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61】看守所
    在文啸雨的身边,三个平头男子靠在一起,中间那个人叫鸭梨,是祁鑫进来以前的这个号子的老大,一个愣头青,因为祁鑫的事情,这一段时间也是没少遭罪,现在一条胳膊还打着石膏,都是祁鑫干的。

    “老大,东西我让人送进来了,绝对够这个孙子喝一壶的!”一个鸭梨的小弟拿着一个小纸包鬼鬼祟祟的,看着不远处趴在地上正在做俯卧撑的祁鑫。

    鸭梨人如其名,长的就像是一个行走的大鸭梨,他看祁鑫的眼神充满愤怒,丝毫不掩饰。

    “这包药,你负责放到祁鑫的水杯里面。”鸭梨顺手把药包递给了另一个人。

    祁鑫正趴在那里做俯卧撑,满身大汗,他的水杯就放在他身后的位置,鸭梨的这个小弟拿着药包绕到了祁鑫的身后,他偷偷的把粉末撒到了祁鑫的杯子里面,不少人都看见了,但是没有人敢吭声,鸭梨也一直盯着祁鑫,嘴角闪过阴狠的笑容。

    大概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祁鑫起身了,顺手就把杯子拿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凝视着祁鑫,看着他举杯要喝水的时候,人群当中,一个声音传出。

    “杯子里面有药,不知道是什么。”这是文啸雨这么长时间,第一次开口说话,他的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周围所有的人都听见了,杯子到了祁鑫嘴边,没喝。

    鸭梨边上的一个小弟当即就急眼了“小兔崽子,你不想活了,谁的事情你都敢管!信不信”

    他剩下的话还没有说呢,祁鑫一个水杯就甩过来了,径直砸到了这个马仔的头顶。

    这个马仔应声倒地,鲜血顺着他的额头流出,鸭梨一看这情况,从边上一声大吼“打人啦,这个疯子又打人了!”鸭梨这一撺掇,周围所有人几乎都跟着再一起喊。

    不远处的值班警察赶忙也过来“住手!站在那里,不许动!!!”

    祁鑫没有说话,也没有任何的反抗,边上不少人都在起哄,周围乱糟糟的,很快,祁鑫被几个值班警察给带走了,地上的伤者,也被带走了。

    鸭梨看着祁鑫走了,这一下胆子壮了不少,他走到文啸雨的面前,身后不少人,也都围过去了,虎视眈眈的看着文啸雨。

    鸭梨抬手就给了文啸雨一个嘴巴“我鸭梨给火刀面子,不难为你,但是你小子他妈的自己嘬死,是不是?是不是惯得你毛病多了?坏老子的事!没挨过揍,是吗?”

    鸭梨越说越生气,抬手又是一个嘴巴,连带着周围所有的人都跟着动手了,把文啸雨按在了地上,丁玲桄榔的的就是一顿暴揍,直到后面看守所的警察赶到,这才疏散了人群。

    人群散开的时候,值班警察才发现文啸雨已经是满脸的血迹,从头到脚,文啸雨没有一下还手,也没有开口说过一个字。

    文啸雨本来以为这个事情就这样过去了,结果当他晚上回到牢房,躺在床上,正要睡觉的时候,他被人一把就从床上拽了下来,脑袋被一件衣服套住,看不清楚是谁再动手,只能听见周围满满的叫骂声音,这些人下手很重,文啸雨双手抱着自己的脑袋,就在地上来回翻滚着身体,直到这些人打累了,文啸雨被拖到了牢房的卫生间内。

    一行人解开自己的裤子,嘴角挂着放肆的笑容,文啸雨缓缓把盖在自己头顶的衣服拿开的时候,这群人已经尿到了文啸雨的身上,一切的一切,像是慢动作一样,文啸雨眼睛被打的几乎都睁不开了,整个人似乎变成了一个猪头,浑身上下酸痛,他心里面十分的委屈,各种各样的不顺心,都聚集在了一起,他的眼泪顺着眼角流出,委屈的像个孩子,说实话,他自己都不认识现在的这个自己了,这一夜,文啸雨没有睡觉。

    只要他敢从卫生间里面出来,就会遭到一顿毒打,到了后面,文啸雨干脆就坐在了卫生间,是第二天警察从卫生间找到了文啸雨,让他出去劳动的时候,才把文啸雨领出去打扫卫生。文啸雨目光呆滞,再院子里面拿着扫把,茫然的扫着地,周围不少人也都议论纷纷的,伸手指着文啸雨,眼神当中充满了嘲讽,文啸雨都看在眼里,但是现在,他关心的不是这些,是他如果离开看守所了,他要怎么去面对自己的父母,面对文氏集团,他一直再胡思乱想。祁鑫出现在了文啸雨的边上,文啸雨被蹂躏的样子实在是有些惨目忍睹,一夜之间,被打的几乎认不出来了,祁鑫也是猜测到了,昨天文啸雨肯定是受到了鸭梨他们的报复,对于这群人,他也是很了解的。

    祁鑫一拉文啸雨的手,拉着文啸雨到了边上,两个人坐在了一起,祁鑫从边上拿出来一支烟,递给了文啸雨,文啸雨接都没有接,甚至于连眨眼都没有眨眼。

    “我不知道你碰见了什么事情,但是据我所知的文啸雨,不是面前的这个样子,但是你现在的这种绝望的精神状态,我看起来很是熟悉,我已经观察了你好几天了,你要记着,人活下去才有站起来的希望,如果自己都不想活下去了,那就去死吧,别这样跪着,不要觉得老天爷对你多么的不公平,有数不清的人经历的事情比你惨痛一百倍,还在乐观的活着,老天爷是公平的,让你得到一些什么,就一定也会拿走你一些什么,你要知道你是一个男人,你知道什么叫男人吗?”

    祁鑫说到这,从边上站了起来,自己奔着那边的鸭梨就过去了,鸭梨一行人站的老远了,瞅着这边的祁鑫过来了,全都害怕了,连忙都往后退“喂喂喂!你想干嘛!祁鑫!你站住!”鸭梨伸手一指,看着祁鑫完完全全没有停下来的意思,鸭梨从边上大吼了一声“兄弟们,给我上!”这话一说完,周围几个人咬牙奔着祁鑫就上去了。

    三下五除二,这几个人都被祁鑫给打倒再了地上,身后的警察又冲过来了,祁鑫面无表情,过去耗住了鸭梨的另一条胳膊,用力一拧,就听见“咯吱”的就是一声,随即祁鑫抬手一个手刀冲着鸭梨的小臂处招呼上去,鸭梨的小臂明显的变形了,鸭梨撕心裂肺的吼叫声音传出,祁鑫没有任何的反应,只是转头,又把目光看向了身后的警察…….

    夜幕缓缓的降临了,再Z市第一人民医院,文母脸色煞白,一身朴素的衣物,身上再也没有任何的珠宝首饰。

    她出现在了文父的病房内,身体显得有些虚弱,他抬手擦着自己额头的汗水,这些日子过的真是心力交瘁,整个人每天迷迷茫茫的,睁开眼睛就是催债的人,催债的公司。

    她本来就不是一个能拿主意的人,她真的感觉好累,哪儿都不舒服。

    文氏集团所有的公司已经都倒闭了,文家所有的财产都被抵押出去了,文母浑身上下所有的珠宝首饰也都被人拿走了,尽管这样,催债的人依旧没有停手的意思。

    甚至于,还有人已经开始人身威胁文母还债了,文氏集团还面临着好几个官司,以及更大的巨额赔偿。

    这一下,文家是真正的血本无归,一清二白了,医院这个病房,是他们唯一还能呆的地方,还是因为噶虎天天带着很多人守在这里,顺便守着边上的郑老爷子。

    郑老爷子已经再重症监护室躺了将近一个月了,这一个月,整个Z市的格局也都变了,发生了这么多的事情,郑氏集团的内部早就混乱不堪。

    张大佬联系了很多人,现在处处也全都在打压郑家,打压郑家的所有的生意,现在文家完了,张大佬肯定是把自己的所有注意力,都集中在郑家了,照着这个情况下去,郑家也坚持不了多久了。

    文母进了病房,习惯性的开口“吃饭了。”

    她手上端着一份盒饭,走到了病床边上,这个时候却发现病床边上已经没有人了“老文,吃饭了!”她习惯性的叫了一声,进了卫生间,然后发现卫生间里面也是空无一人,文母仔细的转了一圈儿,自己发现是真的找不到文父的身影了,她皱着眉头,叫喊了两声,转身拉开了房间大门“噶虎,噶虎!”

    很快,噶虎的身影出现了,对于文母,也是十分的尊重“怎么了,嫂子,叫我有事吗?”

    “老文不见了,你看见他了吗,是去做什么检查去了吗?”

    “不会啊,他做什么检查,早都可以出院调理了,他不在病房吗?”噶虎自己推开了病房的大门,从里面转了一圈儿,随即出来看着文母“真是奇怪了啊,刚刚明明还在的啊,放心吧,嫂子,我去让人找找,您别担心,他腿脚不方便,不会走远的。”

    文母点了点头,转身回到了房间,坐在了文父的病床上面,不知道再思索着什么,噶虎从边上有些生气了,把几个守在文父病房门口的马仔都叫来了“文哥人呢?”

    这几个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都是一脸的迷茫“再房间呢啊?”

    “房间?你们进去看看!”

    几个马仔赶忙前后都进了房间,发现文父已经不再房间的时候,都傻眼了,这文父一个坐着轮椅的人,腿脚这么不方便,怎么还会失踪呢。

    几个马仔转了一圈儿,出来,看着噶虎的时候,都漏出来了有些害怕的表情。

    噶虎当即就火了“他妈的你们几个是怎么看门的,怎么看着看着还把人给看没了,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