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68】不一样的文啸雨
    晴晴看着文啸雨的身影,消失再了医院的入口处,自己整个人一股子说不出来的感觉,她坐在车上,陷入了沉思,好一会儿的功夫,她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拿起来手机,里面传出来了火刀的声音“我的姑奶奶,你能不能照顾一下别人的情绪,稍微感受下我的存在。”

    听见这句话的时候,晴晴才想起来,自己的后备箱还有一个人呢,刚刚本来晴晴打算喝点酒的,其实是和火刀两个人一起找的文啸雨,后来因为发现文啸雨一直没有上了车,所以就去接文啸雨,送他一段,但是火刀在车上明显的不合适,所以晴晴就把火刀赶到了后备箱,讲真,这火刀也是为了爱情够拼的,这要是让人知道堂堂z市鼎鼎有名的火刀,被人塞到后备箱,还让人给忘记的话,那绝对是一个天大的笑话。

    火刀好歹是人高马大的,晴晴打开后备箱的时候,火刀从里面出来,挂着一脸的委屈“我说小祖宗,你以后能不能感受一下我的存在啊,文啸雨那个小子明显的看不上你,你至于么你,你什么时候也变得这么倔了你,好歹你俩说话我也能听见,你就不能照顾照顾我的感受吗?”火刀显得有些无奈“你就别从他的身上浪费时间了,他看不上你。”

    “那你也别从我的身上浪费时间了,我也看不上你,你别跟着我了,不就没这么多事了?要么你就别抱怨,婆婆妈妈的。”晴晴给火刀也没有好脸色。

    火刀这一下也不吭声了,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也是真的脾气好“小姑奶奶,你别生气,你别生气啊,我知道你看不上我,但是我火刀没有别的,就是有时间,你倔,我比你更倔,再说了,感情这东西,就是两个人突然之间就对上眼了,你看我顺眼,我看你顺眼的,你和文啸雨当初也不是对上眼了啊,也是后面突然之间你就看上他了,没准哪天你也能突然之间看上我呢,是不是?嘿嘿?走了,走了,这大雨。”火刀连忙把自己的衣服脱下来,套在了晴晴的身上“别着凉了啊。”他赶忙过去还给晴晴把车门给打开了,服务也是真周到,俗话说的好,不打笑脸人,本来晴晴还是挺生气的,但是看着火刀这个样子她也没有心思和火刀生气了,自己转身也上车了,很快,保时捷消失再了漆黑的雨夜当中。

    晴晴回到自己家中的时候,董叶抱着一只很大很大的毛绒玩具大龙猫,蜷缩在角落,披头散发的,看起来精神气色也不太好,边上还摆放着一瓶红酒,已经被喝掉了一半儿。

    晴晴顺手把信封,银行卡,全都扔到了桌子上面,董叶的脸上闪过了一丝的疑惑,随即晴晴从边上开口“文啸雨给你的,他最近刚谈成了一个项目,这是给他的将近,那个是他的工资卡,董叶,我说差不多就得了,总不能一直这样下去,是不是?…..”

    张大佬的庄园内,张氏兄弟几个人聚集在一起,喝酒聊天,把酒言欢,因为张氏集团这一次非常顺利的拿下了城区改造计划这个大项目,所有的人都是大捞了一笔,加上文家的倒闭,郑家的急速衰退,整个z市的所有形势发展,对于张家来说,都是极好的。

    所以这一段时间,大家的心情也是真的都很好,尤其是张家老二的事情,张大老也再运作,酒桌上热火朝天的,满屋子的欢声笑语,与文家和郑家的情况对比起来,那真是极大的反差,就在这个时候,张大佬的管家进来了“老板,郑氏集团的郑和泰,上门求见。”

    “这个老不死的,他他妈的还有脸过来?”张家老三率先开口“让他滚蛋,滚远点。”

    “就是,让他滚远点,什么玩意,他过来干啥?不见,让他滚!”“对对,让他滚!”

    张氏兄弟们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从边上都叫骂了起来,只有张大佬一个人显得挺冷静的,他先后思索了好一会儿,随即微微一笑“你们几个先喝着,我去会会他。”

    “我现在想起来老二的事情我就生气,搭理他干啥!”张家老四一脸的愤怒“这狗日的。”

    “闭嘴你,你们懂个屁!”张大佬从边上叫骂了一句,自己转身就离开了。

    几分钟以后,再张家的会客厅内,张大佬与郑和泰两个人想见,张大佬“哈哈,郑兄,好久不见,好久不见啊, 今天是哪门子的风,把您给吹来了,您看您来之前也不和我张某人打一个招呼,我好让人给你准备一顿丰盛的晚宴啊,好好招待您一下,您看看您这是。”

    张大佬这说话也是出奇的客气,郑老爷子显得就比较正常了,双手抱拳“张老板,招待就不必要,我今天特意的登门拜访,确实也不是过来吃饭的。而是有一事相求啊。”

    张大佬听到这,连忙开口“别闹了,郑老板这么大的一个老板,有什么事情能求到我啊。”

    “求一条活路,给自己求一条活路,给郑氏集团求一条活路,张老板,我之前确实是不服气,因为不服气,做过很多事情,也做错过很多事情,我现在知道错了,我今天过来特意找您,就是来给您道歉的,希望您能原谅我的不懂事,给我一次机会,给我一条活路。”

    “郑老板,您这是说什么呢。”张大佬瞪大了眼睛,连忙摇头“我怎么敢不给郑老板活路,开玩笑,现在是法治社会啊,郑老板,切莫不可乱说啊,不可乱说。”

    郑老爷子叹了口气“张老板,这个时候了,我都这么说话了,咱们就敞开天窗说亮话吧,咱们之间的事情,确实是我做的不对,我狗眼不识泰山,这么长时间了,一直和张老板抢食,都是我的不对,我有眼无珠。”郑和泰说到这的时候,突然之间就跪在了地上。

    “只要张老板答应放过我郑氏集团,不在打压我郑氏集团,我郑和泰愿意付出任何代价,而且,我发誓,以后我的郑氏集团,一切听从张老板的吩咐,一切以张老板马首是瞻,张老板给的我再吃,张老板不给的,我肯定不吃,也绝对不敢在与张老板争抢了,对不起,张老板,希望您大人有大量,能原谅我这一次,我以后再也不敢了。”

    其实现在郑氏集团的情况很明显了,如果张大佬这样一直打压下去的话,郑氏集团早晚完蛋,要么选择从z市滚蛋,要么再z市,他们几乎已经没有什么生意可以做了,而且公司的所有核心骨干团队,也都面临着张大佬的挖角,现在郑氏集团说白了,一直都在坐吃山空,以前的老底子,总有被吃完的那一天,财力比张氏集团差太多了,根本不在一个层次上,现在张大佬就是特意拿出来了一大笔钱,就是为了打郑氏集团,就是为了出一口气,完完全全的就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好在他张家底子厚,打的起,但是郑家明显扛不住了。

    就好比文啸雨这一次刚刚和一个公司谈成的那个项目,现在又出岔子了,至于为什么出岔子,显然也是张大佬再从中间作梗,显然,如果张大佬不停手,郑氏集团肯定完了。

    郑和泰是打死都不会离开z市的,他再这个城市呆了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这个城市的一切,他也不想这么大年龄了,再背井离乡的,他的态度也是确实够诚恳的“张老板,真的,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对不起,我真的错了,求求您了。”

    看着跪在地上郑老板,张大佬说实话这一刻也有些蒙,但是毕竟也是老江湖了,他的反应速度也是极快的,随即他从边上赶忙抓住了郑老爷子的手腕“我晕,老郑,你做什么你,千万别这样,起来,起来,快点起来。”张大佬连忙把郑老爷子扶起来了。

    “我说老郑啊,你这样可是真的折煞我张某人了,可不用这样啊,我们抬头不见低头见的”

    “还是恳求张老板能放过我这一马,我真的知道错了。”郑老爷子从边上再次的重复了一句“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咱们别再争下去了,我斗不过您,我认了,也是真的服了。”

    郑老爷子这句话说的也是发自肺腑,张大佬从边上眯着眼,思索了片刻,叹了口气“真的,老郑,不是我说你,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啊,你以为我愿意这样吗,那还不都是被你们逼的,如果当初你们能稍微后退一步,不这么咄咄逼人,会到今天这一步吗。”

    “确实是不会,所以说,我现在是真的知道错了,我也受到惩罚了,给我条生路吧,别再排挤打压我了,我也有很多兄弟需要养,不少人还指望着我生活呢,我愿意赔偿。”

    房间里面突然之间陷入了安静,郑老爷子,和张大佬,两个人都不说话了,就这样沉默了好一会儿,张大佬很是圆滑“郑老板,我一直相信和气生财这个道理,如果咱们能消除咱们之间的误会,从今以后一起赚钱,那自然是再好不过的事情了,但是现在很多事情,你知道的,不是我一个人能说的算的,但是我答应你,我会尽量的和各方面的人协调,和我的那些兄弟商量沟通,您看这样,您先回家吧,等我的消息,然后具体的相关事宜,咱们后续再联系,您看可好?”张大佬一改常态,也没有了之前那种嚣张跋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