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89】愤怒的文啸雨
    他现在整个人大脑一片混乱,他的所有思想,似乎都在告诉他,必须要冲上去,给自己的父亲报仇,打倒张家老二,但是如果他这样就冲上去了,那自己的母亲怎么办,谁来照顾自己的母亲,文啸雨咬牙切齿的,他还在思索犹豫的时候,张家老二已经上车了,跟着上车的, 还有两个人,三个人再车上面说说笑笑的,副驾驶那个人顺手又拿出来了一张百元大钞,递给了文啸雨,文啸雨这个时候都已经走神了,甚至忘记接钱了。

    “喂喂喂!走了,小伙子!”副驾驶的这司机从边上再一次的开口,文啸雨这才反应过来,他没有接钱,也没有敢转头,害怕张家老二认出来自己,但是他对着后视镜,看着后视镜的张家老二,心里面的怒火又有些控制不住了了,边上的人又在催促了,文啸雨缓缓的发动了车子,车子开始行驶,边上的三个人说说笑笑的。

    车速开的不快,但是一车的人酒都没少喝,显然也没有人着急,文啸雨坐在车子里面,开车的注意力都有点不集中了,再过一个路口的时候,差一点就和一辆车撞上,这一下吓了文啸雨一身冷汗,还好,边上的三个人还在说话聊天,都没有注意到文啸雨,文啸雨看着后面说笑的张家老二,内心的仇恨一点点的覆盖了自己的理智,他用仅存的最后一点理智,咬破了自己的舌尖,血腥的味道,让他整个人冷静了不少,他满脑子都是自己父亲的样貌,想的也全都是自己的父亲,这么多年的一点一滴。

    慢慢的,文啸雨攥紧了拳头,他的手机这个时候,再一次的响了起来,这手机一响,文啸雨皱了皱眉头,他顺手压低了帽檐,从边上就把手机拿出来了,边上的三个人还在聊得火热,没有人理会这边的文啸雨。

    文啸雨拿起来电话,听见了电话里面一个男人的声音“啸雨,我是王正!”听见王正这俩字的时候,文啸雨下意识的抬头看了看周围,周围并没有发现任何陌生的车辆,王正的声音却再他的脑海当中传出。

    “你现在不能冲动,好好的开你的车,给他们送到他们需要的指定位置,切莫做任何过激的行为,你好好想想,你母亲现在的身体情况,如果你乱出动,做出来出格的事情,我一定会抓你,我抓了你,你想想你母亲能不能受得了这个刺激,到时候一切的后果,你自己承担,你先冷静下来,我就在你们附近,跟着你。”

    文啸雨并没有和王正说话,顺手把电话挂断了,他发动着车子,脑海当中十分的混乱,但是不得不说,当文啸雨第二次即将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怒火的时候,是王正的电话,让他整个人又冷静了下来。

    王正就在附近,如果是这样的话,自己更不能随便动手了,到时候更是没有办法收场的,他们这边更别提还有三个人了,文啸雨调整着自己的状态,内心纠结万分,车子还在飞速行驶。

    车子上面,几个人的聊天说笑,所有的一字一句,文啸雨也全都听见了,他一瞬间,甚至于产生了一脚油门下去,带着这些人,全都一起上西天的冲动,最后到底还是给控制住了。

    “二哥,我和你说,兄弟们等你等了这么长时间了,真的,今天你终于出来了,以后兄弟们又有人带路了,你可不知道啊,你不在的这些日子,兄弟们一个一个的给你想的,简直丢了自己的主心骨了。”

    “行了吧你啊,别瞎说,我看我不在的这些日子,你们一个一个的都挺开心的,玩的也都挺好的。”

    “啥啊,你不在的这段时间,兄弟们腰板子都挺不直了,好多生意都有人敢上门抢了,还有人敢公开从咱们的场子里面拉赌客走呢,还有人再咱们的地盘放贷,我说二哥,你回来了,你可得给大家做主啊。”

    “真是有意思,怎么着,现在Z市还有这么多不怕死的鬼儿吗,他们当初是不是不知道那个姓文的事情,还是不知道姓郑的现在的下场,两个前车之鉴都有了,那他们还敢和咱们上门抢生意?”

    “姓文和姓郑的事情最主要的吓唬住的就是那些钱多怕死的主儿,和咱们抢生意的,竟是一些要钱不要命的主儿,这是两个圈子啊,而且你不在的时候,你们老大哥管的也严,很多时候,我们想动手的时候,都被他给限制了,这个不让干,那个不让干,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的,所以我们就就吃哑巴亏啊,这吃着吃着,就吃习惯了,有些人就开始蹬鼻子上脸了,都觉得咱们好欺负了,我们也没办法啊。”

    “前一段时间,你们家老大还想着把你这边的所有生意项目都停了,让我们去公司上班,不让我们开赌场放贷了,让我们朝九晚五的上班,然后每个月就给那么点钱,我去,这不是要了兄弟们的命了吗,我们能干啥啊,真的二哥,说实话,你要是再不出来的话,兄弟们都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而且,我们都有感觉,现在你们家老大,有点想要把我们都甩开,和我们脱离关系的意思。”

    “放心吧,那不可能,张大佬一直都是这样的,做事情前怕狼后怕虎的,原先那会都不怕,现在这么大的势力了,这么多的钱,这么多的兄弟,有什么可怕的,这一次我回来,咱们这边所有的事情,都按照我说的来,他那边我去协调,咱们就是吃这碗饭的人,他让咱们去坐办公室,咱们也做不了啊。”

    “俗话说得好,铁棒磨成针,那咱们本来就是不是铁,再怎么磨,最多也就是牙签,让人一掰就断,是不是”

    “对,没错,二哥,你说的没错!兄弟们可不能转行啊,你幸亏回来了,你再不回来,兄弟们也扛不住了。”

    “没事,先把这一段时间和咱们叫嚣的这些人,都给我一个一个的找出来,咱们给他们重新立立规矩,老大那里不用管,一切我去协调。”

    “二哥,你这句话说的兄弟们都放心了,但是这里面还有几股子大势力,比如说火刀他们,怎么算?”

    “火刀那群人暂时别理他,先从小的开始收拾,最后在对付这些大的,没事,放心吧,一切有我呢。”

    “哦,对了,二哥,还有,最近有不少想要跟着咱们一起混的兄弟,都是仰仗二哥的威名,找过来的,我们本来想收,但是你老大不让收,你看看,要不要把这些人都带给你看看?”

    “那是必须的啊,都给我带过来,都给我带过来,明天就带过来!我必须尽快的让所有人都知道,我张家老二回来了,如果有不服气的,老子就让他们重新场景回现一下,当初老子是怎么打断姓文的双腿,差点砍死姓郑的那个废物蛋子的!老子还就不信邪了,妈的,一个一个的惯得,都没样了!”

    “二哥你终于出来了,你这么一说的话,兄弟几个都有底了,他妈的,干!二哥,一句话,咱就干,爱谁谁!”

    车上面的几个人你一句话我一句话的,完全无视了文啸雨的存在,但是他们所说的一切,文啸雨也都听见了,这张家老二因为上一次进监狱的事情,现在再江湖上面,也是又涨了一个“名声”,狗改不了吃屎,就像是张家老二说的这样,他就是走这一条路的人,所以他肯定还是要继续从这条路上走下去的,不知悔改。

    文啸雨最后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强忍着,把这三个人送到一个洗浴中心的,看着三个人离开车子,进入洗浴中心的身影,文啸雨心中依旧还有万千怒火,想要冲上去,彻底撕碎张家老二,也幸亏是王正,还有自己母亲的电话,否则的话,文啸雨今天晚上,一定会闹出来大事情的。

    直到他们的身影消失了很久很久,文啸雨这才推着自己的单车,看着自己手上攥着的钱,咬了咬牙,他上去就把所有的钞票都撕碎了,他“啊!!!”的大吼了起来,周围不少路过的人,目光还集中再他的身上。

    很快,王正从边上走到了文啸雨的面前,他上来一拍文啸雨的肩膀,文啸雨转身,看见是王正,根本一个字都不和他说,转身就走,王正在一拉文啸雨,文啸雨突然之间就怒了,一拳照着王正就招呼上去了。

    这速度实在是太快了,王正根本都没有来得及躲闪,势大力沉的一拳,给王正这么大一个大老爷们抡了一个跟头,王正的身体素质也够好了,但是没想到被文啸雨这么轻易的就给招呼倒了。

    王正倒地之后,想起来,整个人愣是没有爬起来,这周围显然不是仅仅只有王正一个人,一下蹿出来了四五个人,过来奔着文啸雨就冲上来了,直接就把文啸雨给围了起来,文啸雨整个人已经愤怒至极,刚刚压抑的所有怒火,根本没有地方去发泄,这一群警察围上来都冲着文啸雨招呼,想要把文啸雨制服。

    文啸雨像是一头发了疯的狮子,疯狂的攻击着周围所有的人,文啸雨本来就是打拳的,就很能打了,但是最近这一段时间,他的出拳速度,手法,力度,更加的惊人恐怖,和之前完完全全不在一个级别,周围四五个人平时也都是抓捕罪犯的好手啊,几个人一起上,围着文啸雨,居然三下五除二,就被文啸雨打倒了一半儿,到了后面的时候,文啸雨整个人完完全全的失控了他,他脖颈处青筋暴起,疯狂的攻击着周围的人谁敢接近,他就攻击谁,一瞬间的功夫,周围四五个人都倒在了地上,文啸雨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来啊,来啊,你们都来啊!”文啸雨还在大吼的时候,王正一行人从地上都爬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