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38】意外
    随着时间越来越久了,祁鑫还有点吃力了,郑和泰也管不了那么多了,看着这边的人缠住了祁鑫,他连忙冲到了江林瑶的表示,郑成龙的母亲从边上也把郑成龙给扶起来了,郑和泰扶起来江林瑶的时候,看着满脸鲜血的江林瑶,已经开始翻白眼了,他下意识的摸了摸江林瑶的鼻孔,呼吸已经极其微弱了,他这一下就慌了“别他妈打了,救人,救人,人快不行了!”

    郑和泰这一吼,边上的噶虎一行人都停下来了,他们这一停,祁鑫也停下来了,一听见不行这几个人字,祁鑫也害怕了,噶虎他们盯着祁鑫,看着祁鑫不动了,赶忙冲到了江林瑶的边上,几个人从边上就把江林瑶抱起来了,祁鑫这个时候也不会傻到再动手了,看着江林瑶样子的时候,他更生气了。

    他这边还站着没有动呢,边上的郑和泰已经不管不顾的从边上抄起来了一大块碎玻璃,玻璃已经划破了他的手腕“老子他妈的今天就亲手解决了你个废物!”他疯狂的大吼着,冲着那边的郑成龙也过去了, 郑成龙刚被自己的母亲扶起来,自己的手还没有办法动,疼的眼泪都出来了,看着自己父亲过来了,郑成龙这一下也害怕了,那么大一块玻璃,她母亲也是看出来郑和泰是真的急眼了“快跑!!”她这一声大吼,郑成龙二话不说,转身就跑,郑和泰疯了一样的追了出去,这郑和泰一生气,急眼的时候,那也是什么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这一大块玻璃,还有这凶狠的架势,这就跟要杀了郑成龙一样,郑成龙不害怕就鬼了。

    父子俩再走廊里面前追后赶的,郑成龙的母亲也着急了,顺手一拦郑老爷子,想给自己家孩子争取点时间,但被郑老爷子一把就给甩了个跟头,重重的摔在了地上,郑老爷子出门的时候,郑成龙都已经跑到了楼梯边上了,郑老爷子毕竟这么大把年龄了,一看追不上郑成龙了,顺手就把自己手上的玻璃,挥舞起来,照着郑成龙就给甩过去了,这一下也是力道十足,倒在地上的郑母也是看清楚了一切“儿子,小心!!”

    她这一声大吼,郑成龙也是觉得不对劲儿了,他猛然之间一转头,这一片玻璃,已经照着自己的脸上飞过来了,郑成龙这一下都给吓傻了,要是这一片玻璃招呼到他脸上的话,他可就彻底废了。

    慌乱之间,他已经完完全全的忘记自己已经到了楼梯边上了,他一脚就给踩空了,整个人直接就从楼梯上面摔了下去,边上还是有护栏的,郑成龙第一反应是抬手抓楼梯扶手,但是他的手臂已经被愤怒的祁鑫刚刚拗脱臼了,他下意识的抬手刚一碰扶手,剧烈的疼痛感传来,手想要抓住那个扶手都没办法,郑成龙是大头朝下栽下去的,整个人的脑袋“咣!”的一声就磕到了楼梯边上,然后斜着从楼梯上面直接就滑下去了,整个人的身体都在往下滑,速度极快的就从楼梯上面滚到了最下面,而且因为惯性的原因,再滚到最下面的时候,还没有停下来,又往前蹿了一段儿“咣!”的又是一声,郑成龙的脑袋,撞到了红木沙发的沙发腿儿处,他整个人直接瞬间翻了白眼,直接就晕厥过去了。

    郑老爷子冲下楼的时候,看见自己的儿子这个样子,心里面咯噔的就是一声,再一看郑成龙晕倒在地上,不知道什么地方流血了,地上那一摊血“儿子!”郑和泰这一下也傻眼了,一捂自己的胸口,瞬间就觉得自己难以呼吸“救人,救人啊!”郑和泰转头再一次的大吼了起来,这个时候,他整个人这一瞬间,也是头晕目眩的感觉,他顺手就扶住了边上的护栏,自己的身体缓缓倒在了地上,他一点点的力气也没有了。

    噶虎他们从后面也追上来了,还有郑母,看着倒地的郑成龙,所有人都着急了,郑母吓的直接瘫软的倒在了地上“儿子!!”她撕心裂肺的叫吼了起来,嗓音都有些沙哑了,整个人吓的根本动都动不了了,江林瑶已经被人从房间里面抬出来了,剩下的两个人和噶虎冲过来了,这两个人抬着郑成龙,噶虎一扶郑老爷子,客厅里面的保姆也着急了,连忙把司机也叫喊了起来,从边上开车,送这些人去医院。

    祁鑫站在二楼扶手的位置,看着楼下已经混乱不堪的郑家,他犹豫了一下,自己转身就回到了房间,麻利的就从二楼的窗沿跳了下去,他跳下去的时候,小区物业的保安都已经围过来了,祁鑫转头看了他们一眼,急速飞奔,他再前面奔跑,后面的小区保安狂追,但是距离却被拉的越来越远,很快,祁鑫的身影就已经完完全全的消失在了漆黑的夜色之中,小区保安追到墙边上的时候,祁鑫也早都没影儿了…….

    Z市监狱,因为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文啸雨已经被换到了一个新的牢房内,而且也被特殊重点照顾了,监狱方面显然也是知道,有人想要对文啸雨不利了,而且搞出来了这么大的事情,肯定是要调查的,只不过调查也是需要时间的,为了保险起见,把文啸雨换到了一个他们有点把握的牢房内,还和牢房的牢头打了一个招呼,其实就算是不打招呼,就文啸雨这几次的事情,再监狱里面的名号,也早都传开了,要是和文啸雨没有什么大仇怨的人,也不会主动来招惹文啸雨了,文啸雨进了牢房,这个牢房的牢头还很客气的和文啸雨打了一个招呼,文啸雨很懂规矩的给牢头点着了烟,剩下的所有过程,也就全都免了。

    文啸雨躺在床上,心里面依旧很不舒服,那天救他的那个男子,死掉了,他甚至于到现在都不知道这个男子到底叫什么,只是知道那是火刀的朋友,火刀安排的,也只有等着自己出去以后,才能找机会询问救命恩人了,说实话,文啸雨的内心很压抑,如果成天再监狱里面,都要面对这样的危险的话,这也是真的考验文啸雨的心理素质,还好,文啸雨打拳这么多年,心理素质确实比一般人要强悍不少。

    现在这个牢房,看起来更加的和谐,就这样,文啸雨晚上睡觉的时候,也没有睡好,一直睡的很轻,谁下地,都会让文啸雨睁开眼睛,这样的生活其实是很痛苦的,他脖颈处的勒痕依旧是那么的明显,多多少少的也是给他留下了一些阴影,而且,文啸雨更加拼命的练习八极拳了,他知道,这国术能防身,而且,他还要复仇,更要让自己强大,他没有别的办法,现在的八极拳,对于他来说,就是他一切思想的源动力,他想过,想要杀害自己的人,一定是张大佬的人,但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还有郑和泰的人。

    一转眼的功夫,文啸雨再这个牢房里面,安稳的度过了半个多月,他已经慢慢的习惯适应了这样的节奏,而且,心里也调整的挺好了,和监狱里面的人,偶尔还会有些交流,他每天晚上练拳的时候,有些无聊的人,也会在他边上,跟着他学,跟着他练,其实说实话,文啸雨觉得自己当初练拳的时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的顺其自然,包括最早的站马步,那些基本的练习,都是很容易的事情的,但是没有想到,抡倒号子里面的这些人的时候,一个一个的没有一个能坚持住的,哪怕是练习了十几天的人,也站不好十几分钟的马步,这和当初文啸雨的接受程度比起来,是真正的天壤之别,文啸雨是真的不藏私,当初老乞丐教给他的方式,他教给这些人,能坚持下来的几乎没有,能打好的更没有了,这也是让文啸雨觉得诧异的,有这么难吗。

    慢慢的,这个牢房里面,还变成了每天只有文啸雨再坚持练习了,当然了,还有牢头,牢头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但是牢头的进展速度,比起来号子里面的别人,也要快不少了,只不过和文啸雨,还是没法比。

    牢房的牢头叫狗哥,整个号子的人都这么叫他,再这个监狱里面,也是一个小有名气的人,一米七左右的个头,长的很结实,不到三十岁几铼了,黝黑的皮肤,因为重伤害,被判了七年,今年也是第五年了,文啸雨和他的交流还是挺多的,貌似狗哥对于八极拳也是挺有兴趣的,只不过他确实是有点笨,但是贵在坚持。

    总体来说,文啸雨换到这个牢房之后,整个人舒服多了,之前的那些危机感,也渐渐的放松了。

    监狱的澡堂子,每周都有专门的洗浴时间,所以一到洗澡的时候,澡堂子里面就是人流涌动,很多时候都得排队,狗哥是牢头,想要洗澡的话,肯定不用排队,安排人给排着了,而且监狱里面也是有势力划分的,好几个牢头,好几拨人,平时基本上也是各干各的,互相不影响,但是也会有发生矛盾的时候。

    狗哥和文啸雨两个人进了澡堂子,一边说笑,一边洗漱,狗哥的背后纹着一只花豹,看起来给人的感觉很大气,因为淋浴头有限,而且洗澡的人有点多,只能一个离开了,另一个再过去,最先有人出来了,文啸雨让狗哥先进去了,等了一会儿,又有人出来的时候,文啸雨自己这才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