发现一样。

    “滚滚滚,我们不摇!”郑成龙开口就骂,明显的心情不好。

    “特带劲儿啊,整点呗。”男子没有丝毫不好意思,顺手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个药片儿,冲着郑成龙眨眼,一脸的享受的表情“这可是硬货儿!”

    “你是不是听不懂中国话?”郑成龙出奇的愤怒,自己站了起来,那架势就要动手。

    “别别别,别激动啊,真是的,大家都是出来混口饭吃的,别为难我啊,大哥,再说了,这个不喜欢,我这里还有别的,总有你们喜欢的。”

    男子也是好脾气,笑呵呵的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很精致的瑞士军刀“大哥们,你们看看这个咋样?”他另一只手上出现了一块小木头,刀起刀落,木头变成了两半儿。

    大猫从小就喜欢这些刀啊枪的,顺手接过这军刀,把玩了一会儿“这个不错,我要了。”

    “这位大哥,您真是好眼光,我和你说,我可不是就这一个,我这里这样的东西可多了,龙泉宝剑,电棍,防狼喷雾,手铐,气儿枪,应有尽有,高仿手表,A货,也都有。”

    “你他妈的,我们像是用高仿的人吗?”葫芦从边上叫骂了一句。

    “别捣乱,葫芦!”大猫显然也是来了兴趣,毕竟人各有爱好“别的东西再哪儿呢。”

    “你加我微信,我肯定不能出门带那么多啊!”两个人从边上还聊了起来。

    郑成龙瞅着这个贼眉鼠眼的男子“这哥们啥来头,怎么跟罗浩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