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95】嚣张的张家老二
    “那行不行的,要试试才知道了。”扎刺也是一个狠角色,坐在边上,鼓捣着自己的茶杯,嘴角挂着笑容“别以为你有两个破钱,就觉得自己可以高人一等了,记着,Z市这个地方,龙蛇混杂,水浅王八多,遍地是大哥,看你张家老二出来了,就跟在你屁股后面,想要跟着你一起干的,那都是小王八,不是的大哥。”

    扎刺抬头,脸上闪过了一丝凶狠的表情“真正的几个大哥,你也惹不起,你也动不了,知道吗?我扎刺虽然不是什么大哥, 但是我股子里面那股子男人劲儿是有的,让我跟在你这样一个瘸子身边,成天听你吆五喝六的,有事没事看着你耍耍流氓,调戏调戏姑娘,那不可能,我都嫌丢人,真的,你要是没事啊,你就好好照照镜子,你看看你有没有那张能让人服你的脸,说实话,张老二,叫你声二哥,那是给你面子,你别真的把你当成二哥了,说难听点,谁不知道你们张家兄弟,全都靠你大哥撑着呢,你算个什么玩意啊?嗯?还带着我往更高的平台走,你走的上去吗?就你这小流氓的本质,还在这跟我俩谈高平台呢?如果不是你大哥, 你现在还在监狱里面窝着呢吧,你大哥知道你做的这些事情吗?你们家,你能做主吗?嗯?”

    扎刺突然之间笑了起来,随着扎刺笑,边上的张家老二也笑了,他一边笑,一边点头“对,对,你说的没错”

    “说的没错吧。没错就行,来,来, 来,喝一个!二哥!”扎刺举起来自己的茶杯,和张家老二碰杯,碰完之后,扎刺把茶水一饮而尽,说话的声音也变得异常的凶狠“我扎刺今天在这,把话给你说明白了,我扎刺,就是守着我这一亩三分地,我不惹事,但是我也不怕事儿,谁敢再我面前亮刀子,老子就掰断他的手。”

    张家老二点了点头,撇了撇嘴“那既然是这样说的话,那看来我们就没有谈的必要了。”说完,张家老二起身,笑呵呵的就往出走,走到门口的时候,他突然之间站住了,转头,一脸狰狞的表情“扎刺,你说你不想和我合作,就不和我合作吧,怎么还非得侮辱我呢,你这整的我这个心里面啊,是真难受。”

    张家老二冲着扎刺伸出来了大拇指“你这一刀扎的好,真的扎到了老子的心里面了,好,真好。”

    “二哥,谢谢夸奖,慢走不送!”扎刺从边上双手抱拳,根本不在理会张家老二的这番话,张家老二的笑声十分的阴狠,自己一步一步的拄着拐杖往门口走,站在茶馆门口,张家老二给自己点着了一只雪茄,他大口大口的瞅着雪茄,抬头看了眼脑袋顶上的宏丰茶馆,撇了撇嘴“拍个照,留个念吧。”

    张家老二说完,自己转身就上车了,边上跟着的几个人,也全都上车了,大家的目光都聚集在宏丰茶馆这里,张家老二大口大口的瞅着雪茄,宾利轿车缓缓的行驶离开,几乎是轿车前脚离开。

    就在后面,四五辆大货车,从四面八方的就已经行驶过来了,再快到茶馆的时候,这些车子非但没有停下来,反而是全都加速了,门口站着几个扎刺的下属,看着冲过来的车子,还在伸手拦呢,最前面的两个人,直接就被车子撞飞了,随即大货车“咣,咔嚓!”的就是一声,直接撞进了茶馆内部,把外面的围墙都全部给撞塌了,不光是这一辆车子,剩下的 四五辆车子,都是以同样的方式,简单暴力的直接撞进了茶馆,整个茶馆这一瞬间就被撞得狼狈不堪,几乎多半个茶馆都已经塌陷了。

    同一时间,从侧面里里外外的冲出来了七八辆金杯车,金杯车行驶到茶馆前面的时候,全都停下来了,车子上面密密麻麻的人群全都冲下来了,手上拎着清一色的稿把片儿刀,扎刺这个时候从里面也灰头土脸的出来了,手上也拎着一把片儿刀,他身后还跟着不少人,看着外面冲上来的人群,扎刺一声大吼“来啊!”

    他叫骂了一声,带着身后的人群挥舞着自己手上的片儿刀,全都冲冲上去了,双方的人群,就在宏丰茶庄门口,瞬间就打斗再了一起,满满的都是叫骂的声音,战况十分的激烈…….

    文啸雨的家中,关于郑成龙和文啸雨说的所有事情,文啸雨一个字不差的也全都和自己的母亲说明白了,包括他们两个人签署的这些协议的事情,现在要做的事情,文啸雨必须要和自己的母亲保持一致,也必须得把自己的所有情况,都和自己的母亲说明白了,文母听过文啸雨的话之后,只说了一句话“不管你做什么,妈都支持你,我们必须要给你爸爸讨一个公道,绝对不能放过张家老二这个元凶!”

    文啸雨这一下心里面是彻底踏实了,让罗浩再去筹钱的事情,文啸雨也和自己的母亲说了,但是罗浩的情况,文啸雨其实很清楚的,虽然没有去过他家,但是他知道,罗浩的家庭情况绝对不怎么样,因为自己当初退学是因为恋爱,罗浩退学,是因为交不起学费,所以这么长时间,他也就一直跟在文啸雨他们身边蹭。

    两个人也都知道,打官司很伤财的,母子俩这个时候了,也没有任何的退路了,商议了一下,最后还是决定,把两个人身上最后的一件值钱的物品,就是当初文母的那个翡翠手镯,去卖掉,用来打官司,尽管一千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想,但是此时此刻,也没有别的办法了,其实这手镯,说实话,真的不是很贵,这是当初文父,送给文母的定情信物,而且那个时候,文父还没有起家,并没有多少钱。

    它最贵的地方,其实是在于他的意义,手镯文啸雨卖了八万块钱,算是属于基本的行情,他把这笔钱存到了银行,取出来了一些现金,到了Z市最有名的律师事务所,请了Z市最有名的律师,也咨询了他的这个案子,按照律师的说法,文啸雨的这个案子,胜诉的希望还是很大的,他忙乎了整整一天。

    晚上的时候,自己坐在了一家拉面馆,至少一切看起来都是顺利的,他的心情也好了一些,吃着吃着饭,罗浩也过来找文啸雨了,他坐在文啸雨边上的时候,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摞钱,擦了擦自己的鼻涕,蹭在了自己的身上,笑呵呵的,没有一点点的心痛“老大,目前就这些了,先用着,我知道肯定不够,放心,但是我会再想办法的。”罗浩要推给文啸雨钱的时候,文啸雨赶忙给罗浩推了回去。

    “不用了,我叫你过来,不是过来让你给我送钱的,我现在有钱了,我妈妈还有点东西,我下午给卖出去了,这钱够我用一段时间了,你自己也不富裕,所以这钱你拿着自己用,放心,我和你肯定不撑着,上次那钱我不都拿了么。”文啸雨一边说,一边从兜里面把上次罗浩拿过来的房租钱也拿过来了“给你房租钱,一码事是一码事,我用的时候在找你借,行了,别和我墨迹这点事情,别和我说没用的。”

    罗浩看着文啸雨递过来的钱,摸了摸自己的脑袋,随即傻乎乎的 笑了起来“那行,老大,我也不和你撑着了,这钱我给你留着,你随时用,我随时给你拿,需要就吭声,这个坎儿我们一定会扛过去的。”

    文啸雨没有回答罗浩的话,但是眼圈下意识的就红了,患难见真情这种话,文啸雨以前从来不信的,现在他也是真的信了,他并没有说什么,罗浩笑呵呵的把这些钱都装了起来“老大,那我就走了啊。”

    “你走什么啊,吃碗面再走啊!”文啸雨刚要给罗浩继续要面呢,罗浩从边上摇了摇头“不行啊,我约了一个老板面试,我得赶紧过去,让他看我一眼,行的话,我就要上班了。”

    文啸雨听见罗浩这么说的时候,才想起来,罗浩肯定是不能再和郑成龙他们往一起厮混了,那自己一定就要找工作啊,听着罗浩这么说,他又想到了自己,自己和罗浩是一个学历,那罗浩找的工作,那自己肯定也可以干啊,自己也不能就这样坐吃山空,毕竟自己的母亲,平时还需要医药费呢。

    “那你等等我,我和你一起去,我也不能成天从家呆着啊,我打官司也不影响我工作,我也得赚钱啊。”其实文啸雨这么多年也没有过自己从外面打工求职的经历,这一下跟着罗浩,也是方便不少事,毕竟文啸雨在人际交往上面,比起来罗浩还是差不少,换成之前,他有背景有身份,肯定不用顾虑那么多,但是现在不一样了,他狗屁都没有,还一股子自傲骄傲的劲儿,不被人嫌弃死也得被人排挤死,但是他知道,他不能一直从家呆着了,得赚钱,得照顾自己的母亲,为了自己的母亲,他就算再不情愿,也得干,多大的苦,也得吃,不管赚的再少,也得先干着,总比成天坐吃山空的好。

    “老大,你别闹了,这种事情你可干不了。”罗浩揉了揉自己的脑袋“也就是我们能做,你可不行。”

    “我有啥不行的,你们是人,我不是人啊,没问题,我什么都能干,哪怕让端盘子,都没问题。”

    “老大,要么你觉得,除了端盘子,咱们这种高中都没有毕业还没有靠山的的,还能干嘛?……..”

    在一家重庆小面的面馆角落处,文啸雨,罗浩,两个人站在那里,他们的对面,是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子,高高壮壮的,穿着一身白色的厨师服,一脸疑惑的盯着这两个人“我说,你们两个能干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