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88】偶遇张老二
    文啸雨犹豫了一下,看着拳馆,还是点了点头,他跟在了老鼠的身后,两个人转身就进了拳馆,拳馆里面今天不是很热闹,但是有一对儿拳手,站在拳台上面,你来我往的正在打打斗,周围围着十来个人,也在鼓掌拍手叫好,看起来两个人势均力敌,打斗也是挺激烈的。

    服务员过来了,递给文啸雨和老鼠一人一罐啤酒,文啸雨自己大口大口的喝着啤酒,脑海当中,回忆万千,似乎想到了自己曾经再拳台上面的样子,毕竟他再这上面,也打过好几年的拳。

    两个人一边喝酒,一边聊着天,扯着一些有的没的,好一会儿的功夫,老鼠调转了话题“文少爷,这么长时间没有见过了,你最近还打拳吗?”

    文啸雨摇了摇头“不打了,自从那次董叶回到家里面对我说了那一番话之后,我就再也没有打过了。”

    老鼠的眼珠子滑动了滑动,看着文啸雨沧桑的容貌,从边上笑了笑“其实说实话,文少爷,我老鼠成天混迹这些拳馆中间,你是我见过的,最有天赋的人,你要是肯打拳,一定能打出来一副自己的天地。”

    “那又有什么用呢,打拳能养家吗?”文啸雨笑呵呵的看着老鼠,随口就应和了一句。

    “这要是别人的话,肯定养不了家,而且搞不好,还得把自己的性命赔进去,但是你文少爷,我觉得没问题的,你打拳不仅可以养家,而且还能发家致富,这要是放在你以前,我肯定不会这么说,但是如果是你现在的这个情况的话,相信我,你要是打拳,我就能让你发家致富。”

    “发家致富?”文啸雨皱着眉头,上下打量着老鼠“怎么个发家致富法儿?”

    老鼠把自己罐子里面的啤酒一饮而尽,随即从边上开口道“文少爷,你之前也看过的,知道黑拳吧。”

    文啸雨先是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毕竟也在这里打过几年拳,要是真的说一点都不知道,那也不可能,那要是说真的很了解,那也没有,毕竟文啸雨之前的身份地位,也是接触不到那个行业的。

    老鼠转身把啤酒扔了,从边上又打开了一罐儿“Z市有地下拳市,所谓的地下拳市,就是打黑拳的地方,黑拳说白了就是赌博性质的拳赛,利润高,无限制,所以吸引了很多牛人,无数赌徒从这里一夜暴富,也有无数赌徒,从这里倾家荡产,王正之前因为这个事情,还调查过我,后来也是不了了之了。”

    “黑拳是真正的在玩命,除了不能用武器,没有任何的规矩,上场之前,所有人都要签好生死状,基本上每场比赛,都是你死我亡,拳台上,出现人命,也是正常的事情,其实这种拳手是及其悲哀的,基本没有善终,

    他们只要打不过别人就可能面对死亡,因为黑拳选手是想的如何杀死对手而职业拳手想的则是怎么击倒对手,如果说职业拳赛是一种光明下的骑士运动,那黑拳就是黑暗中的斗士。”

    “但是同样的,再这样巨大危险面前,带给拳手的利益,也是不敢想象,十分巨大的,所以尽管如此,依旧还有很多亡命徒去打黑拳,想要一夜暴富!”老鼠对于文啸雨,也是真的没有丝毫的隐瞒,老鼠说白了,毕竟是一个商人,他和文啸雨是有交情,但是绝对不是兄弟情,而且,他看好文啸雨,那也是正常了。

    如果之前不是因为文啸雨身世背景的话,他或许早就说服文啸雨了,现在这时候,他是又动了这个心思,而且他也相信文啸雨能给他赚很多钱,只不过老鼠说了这么多,文啸雨从边上也没有接话。

    老鼠自己心里面也清楚,这种事情,说多了也没有用的“我了解你的性格,关键时刻你向来都是足够很,如果哪天你需要钱了,打我电话,我能帮你的,一定帮你,但是如果是大事的话,只能靠你自己了。”

    老鼠其实这个时候已经再引诱文啸雨了只不过他没有直接说出来而已,文啸雨从边上笑了笑,拍了拍老鼠的就肩膀“我要回家了,陪我妈妈去锻炼身体,我要不陪着她一起,她自己总是不愿意动,谢了,老鼠。”

    文啸雨从拳馆出来,推上了自己的自行车,正打算往家里面走呢,这个时候,他的手机再一次的震动了起来,他拿出来手机,看见又有一个单子,这是一家夜总会的单子,这个时候,显然是刚刚唱完歌,这是要回家了,文啸雨本来不想接了,但是却发现系统上面却有雇主的打赏,有打赏的单子,这一单要比别的两单还要多,尤其是打赏的数额还不小,文啸雨思前想后,还是骑上了自行车,自己奔着那个KTV就过去了,KTV是盛世东方,最早以前,也是属于郑家的,文啸雨,对于这个,也是充满了好奇,还有关于自己干爹,给张大佬配错认错的事情,文啸雨虽然有些愤怒,但是也可以理解,毕竟人和人不一样,郑老爷子的压力肯定也是极大的,文啸雨到KTV门口,联系上了雇主,把自己的折叠自行车放进了一辆宾利的后备箱。

    宾利的驾驶司机,还在问文啸雨会不会开,文啸雨笑呵呵的点了点头,那司机也没少喝,看起来心情确实不错,随手还甩给了文啸雨两张百元大钞,文啸雨赶忙道谢,攥着钞票,心里面一股子莫名的感觉,似曾相识,苦笑了起来,还给人家陪笑脸,自己转身就上车了,什么宾利劳斯莱斯,法拉利兰博基尼,这些车文啸雨早都玩的不带玩了,他带着一顶帽子,衣领子也拉着的紧紧的,整个人的气质和之前也是改变相差很大,说实话,如果现在有个人站在文啸雨的面前,也很难把他和曾经那个不可一世的文家大少,相做比较。

    等了大概几分钟的时间,从里面出来了五六个男子,除了这五六个男子以外,身后还跟着酒店的经理,还有不少穿着暴漏的年轻貌美,画着浓妆的姑娘,一口一个再来玩,再送这些客人。

    文啸雨这些日子当代驾,也是习惯了这样的场景了,基本上每天面对的都是一些醉鬼,他无所谓的透过窗户,看着外面四五个人当中,正中间的那个男子,走路的时候,一瘸一拐的, 一条腿明显的不能正常行走,是有问题的,他的酒没少喝,整个人呢的身体也是摇摇晃晃的,就光靠着另外一条腿,他走路看起来都有些费劲,还得靠着边上的人扶着,才能勉强行走,他整个人长得很丑,就是一副流氓打扮,现在一条腿走路还拐拐的,

    丑的让人恶心,确实这群人当中的核心,所有人几乎都在围在他的身边,说说笑笑的,所有人的脸上,都洋溢着幸福的快乐的笑容,还挂着谄媚的笑容,这随意的一瞅,是彻底的激发了文啸雨内心的怒火,他似乎这一刻,所有的一切的一切,又在他的脑海当中不停的回旋,自己家变成这个样子,自己的父亲,母亲,还有自己沦落到今天,所有的一切,罪魁祸首,始作俑者,那就是张家兄弟,张家老二,首当其中。

    所以面前的这个瘸腿的张家老二,就算是化成灰,文啸雨也认识他,当初自己的父亲,自己的家,都是被张家老二给砸的,自己父亲的双腿,也是张家老二给打断的,如果当初不是张家老二如此的疯狂,那自己的父亲当初双腿不会断,双腿不断,生意上面的打击,也绝对不会让他想不开,去自杀的。

    现在张家老二居然出来了,这是再开玩笑吗,他被判了那么多年,怎么这么快就出来了,尤其是看着张家老二这开心幸福的笑容,看的文啸雨整个人更是怒火攻心,他当时脑子里面就产生了一个想法,杀了他,替父报仇,文啸雨攥紧了拳头,整个人狠的有些牙痒痒,他顺手就拉开了车门。

    有些时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文啸雨所有仇恨的目光都在张家老二的身上,他的手机却在这个时候震动了起来,文啸雨都拉开车门了,顺手拿起来手机,看了眼手机,是自己的母亲打来的。

    文啸雨本来都已经近乎失去理智了,但是看见自己母亲电话的时候,他整个人一瞬间就冷静下来了,他重新坐回到了车上,这一点细小的动作,也没有被人发现,他拿起来电话,听见了自己母亲和蔼可亲的声音。

    “啸雨,今天怎么这么晚了还不回来啊,赶紧回家吧,妈等着你呢,看不见你,睡不踏实。”

    听着自己母亲说话的声音,文啸雨长出了一口气,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妈,我这接了个单,马上就回去了,今天晚上你自己锻炼一下身体啊,别闲着,我一会儿就回去了,完事早点睡觉,不用等我了。”

    “妈肯定要等你啊,你不回来,妈睡不踏实,放心吧,啸雨,妈都有在锻炼,等等你,你回来了再睡。”

    文母一边说,一边就把电话挂断了,文啸雨抓着电话,转头又看了眼外面的张家老二,这一刻,文啸雨是真的纠结了,他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这种事,到底是冲上去报仇,还是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