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66】郑老爷子的开导
    文啸雨彻底傻眼了,说实话, 他能感觉到,从自己母亲的眼中,似乎已经看不到那种求生的欲望了,这是很可怕的事情,文啸雨正不知所措的时候,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一个成熟稳重的声音传出“你就这么想下去陪他,把啸雨自己一个人孤苦伶仃的仍在这个世界上吗?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从今天开始也不会管你的孩子了,你自己的孩子,你自己都不负责的话,你更别指望别人负责,让他自生自灭吧。”

    郑老爷子出现在了病房当中,看着躺在病床上的文母“我认识了你这么多年,太了解你了”

    剩下的话,郑老爷子都没有说,文母就不吭声了,文啸雨赶忙从边上起来了。

    “干爹,你快点劝劝我母亲啊,干爹,你得救她,你得救她啊。”文啸雨攥住了郑老爷子的手腕,像是攥住了救命稻草,使劲的摇晃着,情绪显得十分的激动。

    郑老爷子拍了拍文啸雨的肩膀,随即看向了文母“你的孩子,你别想就这么撒手不管,我知道老文的事情对于你的刺激是极大的,你心里面的坎儿迈不过去,但是你好好看看你面前的儿子,你好好看看他现在已经变成什么样子了,如果你再这样真的撒手不管了,那毁的绝对不是你一个人了,文啸雨现在这个样子已经快废了,如果你再这样离开了,你这宝贝儿子,老天爷都救不回来了。”郑老爷子显然对于文啸雨的近况,也是十分的了解的,毕竟也是久经商场的老狐狸了,知道怎么抓人心抓的最狠。

    “一个自暴自弃就算了,另一个连活都不想活了,你们说我他妈的这一天天的还在忙乎个什么劲儿啊?还费心费力的给你找什么骨髓!难道我自己就没有事情,很清闲吗?”

    郑老爷子把场面这一下就给压下来了,他伸手一指文母,自己手上拿着一个文件袋“这是我刚刚给你找到的很合适你的骨髓捐赠者,都已经谈好了,对方都已经签字了,你要是签字了,就可以做骨髓移植手术了,至于后面的事情,那才是真的听天由命了,你得好好活着,你以后的时间还多呢,绝对不能就这样不负责任的撒手不管了,你仔细想想吧,你要是现在还想着出院,那行,你就把你这最后的机会,一把火烧了,要是决心好好治病了,那就签字,好好配合化疗,准备做手术,你自己考虑吧,文啸雨,你跟我出来一下。”

    两个人出了病房,郑老爷子简单明了“你爸走了这么长时间,我一直没有安慰过你,那是因为我知道,这种事情,安慰是没有用的,只能靠着个人自己缓,你这么长时间的所作所为,其实我也都看在眼里了,文啸雨,你不能这么自暴自弃了,你的人生路还很长,不能因为这一件事,就彻彻底底的被打倒了,你放纵也放纵够了,发泄也发泄够了,该正常一点了,你妈现在都已经不想活下去了,你再这样,我郑和泰还这么辛苦的干啥?”

    “我说话比较粗,可能有些不好听,但是却是是实话如果你们现在自己都不努力的话,那别指望任何人帮助你们了,我和你爸这么多年的兄弟,同进退,共生死,他的事情我有责任,但是我迟早会把场子找回来的,就算是我现在如此的被动,我依旧不会放弃,我们郑氏集团,也不会被他们随随便便的就给打倒,再负责任这个角度上,我比你父亲要强得多,现在我也给你一次机会,这张银行卡你拿着。”

    郑和泰再次的递给了文啸雨一张银行卡“这是你母亲做手术的所有相关费用,都在里面,我这钱还给你,如果你再把这钱乱糟了,那你记着,是你自己把你母亲推向深渊的,和我没有任何的关系,我郑和泰做到这一步,已经是仁至义尽了,文啸雨,你自己想吧。”

    “还有,我从公司给你留了一个空缺职位,从底层做起,能不能做得好,就看你自己了,如果你愿意和郑成龙一样,天天泡妞,那你随便,我也不强求,如果你向来重新开始,重新生活的话,明天你就去公司的人事部报道,不会不可怕,可怕的是不学。”

    “犯错不可怕,可怕的是不改,人生不如意,十有八九,遇到挫折不可怕,可怕的是再也站不起来,你好好看看你现在的自己,你爸爸不在了,你能照顾好你病重的母亲吗?”

    “啸雨,我是看着你长大的, 也了解你这个孩子的脾气秉性,记着,机会我就给你这一次,你知道我这个人的,我连我自己的亲儿子,都能放弃,更别提我的干儿子了,像郑成龙一样,自己想要当一个废物,那谁也救不了他!我郑和泰这一生,白手起家走到现在,我谁都没有靠过,就靠自己的这份自信,先有了这份自信,才可能做成事情!”

    郑老爷子十分的霸气,文啸雨这一刻,犹如醍醐灌顶,盯着郑老爷子看了好一会儿,他使劲的点了点头“干爹,对不起,我让您失望了!”

    “错了,你没有让我失望,你让董叶失望了,是她今天晚上来找到我的,我才知道你把你母亲的住院的费用都输光了,这一点你和你爸一样, 这种时候了,还要什么面子,你妈那个骨髓移植的事情是假的,我还没有找到合适的人,但是已经快了,可是我必须得给她希望,你也一样,不能这样下去了,为了你的母亲,你也必须振作起来,给她希望,知道吗?骨髓移植的事情,我还是会办好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你小子要振作起来,懂吗?”

    文啸雨使劲的点了点头,随即,他突然之间就跪在了地上,眼圈也红了,他一个字都没有说,跪在地上“咣,咣,咣!”的就给郑和泰磕了三个响头。

    郑和泰叹了口气“要是郑成龙能有你一半儿的理解,我也不至于为这个败家子伤神费力了,行了,回去好好收拾收拾,明天去公司的人事部报道……..”

    郑老爷子回到了车上,揉着自己的额头,显得很是疲惫,噶虎从边上一边开车,一边说道“张大佬最近再积极运作张家老二的事情,想要把张家老二弄出来,我们公司名下的那些娱乐性场所,基本上都处理完了,就剩下盛世东方和迪克斯酒吧了,两个地方都在重新装修,但是现在女孩不好找,原本那些有联系,有本事的妈咪,都被张大佬那边挖走了,本来我重新联系好了两个挺大的妈咪,从外地联系的,结果刚谈好,风声就放出去了,一个被张大佬买通买走了,另一个被吓唬走了,人家都是出来赚钱的,肯定不愿意牵扯这些恩恩怨怨,现在张大佬是故意拿出来了一笔钱,就在处处针对咱们,日子不好过啊,现在一个工程项目都揽不上,酒吧和ktv也没有办法营业,这样下去的话,我们真完了,而且公司还有不少债务需要偿还,我们自己的银行贷款,还有文氏集团的那些产业。”

    噶虎说的这些,郑和泰又何尝不知,他从边上叹了口气“行了,说点开心的事情吧。”

    “哪有什么开心的事情,唯一开心的事情也和你说过了,那个骨髓的事情搞定了。”噶虎从边上随即问道“文啸雨那边你开导的怎么样,我觉得这个孩子应该没啥问题。”

    “嗯,看起来不错,噶虎啊,你说我们现在可怎么办,这群势利小人,现在都跟在张大佬的屁股后面处处针对我们,这样下去,我们真的抗不了多久了。”

    噶虎从边上无奈的摇了摇头,这种事情,问他,他怎么会清楚,许久之后,他摇了摇头“实在不行,我去和他拼了,把当初张家老二用在咱们手上的那些手段,全都还给他,让他感受一下,一命换一命。”虽然噶虎说的轻轻松松的,但是郑老爷子却感受到了噶虎的认真,他坐直了身体,转头看着噶虎,随即伸手一指。

    “我警告你,这样的事情,你想都不要想,净扯淡,你和张家老二是一样的吗?”

    “当然不一样,那是一个什么角色,逼急了老子,老子比他狠多了。”噶虎目露凶光。

    第二天清晨,文啸雨起了个大早,他难得的洗了个澡,刮了个胡子,收拾的干干净净的,从楼下找了一个刚开门的理发馆,把头发也给剪了,整个人的精神面貌,焕然一新,但是脸色依旧有些不好看。

    他走在马路上面,脑子里面都是一会儿去单位报道的事情,不知道为什么,他突然之间觉得自己的胸口有些闷,他停下来,缓缓的深呼吸了两口气,没有当回事,继续往前走。

    前面不远处的地铁口,有一个衣衫褴褛,邋里邋遢,骨瘦如柴,满头白发的老人,坐在边上,正在乞讨,因为刚好是早高峰上班的时候,不少人忙忙碌碌的,都着急去工作呢,人流太多太密集,老头靠在地铁口,明显的是有些碍事的,老头看起来脏兮兮的,但是那一双眼睛,却显得炯炯有神。

    人群当中,一个焦急的声音传出“让一让,麻烦让一让,麻烦让一让!”不远处,一个矫健的身影急速奔跑,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看起来似乎是上班的时间要到了,他手上拎着一个公文包,风驰电掣的,接连撞开了好几个人,连一声对不起都没有说,奔着地铁口就过去了,他肯定不能从正面往里面走了,人太多了,他只能从侧面往过跑,或许是注意力太过于集中了,他压根就没有看见坐在地铁口乞讨的老人,周围不少人看着这个人冲着地铁口的老人一脚就踩上去了。

    文啸雨当即就着急了“小心点,你脚下有老人!”文啸雨也是着急了,随着这一声大吼,他顿时之间觉得一阵天旋地转,整个人差点栽倒再了地上,幸亏边上有个电线杆,文啸雨顺手扶助了电线杆,再看那个人的身影,一脚已经踩到了老人的身上,因为速度太快了,他整个人的身体都失去了平衡,瞬间飞了出去,重重的摔在了地上,这一刻,周围的人群都是让开的挺快的,这年轻人结结实实的就摔了一个大跟头,手上的公文包掉落在了边,手机也摔倒了地上,因为他手上攥着手机的,落地的时候,刚好还是手机屏幕着地,这一下给他的手机屏幕,也是摔得稀碎。

    男子一瞬间火冒三丈,起身转头,杀人一样的目光就看向了地铁口边上的那个老乞丐“你他妈的死就死远点,从这里碍什么事!”他愤怒的叫骂着,起身奔着地铁口的这个老者就冲过去了,抬腿一脚冲着老者的脑袋就招呼上了,老人这个体型,这要被这小子一脚踹上,那不得直接踹死啊。

    周围的人都看傻了,在这千钧一发之际,文啸雨的身影出现了,他用自己的侧身,直接挡在了老人的身前,男子这一脚,踹到了文啸雨的身上,文啸雨站在原地,一动未动“哥们,你这样就不对了。”

    “你给我滚,有你屁事!”男子十分的愤怒,根本不理会文啸雨,叫吼着一拳照着文啸雨也抡上来了,文啸雨几乎是下意识的动作,抬胳膊一挡,转身速度极快的一击下勾拳,把这个年轻的男子,顿时之间就给抡的飞了起来,再一次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男子起身,往地上一吐,一嘴的血迹,牙齿也掉落了,周围不少人的目光都看向了文啸雨,随即有人从边上开口了“活该,真是活该!”

    “就是,人家这么大岁数的一个老人了,你自己走路不长眼,还要打人家,不知道什么叫尊老爱幼吗”

    “你是哪个单位的啊,你怎么就这么厉害,你踩了人家,自己摔倒了,起来还要打人吗?不讲理吗?”

    边上围观的群众,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都开始议论纷纷的,显然这也给了这个男子很大的精神压力。

    男子也是看着文啸雨,自己有些害怕了,刚刚那一拳,他现在还有痛呢,议论声音越来越多了,男子一咬牙,从地上把手机和公文包捡起来,转身推开了人群就跑了,周围的人都欢呼了起来。

    不少人的目光还都集中再文啸雨的身上,有些人路过的时候,还冲着文啸雨伸出来了大拇指,文啸雨就站在原地,他一只手扶着边上的墙,脑袋里面也是晕沉沉的,转头看向边上的老头的时候,文啸雨发现老头盯着自己的眼神很快“大爷, 这种地方不适合乞讨,来来回回人很多,很危险的,不要再这里了,如果再碰见这样的人,您会受到伤害的。”文啸雨说完,自己冲着老人笑了笑,从自己的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百元大钞,放在了老人的边上“换个地方,好好吃顿饭吧,对不起,我的能力有限。”

    文啸雨转身就走,但是才走了没有两步,他突然之间眼前一黑,整个人,直接就栽倒到了地铁门口处,就还差一点点,他整个人就要从楼梯上面滚下去了,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周围不少人也是都看见了刚刚文啸雨的见义勇为,连忙从边上扶着文啸雨,还有人再打电话,地铁口的位置,这时候,已经陷入了一片混乱,文啸雨已经昏迷过去了,全然不知道了……

    文啸雨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出现在了医院的急救室内,他从边上起身的时候,郑成龙的身影出现了,他也是赶得巧,再文啸雨被送去医院的时候,他给文啸雨打电话,想要问问他上班的事情呢,因为文啸雨都去上班了,文父对于他的要求也是提高了不少,要郑成龙也去单位工作,和文啸雨一起,只不过郑成龙不想去,琢磨着和文啸雨怎么通通气,自己好继续睡觉呢。

    结果他给文啸雨打电话的 时候,是一个热心的市民接的电话,直接告诉郑成龙文啸雨的事情,这一下郑成龙也不睡觉了,自己连忙起身开车就过来了,守在文啸雨的身边,带着文啸雨从前到后的做了一个检查,文啸雨醒来的时候,那所有的检查结果都已经出来了。

    大夫也在边上坐着,看见文啸雨的时候,微微一笑“醒过来了,来,坐着休息会,我问你点事情。”

    文啸雨有些担心,从边上径直开口“大夫,我这是怎么回事啊,检查出来结果了吗?”

    “你这是心脑血管疾病,小伙子,你这么年轻,怎么会得这样的病呢,平时你是不是生活作息特别的不规律,是不是长期的抽烟酗酒?”大夫这么一问,文啸雨没吭声,这一段日子,他就是这么过来的,但是没想到,他这么一折腾自己,还给自己落下了这么一个病,他从边上点了点头。

    “现在是这么个情况,你可以选择输液,调养几天,还可以选择自己回家休息着,但是记着,不能再作息不规律,熬夜抽烟酗酒了,你的症状很轻微,你现在这么年轻,调养好了,那以后不会复发,如果调养不好的话,那以后再复发,来来回回的,容易落下病根,那你老了以后,可就真的遭罪了,知道吗?”

    文啸雨连忙点了点头“知道了,大夫,那我应该怎么调养,我应该注意一些什么,您告诉我一下,至于输液就不要了,我今天还要上班工作呢,第一天,我也不想输液。”

    “工作也得有度,也得注意休息。”大夫强调了一句“这种病主要还是多加锻炼,少抽烟酗酒,尤其是酗酒,知道我见过多少因为酗酒心脑梗死的患者吗,你这么年轻,可不能这样,你看看你的脸色多难看。”

    文啸雨连忙谢了谢大夫,又开了一些药,整整忙乎了一上午,他和郑成龙两个人才从医院里面出来。

    俩人从门口找了一个地方吃午饭,郑成龙上下打量着文啸雨“瞅着你现在这个状态,我也放心不少了,我帮你请假了,你从用家里面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吧,正好我爸而已不用催着我和你一起上班了。”

    “我不用修养,吃了中午饭,我就过去报道。”

    “你放屁,我刚帮你请了一个月的假,我爸都知道了,你不输液,好歹吃几天药啊,身体是你自己的”

    “我加强锻炼就好了,我不想从家呆着,我得工作,得赚钱。”

    “要钱和我说啊,我给你想办法,啸雨,你就好好的修养一段时间”再郑成龙还想说话的时候,他看着文啸雨那坚定的眼神,他也是太了解文啸雨了,随即他叹了口气“他妈的,我的人生!”

    文啸雨吃过了午饭,直接前往了郑氏集团的人事部正式报到,正式的成为了郑氏集团的一员,虽然郑氏集团现在的大体情况不好,但是所有的一切都被郑老爷子给压住了,下面的员工并不知情,整个郑氏集团再他们的眼里,依旧还是一副蒸蒸日上的样子,郑氏集团的所有人都认识文啸雨,也知道文啸雨和郑老爷子的关系,所以对于文啸雨,还是很客气的,有求必应,有问必答。

    至于郑成龙,不知道他是用什么借口,或者是离家出走,或者是生病难受,或者是大姨夫来了,愣是生生没有和文啸雨去过公司,一天班儿都没有上过,这小子的心,也是真的够大。

    文啸雨是真正的从基层干起,一夜之间,他放佛变了一个人一样,非常虚心的和公司的同事求教各种各样的问题,文啸雨聪慧这不是假的,几乎所有人都再惊讶于文啸雨的聪明,一点即通,也惊讶于他的勤勤奋奋,踏踏实实,这和之前的那个文啸雨,又是判若两人。

    忙碌到下班的时候,他就跑去医院,照顾自己的母亲,直到晚上自己的母亲睡着了,再跑回到他们原本租住的家中,他不再喝酒,但是戒烟,确实是有些困难的,为了抽出来时间加强锻炼,他上下班全都靠跑步,虽然很累,很疲惫,但是说实话,他希望累点,累的受不了了,躺床上可以什么都不想,直接睡。

    医院到家里面的距离挺远的,足足得有七八公里,文啸雨上了一天的班,又在医院陪着照顾了自己的母亲半天,现在再往回跑,也是真的够消耗体力了,不一会儿的功夫,他就已经大汗淋漓了,昨天还能坚持呢,但是今天,要继续的时候,他还是真的有点受不了了。

    他气喘吁吁的坐在一边的过道上,显得有些精疲力尽,他再转眼一看时间,也已经挺晚了,文啸雨有些累了,想要起身打车吧,还有点心疼钱,觉得没有多远了,想要往回走吧,实在也是有点走不动的。

    他再这边还正在纠结的时候,边上一个声音传出“你这样锻炼身体是没有用的,你现在这样的运动,算是属于超负荷运动,不仅对于你的身体没有任何的好处,还会让你越来越累,早晚还会累的倒下的。”

    听见这个声音,文啸雨有些好奇,都已经这个时间了,马路上的行人都不多了,这是谁呢,他抬头的时候,看见他侧面,一颗大树下面,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站在那里,骨瘦如柴,这正是昨天早晨,再地铁门口的那个老人,不管他多么的消瘦,多么的邋遢,但是眼神依旧如苍鹰一般锐利,似乎能看穿一切。

    文啸雨冲着老人笑了起来“谢谢您。”说完,文啸雨起身, 一咬牙,继续往前走,胸口又有点闷,这一下他也不敢加速了,他再前面走,就觉得不对劲儿,停下来的时候,转头看了眼自己的身后。

    果然,那老人一直再跟着“老大爷,您是和我一个方向吗?”文啸雨问了一句,指了指前面。

    老人没有吭声,只是瞅着文啸雨,文啸雨挺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往前走,老人就在后面跟着,前后走了半个多小时的样子,文啸雨走到单元门口的时候,老人居然也跟到这里来了。

    文啸雨这一下有些难办了,明显的,这老人是跟着自己的,他身上确实太脏了,又脏又埋汰的,总不能跟着自己回家吧“不好意思,老大爷,我家里面有人,实在是不方便,否则的话,我就邀请您上去了。”

    文啸雨双手抱拳,显得有些不好意思,老人听到之后,往后退了两步,边上刚好有一个坐着的长椅,老人直接就躺上去了,文啸雨看着他盯着自己的样子,心里面也有些发慌,但是总不能这样就随随便便能带一个人回家吧,尽管老人已经看起来让人觉得很可怜了。

    文啸雨还是自己回家了,他洗了一个澡,顿时之间觉得有些饿了,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起身从家里面找了半天,连一袋方便面都没有了,本来就是租的房子,之前吃饭有董叶,都是董叶再照顾,现在就剩下了文啸雨一个人了,想定个外卖吧,银行卡里面一分钱都没有。

    浑身上下,满屋子搜来搜去的,最后搜出来了不到一百块钱,文啸雨拿着这一百块钱下楼,琢磨从边上的超市,买点吃的,下楼的时候,想到了楼下的那个老人,文啸雨撇了撇嘴,现在自己的情况,其实未必也比他好多少吧,他嘴角挂着笑容,顺手从边上拿起来了一个被子,一个枕头,这要是说让老人回到家里面住,那文啸雨实在是做不到了,这是最大的限度了。

    他下楼的时候,老人果然躺在椅子上面睡着了,文啸雨轻轻的给他盖着被子,又把枕头放在了他的头下,老人睡的还挺死,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还好,小卖部离着他家里面不算太远。

    文啸雨买方便面的时候,又想起来了那个可怜的老人,他顺势多买了一份面包,牛奶,回家路过老人身边的时候,把他面包和牛奶放在了老人的身边,自己打了一个哈欠,打算回去睡觉了。

    他才往前走了没有几步,就听见了身后老人的声音“年轻人,你等一下。”文啸雨再一次的站住了。

    他转头,看着身后的老人,心里面又有些尴尬了,老人顺势把自己的被子撩开,起身走到了文啸雨的边上,他冲着文啸雨微微一笑“年轻人,你我非亲非故,为何你再这个时候,如此的帮助我这个叫花子。”

    “这个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啊,就是看见了,就帮了,看不见,也不会主动去帮,就是这样了。”

    文啸雨倒也实在“不好意思了,大爷,我实在太累了,上去吃点东西,就要休息了,明天还要上班呢。”

    “你等一下,还是那个事情,你每天这样上下班,全都用走用跑的超负荷运作身体,不是一个正确的事情,你给我几分钟的时间,我教给你几个基本动作,然后,你每天就重复这样的动作,天天练习。”

    “你相信我一次,你我非亲非故,这么帮我,我不会恩将仇报的。”老人微微一笑,继续说道“你每天就做这些简单的动作,坚持上十天半个月,绝对会比你现在每天上下班步行,效果要好得多,人身体的承受力是有限的,可以突破,但是要慢慢突破,如果一下子猛了,会崩盘的,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我这一套动作,是祖传的,做好了,绝对能缓解你胸闷的毛病。”

    文啸雨“啊”了一声,上下打量着这个老人,笑呵呵的开口“老爷子,您要教给我什么样的动作啊,这么的神奇,会比我天天跑步还要好用吗?”

    老人这个时候把自己衣衫褴褛的外套脱掉了,站在文啸雨的面前“你好好的看着,听着,学着我的动作!”老人身上瘦的就剩下皮包骨了,但是此时此刻,他马步站立,双手握拳,置于腰侧,拳心向上,两眼向前平视“看好了,这是第一步。”老人就保持了这样一个动作,很快他两拳变掌,掌心向上,从身体两侧,上举到头顶上方,然后十指交叉,随后翻转掌心向上。两掌缓慢用力向上托起,身躯略向上抬,同时配合吸气,两掌由头顶上方向前向下按,同时弯腰配合呼气,直按到地,两掌向内向上翻转,上身向上直起,双掌如捞物状,同时配合吸气,掌捞到胸前向外翻转,直臂向上托,同时吸气。

    一套动作做完了,老人转身,看向了文啸雨“这是我教你的第一套动作,坐马托天理三焦,你每天就按照我交给你的这套动作,早晨做六次,晚上做六次,你尝试着做一个星期,感受一下身体的变化,你就知道我有没有骗你了,记着,做这些动作的时候,动作要慢,呼吸要匀,下按过程呼气,捞托过程吸气,但不可勉强,上托下按过程当中,十指始终交叉,来,你今天晚上先坐六次,做完了,你回家睡觉,我从边上给你看着,如果哪儿不对,我再教给你。”

    文啸雨看着老人认真的样子,犹豫了一下,想了想,也没有什么损失“谢谢大爷了。”文啸雨说完,按照老人刚刚的样子,自己一点一点的就做了起来,前后就几个动作,看起来挺简单,但是当他真正的做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居然还是挺有难度的,一直都有问题,也是幸亏老人再边上很耐心的交他,不过文啸雨这天资聪慧的劲儿,真不是吹的,第一遍做的狗屁不是,第二遍好点儿了,第三遍的时候,老人从边上说话,他就可以做了,第四遍的时候,文啸雨几乎自己就能记下来流程了,第五遍的时候老人给文啸雨随便的矫正了一些错误,第六遍的时候,老人从头到脚看着文啸雨做完,眼神当中流露出了了一丝惊愕,但是这一丝惊愕,一闪即过,他冲着文啸雨笑了笑“不要再跑步了,按照我说的做,每天就打这几个动作,早晨六次,晚上六次,你好好的感受一下!”

    文啸雨这个时候从边上点了点头,也是时间不早了,连忙告别了大爷,自己转身就离开了,他回到家里面的时候,吃了点东西,径直睡觉了,因为白天太累了,他躺下就睡着了,一觉就睡到了第二天早晨,他本来也就早晨起早的习惯,他下楼的时候,老人已经不再楼下了。

    文啸雨想到了昨天老人教他的招数,思索了片刻,按照老人说的,试试也无妨,他回忆着昨天晚上老人教他的招式,前后坐了六次,挺简单的,完事之后,他到了小区门口的公交车上,坐车上班。

    忙忙碌碌一天,晚上回到家中的时候,文啸雨累的够呛,站在家里面,他想到了老人的话,犹豫了一下,文啸雨还是起身了,他天生有股子韧劲儿的,不管是追女孩,还是健身,打拳,或者是现在上班工作,他一直都是一个很能坚持的人,他在家里面,愣是又重复了六次那个动作,完事躺下就睡着了。

    文啸雨真是按照老人的要求,前前后后练习了一个多星期,说实话,开始的时候文啸雨是真的没当回事,但是不知不觉的,他胸闷的次数越来越少了,而且他觉得自己的精力,也比之前充沛了不少,这个时候,他才是真正的相信了,老人这一套动作,是真的有用,比他来回跑也省时省力,另外,他还感觉,经过这一个星期的锻炼,他感觉精力和体力都要充沛了不少。

    而且,他知道,必须要让自己彻底的转移注意力,别闲下来,这样才能不去想董叶。

    一个多星期以后,今天文啸加班了,在下班的时候,都已经很晚了,他到家楼下的时候,发现楼下的椅子上面,老人居然又出现了,他躺在那里,似乎再等着文啸雨一样,看见文啸雨过来了,他微微一笑“小伙子,我教给你的那一套动作如何?”

    文啸雨点了点头,连忙双手抱拳“谢谢大爷,真的,我感觉这一个多星期的时间,我胸闷的次数明显的减少了,这两天几乎都没有了,整个人的精神状态也好了不少,真心的谢谢您,我会继续练习下去的。”

    “哈哈,我就说我不会骗你吧,但是你要是光靠这些简单的动作,只能暂时缓解你胸闷的这些问题,治标不能治本,所以说,我今天再多教给你一个基本动作,那就是站桩,以后你每天锻炼的时候,把这个基本动作做完了,再打我那一套动作,你坚持一段时间,你会感觉到你的身体状态,比现在还会要好的。”老人话音刚落,文啸雨眉头一皱“站桩?我打拳的时候练过,那个有什么用?”

    “那可是不一样的。”老人微微一笑,自己一边开口,一边自己就展示开来“两脚开步同肩宽,两膝微屈……”老人从边上详细的介绍着他要求的站桩姿势,文啸雨听完之后,心领神会的点了点头。

    老人看着文啸雨点头,微微一笑“别觉得简单,你试试,你能站三十分钟,就算你赢了。”老人话音刚落,文啸雨一脸的自信,按照老人要求的方式,开始站桩,老人从边上给文啸雨纠正,就瞅着文啸雨,十分钟过去了,文啸雨面不改色心不跳,老人从边上有些诧异了,皱起来了眉头,摸着自己的下巴,片刻之后,他的眼神当中,闪过了一丝兴奋的表情,文啸雨站了二十多分钟的时候,就有些受不了了,但是他还在坚持,老人这个时候从边上微微一笑,轻轻一拍文啸雨的肩膀,直接就给文啸雨拍了一个跟头,倒地的文啸雨双腿发麻,有些头晕目眩,从地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来。

    老人瞅着文啸雨“你从明天开始,每天早晨,晚上做我那一套动作之前,现在站桩半个小时,时间不多说,你就站半个月试试,绝对会给你不一样的感觉,如果你能坚持两到三个月,你什么药都不用吃,你的身体,会变的比以前更健康。”老人说到这的时候,自己起身离开了。

    “大爷,晚上住在我家里面吧,我家里面今天没人!”文啸雨说完,老人只是伸手摇了摇手,并没留下。

    文啸雨揉着自己的小腿,脑海里面满满的都回忆着老人刚刚的那些话,还有老人要求的那些动作。

    文啸雨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觉得自己有些上瘾,或许也和自己之前打过那几年拳有原因吧。

    从第二天早晨起来的时候,文啸雨就开始站桩了,按照老人的要求,这一次,还是二十多分钟,双腿就酸的难受了,想要和那一套动作连上,根本就连不上,但是文啸雨就是有这个韧劲儿。

    当天晚上的时候,文啸雨再次站桩的时候,就持续了将近三十分钟,但是还没有和那一套动连上,他前前后后又是一个星期的时间,持续着不停的站桩,当他终于连着站桩半个小时,还能连上老人教他的那一套动作的时候,他整个人兴奋的欢呼了起来,当他欢呼许久,冷静下来的时候,才想到了一个很重要的问题,那就是自己这一段时间,一次胸闷的感觉都没有了,文啸雨更加的深信不疑老人这一套招式。

    从这一天起,文啸雨每天早晨和晚上,都会站桩半个小时,然后再连着老人的那一套动作,时间久而久之了,文啸雨甚至可以站到四十分钟,甚至于五十分钟了,而且,他的精神面貌也是焕然一新,脸色红润有光泽,整个人每天都是激情满满的,除了工作,就是站桩,练这一套动作,不仅仅是因为这一套动作能真正的帮助文啸雨锻炼身体,还有一个更主要的原因,那就是文啸雨发现,随着时间的越来越长,他越来越思念董叶,他不能让自己安静下来,每每当他自己真的安静下来的时候,他脑子里面,就满满的都是董叶的样子,别看文啸雨平时什么都听董叶的,董叶说什么,他几乎都不会说不,对董叶是十分的好,十分的关心在乎,但是再偶尔吵架的时候,文啸雨,向来不后退。就像是当初郑成龙和晴晴说的一样,文啸雨吵架之后,是绝对不会去主动联系哄董叶的,这么多年了,虽然两个人争吵的次数很少,但是每一次真正发生争吵的时候,都是董叶主动低头的,文啸雨其实很想去联系董叶,他也觉得自己做的不对了,但是讲真,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低不下这个头,可是心里面还是控制不住的想。

    尽管自己已经想她想成这个样子,但是愣是没有主动联系过董叶一次,然后,唯一能转移自己注意力的方式,就是站桩,打老人教他的那一套动作了,但是没有多久,这一套文啸雨觉得已经没有什么可以练的了,他开始慢慢的期盼着老人的到来,再交给他一些别的招式,至少让他有个事情做,否则的话,每天除了工作,文啸雨只有思念董叶了。

    其实文啸雨的内心是十分挣扎的,愣是这样持续了前前后后将近一个月。

    再文啸雨回家的这天晚上,老人的身影终于出现了,再次看见老人的时候,文啸雨整个人显得十分的兴奋,和之前看见老人的状态,也是完完全全的不一样了,老人看见文啸雨的时候,嘴角挂着笑容“怎么样,现在可以站桩三十分钟,再带着我那一套动作了吗?”

    文啸雨点了点头“别说三十分钟了,六十分钟都可以了,还有没有别的招式了,能不能再教给我一些。”

    老人一听,摇了摇头“不可能,你才多久,六十分钟,你知道六十分钟和这一套动作是什么概念吗?”

    文啸雨二话不说,再楼下,自己一个标准的站桩姿势,愣是生生的站了一小时,老人从边上使劲拍了文啸雨两巴掌,文啸雨依旧是纹丝不动,这一下更是超出老人的预料了。

    他一脸不可思议的看着文啸雨,随即点了点头,冲着文啸雨笑了起来“那好,我今天再交给你两套基本动作,这两套基本动作,和站桩都是一样的,你练好这三套基本动作,强身健体是没问题了。”

    “听着,这两套基本动作,第一套是压腿,压腿分正压,侧压,后压,前压,仆步压,竖叉,横叉。”老人一边说,自己一边就在边上演示,还在强调着注意事项,他做一次,文啸雨跟着学一次,他做一次,文啸雨跟着学一次,前后三次,文啸雨也就记住了,这都是一些简单的动作,很容易记忆的。

    “第二套基本动作是踢腿,踢腿分为,正踢,屈踢,侧踢,后踢,走踢,跑踢,跳踢,扶踢,勾脚”老人一把年龄了,这个时候的所有动作,与他的年龄比起来,感觉实在是相差巨大,完完全全的就是判若两人,这一套动作的基本要领老人做完,文啸雨跟着也坐了两次。

    看着文啸雨如此的有天赋,老人从边上也是接连点头“就是这些动作,你好好的练习吧,年轻人。”

    老者说完,自己再次的起身离开了,文啸雨想要留住老者过夜,也被老者拒绝了,他本来以为自己练一段时间,还能在碰见老者的,谁知道,从这以后,很长一段时间,文啸雨再也没有见过老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