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16】求助火刀
    文啸雨进台球厅的时候,刚好是赶上了收银员的换班儿,晴晴叼着一支烟坐在那里正在数钱算账,颇有一副老板娘的样子,边上还摆放着一瓶啤酒,她翘着二郎腿,满身的社会气息。

    直到文啸雨走到了她的身后,她都没有发现文啸雨,眼睛里面都是钱了,数的激情澎湃的,这个时候,晴晴的手机震动了起来,她顺手拿起来电话就打开了免提“啥事。”

    “老婆,我刚刚收回来了三万块钱,我晚上想请朋友一起吃个饭,你看,我能不能留两千块钱啊?”

    “请个屁,都给我拿回来,自己留两百打车就行了!”晴晴说话的态度很强硬,丝毫没有商量的意思。

    “不是,媳妇,你看,兄弟们跟着我一起办事的,这么多次了,每天跟我忙前忙后,咱不请不合适啊”

    “你这顿饭得花多少钱,把钱给兄弟们平分了,给钱比啥都实际,不许去,另外,你身上就留一百就行了,剩下的全都给我拿回来,少一分都不行,别给我废话了,十分钟以内出现我面前,听见了吗?”

    晴晴从头到脚都是不容置疑的声音,说完直接就挂断了电话,边上刚好两个路过的火刀小弟,看着晴晴这个样子和自己老大说话,居然一点点的反应都没有,这一看就是已经完全习惯了自己的这位大嫂的风格了。

    文啸雨皱了皱眉头,也是边上的收银员看见文啸雨了,晴晴数着钱的时候,转头过来,她依旧叼着烟,看见文啸雨的这一刻,表情显得有些诧异,明显的也是有些慌乱了,不过片刻之后,她就调整好了,显得也是温柔了不少“好久不见,这些日子过的怎么样,你怎么想着跑到这里来了?打台球?还是想打游戏机?赌博?”

    “我遇见了点事情,想请你们帮帮忙,我现在也是实在没有别的办法了,因为我身上还有别的很重要的事情要做。”文啸雨说的确实也是实话,就他这个性格,如果不是因为还要打官司,要和张家老二对峙公堂的话,那文啸雨肯定自己就直接去找他们了,现在自己也不敢鲁莽行事,害怕影响到自己和郑老爷子的大事情。

    他还想解释的时候,晴晴转身就往楼上走“行了,别说了,我知道你不会求人,能过来找,也肯定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了,跟着我一起过来吧,先喝点茶。”她看了看自己的手表“还有八分五十二秒,他就回来了。”

    台球城的最顶层,有一个火刀的茶室,面积不是很大,里面除了一张办公桌,就是一张床,一个专门喝茶聊天的地方,一个卫生间,晴晴进卫生间的时候,再火刀的办公桌上面,还摆放着几个避孕套,晴晴的内衣什么的,也都散落再房间里面,她顺手从边上收拾了起来,文啸雨坐在沙发上,看着边上的茶叶,也没有和晴晴太客气,自己就开始沏茶了,前后绝对没到六分钟的时间,大门就被推开了。

    火刀火急火燎的,满头大汗“媳妇,我回来了!”他一边说,一边冲到了办公桌边上,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三摞钱,往办公桌上面一放,自己从这三摞钱当中,抽了一百块钱出来“吃饭两千块,给兄弟们分了,让他们切吃了,我没有去,这是我的一百块打车费,剩下的全都在这里了。”

    晴晴都没有正眼看火刀,从边上拿起来了钱,就开始数,火刀却好像早都知道文啸雨来了一样,坐在文啸雨的对面,自己居然还主动给文啸雨沏茶,文啸雨这边还有些尴尬呢,火刀倒跟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对待文啸雨的态度也是极好“来,啸雨,喝点茶,这是刚下来的清明茶,很好喝!”

    文啸雨点了点头,脸上有些尴尬“谢谢火刀哥。”或许也是感觉出来了文啸雨的不自在,火刀从边上拍了拍文啸雨的肩膀“咱们都是大老爷们,过去的事情就过去了,别记恨,别在意就好。”

    火刀笑呵呵的,给人的感觉很舒服“一码事是一码事,更何况,我和晴晴能有今天,她能同意我,我知道,这里面你也是起了作用的,不管你俩曾经怎么样,我是发自内心的感谢你,谢谢你能帮我说服她。”

    “以前都不重要,重要的是现在,这是我,火刀的女人。”火刀很自豪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我知足。”

    看得出来,火刀因为之前在文啸雨家的那一次,现在对待文啸雨的态度,也是截然不同了,文啸雨也能感觉到,他有些不好意思,摸着自己的脑袋,晴晴还在那边数钱呢,文啸雨长出了一口气,也是想明白了,火刀都没事,自己更不是记仇的人,更何况,自己现在还需要火刀来帮忙呢。

    “事情是这样的,我现在唯一仅有的一个朋友,他妈妈因为赌博,欠下了巨额高利贷,大概有五十万,现在我朋友和我两个人,每个月也就五六千块,想要还完这些高利贷,那不知道得哪辈子,最主要的,是他们已经把我朋友的母亲抓起来了,以此来威胁我朋友赶紧还钱,我在想,有没有办法,能找到那群人,通融通融,先把人放出来,听说再他们的手上,肯定是舒服不了,然后我们再想办法凑凑钱,还给他们。”

    “先告诉我说,是欠的那个赌场,哪伙人的高利贷。如果是张老二的人的话,那这个事情可就难办了,我出面的话,只会更糟糕,现在Z市的一大半儿的人呢,都跟着张家老二的屁股后面混,我火刀和这些人,都是很不对付的,但是如果不是张家老二那边的人,我倒是可以帮你出面看看,应该会买我一份面子,先放人没问题,但是这里面也有一个很关键的问题,你怎么想办法凑钱?你们有凑钱的办法吗?需要多久?十天?还是半个月?”火刀这话一说完,文啸雨不吭声了,从边上低着头,现在他们两个的这个情况,一个月和在一起五六千块,就算是不吃不喝,一年也就五六万,十年才能还清,但是显然也不可能让人家等这么久啊。

    “而且我们这一行,最忌讳的就是这个,总不能自己干着这一行,然后还不让同行赚钱了,你朋友他母亲,一个女人,好好的不在家相夫教子,跑出去赌,输多少也活该,而且能输到五十万,我告诉你吧,她绝对是一个赌徒,这样的女人我见过的多了,肯定也是抛夫弃子的,说实话,真的不值得,你拉她出了这个坑,她要是长记性,还好,如果不长记性的话,那她肯定还会有下一次,下下一次的,你拉不完的,她是第一次吗?”

    火刀在这一行沉浸了这么多年,经验也是真的够丰富,更是见多识广,看着文啸雨从边上不吭声了,火刀从边上摇了摇头“你这表情我就知道了,这女人不是一次两次了,算了吧,别管了,没法管!”

    火刀一脸的无奈,就在这个时候,晴晴数完钱已经过来了“你刚刚说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你再说一句。”

    火刀抬头看了眼晴晴,这一脸丝毫不会隐藏的纠结,全都展现出来了,文啸雨都看出来了,火刀确实是不好办这个事情,而且他也不想办,但是晴晴这一瞪眼,这是比啥都好使,俩人对视了不到三秒。

    火刀从边上随即转头,盯着文啸雨“他欠的是哪家的高利贷?”文啸雨连忙开口“是渣土区,凤凰KTV的。”

    “渣土区的?”火刀一听,摇了摇头“那种破地方,还有人能欠这么多钱呢?”他一脸不敢置信的表情。

    文啸雨赶忙接口“我知道这个事情不好办,所以我才想找火刀哥帮忙的,否则的话,我也就不来了,而且这个事情我也事先想过了,您帮忙行,但是肯定也不能阻拦着人家赚钱,要么水也不能干,我把我的情况给你兜底吧,现在是我干爹给我一张卡,卡上总共有五十万,但是我不能把这五十万全都拿出来给我兄弟他妈填坑,我妈妈现在还在医院呢,这是我妈的救命钱,但是我能先拿出来一部分给他们,让他们先放人,剩下的我分期付款,但是请不要再涨利息了,给我三年的时间,我肯定会把剩下的那一部分,给还掉的,找您,就是希望他们能卖您这个面子就行,而且,我只要把这些高利贷还清了,我一定会好好感谢您的。”

    “三年?你逗我玩呢。” 火刀自己本来就是放高利贷的,所以对于这里面的行规太明白了,也是切身感受,只不过他表达方式就是这样的,很直接“放高利贷的本来就是靠着利息活的,你现在说不让涨利息,那不可能的,你要是能马上还人家,只差还好,如果你不能马上还的话,这钱到后面你们更不敢想了,渣土区那些土鳖,一个一个的穷横穷横的,这个事情确实是不好办啊,啸雨。”

    “好办找你干啥?你就说你能办不能办?”晴晴从边上再一次的开口了,晴晴说话是真好使,她前脚问完,后面的火刀几乎都没有任何迟疑的表情“行,能办,那群土鳖,既然要得罪,那就往死得罪就完了,你就在家等着就行了,我去把人抢回来,还给他钱,我给他个嘴巴!”火刀这一刻,已经把办法想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