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72】文母的手术
    文啸雨觉得整个世界都变了,董叶刚刚站在他面前,和他说的一切的一切,他觉得都是那么的不真实,那么的虚幻,他像是做梦一样,随即文啸雨抬手就给了自己一个嘴巴,当他感觉到疼痛的时候,才知道,这一切都是真的,说实话,这一刻,他所有的骄傲都没有了,他突然之间感受到了钻心的疼痛,董叶走了,董叶走了,他们分手了,文啸雨这么多年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现在却突然之间发生了,他像是做梦一样。

    他猛然之间一抬头,看向了远处董叶离开的身影,他整个人疯了一样的就追了上去,他害怕了,是真的害怕了,他从来没有觉得这一切能变成现实,但是当这一切都变成现实的时候,他才真的感觉到了董叶的重要性,他也是知道,这一次董叶是真的动真格的了,不是再简单的和他斗气了,是真要离开他了。

    他根本不敢想象自己生活当中没有董叶的样子,当文啸雨冲到公园门口位置的时候,看着董叶已经上了那边的一辆出租车,行驶离开了,文啸雨这一刻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想的,他冲着那边的出租车就追了上去,他再后面疯狂的追赶着出租车,一边追赶,一边大吼了起来“董叶,董叶,董叶!”他叫吼着,亲眼看着出租车消失再了他的视线,他还在拼命的奔跑着,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奔跑了多久,他累了,满头大汗。

    他的身影在路灯的照射下,显得格外的孤独,他一步一步的走着,走着走着,自己累了,走不动了,文啸雨躺在了地上,他从边上拿起来了自己的手机,电话打给了董叶,连续打了好几个,电话那边都没有接,文啸雨整个人内心空荡荡的,这个时候他已经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他就躺在地上,大脑一片空白。

    来来回回好几辆车子从他的身边形式而过,有一辆车子,甚至于差点从他的身上压过去,车子一个急转方向,连带着踩刹车,能听见刹车的声音,车子这才停了下来,还从车窗里面传来了叫骂声音“不想活了?”

    文啸雨一下就坐直了身体“不想活了!对,不想活了!你来撞死我啊,你来啊!来啊!!”文啸雨也大吼了起来,对面的车子显然不想和文啸雨理论,车子行驶离开,里面还传来了叫骂声“真是精神病!”

    文啸雨坐在马路边上,气喘吁吁的,这个时候,一辆宝马x6行驶了过来,停在了文啸雨的边上,郑成龙的身影出现了,他看着坐在地上的文啸雨“啸雨,你干嘛呢你,疯了吗你!”

    郑成龙过去连拉带拽的,才把文啸雨给拽到了车子上,郑成龙开着车“我说大晚上的你抽什么疯呢你!”

    “你怎么知道我再这的。”文啸雨这个时候看起来平静了不少,靠在边上你,目光呆滞,不知道再想什么。

    “能怎么知道的,董叶给我打电话让我过来的呗,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文啸雨,你俩怎么了。”

    文啸雨不说话了,一言不发,瘫软的靠在那里,郑成龙连续又问了两句,文啸雨都没有开口回答,随即郑成龙一脸的无所谓“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是一场大酒解决不了的。”

    话音一落,宝马x6带着文啸雨就奔向了z市的酒吧,进了酒吧,还是郑成龙的那一群酒肉朋友,文啸雨从进了酒吧,就一言不发,坐在那里就开始喝酒,这些人也不是第一次喝酒了,彼此之间也都认识。

    边上人都在和文啸雨说话,文啸雨从头到脚一个字都没有说,就是自己喝酒,大猫从边上明显也是有些不乐意了“我说文少爷,大家都上赶着和你说话,你眼都不眨一下不合适吧,最起码的尊重得有吧?”

    文啸雨依旧没有理会大猫,郑成龙从边上赶忙解围“行了,行了,行了,他心情不好,咱们喝咱们的。”这一晚上,边的人一人搂着一个姑娘,花天酒地的,摇晃着手里面的骰盅,只有文啸雨一个人,坐在那里,郑成龙前后招呼过来了几个女孩,陪在文啸雨身边,文啸雨也是不理不睬的,开始的时候郑成龙还能照顾文啸雨呢,到了后面的时候,他自己也喝多了,光顾着玩了,也顾不上管文啸雨了,一半儿的时候,文啸雨就自己起身离开了,他没有和任何人打招呼,当初那会就和大猫这群人尿不到一个壶里面去,更别提现在了,文啸雨一个人满身酒气的回到了自己的母亲的病房门口,这是自从文啸雨晕倒了,然后开始坚持锻炼身体以后,第一次喝酒,他一脸的颓废,坐在了地上,双手抱住了自己的脑袋,他再这里坐了整整一夜,值班的小护士,也知道病房里面是文啸雨的母亲,还刻意的过来关心了一下文啸雨,满身酒气的文啸雨,依旧是一言不发,他的嘴上起满了火泡,脑袋瓜子里面一直也是“嗡嗡”的。

    黎明的曙光接去夜幕的轻纱,露出了灿烂的朝霞,又是新的一天,太阳快要升起来了。

    文啸雨眼睛里面布满了血丝,面楼疲态,他还是拿起来了自己手上的电话“我妈今天做手术,她想要看着咱们两个一起送她进手术病房,别管我爸如何,我妈一直待你不错,能不能露个面。”

    文啸雨靠在房间门口,像是在等待末日审判一样,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眼看着医院的工作人员陆续上班了,不少患者以及家属也都露面了,文啸雨的内心十分的压抑,他的酒已经醒了,昨天的一切的一切,依旧在文啸雨的脑海当中盘旋,他几次的拿起来手机,想要把电话打给董叶,有些焦急的看着不远处的电梯,焦急的从来来往往的人群当中,寻找着董叶的身影,就在他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之后。

    一个身影出现在了他的身边,递给了他他最喜欢的吃的油条豆腐脑,董叶出现在了文啸雨的身边,看见董叶的时候,文啸雨内心这一刻是真正的欢呼雀跃的,董叶看起来也挺疲惫的, 看得出来,昨天晚上,似乎她也没有睡好“吃点东西,然后去洗洗脸,我在这陪着阿姨,调整调整状态,别再你妈面前表现出来,记着,这是最后一次,等着你妈手术成功以后,我绝对不会再来了,我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董叶从门口深呼吸了两口气,自己顺手就把房间的大门给推开了“阿姨,这么早就起来了啊.......”

    讲真,文啸雨回到病房的时候,都没有董叶表现的自然,董叶十分的热情,笑容当中浮现的那一抹酒窝,更是迷人,从头到脚,文啸雨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董叶的身上。

    董叶给文母洗脸,擦洗身上,一点一点的伺候照顾着文母,面面俱到,哄得文母都笑开了花儿,一口一个好儿媳,一口一个好儿媳,这一幕一幕的,文啸雨看着那么的熟悉,但是每每想到这一切都即将成为过去,他已经失去董叶的时候,文啸雨就说不出来的难受,因为自己的母亲还在病房里面,所以文啸雨并没有表现出来,他从未有过如此的危机感,也从来没有像这一次一样,这么彻底的能感受到董叶离去的决心。

    文啸雨还要假装和董叶很恩爱的样子,说说笑笑,给文母希望,安慰她,再文母进入手术室之前,她突然之间抓住了董叶的手,像是变戏法一样,拿出来了一个十分精致的翡翠镯子“叶子,这是当初啸雨他爸爸,送给我的定情信物,我不知道我这一关还能不能过去,所以,留给你吧,我们文家的准儿媳,把这个传下去,以后传给你们的孩子,我当初把什么都卖了,就是这个,没舍得卖。”

    文母的脸上闪过了一丝哀伤,随即笑了起来“人和人的成长环境不一样,啸雨和你比起来,思想确实是有些幼稚,他没有自己从外面真正的打拼过,也没有吃过什么苦,还和他父亲一样,十分的爱脸面,但是他心不坏,而且,我的儿子,我知道,他是爱你的,阿姨求你能多多谅解一下啸雨,给他机会成熟,成长,好吗?我的儿子我有信心,一切的一切,都会好的。”文母漏出来了和蔼慈祥的笑容“答应阿姨,好吗?”

    “放心吧阿姨,您好好的,等着您手术成功以后,我和啸雨带您出去游玩散心,这医院一定呆够了吧。”

    文母连忙点了点头,笑呵呵的,董叶自己顺手也把手镯给带上了,还冲着文母示意了一下“妈,好看吗?”

    听见这声妈的时候,文母的眼圈一下就红了,其实这是她内心一直所想的,她害怕再也听不见了,但是董叶很懂事的就叫了出来,文母使劲的点了点头“美,美,比我当年,美多了。”

    文母的泪水顺着眼角缓缓的滑落,他一只手抓住了文啸雨,另一只手抓住了董叶,把两个人的手紧紧的按在了一起,慢慢的,文母被推进了手术室,外面只剩下了文啸雨和董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