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03】饭桌上的谈判
    房间里面鸦雀无声,一个说话的都没有,张大佬也不理会自己家的老二,只是看着火刀“火刀,我们出去说”

    火刀摇了摇头,从边上伸手一指张大佬“扎刺的事情,今天在这里,这么多人都听着,你说清楚了了。”

    “扎刺两个孩子,一个媳妇,一人一套房子,一人一辆车,一人一套门脸房,一人补偿一百万现金,另外一边的他的那些受伤的小弟,轻伤的一人五十万,重伤的一人一百万,但是扎刺那边,你也不能让他们再闹下去了,警方那边,这个案子彻底就了解了,也都别告了,这话到这了,如果还非要继续起诉,鱼死网破的话,那就什么赔偿都没有了,硬抓线索,也不好抓我们家老二,不商量。”

    张大佬的态度还是很明确的,火刀一听,这补偿确实也可以了,他从边上点了点头,顺手拿起来了一瓶子啤酒,他把啤酒盖子咬开,自己一口气儿也干了一瓶子啤酒,他把啤酒往地上一扔“张大佬,张氏集团,若是没有你在上面撑着,早就他妈的完蛋了一百次了,你是个人物,我火刀从不夸人,这次的事情,敬你一次!”

    张大佬深呼吸了一口气“谢谢火刀给面子,那这个事情,我们就这样定了!”就在张大佬刚要继续说话的时候,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王正,还有一群警察都进来了,王正看着桌子上面的这群“哎呦,大佬们都在呢那”

    “吃饭你也管啊?吃不起饭的话,去隔壁啊,我请你们,给你们也来一桌,上一桌你们这一辈子都吃不起的”张家老二正从边上一肚子火儿呢,这王正一进来,所有的火气都撒到王正的身上了。

    王正冷笑了一声,并没有理会张家老二,只是看着门口那个满头鲜血的男子“大春,头儿谁打的啊。”

    “我自己不小心磕的,喝多了,哪有打架的啊。”大春笑了笑,随即王正又抬头看着那边的张家老二。

    “那你脖颈处也是自己喝多了自己划的呗?”王正说话阴阳怪气的,对面的张家老二无所谓的两手一摊,从边上拎起了一个酒瓶子“咔嚓!”的一声就把酒瓶子给砸碎了,拿着碎屑从自己手腕上面,用力一划,鲜血顺着自己的手腕流出,他伸出来舌头,舔了舔自己的手腕“犯法吗?你要抓我吗?”

    王正最后才把目光看向了再王正边上站着的火刀,其实现在再现场的,所有人都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问题就是张大佬的及时赶到,没有让事态恶化,所以王正来了,也是没有什么太好的办法。

    “扎刺的事情,需要你继续回局里面给我们做个笔录,张老二,走吧,这一次有人指认你是主谋了。”

    张家老二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好啊,走就走,我看看是谁指认我了。”他从边上起身,自己拿起来了拐棍,单手拄拐,自己一步一步的就往过走,再快走到门口位置的时候,张大佬抓住了自己家的老二。

    “公安局就不必要了吧,据我所知,扎刺那边起诉的人都已经撤诉了,不好意思,我二弟身体不好,想要问的话就回家问吧。”张大佬一拉张家老二,转身就往出走,外面的警察还在堵着路,一时之间,也僵持住了,王正从边上琢磨了好一会儿,这才转头,冲着火刀笑了起来“怎么着?火刀,你们和解了?……”

    张大佬的豪华庄园,就在三義厅内,张大佬和张家老二坐在一起,整个房间里面也只有他们两个人,大门紧闭,张大佬站在关二爷的金像前面,虔诚的跪拜,磕头,上香,一套流程结束了,张大佬起身,做到了张家老二的边上,张家老二坐在椅子上,正在喝茶,张大佬坐好之后,明显的还在故意的调整着自己的情绪状态,他也是知道张家老二是一个什么样的人,也是吵吵了这么多年,不想和他再吵了。

    “老二,你知道我为了把从你监狱里面弄出来,浪费了多少时间,浪费了多少精力吗?知道不知道,为了把你弄出来,我连郑家都放过了,不仅仅放过了,还给了他们家那么多的好处,就是为了让他们不追究,你是不是以为现在这个时代,求人办事可容易了?你是不是觉得,咱们家可无敌了?还是你可无敌了,你可以杀人不用偿命,你可以凌驾于法律之上,你可以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

    “大哥,我可没有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真正想做什么就做什么的,那不是你吗?你看看你今天再那里和火刀达成的协议,然后你当着我那么多兄弟的面儿,就那么不给我面子,我和你顶了一句了吗?我知道你为了这个家付出了很多,我也知道我能出来,全是因为你,但是我也有我的理想啊,我们两个可以相辅相成的啊,我把z市的地下秩序统治好了,以后你再碰见拆迁的事情,或者不好做的事情,你开口,我就都能给你做了啊,而且,很多你不方面出面的事情,我也可以出面,最主要的是我心里面有数,我知道我自己再做什么,王正盯着我不是一天两天了,他也不是就盯着我一个人,他盯着咱们所有人呢啊,扎刺的事情,道上的人呢都知道,他是火刀系的,他做了多少让我们难看的事情,你不知道吗?而且这次的事情我都安排好了,老大,你非要给火刀那么多赔偿干啥?我和你说,他们没有一点点我的证据的,知道吗?”

    “火刀会和你讲证据吗?今天这个场面,你没看出来吗,如果不是我去的及时,火刀能不能割了你的脖颈,你要是不服软的话,火刀那群亡命徒不割了你,我都和你姓知道吗?”

    张大佬一句话,说的张家老二就不吭声了“我他妈的早就和你说过,不要去招惹火刀这些人了,不要去招惹这些人,咱们和他们已经不一样了,知道吗?都什么年代了,还想着统一地下秩序呢?老二,现在所有人都巴望不得赶紧转正,往正行蹿,你怎么还一脑子往下扎啊,咱们现在不缺钱,咱们有光明正大的合理的赚钱的理由,你为什么就非要想着去整那些玩意啊?火刀他们不一样,他们一穷二白的,有啥啊?就那么一个台球厅,就那么几个破场子,那些地方能赚多少钱,你不打了他们,警方早晚也会收拾他们的,你现在抢他们的场子,那就是再断他们的财路,断人家财路,对于人家来说,那就是要他们的命啊, 那你说,谁不和你玩命,你缺你那个钱吗?吃饱了没事撑得,自己给自己找刺激吗?”

    张大佬说着说着,气儿就又上来了,不过他控制的还好,张老二低着头,说话的声音不大“我现在就不是钱的问题,我现在要的是一口气儿,大哥,你有你的人生理想,人生目标,我也有我的目标,现在所有人都知道,我张老二做不了主,家里面什么事情都是你张老大做主,你知道这对于我来说是什么感觉吗?”

    “你做主?就你这目光短浅这劲儿,张家让你来做主,那不得废了吗?”张大佬更是愤怒了“你还什么感觉,你做主你能把整个张家都得做主到监狱里面去,你的人生理想?人生目标,去他妈,那叫人生理想,目标?”

    “那他妈的叫嘬死!”张大佬到底还是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了,尤其是看着张家老二这一本正经的样子,张大佬觉得和他沟通不了,这么教都引导不了,更是愤怒了,也是着急“那他妈的叫自寻死路!你猪脑子吗!好日子过够了,不想过了,我们辛辛苦苦把你弄出来干他妈什么!监狱苗子!一辈子的监狱苗子!”

    “够了!”张老二也控制不住了我这样一天两天了?你头一天认识我吗?你他妈的现在和我说我的思想弱智,猪脑子了,你他妈的当初起家的时候,你怎么不这么说呢?我张老二是第一天这样,第二天这样吗?我这么多年了,为了你,为了张家做了多少事,多少见不得的人,不都是我和我的兄弟去做的吗?你现在和我说目光短浅了,说我监狱苗子了,当初拆迁拆迁不了的时候,是不是我的人去解决的,去做的,当初抢沙坑,押车队的时候,是不是我和我的人去玩命,去拼命的,当初不管是谁出了气,是不是都是我的人去处理?后来因为和人抢地盘,打的最大的一场架,不是我最后进去抗事的吗?你以为我愿意进监狱吗?”

    “那些时候你怎么不说我思想幼稚,猪脑子,监狱苗子呢,现在说了?怎么滴,那些时候我就是对的,现在就都是错的了,是吧?你现在和我大呼小叫的,当着那么多人的面不给我面子,但是张大佬,你摸着你自己的良心好好想想,咱们张家到现在,是不是就是你自己一个人的功劳,我张老二没功劳吗?咱们是以黑起家的!”说道最后几个字的时候,张老二,也是咬牙切齿的“老子一辈子,都是这样的,没变过,是你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