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39】文啸雨遇刺
    好久没有洗澡了,*活干的埋埋汰汰的,再号子里面也只能冲凉水澡,澡堂的人挺多的,文啸雨也没有想太多,整个人沐浴在淋浴之下,监狱里面洗个热水澡,也是一种奢侈,他闭着眼睛,全身关注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澡堂里面雾气腾腾的,倒是很安静,只有淋浴洗澡水花花落地的声音,再不远处,一个男子手上拿着一个铁盆,冲着文啸雨这边就过来了,文啸雨从边上还是浑然不知呢,男子快到文啸雨边上的时候,突然之间就把手上的铁盆举了起来,照着文啸雨的脑袋“咣!”的一声就砸了下去,这一铁喷砸的文啸雨往后退了两步,站住了没倒,刚要睁开眼,男子手上出现了一把白色的粉末,是食用盐,一把就撒到了文啸雨的眼睛上面,刺眼的疼痛,文啸雨“啊!”的一声惨叫,这一刻什么都看不见了。

    他猛地开始往后退,几乎是同一时间,再文啸雨的身后,一个身影出现了,这个身影手上拿着一个削尖儿了的钢管,看着往后退的文啸雨,上去照着文啸雨的后背,死死的就扎了上去,文啸雨都没有来得及反应,钢管已经穿进了他的身体,钢管十分的锋利,文啸雨顿时之间,身上的血迹就开始往下流,男子一咬牙,要把钢管抽回来,但是被文啸雨转身一拳就抡倒了脸上,结结实实的,男子直接倒地了,文啸雨满身的鲜血,什么都看不清楚,扶着周边的墙壁,侧面刚刚挥舞着脸盆的那个男子,这个时候又过来了,他手上也拎着一把十分锋利的钢管,头儿的位置都削尖了,只不过钢管只有手掌大笑,很容易隐藏,他目露凶光,看着那边满身鲜血,后背还扎着一根钢管的文啸雨,奔着那边就冲过去了,他很快就加速奔跑,挥舞起来了手上的武器,要刺向文啸雨,文啸雨闭着眼睛,弯着腰,整个人都是十分的虚弱,根本不知道边上发生了什么,眼看着这个男子已经冲到了文啸雨的边上,挥舞起来了武器,人群当中,一个身影一下就蹿出来了,是狗哥,他一个加速跳起来一脚就踹倒了这个男子,男子手上的钢管也掉落在了地上,随即狗哥起身,看着周围看热闹的人“叫警察啊,杀人了!”狗哥这一声大吼,身边又有几个号子里面的人围过来了,把文啸雨护再了中间。

    那边的那个男子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眼狗哥这边这么多人了,二话不说,起身就跑,几乎是同一时间,外面的狱警也已经你冲进来了,看着满身鲜血的文啸雨,也都傻眼了“叫救护车,救人,救人!”

    文啸雨这个时候已经趴在了地上,他的眼睛依旧睁不开,很是模糊,鲜血从他的嘴角也缓缓的流出,周围地面都已经被文啸雨身上的鲜血染成了红色,狗哥气喘吁吁的,看着眼前的一切,也都傻眼了……

    Z市人民医院,重症监护室门口,郑成龙的母亲呆呆的坐在那里,披头散发的,整个人显得十分的颓废,郑成龙已经昏迷了整整一个星期了,郑和泰也站在房间门口,这些日子,他们两个人,几乎就没有离开过这里,江林瑶已经醒过来了,还再养伤,但是想要完全养好,也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郑成龙的母亲到现在都没有和郑和泰说过一句话,再她的眼里,她所有的怨恨,都发泄在了郑和泰的身上,如果不是郑和泰拿着玻璃,砸郑成龙的话,他的儿子不会失足从楼梯上面滚下去,也就不会这样。

    毕竟就这么一个儿子,独生子,她现在整个人的内心都在滴血,什么心思,什么想法,什么念头,也都没了。

    郑和泰的心情更不用说,别管平时打骂教育,但是毕竟还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就这么一个儿子,因为郑成龙的事情,他这一次是真的病了,没有任何虚假的成分,心脏也是真的出了问题,还好,张大佬那边的情况也不好,张大佬也还在昏迷当中,没有醒过来,张家老二也在住院,这样一来,谁也顾不上谁了。

    再房间外面站了好一会儿,噶虎过来了,看着郑和泰“老板,该吃中午饭了,去吃口饭吧。”

    郑和泰点了点头,被噶虎扶着,一步一步的往出走,这一刻,他整个人显得苍老了许多,光头上面已经长出了了一丝头发,只不过全都是花白花白的白发,可想而知,郑和泰这一段时间的压力大到何种地步。

    两个人坐在医院附近的一家面馆,郑和泰吃东西的时候,也是心不在焉的,噶虎看着郑和泰的样子“老板,如果你和你妻子都这样,成天不吃不喝的话,那这个事情可就真的麻烦了,你们的身体也会扛不住的。”

    “那个身影找到了吗?”郑和泰没有回答噶虎的这句话,直接就把问题转移到了,那天晚上,从他们家出现的那个男子的身上,显然,怪自己的妻子,那没用,怪自己,他也怪不起来,已经这样了,唯一能怪的,能恨得,就是那个时候生生折断了自己孩子手臂的那个黑影,而且,郑老爷子也是亲眼看见了,当初自己儿子往下摔的时候,如果手臂没问题的话,那他绝对可以抓住边上的楼梯扶手,所以这么多天了,郑和泰一直也在调查这个黑影是谁,为什么会突然之间出现在了自己的家里面,他现在的所有想法,那就是郑成龙从外面得罪的人,为了这个原因,他甚至于询问变了郑成龙身边的所有朋友,再打探郑成龙的仇人。

    但是所有人的说法都是一样的,那就是郑成龙没啥仇人,真的要有的话,那就不定是哪个女人的老公,如果是这种仇人的话,那就太多了,他们也说不好到底是谁,郑老爷子十分的愤怒,也不管那些了,就开始一个一个的调查,显然,能轻易的从外面趴到他们家二楼,凿开窗户冲进来,还有那种伸手的人,想来也不多。

    噶虎从边上叹了口气“我报警了,但是警方那边对于咱们家的态度挺冷淡的,应该和是和王正有关系,我自己也通过自己的关系调查那个黑影了,但是一点点的线索都没有,但是我找来的那几个雇佣兵,他们说,那个黑影的所有招式,都是属于西方的搏击格斗,而且这个人很厉害,他当时就是全部的精力都再想要脱困上,如果是单纯的和他们四个打斗的话,他们四个未必是那一人的对手,他不是普通人,我现在想的,就是咱们少爷,怎么会招惹到这样的人的,按照他们的说法,有这种伸手的人,绝对是受过专业特种训练的。”

    “花钱去找,不管付出多大的代价,不管付出多少钱,都去找,把这个人给我找出来的。”郑和泰咬牙切齿的,突然之间,他抬手“咣!”的就是一声,生生的拍到了桌子上面“不报警,我们自己解决,给我找人把消息扩散出去,一百万,我要买这个人,记着我, 不要他死,我要活口,活着给我拉回来!”

    噶虎点了点头,就再这个时候,噶虎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他拿起来手机简单的说了两句话,随即一下就站了起来“老板,少爷醒过来了!”听见这句话,郑和泰饭都不吃了,起身拄着拐杖就往出走,走了两步,或许是太过于着急了,把手上的拐杖使劲往边上一扔,整个人直接跑了起来,跑的尽管很慢,但是他真的也是用尽了全力了“儿子,儿子,对不起,对不起,爸以后再也不打你了,再也不打你了。”

    很快,郑和泰跑到了重症监护室的门口,他到这里的时候,门口已经聚集了不少人了,他推开了层层人群,冲到了房间门口,门口的小护士站在那里,娇小的身躯堵着所有的人,还在不停的伸手让大家安静,不要吵吵,看见郑和泰过来的时候,小护士赶忙就让开了,郑和泰走近房间的时候,发现自己的夫人就在边上傻站着,一动不动,房间里面除了郑成龙以外,就只有她一个人,郑和泰看着头上依旧包裹着绷带的郑成龙。

    郑成龙盘着腿,坐在了地上,他的怀里面有一个小苹果,他手上把玩着苹果,时不时的“嘿嘿,嘿嘿”的傻笑着,郑和泰慢慢的一步一步的绕道了郑成龙的身边,郑成龙的嘴是歪的,脸也有点歪,嘴里面的哈喇子,是不是的还在玩下流,有些埋汰,他手上鼓捣着那个小苹果,玩的不亦乐乎,很快,他起身,把小苹果放到了窗台上面,从边上顺手又拿起来了输液的瓶子,他自己又开始把玩瓶子,他走路的姿势,看起来让人觉得很别扭,腿一拐一拐的,郑和泰已经完完全全的蒙了,他下意识的抬手一抓自己的儿子。

    郑成龙连忙就把自己的输液瓶子收了起来,像是抱着一个宝贝一样,把这个输液瓶子抱的死死的,生怕被郑和泰抢走,他嘴里面还在说话,郑成龙说话的时候,嘴歪着不说,而且大舌头,里里外外说了多话“呜呜渣渣渣”的,要不仔细听的话,根本都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他顺手又扣了扣自己的鼻孔“嘿嘿”的又笑了。

    然后,再这个时候,郑和泰亲眼看见郑成龙的裤裆湿透了,慢慢的,一股子骚气的味道传来,他尿裤子了,地上流了好多好多液体,他没有丝毫的反应,一边来回走,一边把还把玩着手上的酒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