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62】失踪的文父
    边上的几个马仔都不吭声,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片刻之后,噶虎抬手照着一个人脑袋就是一巴掌“给我找人去,他妈的,一个一个的废物,竟给我添乱!!快去找!!”

    话音刚落,一个噶虎的马仔从不远处冲过来了“虎哥,虎哥,郑老爷子醒过来了,醒过来了!”噶虎一行人听见这句话的时候,全都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快点,快点!去看看!”

    他一边叫吼着,一边自己带着人冲着郑老爷子的病房那边就冲过去了……..

    再郑老爷子的病房外面,这个时候已经围聚着太多太多的人了,这么长时间了,这么多天了,郑老爷子终于睁开了眼睛,他整个人依旧是显得那么的虚弱。

    再房间里面,郑成龙也没有了所有的玩世不恭,他也是看见了文氏集团的事情,自己也是害怕了,如果郑氏集团没有自己的父亲的话,那估计用不了多久,再张大佬这么强力的打压下,也就彻底废了,郑母和郑成龙激动的已经说不出来话了,尤其是边上的郑母,眼泪都流出来了,终于醒过来 ,这么长时间了,终于醒过来了。

    噶虎从边上也挺激动的,只不过房间里面很安静,大家都尽量的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医院的大夫从边上也在给郑老爷子坐着各种各样的检查,忙忙碌碌的。

    郑老爷子虚弱的转头看了看左边,又转头看了看右边,片刻之后,他伸手要摘自己的氧气罩,他这一下动作,吓坏了所有人,大夫连忙也开口“不行,这可不行,郑先生!”

    郑老爷子的手放在氧气罩上面的时候,大夫的手就抓住了郑老爷子的手,连着边上不少人,都着急了,可是郑老爷子的眼神在这一刻却显得十分的坚定,这里面的人都是很了解他的人,噶虎从边上叹了口气,伸手抓住了大夫的手腕,冲着他摇了摇头。

    大夫这一下才把自己的手拿开,郑老爷子似乎连把自己氧气罩拔下来的力气都没有,还是边上的郑母,犹豫了一下,把自己丈夫的氧气罩拿下来,因为所有人都看出来了,郑老爷子很想开口说话,他十分的虚弱,氧气罩拿下来之后,径直开口“老,老文呢?”

    边上的人你看着我,我看着你,片刻之后,郑母从边上开口“放心吧,他挺好的,比你恢复的好多了,他现在再公司里面忙呢,咱们公司的所有事情,也都是他再处理,他还不知道你醒过来了,我一会儿就给他打个电话,让他过来看看你。”

    所有人都知道郑母说的是假话,但是没办法,这种时候了,如果不这么说,所有人也都害怕郑老爷子情绪激动,也是因为听见了这些话,郑老爷子从边上点了点头,长出了一口气。很快,他缓缓的又闭上了眼睛,整个人再次陷入了沉睡。

    大夫赶忙把房间里面的人全都劝了出来,站在病房外面,所有人都很焦急,大夫摘下口罩,笑了笑“放心吧,只要醒过来了,就没事了,只不过他的心脏现在很脆弱,不能再受到什么刺激了,记着,该瞒着他的事情就瞒着他,等着他恢复的差不多了,再和他说。”

    周围的人连忙点了点头,郑成龙转身就到了文老爷子的病房,想要和文父说一声自己父亲醒过来了,结果病房里面只有文母“干妈,我干爹呢,怎么就你一个人再?”

    “我不知道他去哪儿了,大龙,你快点让噶虎他们帮忙去找找他,我再这里等着他,我总觉得不对劲儿,快点,快点!”

    “干妈,你看起来脸色很不好看啊, 你没事吧?”

    “没事,快去找你干爹,快点啊。”郑成龙连忙点了点头,转身就跑,文母靠在床边上,脸色煞白,浑身上下都开始冒虚汗,她起身,自己也想要出去找,但是走了没有两步,眼前一晕,整个人差一点就摔倒了,还好,文母抓住了边上的床头护栏。

    她慢慢的躺在了床上,整个人的感觉,天旋地转的,她一动不动的,就在那里躺着。

    夜幕降临,皓月当空,深蓝的夜空神秘莫测,几颗星星悄无声息地在空中闪着,那么高远,那么神秘。江面平静得没有一丝波纹。倒影着天空里的景物。随江流的方向望去,水天一色,没有尽头。这里美得恬静,美得幽深。

    江边,文父坐在轮椅上面,西装革履,打扮的十分的帅气,系着领带,多天未刮的胡子,也都刮干净了,他盯着这美丽的江面,整个人已然完完全全的陷入了沉思。

    他一会儿笑,一会儿哭,一会儿挂着一脸的无所谓,转眼间,又挂上了数不尽的哀伤,周围还有不少路过的行人,车辆,散步的,夜跑的,周围城市绚烂的灯光,十分扎眼,城市的夜景,车水马龙,江边的路灯,一家一家人的欢声笑语,不停的再他的耳边回旋。

    文父这一刻,想到了很多很多,他手上拿着一张照片,照片当中,他与文母,以及文啸雨三人,相拥而抱,一家人那么的和谐,那么的幸福,想着自己这些年的一切的一切。

    所有的所有,不停的再他脑海当中回旋,他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大口大口的抽着烟,用烟,把照片也给点着了,他看着照片一点一点的燃烧,已经烧到了他的手上,他依旧丝毫反应也没有,眼泪缓缓的从他的眼角滑落,强悍如此的文父,此生也从来没有如此的懦弱过,他哭了起来,一米八多的大老爷们,再整个Z市都鼎鼎有名的文氏集团总裁,整个Z市商界新生派的代表人物,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此时此刻哭的像是一个无助的孩子。

    他哭了许久许久,眼泪都已经枯干了,文父抬头,眺望着远方。“对不起。”他喃喃自语。

    文父强壮的双手,抓住了江边的护栏,一咬牙,把自己撑了起来。

    周围一个路过的小孩子,伸手一指文父“妈妈,那边的那个叔叔好像要跳江。”

    “别瞎说!”女子连忙搂住了自己的儿子,抬头一看,一个身影刚好翻越了护栏,大头朝下的跳了下去,这一刻,再边上,只有一个轮椅了,女子“啊”的一声大吼了起来“有人跳江了,有人跳江了!快点,有人跳江了,救人啊!”

    周围不少人全都围拢了过去,站在轮椅边上,往下看着,都在议论纷纷的,还有人已经把手机拿出来了,打电话,开始报警。

    太阳缓缓的升起了,再医院的停尸房内,文母看见了已经没有呼吸的文父,郑成龙,郑母,噶虎这些人也都在,所有人都已经傻眼了,完完全全的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王正亲自出现在了这里,看着文母,看着投江自尽的文父,没有人说话,大家的目光也都聚集在了文母的身上,文母伸手摸着自己的丈夫的脸颊,看着自己丈夫这英俊的面容,她从头到脚,眼泪都没有流出来一滴,许久之后,她拿起来了笔“你真狠,就这样把我们娘俩丢下了,姓文的,枉你一生辉煌风光,但是你不配做一个男人。”她说完,自己拿起来笔,就再边上签字了,文母转身就走,走了没有两步,整个人眼前一黑,栽倒在了地上……

    两个月的时间,一转眼就过去了,看守所的大门打开,文啸雨背着一个背包,光着个脑袋,出现了,他整个人显得精神很萎靡,和之前那个自信满满的文少爷,已经判若两人。

    他身上不少伤痕,出来的时候,脸上还是肿着的,郑成龙的玛莎拉蒂停在看守所门口,他和董叶两个人站在一起,看着这边的文啸雨。

    郑成龙走到了文啸雨的面前,张开双臂,拥抱了文啸雨,拉着文啸雨就上了车,坐在车上的董叶,一言不发,郑成龙想说话,却也不知道说什么,说实话,这一刻的场景还是很尴尬的,许久之后,文啸雨还是率先开口了“我爸妈呢?”

    车内依旧没有人说话,郑成龙看着董叶,董叶看着郑成龙,显然,两个人都不愿意开口,但是这个事情,却也是避免不来的事情,文啸雨已经感觉到不对劲儿了“我爸妈呢。”

    他这一次的声音大了不少,董叶从边上摇了摇头,突然之间,哭了出来,到底还是没有控制住,听着董叶哭,文啸雨从后面上去就抓住了郑成龙的脖颈,声音顿时就大了“我爸妈呢,停车!”文啸雨这突如其来的一下,郑成龙的车子当即就失控了,他连忙踩住了刹车,整辆车再马路上面转了一个三百六十度,横在了马路边上,后面的车子也是刹车及时,否则的话,这一次绝对会酿成一起很大的交通事故。

    文啸雨瞪大了眼睛,整个人暴怒不止“问你话呢,我爸妈呢!”文啸雨嘶吼了起来,使劲摇晃着郑成龙的脖颈,片刻之后,郑成龙抓住了文啸雨的手腕“松开我,我来和你说。”

    文啸雨瞪着郑成龙,就这么看着他,突然之间,郑成龙吼了起来“松开我,我来和你说!”这第二声大吼,文啸雨松开了郑成龙,随即郑成龙的眼圈也红了,他从边上就发动了车子。“当初因为张家老二的事情,干爹就已经受到了很大的刺激与创伤了,这一次电影泄露的事情,算是把他最后的救命稻草给拔了,也是摧毁了他内心最后的希望,他已经破罐子破摔了,张大佬太狠了,想方设法的往死整你们家,影片泄露之后,不讲道理的高薪一次性的支付,几乎挖走了文氏集团所有的高管,有能力的人,几乎都被挖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