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04】到底谁变了
    张大佬这个时候突然之间也沉默了,他低着头,不得不承认,张家老二说的都是实话,他们确实是以黑起家的,当初谁认他们家,就是他们兄弟几个,一点一点的争,一点一点的抢,打下来的今天,这当中,尤其是在最起初的时候,老二绝对是张大佬的最尖利的锋刀,那个时候哥俩的思想多么一致,但是随着时间的发展,地位的不同,张老二确实一直都没有变过,还是那样,确实也是张大佬变了,这个也得认!”

    “现在已经不是几十年前了,我们也不是几十年前的自己了,人得适应社会的发展,适应社会的进步,所有人,所有事情,都在变,你不变的话,就注定会被淘汰的,我不想和你吵了,你为这个家,确实也付出了很多,但是这不代表我会让你这样肆无忌惮的做下去,那等于是害了你,你以后和你身边的那些人,不要再接触了,离着他们远点,我想办法把你送走,离开这个城市,先离开一段时间吧,你回家以后准备准备。”

    “这就想赶我走了?别开玩笑了,我哪儿都不去,张大佬,你别看不起我那些兄弟,你好好想想,当初咱们起家的时候,是不是就是靠着我这群你看不起的人起来的, 是不是就是靠着我们这群,我们这种无赖瘪三小混混起来的,现在你混的大了,想和他们保持距离啊,这不是卸磨杀驴吗,我和你可不一样,我张老二做不出来这样的事情,现在混大了,大老板,大商人,大慈善家了,和我们这些人身份地位都不一样了,您好好做好您自己就行了,我有手有脚的,我也做好我自己就行了,说实话,我也不想和你吵架了,道不同不相为谋,我不会走,而且我也不可能走,我现在可还是保外就医呢,你以为那么容易说走就走的。”

    “你还知道你现在是保外就医呢?那你好好看看自己,看看自己现在每天的所作所为,你他妈的现在还是保外就医呢,老子废了这么大力气把你弄出来的,你还要和他们在一起混,还要继续下去,是不是?”

    “是不是咱们兄弟,今天非得打成头破血流的,张老二这个时候拍了拍自己的腿,你好好看我现在这个得性,打吧,来,你接着骂我!”看见张老二敲着自己腿,张大佬也不吭声了,毕竟是自己骨肉相连的亲兄弟。

    好一会儿的功夫,他叹了口气,和张老二,是真的越来越没有办法沟通了,他摇了摇头,调整好情绪“你以为我让你出国,让你离开,完完全全是因为这些事情吗?我告诉你,这些事情都是小意思,现在你还有更大的麻烦,郑和泰那个王八蛋,本来答应过我,和我说过,不会追究你的事情了,但是他是不追究了,可是文家的小崽子,死都不干,因为这个事情,还和郑和泰吵翻了,现在整个Z市的律师都不会帮他打这个官司,但是这小兔崽子,已经跑到别的城市去找律师去了,而且据我所知,已经有专业的律师接了这个案子了。”

    “我现在给郑和泰施加压力了,如果郑和泰能处理的好这个事情,那自然是最好的,但是如果郑和泰处理不好这个事情的话,那到时候你可就麻烦了,你想要回去坐牢吗?知道我为什么这么着急了吗?”

    “不是说你现在做什么事情,找不到你的把柄,抓不到你的尾巴,你就没事情了,你要知道你现在是保外就医啊,如果文家那个小崽子,就这样不依不饶的,闹大了,现在谁也收不了场,知道吗?时代不一样了,所有人都在变,你要是不变的话,就注定会被这个社会所淘汰,你还是准备准备,做好两手准备,如果郑和泰搞不定的话,我送你出国,这个事情你必须要听我的,还有,从今天开始,你给我老实的,不许再和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来往了,你和他们来往的越严密,王正盯得你越紧,到时候有点什么事情,你越跑不了,知道吗”

    张家老二这一下不吭声了, 他思考着自己大哥的话,也算是明白了“大哥,我不是非要跟你对着干,我从现在开始我会注意点的,但是我就是那种乱七八糟的人,我不可能现在因为自己家族的身份地位不一样了,我就不和他们来往了,顶多我以后多注意就是了,至于扎刺那边的事情,我也认了,我最近不惹事情了,等着你把文家那个小兔崽子处理完了以后,我再说别的事情,行不行?”

    “是不是他妈的和你说了这么半天?讲了这么多,就是一点点的用处都没有了,是不是?”张大佬急眼了。

    “那他妈的是我的朋友我,我都认识了这么多年的兄弟,很多人跟了我这么多年了,你现在让我和他们不往来?可能吗?还有,你想把我的那些朋友都收编了分散开,也是在想着变法逼着他们走,这种事情,我不希望再发生了,我这次出来了,我得带着他们赚钱,老大,咱们做人,不能忘本啊!”

    “老子他妈的不用你教我,老子比你记得清根本,行,张老二,我今天告诉你的一切,我不想重复第二次了,你要是按照我说的来,那好,什么事情都没有,如果你要是不按照我说的来,那我告诉你,出了任何事情,你自己承担,老子绝对不会再管你了,反正你死活,你是坐牢干啥的, 和我也没关系。”

    张家老二根本不理会张大佬,自己从边上转身就离开了,走到房间门口的时候,他停下来“我从今天开始,会给你跟着郑和泰那群人的,如果他敢有什么动作的话,那正好,我把他们都彻底收拾了再进去,也挺好的,我觉得郑和泰搞不定文家的那个小崽子,那小崽子和别人不一样,你也做好准备,准备好你的后手,准备把郑家的所有后路都掐断吧,到时候无路可走的时候,郑和泰一定会来的玩命的,郑和泰本来也不是什么省油的灯,你肯定比我更了解这一点,我真一点都不信他,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你就知道,我和我这群兄弟,有没有用了,你就会庆幸,我当初没有把他们赶走了,噶虎他们可还都在呢,对付噶虎,难道靠你们吗?……”

    重庆小面,文啸雨和罗浩两个人再里面忙来忙去的,经过几天的适应,文啸雨做事情也是越来越利索了,而且他再面馆里面特别特别的勤快,以为你之前两天,他跑到了别的城市,花钱请来了一个大律师,来帮他打张家老二的官司,那两天一直在忙那个事情,也没有时间来店里面,现在也是忙完了,起诉书已经交给法院了,等着法院受理了以后,就可以开始打官司了,他闲下来没事了,这才开始回来继续帮忙。

    他也是知道自己之前干得少,这一次回来,干活的时候真的是蛮拼命的,陈老板他们都看在眼里面,再加上陈冬冬这一层特殊的关系,说实话,文啸雨他们彼此之间相处的还是真的挺好的,陈冬冬每天白天都会过来帮着一起忙乎,下午快到晚上的时候,就去酒吧工作,文啸雨是到现在都不知道,陈冬冬是他当初从酒吧救过的那个服务员,但是陈父和陈母,对于文啸雨,也是越来越欣赏了,除了话不多,不会赔笑,别的都挺利索了,他和罗浩也是真的够互补的,罗浩就是话多够贱,够不要脸,哄得谁都挺开心。

    面馆的生意,也是越来越好,晚上的时候,文啸雨就回家,陪着自己的母亲锻炼锻炼身体,哄着自己的母亲吃饭,睡觉,吃药,如果有时间了,还会继续兼职一些代驾的事情做。

    关于案情的进展情况,还在等待着法院的通知,但是有些时候,就是命中注定的事情,文母的病情突然之间复发了,那天晚上还在睡觉的时候,文母就差点从睡梦中走了,是她用最后的力气,打碎了一个水杯,听见水杯声响的文啸雨,冲进了房间,看见了自己奄奄一息的母亲,送着自己的母亲到了医院的时候,他的母亲都已经处于休克的状态了,大夫救了好久才救过来,询问病因,是骨髓造血功能严重下降,产生了一些骨髓病变,需要积极重视,和规范化治疗,文母知道文啸雨现在的情况,说实话,她还是很不想住院的。

    但是他肯定是拗不过文啸雨的,还是乖乖的在医院住院了,这一住院,给原本就经济十分困难的文啸雨,带来了更大的压力,自己那边的律师费用,还不知道够不够呢,这一次又碰见了自己母亲这个样子,更难受了。

    文啸雨本来要陪着自己母亲的,结果自己母亲就是不让他陪着,否则的话,连答应好的住院都不住了,文啸雨知道这是自己的母亲怕给自己增添麻烦,自己还真的不能拒绝。

    他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整个人都是心事重重的,他现在手上总共还有不到五万块钱,医院那边住院,押金就要两万块,而且根据他的经验,两万块绝对坚持不了一个星期,自己母亲那个情况,一个星期也不可能让她出院啊,律师那边的费用也已经预付了两万,这接下来可怎么办。

    文啸雨整个人的脑袋都是乱糟糟的,他正往前走呢,一辆奔驰轿车停在了他的面前,文啸雨站在原地,发现居然是郑老爷子出现了,其实这个时候,文啸雨还是有些尴尬的,他抬头,犹豫了一下“干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