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18】霸气的火刀
    “渣土区那个地方,你去二十个人,三十个人,和去三个人,都是一样的 ,真翻脸了,也都不够用,而且,不是你说的吗,去和他们谈,然后把他们收服,又不是跑过去和他们打架去了,怕什么。”

    “你是真爱晴晴。”大鬼从边上嘀咕了一句“真没见过这么爱媳妇的,说什么是什么,最主要的,是你那媳妇,还不是最爱你的,你对你媳妇的那个劲儿,你媳妇都对到别的男人身上了,这个你也能忍。”

    “这他妈的就叫爱情,操!都是自己找的,我自己贱!”火刀有些愤怒的从边上叫骂了一句。

    “一码事归一码事,晴晴的性格我了解,我知道这个事情不怪你,但是你以后最好还是少从我们两个人的面前出现。”火刀给自己点着了一支烟,大鬼还转头看了眼文啸雨,也没有给文啸雨好脸色。

    文啸雨这种时候也不吭声了,二十多分钟以后,文啸雨,还有火刀,以及大鬼三个人已经站在了凤凰KTV的门口,门口还聚集着几个光头小混混,火刀径直走到了一个小混混的面前“我是火刀,想见见你们老板。”

    这几个小光头上下打量着火刀,叼着烟,互相看了一眼,其中一个转身就进了KTV,没有几分钟的时间,从里面出来了一个大概四十多岁中年男子,眯眯眼,一脸的社会样,大光头,套着一件衬衫,胸口的纹身还漏出来了,他站在火刀的面前,上下打量着火刀,说话的态度也不好“我们熟吗?”

    “你会说话吗?”边上的大鬼当即就不乐意了,往前走了一步,他这一走,边上的另外几个人直接就从身后把家伙掏出来了,这点人,片儿刀都是随身装的,大鬼也是一个暴脾气的人,顺手也要掏兜。

    结果大鬼还没有掏兜儿呢,火刀从自己的怀里面拽出了了一把*,这一下给文啸雨都吓傻了,他根本都没有看见火刀什么时候,怀里还揣着单管猎的,枪口直接塞进了对面这个中年男子的嘴里面,另一只手耗住了他的衣领,用力往里一推,推着这个男子就进了KTV,大鬼和文啸雨两人连忙也跟进去了,他的几个下属也跟进去了,大鬼很有经验,抬手就把身后的卷帘门给拉上了,防止外面看见里面的情况。

    门厅的位置很小,只有几平米的样子,现在却聚集着六七个人,里面是一条狭窄的走廊,有几个小房间,里面的人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对面的这个中年男子,这个时候气势也是明显的弱了不少。

    “现在熟了吧?”火刀微微一笑,伸手一指边上的三个人“去,边上站着去,我和他聊会天,别打扰我。”

    这几个人互相看了一眼,又看了眼自己的老大,随即都站在了边上,大鬼也站在了火刀身后,这个时候,火刀把单管猎也抽出来了,往桌子上面一放,看着对面的这个光头“怎么称呼,我叫火刀。”

    光头一脸凶狠狰狞,往边上使劲吐了一口,语调当中充斥着愤怒的情绪,也没有给火刀好脸色“蚂蚱。”

    “有个女的,欠了你们五十万,被你们抓了,是不是?把这个女的还给我,她的债,我顶了。”

    “火刀,你家大业大的,从我们这些小狗嘴里面抢食,不怕我们有病咬你一口咬死你啊?”蚂蚱明显的挂上了一脸亡命徒的表情“你说顶,行啊,钱呢,给我拿来。”他从边上伸手“五十万,一分都不能少,今天的利息我就不收了,算卖你火刀一个面子。”蚂蚱说到后面的时候,还伸手指着火刀“别以为你人多兄弟多,我们就怕了你,在这里,我们谁都不怕。”他边说,一边嘴角闪过了一丝狰狞的笑容。

    “我火刀是个讲规矩的人,谢谢你给我的这个面子,文啸雨,给他钱。”文啸雨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跟在火刀身边,就是这么的有派头,他顺手从边上拿出来了两张银行卡“这两张卡里面,钱足够了,你们去看看。”

    蚂蚱点了点头,顺手从边上接过卡,递给了自己边上的一个下属,他的这个下属,拿着卡,转身就离开了。

    蚂蚱随即从边上拿起来茶壶,给火刀倒了一杯水,自己也倒了一杯,随即冲着火刀微微一笑“合作愉快!”他一边说,一边举起来了茶杯,一饮而尽,火刀无所谓的微微一笑,实在是有气场。

    他顺手把茶杯一饮而尽,盯着对面的蚂蚱“我听说过不少你的事迹,你再这里弄这个,一年能赚多少钱。”

    “赚不了多少钱,我们小家小业的,能碰见一个就敲一个,碰不见的话,那就挨着呗,凑活着活吧。”

    “去我那帮我做事情吧。”火刀盯着蚂蚱“别再这玩你这个几十平米的歌厅小赌场了,你看怎么样?”

    “你逗我玩呢?”蚂蚱坐直了身体,上下打量着火刀“你这么家大业大的,能看得起我这样的人?理由?”

    “没什么理由,我现在缺人啊,想要扩张地盘,想要扩大业务范围,手上的人不够用,所以想要找点人品好的,信得过的,想要和我一起玩的人玩玩,当然了,前提还得是不怕张氏家族的,我和张老二不一样,他看不起是他看不起,我可不会眼高手低,我觉得你们就挺和我胃口的。”

    “闹了半天被张老二逼的,招兵买马招到我们这穷疙瘩来了?”显然这蚂蚱对于外面的事情,还是知道不少的,他上下打量着火刀“但是我想不明白了,凭什么啊?凭什么你说让我跟着你混,我就跟着你混啊?嗯?就因为你再Z市的名声大,兄弟多,我就得跟着你混?嗯?你算啥啊?”

    蚂蚱坐直了身体“而且论年龄,你还没有我大呢,老子跑社会的时候,你还是小蛋子儿呢,跟着你,呵呵。”

    “你是不是想要知道凭什么?那我给你说两个理由吧,第一个,你跟着我,能改变你,改变你手上所有兄弟的人生,你们从此以后就不是渣土区一个几十平米的小歌厅的混混了,是我火刀的兄弟,我火刀再江湖上面,对待兄弟,那是有目共睹的,不用我去说,你可以试试,我吃一块钱,兄弟们就有五毛吃。第二个,我比你狠啊!”火刀说到这,蚂蚱“哈哈哈,哈哈哈哈!”的也大笑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刚刚外面的那个下属回来了,他手上拿着两张卡,冲着自己的老大点了点头,脸上闪过了一丝兴奋的表情,蚂蚱这个时候笑了笑“行了,让你的人,下去带人,然后滚,至于刚刚你对我的无理行为,你也得给我一个交代,否则的话,你就让我看看,你到底是有多狠,还是只有你一个人,会耍狠。”

    蚂蚱说完,边上的一个下属转身就往小歌厅里面走,文啸雨跟在了他的身后,这个走廊很小,甚至于两个人并排走,都会觉得有些拥堵,一共四个房间,分散在走廊的两侧,前后只有几米的长度,但是外面还有一一个锁好的后门,再最里面的那个房间,这个小混混带着文啸雨就进去了,这个房间的里面,还有另外一个门,虽然这小歌厅是真的不大,但是还真的是纵横交错的,另外一个门,也是防盗门,大门打开之后,居然直接出现在了一个村子的小路,这个人带着文啸雨往前走了十几米,到了一户人家门口,这就是普通的一户农村人家,外面的房子都是那种砖瓦房,看起来很破旧,但是还有人居住,再院子侧面的位置,有一个菜窖,这个人把菜窖的盖子打开,自己从边上拉了一下灯绳,这一下,菜窖里面出现了昏黄的灯光。

    男子指了指菜窖里面,文啸雨一咬牙,自己转身就顺着破旧的梯子下去了,再菜窖中间的位置,有一个狗笼子,一个人再里面根本都直不起腰来,一个铺头散发的中年女子,窝在那里,显得很埋汰,看见有人进来了,中年女子明显的有些激动,转头冲着文啸雨就开口“救我,救我,救我,我马上就还钱!!”

    文啸雨看着这个女子,从边上叹了口气,他身后,一把钥匙也被人扔下来了,文啸雨拿着钥匙,到了女子的边上“罗浩是你的儿子吗?”文啸雨这一问,女子一脸兴奋的表情“是,是,是!我儿子!!”

    这是文啸雨第一次看见罗浩的母亲,说实话,这也是四十岁的人了,但是却一点也看不出来,给人的感觉,也就是三十岁左右的样子,她和罗浩形成了鲜明的对比,如果让她和罗浩两个人站在一起的话,那所有人肯定都觉得,他们两个是兄妹,不会是母女的,而且,罗浩的母亲,真的还是挺有姿色的,不想都知道,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美人儿,但是整个人充满了社会气息,从笼子里面放出来的时候,她居然没有一丝的害怕的表情,似乎已经习惯了一样,笑呵呵的拍了拍文小一点肩膀“谢谢啊,大兄弟,饿死我了,我先走了。”

    “我是你儿子的朋友,你叫我大兄弟不合适,还有,你不能走,你得跟着我一起,和我去见罗浩。”

    “没事,你让他晚上回家就行了,我太饿了, 好几天没有怎么好好吃饭喝水了,我又困又累的,晚上的。”

    “你现在有两个选择,第一个和我去见罗浩,第二个,我自己走,你继续留在这里呆着,你选吧。”说实话,文啸雨对于这样的女人,实在是一点点的好感都没有,看着都让人有些厌恶,但是没办法,这是罗浩的母亲,他突然之间更加的同情罗浩了,和这样的女人,是怎么在一起生活了这么多年的,更有意思的时候,她从菜窖里面出来的时候,还和外面的那个马仔,热情的打着招呼,完完全全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