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098】陈冬冬的解释
    “喔喔喔,回去了就好。”陈冬冬这个时候走到了自己老爹的面前“爸,不是我说你,你对人家的脾气态度好点,尤其是文啸雨,他和那个罗浩是不一样的,罗浩是真的一直都是在下面干活,从外面打工生活的,这文啸雨,也是真的没有吃过苦,没有做过这些的,你看他今天虽然笨手笨脚的,但是后面不就好多了吗?谁没有个试验学习的时候啊,你真是的,你对你的员工,能不能好一点啊!”

    “行了啊你,陈冬冬,够可以的了,今天要不是你,我是打死都不会留下那个文啸雨的,你老爹是什么人,你老爹一眼就看出来了,那不是能干得了这一行,吃这份苦的人,我是实在拿你没辙,咋的,他就这么重要,你就非要把他留在咱们店里面啊,我下午也没有来得及问你,你说的,你晚上要给我一个合理的解释的,如果解释不清楚的话,我告诉你,我明天还得让他滚蛋,这可不是闹着玩的,这小子脾气还挺爆,我看下午那会还差点要和我的顾客打架,要是他这种行为心态的话,会给咱们家惹祸的,知道不知道?咱们家就这么一个面馆,也不是什么大户人家,可禁不起他这么闹,这么霍霍!你今天得给我说清楚了!”

    陈冬冬随即坐在了边上,微微一笑“是啊,我这不是今天晚上一看酒吧没事,我就过来给你解释了吗。”

    “消消气,消消气!”陈冬冬再自己老爹面前一个劲儿的撒娇,这一下整的陈老板也是一点脾气都没有了,看着自己女儿这个样子,更是什么气儿都没有了,他叹了口气“行,行,行,你说吧。”

    “还说什么说啊,冬冬,你就是不说,你看看他能不能真的把他们两个赶走,我们家千金开口要留的人,他还真的敢把人家赶走是怎么滴,我和他的看法就不一样,我觉得那个胖子是真的没啥出息,就是很平庸的一个人,但是那个叫文啸雨的,不一样,给人的感觉就是不一样!”

    “一样不一样的能咋地啊,跑到咱们这里来打工,当服务员,他能怎么滴,你和我说说呗!”

    “男人看男人,和女人看男人的感觉,肯定是不一样的,我这一辈子,没看错过人,除了你,我当初觉得你能飞黄腾达的。”陈母这一句话,说的陈老板当即也没声了,边上的陈冬冬“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十分的开心,她顺手就抱住了自己的老爸“妈,你不许说我这么可爱的老爸,我老爸多好啊,多心疼你啊!”

    “就是,就是,你看,还是我们家姑娘好,边上的人都看明白了,不像有些局中人,是真的没良心啊!”

    “姓陈的,你今天是不是长本事了你,有外人再的时候我给你面子,现在就咱们一家人了,你还在这给我使劲蹿蹿是不是?是不是欠收拾了?”陈母这一说话,陈老板也不吭声了,明显的一副不和她一般见识的样子。

    陈冬冬这个时候也打岔了,赶紧把这个话题打过去“爸,你知道文啸雨是什么人吗?”

    “男人呗,什么人,还是一个我姑娘挺喜欢的男人,要么能这样吗,你真的当老爸傻啊?”

    陈冬冬搂住自己的爸爸就亲了一口“爸,你说对了一半儿,但是没有完全说对,他确实是个男人,但是不是我喜欢的男人,你还记着之前特别火的那个使命凶徒的按个电影吧,就是他们家投资拍的,文啸雨她爸爸原先是文氏集团的掌门人,他是文氏集团的独生子,文氏集团再z市还是挺出名的,尤其是影视公司,模特公司什么的,你应该多多少少,也听过一些吧?”陈冬冬这一说,陈老爷子一皱眉头。

    “你说的不会是前些日子,已经上了新闻报道的,文氏集团掌门人,负债累累,破产自杀的那个新闻吧?”

    “对,就是他们家发生的事情,一夜之间,他们家就什么都没有了,然后他母亲还得了重病,他父亲自杀了,这些事情现在再z市,基本上很多人都知道的,再也没有文氏集团了,郑氏集团也是风雨飘摇的,我们再酒吧做服务员的,那去我们那里的客人,说什么的都有,反正他挺惨的,和他好了好多年的女朋友,本来都答应和他结婚了,结果也因为这个事情,给黄了,而且还是和他的一个朋友跑了。”

    “这也算是朋友?做的这还叫人事吗?”陈老爷子从边上有些愤愤不平,看得出来,也是一个豪爽之人。

    “他母亲病重,需要很多钱治疗,他们家已经什么都没有了,我也不知道他消失了这么长时间,为什么会在这里出现,但是这一次看见他,和之前的那个文家大少,已经判若两人了,从他的脸上,穿着打扮上面来看,就知道,他这一段时间,糟了不少罪,受了不少苦,也是实在是困难了,否则的话不会出来打工的。”

    “他为了那个女人,高中都没有上完,就去打拳了,那个女人喜欢什么,他就给她买什么,让干什么,文啸雨就干什么,文啸雨对那个女人的好,我们这些当服务员的,看着都嫉妒,再加上之前听着他的那些朋友喝多了议论他的时候,他确实是对那个女人用情太深了。”

    “这女人也是真的不知足,这么好的男人,就这样把他推开了,而且还是再他最难的时候离开他和他的朋友走了。”陈冬冬叹了口气,继续说道“咱们家能力有限,能帮他太多也不可能,但是老爸你看人没错,文啸雨不会一直从咱们家的面馆干的,现在就是暂时的,我知道他需要钱,而且这个人是一个很骄傲的人,你就算是给他钱,他也不会要的,所以只能让他工作,让他自己靠着自己的双手赚钱,毕竟还有病重的母亲。”

    “给钱?我疯了我给他钱,我自己还不够用呢,我给他钱,闹了半天,你早就认识这个小子了?”

    “当然了,他和他原先的那些朋友,都是一群富二代,成天光顾我们酒吧的,当初再酒吧里面,一晚上,不算酒水钱,小费就得撒个上万,他们一进了酒吧,从头到脚,都是焦点,所有的服务员,还有酒吧的那些姑娘们,都往他们的身边凑,那个罗浩和他们不一样,他就是一个跟班儿的,成天跟在文啸雨他们这群人身边,服务这群人的,但是这些人是真的酒肉朋友,文家出事以后,文啸雨几乎就没有朋友了,但是我也没有想到,这个罗浩居然还跟在他的身边,这个罗浩很贪财的,而且胆小,这个也是出名的,但是这种时候还跟着他,实在也是让我对他改观了不少,所以说,老爸,你对文啸雨别那么苛刻,他已经够惨的了,他这种人,一夜之间,从天上滑落人家,没有摔死,能抗到现在,坚持到现在,也是挺不容易的,你给他点时间,他是一个负责任,有担当的男人,他一定会把自己分内的事情做好的,你别把他和那个罗浩比,我妈说的没错,不一样。”陈冬冬说到这,陈母从边上点了点头,跟说道“我就说过,我从来没有看错过人,闹了半天,这小子这么大的来头呢,那也是真的够可怜的了,现在沦落到这种地步,这种反差一般人还真不好接受。”

    陈老板听到这,看了眼陈冬冬“你好像对于他的印象很好啊,成天跑到酒吧花天酒地去,然后你还说他负责任有担当啊?咋的,是不是曾经再酒吧的时候,他给过你很多小费,所以你这么帮着他啊?”

    “这男人出去玩,放松一下多正常啊,你不能一点不让他玩吧,只要有度,知道顾家就好了呗,你也总出去打牌喝酒啊,我妈也没有什么都管着你啊,但是说实话,他还真的没有怎么给过我小费,我几乎没有怎么服务过他们的台,我不喜欢他身边的那群朋友,那群败家子,而且你知道我的,不喜欢和我们公司的那些人争,这点香饽饽一来了,这些人全都勇往直前的冲上去了,哪儿还轮的到我呢?而且如果我总服务他们的台的话,他们肯定今天就认出来我了,就是因为我从来不靠近他们,所以他们两个人才没有把我认出来,但是我觉得有些事情,就是命中注定的,包括整个z市这么大,他们两个人找工作,居然找到咱们家来了。”

    “那就是老天爷的意思,让我报恩,善恶有报,爸爸,你一直这么教育我的,滴水之恩,涌泉相报。”

    陈老板听到这,从边上皱了皱眉头,瞅着自己的姑娘“冬冬,他们什么时候帮过你啊,你可别瞎说。”

    陈冬冬微微一笑“爸,你了解你闺女的,你闺女从来不说任何的谎话,记着不记着黑狗这个人?就是之前成天再咱们家,收咱们家保护费,找咱们家麻烦的那个小混混,爸爸还被他打过,后来你们还要追究到底,还跑过去威胁我,最后没办法,咱们不了了之的那个人,你肯定记得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