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19】罗浩的母亲
    文啸雨这一刻,是真的觉得火刀那句话说的没错,他的内心产生了一股子愤怒“你知道不知道我们为了救你,花了五十万,你知道不知道我们这些钱是怎么来的?”文啸雨还想说话的时候,罗浩的母亲一副敷衍的架势“好好,谢谢你们了,真的辛苦你们了,我就知道,我大儿子一定会有办法的,没白疼他。”

    她说完,转身就往出走,也不理会文啸雨,文啸雨一肚子的火儿,边上的那个蚂蚱的马仔脸上也是闪过了一丝的鄙视“就这种女人,根本不值得救,现在还有点姿色,卖出去就算了,还花钱救她,呵呵…….”

    文啸雨和罗浩的母亲两个人回到房间的时候,罗浩的母亲果然也和没事人一样,热情的和蚂蚱打着招呼,还要说再见呢,蚂蚱到没有理她,整的也挺尴尬的,蚂蚱这个时候的所有注意力,都在火刀的身上“刚刚你把枪塞进我嘴里面的这个事情,给我个交代,然后,你们可以走了,火刀。”

    火刀微微一笑,看着文啸雨他们也出来了,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把匕首,他一只手放在了茶台上面,拿起来匕首照着自己的手背上,一匕首就刺进去了,匕首直接刺穿了火刀的手背,扎进了桌子里面,火刀手背的鲜血直流,边上的蚂蚱面色明显的有些不自然,在场所有人都看傻了,气势上,已经完完全全都落下了,片刻,他点了点头,冲着火刀伸出来了大拇指,眼神当中,这一刻也透露着一丝的敬佩。

    火刀一脸的无所谓,另一只手还拿起来烟,给自己点着了,他叼着烟,顺手就把枪口就对了蚂蚱的脑袋,手指就放在扳机上面“现在是你要给我的手交代了,我数三个数,没交代,我就打死你,你听好了。”

    房间里面的这一刻,鸦雀无声,时间仿佛都禁止了一样“三,二。”就在火刀数到一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扣动了扳机,对面的蚂蚱整个人“啊”的一声大吼,满身的汗水,整个人一机灵,直接栽倒再了地上,额头的汗水哗哗的往下流,不光是他一个人,连着房间里面的所有人刚刚那一霎那,都被火刀的气势给吓到了,所有人都有动作,但是枪膛是空的,里面根本没有子弹,听见了扣动扳机的 声音,却没有听见的枪响的声音。

    周围的时间这一刻,似乎也是禁止了一样,大家都不说话了,地上的蚂蚱,这个时候已经一点点的刚刚的威风都没有了,反而是火刀,气势上面更是已经对在场的所有人,都形成了碾压,他这一点确实是很厉害的,他微微一笑“放心吧,我不会打死你的,打死你了,就没有机会和你做兄弟了。”

    说到这,他用手一拽,把匕首从桌子上面拽了出来,但是匕首还在自己的手上扎着,鲜血不停的往下流。

    火刀继续说道“明天我再我的台球厅等你,你想好了再去找我,晚上我给你举办一个接风宴,如果你明天不去,你可能错过了一个很好的改变人生的机会,这辈子,你也别想再进我火刀的大门了,而且我火刀,一码事是一码事,绝对不亏待任何一个兄弟,过去了, 就是过去了。”说完之后,他微微一笑,转身走到了门口,大鬼顺势就把卷帘门也给拉开了,卷帘门拉开之后,就在这个小KTV外面,已经聚集了满满的人群。

    放眼放去,甚至于连走路的地方都没有了,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火刀身上,火刀站在门口的 位置,看着下面的人群,没有丝毫的惧色“诸位大哥们,听我火刀说两句话,我今天花了五十万,把这个女人,从蚂蚱这里,赎出来了。”火刀一边说,一边毫不客气的一把就耗住了罗浩母亲的头发,耗到了人群面前。

    显然,罗浩的母亲再这群人眼里面是熟客,所有人都认识他,火刀声音很大“一码事是一码事,做人做事讲原则,讲道理,我今天把话给诸位大哥们说清楚,今天这是最后一次花钱赎这个女人,从今天开始,如果我身后的这个女人,出现在你们当中任何人的场子里面,你要是让她玩,就做好准备,她一穷二白,什么都没有,如果她再输了钱,别再骚扰她身边任何人,别去要钱,直接要她的命就行了,谁敢再管她儿子要债,那记着,我火刀就要他的命,我今天说道做到,凡事都打好招呼,不是说我火刀做人猖狂,是有人要打我的脸,那我绝对不惯着他,你们要是真有本事让她玩,那她输了就直接要她的命,也痛快点,然后等着警察过来带你们去偿命!然后,第二件事,谢谢诸位,给我火刀让个位置,我媳妇还从家等着我呢。”

    火刀说完,自己手上拎着那把没有子弹的*,转身就往出走,太有气势了,他再前面走,大鬼和文啸雨,拉着一脸懵逼的罗浩的母亲,就跟在后面,堵得死死的社会小哥们,这个时候全都下意识的给火刀把路给让开了,火刀这边没走两步呢,就听见了后面拉卷帘门的声音。

    蚂蚱从里面出来了,他身后跟着四个马仔,转身已经追到了火刀的身后,这个时候,他们的态度已经好多了,火刀停下来,转头看着这几个人“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顺手就把自己的手伸了出来,蚂蚱随即也伸手,和火刀两个人的手握在一起“我这辈子没佩服过什么人,别管他多有钱,多有地位,你火刀,算一个…….”

    文啸雨带着一脸不情愿的罗浩母亲,回到面馆的时候,面馆正是晚餐时间,人来人往的,陈冬冬晚上都没有去上班,一直再小面馆帮忙,帮忙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的,当她看见文啸雨带着罗浩的母亲回来的时候,整个人终于长出了一口气,嘴角挂着笑容,和自己的母亲打了个招呼,这才转身去上班。

    罗浩一脸的感激,抓着文啸雨的手,眼泪都快流出来了,情绪激动,文啸雨笑呵呵的拍了拍罗浩的肩膀的,啥都没解释,自己连忙也忙乎了起来,罗浩拉着自己的母亲,到了角落的座位,苦口婆心的又开始劝说,老板娘还特意端了一碗面条过去,罗浩的母亲大口大口的就吃了起来,从头到脚,依旧都是满脸的无所谓……

    今天晚上文啸雨特意的让罗浩先行和他母亲离开了,文啸雨自己一个人再饭店里面忙乎,一直到了**点钟,饭店准备打烊的时候,陈冬冬居然又出现了“啸雨哥,今天晚上怎么就你自己啊?”

    陈冬冬的母亲无奈的摇了摇头,在边上一边收拾对账,一边心里面也是无奈,很明显的事情,自己女儿是因为知道今天晚上文啸雨让罗浩走了, 自己再忙乎,所以才跑回来的,这个班儿啊,肯定又是上不了了,自己该说的也都说了,现在都是没办法说的了,她也就不吭声了,顺其自然吧,陈老板还在后厨收拾后厨。

    “我让罗浩走了,就我自己了,你今天怎么回事,又逃班了啊?”文啸雨笑呵呵的看着陈冬冬。

    “没逃班,我把老板炒鱿鱼啦!”陈冬冬从文啸雨他们来了以后,她有事没事的就请假,开始的时候间隔还会长一点,后来慢慢的越来越频繁,越来越频繁,一二再再而三的警告也都没有用,这不被开除,都新鲜了,显然,她还挺开心的样子“刚好那个地方我也不想去了,天天熬夜,皮肤都老了。”

    这些话陈母也都听在心里,自己家女儿以前也没有这么的注重自己的外表的,现在和之前,也是真不一样了。

    “离开那个地方也是对的,日夜颠倒,太容易衰老了!”文啸雨一边说,一边忙乎,陈东东的笑呵呵的也再文啸雨的身边帮忙,快忙乎完的时候,陈父陈母两个人就离开了,最后依旧是陈冬冬和文啸雨两个人锁门。

    今天难得没有罗浩这个电灯泡再,文啸雨骑着自行车,再灯光昏暗的马路边上,带着陈冬冬缓缓骑行,陈冬冬双手抱着文啸雨的腰腹,把自己的脑袋贴在文啸雨的后背上,她很喜欢这样的感觉,这一刻,她觉得自己很幸福,她嘴角挂着笑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再傻笑什么,以至于自行车都已经到了文啸雨家楼下了,都停下来了,陈冬冬还抱着文啸雨的腰腹,完完全全的走神了,文啸雨拍了陈冬冬两下。

    陈冬冬这才反应过来,下车看着自己的家门口,她的脸蛋儿瞬间又红了,她一脸的不好意思“啸雨哥,我走了。”她转身要往楼上走,文啸雨从后面顺手就拉住了她“等一下,先别走呢。”

    陈冬冬站在原地“啊”了一声,十分的温柔“啸雨哥,怎么了,你有事情啊?”她的小酒窝,实在可爱。

    “是这样的,我有个事情,想要求求你,希望你能帮助我。”文啸雨微微一笑“可以吗?”

    “行,啸雨哥,知道我做的到,你开口就行!”陈冬冬也挺爽快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