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竞技乐虎国际国际 > 双蛟记 > 【142】罗浩的女朋友
    罗浩再门口听见这两句对话的时候,当即就火了,一把就把大门推开,果然,自己的母亲站在房间里面,已经把菲菲逼到了角落,她一脸社会气息,伸手指着菲菲,菲菲蜷缩在角落,显得有些可怜,手上攥着罗浩和她的全部身家,七千块钱,罗浩的母亲其实在社会上,还有一个外号,叫辣椒,可想而知她的性格了,辣椒看见罗浩了,还一脸的不乐意“进屋子不会敲门吗?从小怎么教育你的?”

    罗浩没有和她说话,自己顺手就抓住了菲菲,拉着菲菲就要走,辣椒堵在了罗浩的面前“别去呢,给我点钱”

    “我没钱,我老大的母亲要治病,妈,不是我说你,你这么大人了,能不能找份工作踏实赚钱,这是我们两个一个月累死累活的血汗钱,你能不能别再过来欺负菲菲了,人家容易吗?我好不容易找个对象,你能别霍霍吗?这钱有用呢!”罗浩说到这,辣椒一下就不乐意了,但是说实话,辣椒这看起来,怎么都不像是一个有孩子的人,而且还这么大个了,和罗浩在一起,最多给人就是罗浩姐姐的感觉,看起来就像是刚三十出头的。

    “你怎么说话呢?我是你妈,你就这么说我?”辣椒一下就生气了“你自己亲妈都活不下去了,你不管,你跑过去管别人的妈?赶紧着,别废话,给我五千跨就行了,剩下的你们留着,快点!”辣椒说完,上手就要抢,罗浩使劲捏着钱,横竖就是不给她,连续抢了几把之后,辣椒真的生气了“他妈的你还知道不知道到底谁才是你的妈,是我养你这么大的,是我!没良心的!给我钱!快点!”她吼了起来,显得有些疯狂。

    看着从自己儿子手里面抢不过钱了,他伸手一指边上的谢菲“谢菲,我今天告诉你,今天这钱,要是我拿不到,我刚刚说的,你都记住了。”菲菲是个老实本分的姑娘,哪儿受得了辣椒这么吓唬,更何况这还是自己的丈母娘,罗浩一直没有吭声,这个时候,他也是终于控制不住了“你够了!”

    “你他妈的跟谁吼呢?我是你妈,见死不救吗?”辣椒的声音更大,罗浩伸手一指辣椒,直接开口。

    “我老大的母亲,现在还在医院里面呢,那才是真的危险,我老大当初为了救你,花了五十万,把给他妈看病的钱都搭进去了一部分,你好好想想你是怎么从蚂蚱那里出来的,这钱我死都不会给你的。”

    罗浩少有的淡定,拉着菲菲,两个人转身就离开了,辣椒从边上这一下也不吭声了,也是愣住了……

    重庆小面,陈冬冬和陈母坐在一起,陈母手上拿着一张银行卡,递给陈冬冬“冬冬,你可想好了,这钱是你的嫁妆,你要是决定给他母亲看病了,那你的嫁妆就没有了,说实话,帮他我不反对,但是我觉得要有一个度, 你现在这样做,我觉得真的不合适,傻丫头,你了解文啸雨多少,值吗?”

    “妈,谢谢你对我的尊重,没有什么值不值的,那是一条人命,妈。”陈冬冬特别的感动“真的,谢谢妈。”

    陈母叹了口气,从边上摇了摇头“我这一辈子,活到这么大,从来没有拒绝过你什么要求,更何况这嫁妆里面的钱,确实也有很多都是你辛苦赚的,我帮你存的,我也没有支配权,你是成年人了,你自己想吧,说实话,不是妈贪财,或者不想救人,妈就是舍不得,心里话,如果赌对还好,若是他负了你,那你以后怎么办。”

    “钱是死的,人是活的,钱都是人赚的,妈,你别多想了,这都是我自愿的,我还可以在赚的。”

    陈母叹了口气,自己转身就离开了,陈冬冬也看出来了自己母亲的不愿意,但是说实话,她也挺理解的,刚好这个时候,陈老板把后厨的窗帘掀开,冲着陈冬冬伸手比划了比划。

    陈冬冬连忙进了后厨,她刚要开口叫自己父亲的时候,陈老板从边上伸手冲着陈冬冬比划了一个“嘘”的手势,那意思是让陈冬冬不要吭声,他鬼鬼祟祟的从兜里面拿出来了一张银行卡,十分的小心谨慎。

    “这是我这些年存的私房钱,你可别和你妈说,拿着,关键时刻没准能派上用场呢,你有句话说的没错,人命关天,钱都是人赚的,爸支持你,得救啸雨的妈。”陈老板嘿嘿一笑,摸着自己的女儿。

    “爸,你太伟大了!”陈冬冬上去就抱住了自己的老爹,使劲一口就亲上去了,陈老板嘿嘿的也笑了…….

    太阳缓缓的落山了,文母自己坐在病房里面,看着窗户外面的景色,她的脸色依旧煞白,看起来没有一点点的精神,其实说实话,这个时候了,她还是很思念文啸雨的,一转眼的功夫,好几个月没有看见自己的儿子了,但是她却从来没有开口问过,罗浩和陈冬冬两个人也都不提,大家都是心照不宣,但是罗浩也旁敲侧击的说过,文啸雨这一段时间,确实是出事了,一时半会的也是不能露面了,但是不至于到丢掉命的地步。

    文母这边还在看着外面的景色发呆呢,房间的大门被推开了,她转头的时候,看见了陈冬冬,还有的罗浩,以及罗浩身后的小胖丫头菲菲,三个人一起进来了,陈冬冬手上还抱着一个生日蛋糕。

    罗浩和菲菲手上还拿着不少打包过来的饭菜,几个人再房间里面直接就忙乎起来,文母到了这时候,才想起来,今天是自己的生日,一转眼的功夫,这么长时间都过来了,自己又老了一岁。

    想着这么长时间,唯一会出现在病房里面的人,除了大夫护士,就是这两个孩子,文母心里面暖暖的。

    罗浩手上拎着一个袋子“阿姨,菲菲,我的女朋友,今天你过生日,我们两个人给您买了一身衣服,冬冬给您买了一双鞋子,您今天换上,穿的干干净净的,我们从这里给您过个生日。”

    文母从边上一脸的感动,还在摇头呢,陈冬冬就已经过来了,她拉着文母的手腕,一口一个阿姨,叫的文母心里面暖暖的,菲菲也过来了,她胖乎乎的,很是可爱,一点也不拘束,和文母两个人说说笑笑的, 很快也就熟悉了,文母到底还是换上了一身全新的衣服,站在镜子面前的时候,文母都有些认不出来自己了,这么长时间,自己一直在与病魔做斗争,已经记不清楚多久没有好好的穿过别的衣服了。

    蛋糕面前点满了蜡烛,陈冬冬顺手把房间的灯光也都关上“阿姨,您许愿吧。”房间里面的三个人,也都双手合十“三,二,一,开始,一起唱~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祝你生日快乐~~”

    三个人都在唱歌,文母这一刻感慨万千,她这个时候,也是真正的明白了一句话,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当初她多少亲戚朋友,到了现如今的这个地步,居然只剩下了几个人孩子,还是和自己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孩子,文母也清楚,自己现在所有的一切,都是这些孩子再帮忙。

    文母想着想着,眼泪就流出来了,她是一个很善良的人,也是一个真正没有什么本事的人,他双手合十“我希望你们这些孩子都能越来越快乐,这就足够了。”她一边说,一边眼泪缓缓的就流了出来。

    这边的房间里面,罗浩他们几个人还在给文母过生日,依旧是再这一层楼,另外一个病区内,江林瑶自己一个人靠在床边,头上的绷带还没有拆下来,因为被打破脑袋的原因,头发也已经剪掉了,整个人依旧是鼻青脸肿的,但是她挺平静的,盯着面前的电视,正在看电视。

    再角落的位置,站着一个身影,这个身影正是祁鑫,此时此刻,祁鑫的脸上,更多的是复杂的情绪,他看着江林瑶这个样子,说不出来的心疼,他一步一步的走到了江林瑶的床边“瑶瑶。”就在他还要继续说话的时候。

    江林瑶从边上打断了他“别再叫我这个名字,这个名字和你没有关系,还有,我说过了,让你马上离开我的病房,如果你再不离开我的病房的话,一会儿噶虎他们进来看见你了,你想走,也走不了了,他们就在不远处的病房守着郑成龙呢,他们有事没事的,也会过来看看我的情况的。”

    “瑶瑶,你这样是何苦呢,你明明知道郑成龙是个混蛋,是个畜生, 你为什么还非要留在他身边呢!”

    “我结婚了,那是我的丈夫,就算他再畜生,再混蛋,那也是我的丈夫,所以我能说我的丈夫,你不要随便的开口,知道吗?祁鑫,我很早以前就告诉过你,我江林瑶,这一辈子之嫁一次,我已经嫁了,就算他再不是人,再畜生,我认了,这是我自己选的,这就是我的命,用不着你从这里来假惺惺的劝我。”

    “瑶瑶,你这是自己再和自己赌气,你知道吗?现在郑成龙已经傻了,他恶有恶报了,你更不用留在他身边了,走吧,和我走吧,可以吗,对不起,我真的错了。”祁鑫的情绪有些激动“说实话,我看着你这个样子,我心如刀割,我真的要疯掉了,瑶瑶,和我走吧,原谅我,可以吗?”